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我会负责到底(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伤了肩头?呵!”

聂然冷笑了一声。

其实他肩头的伤口不算太严重,血已经半凝固了,只是衣服上大面积沾染着血液,看上去有些可怖罢了。

而真正可怖的是他腰间的伤口,应该是不久之前新添的伤,上面还有纱布,但应该是刚才为了救她,那一扑,伤口就此重新崩裂,血以肉也可见的速度从纱布里渗透出来,并且缓缓地随着他的腰线流淌下来,然后被裤子的布料吸收。

他的裤子是黑色的,不怎么容易看得出来,但从气味上能分辨得出来,这血量不会少。

否则刚才她也不会那么容易就闻到那么强烈的血腥味。

这家伙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敢扑过来救自己……

要情况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份救命之恩的分量就变得不一样了。

聂然目光沉然地盯着他,眼底带着一丝探究和疑惑,她有些弄不明白莫丞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霍珩说他和自己的行事作风很像,但是聂然觉得他和自己完全不像,要真的像,她实在想不出来莫丞有什么目的来替自己挡那一枪。

这件事要放在她身上,她绝对不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毕竟,莫丞当时也和她说了,到了边境线就把自己解决,在他的眼里,自己就应该是个死人。

救一个死人,那不是很奇怪吗?

甚至救了之后,还隐瞒了自己受伤快死的事实,一路上不吭声。

这算什么?

“莫丞,你不会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找个浮木搭你一把,好拖累我?”聂然冷冷地问了一声。

结果激得身后那名手下跳脚了起来,“你放屁,我们老大才不会……”

然,话还未说完,坐在旁边的莫丞却勾唇笑了起来,“这都被你发现了。”

事实上,聂然那话只是因为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而激他的话罢了,见他竟然顺着自己的话说,知道是没戏了,索性也不再纠缠那个问题,只是说了一句,“伤口很深,你这样下去必定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那不是如了你的意。”

尽管失血过多,他的眼神还是那么的犀利。

话语里也带着几分深意。

聂然怔愣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当即她一笑,“是啊,现在只需要等你流光了血,我就安全了。”

“你敢!你不把老大治好,我就杀了你!”身后那个手下听了聂然的话当下就急了,又再次把腰间的枪支拔了出来,抵在了聂然的太阳穴上。

今天晚上聂然是第二次被莫丞的手下拿枪抵脑袋了,第一次她一心都在警车上,并没有搭理,而这一次,她不可能还如此轻易放过他了。

“是不是我不还手,所以你就觉得我是软柿子,好随便拿捏?”她抬头,看向了后视镜里的那个男人。

那手下唇才蠕动了两下,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眼前一花,紧接着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腕传来。

原来在刚才的那一秒,内燃趁着他一个不注意,就以最快的速度扣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卸掉了他手上的枪支,以及他的手腕。

“啊——!”

惨叫声就此在车内响起,如同杀猪一般的声响。

随后就看到那男人捂着自己已经下垂的手腕坐在车后座,额头冷汗不断冒出。

聂然冷眼旁观地望着他,笑了一声,“再敢拿枪抵我的脑袋,我就拧下你的脑袋给你老大当香炉。”

看到那家伙成这样,聂然心里那口火气才算勉强消了一些。

要不是这个白痴刚才在后面又蹦又跳,也不至于会招来警察。

找这么个蠢货,也不知道莫丞到底是怎么想的。

聂然转过头又看了看身边的人,这会儿莫丞的脸色已经白得如同一张纸,可以说是毫无血色。

两个伤口一起出血,再这样下去,距离休克也不远了。

聂然坐在驾驶座上,不断地思考着。

说真的,现在真的是解决这两个意外的最佳时刻。

莫丞和他的手下都受伤,她完全可以现在就把他们两个人踹下车,然后驱车离开。

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不能和自己比。

可是碍于这份救命的恩情,她又不能这样做。

矛盾、纠结让她眉头顿时拧紧了起来。

冷清空旷道路上,只有他们那一辆车。

沉默了片刻,她脸上原本不确定的神情渐渐变得肯定了起来,她似乎是下定了某个决定。

当下她就开车朝着前方急速行驶而去。

“做好决定了?”旁边的莫丞虚弱地开口笑问了一句。

“嗯。”聂然语气沉沉,停顿了几秒后,才继续开口,“一码归一码,你救了我,我会负责到底的。”

窗外的冷风呼啸而过,她的话一字一句,格外的有力度。

车内的莫丞半靠在椅子里,听着她那句话,嗤了一声,似是不屑的模样。

可到最后也没有和她犟嘴,而是靠在一边半昏了过去,而在聂然没有看到的另外一边,他那只摸着自己腰间的手就此松了下来。

------题外话------

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