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敬酒不吃吃罚酒(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还等什么,快!快送去医院!”

这下,那个手下也顾不得刚才聂然的举动,满脸着急地催促着聂然。

坐在驾驶座上的聂然也不再多说些什么,开车新弄来的车,继续朝着前方行驶。

由于换了一辆新的车子,聂然当即改变了方向,朝着大路开去。

但因为改变的路线,不清楚这里的环境,聂然在大路上也很是小心翼翼,尽量避免被监控拍摄到,以免被监控那边的警察注意到。

深沉而又浓重的夜一点点开始褪去。

聂然趁着黎明前的夜色,加快了速度,朝着前方行驶。

终于在天亮之前进入了一个小城区,她开着车子兜兜转转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非常破败的私人小诊所。

他这种枪伤,根本不能去大医院,医生一看到只会马上报警。

到时候不仅没治好枪伤,可能还会自投罗网。

聂然让那名手下下车去敲门,“哐哐哐”地粗鲁敲门声在街道里响起。

幸好这地方偏,他这么大的动静也没事儿。

很快,屋内的灯光亮了起来。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来了来了,谁啊,这大晚上的……”

伴随着嘟囔声,开门锁的声音也马上响了起来。

才一开门,那名手下就立刻闯了进去。

屋内的那名带着老花眼镜的年迈老医生被这突如其来的陌生人这般闯入,吓了一大跳,“你……你干什么?”

“老实点,敢乱叫,老子一枪毙了你!”莫丞那个蠢手下一进门就拿枪对着那名老医生。

聂然坐在车内,听到里面的动静后,不由得暗暗叹气,莫丞怎么会找这么个人来当手下的,简直就是来帮倒忙的。

无奈之下,她只能亲自下车,把莫丞半抱半搀扶地拖了进去。

那名手下看到聂然带自家老大进来,连忙上前去帮忙。

等到那两个人全都弄进来了,她这才对那名手下低声地道:“去外面盯着点车子,免得出问题。”

“凭什么是……”

我字还没说完,就抬头看到聂然似笑非笑地反问了一句,“还是说,你让我一个人去看着?”

那手下一听到她这话,先怔愣了一下,随后就马上明白过来。

“你想得美!”

让她看?

那不就等于是放她走么!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房间,朝着外面走去,只是临走前她又不放心地折返了回来,警告道:“你给我好好照顾,否则……哼哼!”

聂然听到他的狠话,以及那发狠却又带着心虚的模样,只觉得滑稽不已。

等到他一离开,聂然便连忙对那名年迈的老医生抱歉地道:“真的不好意思啊,医生。我这兄弟人不坏,就是做事不知轻重,您没见怪。”

那老医生看到椅子上那两个浑身都是血的人,以及刚才那把枪抵在自己脑门上的冰冷感,他早就吓傻了,只是呆滞地点头,“好……好……”

“我这两个哥哥和人打架受了点伤,拜托您能不能治一下,钱不是问题。”聂然看到他一直盯着那两个早已半昏过去的人,也不遮掩,开门见山地就这样说,甚至说完了还掏出钱包,拿出了一小叠的钱递了过去。

老医生哪里见过一次性那么多钱,吓都要吓死了,连连摆手就说:“这……不行的,我也没确定他们什么伤,我不好乱收的。”

“没事,他们就是打架的皮外伤而已,你只要止血消炎,然后给他们打点退烧针就可以了。”

聂然对这些枪伤刀伤非常的熟悉,俗话说久病成良医,要不是没有设备,基本上她完全可以自行帮他们处理。

“这……”老医生看上去是真的被吓到的样子,还是迟疑地站在那里。

聂然看了眼挂钟上的时间,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反正那个蠢货也早就把枪亮出来过了,于是她从腰间拿出了枪支,在那个医生面前晃了几下,“医生,您就帮个忙吧。”

那老医生果然当场吓得面色发白,整个人靠在了墙上,忙不迭地点头,“行,行,行,我现在就给他们看,现在就看!”

聂然看他哆哆嗦嗦地拿起老花眼睛戴起来,然后走到那两个人的身边开始检查了起来。

由于时间过了太久,血液都有些凝结起来,为此只能用剪刀把他们受伤部位的衣服剪掉,接着再用温水一点点的软化、擦拭,伤口终于暴露了出来。

按理说应该是聂然的手下受枪伤比较重,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由于当时距离比较近,子弹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并没有遗留在身体里,再加上聂然及时用了消炎药和止血药,所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需要挂点水,好好将养着就行。

反倒是莫丞,他腰侧那个伤口比较大,现如今硬生生撕裂开来,只能必须是缝起来才可以,否则就这样随便绑绑,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题外话------

大家晚安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