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不许动我老大(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并不知道刚才的那一番话使得自己从鬼门关了一圈,等到找到了一辆车子,想要将莫丞从车上移到新车上时,她才发现莫丞另外一只手所在的位置。

呵!

原来他还真的想拉个垫背的啊。

聂然只是简单的认为,莫丞说那句话的时候带有玩笑的色彩。

结果,没想到是她天真了。

想必如果刚才不是她说的那一句负责到底,现在只怕已经被莫丞给一枪击毙了。

这个人果然让人捉摸不透。

前一秒可以为了自己不顾自己的旧伤,而扑过来救自己。

然下一秒又可以握着枪随时想要击毙自己。

聂然看着他腰间的枪支,在确定他已经昏迷过去后,趁着那名被自己驯服的莫丞手下不注意时,准备将他的枪卸了下来。

只是她的手才刚搭在他的腰间,那个原本闭着眼的莫丞顿时眉头拧紧,手直接扣住了聂然。

聂然当即心头一惊,立刻就停止了自己的手上动作。

心不可抑制地加快了些许的跳动。

她怕莫丞又在诈自己。

可等待了几秒后,她的手微动,那只搭在自己手腕的手就此松开。

聂然轻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条件反射下的动作而已。

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搬完那批货的手下走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准备将自家老大莫丞也移到新车里。

聂然不敢在这个时候被人注意,只能暂时放弃枪支,顺势将手一把环住了莫丞的腰间,然后就准备将他从车内挪出来。

只是还未来得及动,身后走过来的那名手下就一把推开她,扶着自己的老大,恶声恶气地说:“不用你动手,你走开!”

显然还在生气刚才聂然拧他手腕的事情。

聂然也不强求,反正现在莫丞倒了,就弄这么一个手下,简直分分钟,还不如留着,还能做个力气活。

等到那人把货和两个受伤患者都安置完了,聂然就对那名手下说道:“你把车随便开到一个偏僻地方,不要被人发现。”

那手下听到她理所当然的命令,顿时不爽了,“凭什么让我开,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你觉得我要真的想跑,你拦得了我么?”聂然冷笑了一声,坐在驾驶座上,车门未关着,就这样望着他。

“你!”

那人看着她不羁坐在那里,支着一条腿靠在车椅内,又想起刚才自己手被她给差点拧断的事实,再不甘心,也无可奈何。

谁让人家的确有那本事呢。

但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的给打得无法还手,怎么想怎么觉得憋屈。

一时间他就这么站在那里,没有动弹。

坐在那里的聂然看到他还站在那里,眉头一皱,冷呵地道:“快点做事,你老大再不治疗真的会死。”

“那为什么不带他先去治疗。”那手下脖子一梗,顶嘴地回答。

聂然斜睨地看了他一眼,“这车子已经暴露,根本走不了大路,怎么找诊所!”

那人被训得哑口无言,最终只能乖乖开车离开去弃车。

而聂然就趁着他离开的时间点,立刻就倾身压了过去,将莫丞腰间的枪支给卸了下来。

在离开的擦身之际,聂然近距离看了一眼莫丞,发觉他原本苍白的脸色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并且呼吸还有些粗重。

当下,她就上手摸了下他的额头。

“嘶——”

这是发烧了!

伤口崩裂,再添新伤,又加上没有及时消炎止血,的确很容易感染发烧。

妈的,她这会儿还没找到诊所,他就倒下了。

简直就是在给她出难题。

“你在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身后传来了一声暴怒声响。

聂然回过头,就看到莫丞的手下这时候返了回来。

估计是因为怕自己跑了,结果把车开在不远处,就跑回来了。

只是跑回来之后,没想到会发生眼前这一幕。

他想过各种假设,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她骗自己,甩下他,把车子开走了。

但最后没想到的是……竟然是……她趴在自家老大的身上!

她趁着老大昏迷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气得脸色涨成了猪肝色,就好像自己被强上了似的。

“你……你……不许你动我老大!”

聂然看他那副神情,以及那番话……就知道那家伙误会了。

为此,她只是从莫丞的身上下来,手不留痕迹地将枪塞进了腰间,然后对那人说:“你老大应该发烧了,快点上车,再迟可能就烧成傻子了。”

这话让那个站在原地的手下脸色一变。

发烧?

他立刻走到副驾驶上摸了下莫丞的额头。

果然很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