254 救命之恩(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目光中夹杂着一丝复杂的神情。

这家伙救了自己一命,这下事情有些棘手了。

她一直想要进边境是因为那里有霍恒和9区的人埋伏在那边,所以这也是她即使再怒,也一直按捺下来,其最大的目的是带着莫丞这个意外惊喜回归,然后一把将他给抓了。

余川和莫丞同时解决,那么最后一个池铮北也就蹦跶不久了。

但原本早已打算好的计划现如今却因为一颗子弹全盘打乱。

“怎么,打算以身相许了?”莫丞看到她那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眉头拧紧,像是担心自己的样子,不禁冲她咧嘴肆意地笑。

聂然抬眸,对上了他的眼睛,眉头依旧轻蹙,但语气没了刚才的暴躁和冷冽,“别做梦了。”

说着,就重新启动车子,朝着前方而去。

既然只是伤在肩头,聂然觉得没有必要特意去为他找个小诊所治疗,找个药店买点止血药和消炎药撑过去就好了。

“这辆车现在已经不能用了,我必须要再找一辆车,否则我们混不出去。”聂然对身旁受伤的莫丞说道。

可莫丞却仍旧毫不在意地道:“我说过,你握着方向盘,一切都由你说了算。”

聂然不由得侧头深看了眼身边的人。

这家伙敢这样放任自己,要么是对自己信任要么就是仗着为自己受伤所以才敢这样无谓。

而她更偏向于后者。

但是如果他真的是因为仗着这个而想使唤她的话,那他可就真是太天真了。

有恩必报是她的性子,但这并不代表对方可以对自己为所欲为。

说到底,她骨血里还流淌着的是杀手的冷漠。

她不介意用在莫丞的身上。

车子一路朝着前方行驶,并且一路上聂然都伺机寻找着新的车辆。

只可惜,她把车子开得是在太过偏僻,整条路上荒得什么都没有,别墅是四个轮子的汽车了,连自行车都没有。

聂然只能这样一圈圈地在周围不停地打转,寻找着车辆的踪迹。

时间一点点过去,聂然还是没有找到。

不过,鼻子微嗅了下,眉头当即狠狠皱了起来。

“吱——”尖锐的刹车声就此在寂静无声的小路上响起。

车里的人都没有想到聂然会在毫无预兆的又一次急刹车,莫丞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直接装上了挡风玻璃上。

“咚”地一下,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莫丞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还不等他开口,身后的那名手下又一次的炸了起来,“靠,你是不是要弄死我老大啊!”

随后就上前忙不迭地扶着莫丞,那一脸的小心翼翼。

而重新靠在车椅内的莫丞也阴沉着一张脸,嘴角还带着笑,可怎么看怎么觉得冷,“这回我好像没说话吧?”

但聂然也同样冷着脸,丝毫并没有害怕的样子,出口就道:“把衣服脱了。”

瞬间,车内一片冷静无声。

就连那名手下在听到聂然的话之后都呆愣住了。

车内就这样冷了三秒,随后就听到莫丞轻声地笑了出来,“你这是打算趁虚而入?啧啧,没想到你这丫头年纪轻轻居然是这种人。”

他那调侃的语气,就好像聂然接下来要对他要做什么了一样。

“要么你自己脱,要么我来帮你脱。”聂然还是侧着身,面色凝重地看着他。

莫丞的眼底闪过一瞬的异样,但随后就恢复了原来的神情,大喇喇地拿她当做玩笑,“你想来强的?看不出啊。”

然而,聂然并不搭理他,直接就对他上手了。

这时候后面的那名手下后知后觉地回过神,也立刻怒声组阻止,“你干什么!你不准动我老大!”

聂然看到他那蠢样,简直恨不得拿枪毙了他,“你老大就快死了!你要是再啰嗦,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她的声音里透着森冷的意味,让那手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伤了肩头就死了?谁教你读的书,该拉了去埋才对。”身旁的莫丞轻嗤了一声,满不在乎的模样。

聂然也懒得戳穿,反正这外套一脱下来,就知道了。

“是么,别最后是我亲手埋了你。”

她上手就要扒他的衣服。

莫丞还从来没有被女的这样硬上过。

他的笑越发的扩大了几分,“我说过,我要是死了,一定拉上你。如果你要埋我,那你也得准备好一块地。”

聂然压根就不搭理他,一下子就把他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当那件外套全部脱下后,她的眉眼就此沉了下来,就连唇都抿紧了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