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不得已的隐瞒(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缝。”聂然看到他腰侧上那很深地伤口,毫不犹豫地说道。

面对聂然这番话,那老医生很是为难,“可是……我这儿没麻醉剂。”

“他都晕了,有没有麻醉剂根本无所谓,直接上。”

反正又不是她缝,根本无所谓。

那名老医生听了,也只能无奈地去拿医疗器械,然后做准备工作给莫丞缝针。

不知道是聂然选的是不是太好,这老医生手抖得跟患了帕金森似的,业务不精的手生外加老花眼和手抖,可想而知莫丞这回遭了多大罪。

满头的汗水,和拧紧的眉头,无一不在诉说着他此时的煎熬。

只不过现在他处于半昏迷,即使大脑很清醒,可也无法睁眼,只能乖乖受医生的摆弄。

大约缝了半个小时,终于缝好了。

“他现在这个情况,不能动,最起码得休养一个星期,否则伤口很容易又裂开来。”医生一边擦拭着自己手上的血迹,一边对聂然说道。

聂然眉头微皱,看了一眼他的伤口。

莫丞的伤口很深,而且伤口整齐,并没有子弹烧焦皮肉的痕迹,看得出来是刀伤,应该是和人近身搏斗时被人砍刀的。

半晌过后,最终她只能说了一句,“好,我知道了。”随即又拿了一些钱出来,递给了那名医生,“这个是治疗费,多出来的是我租你的时间,在他醒过来之前,你不能开门做生意,否则……”

她又摸了下自己腰间的枪支,顿时那老医生浑身一颤,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明白。”

解决完了医生,聂然从屋内走了出去。

“你记得照顾下你老大。”她对坐在驾驶座上看货的手下吩咐了一句,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那手下一看到她要走,连忙下车,叫住了她,“那你呢?你是不是打算想带着东西跑?我告诉你啊,你休想。”

聂然看他像看傻子一样,“我去给你老大买衣服,难道你打算让他穿着那一身破布走?”

此时,天才蒙蒙亮起。

她的眉眼在雾蒙蒙的初冬里显得异常冷冽。

那名手下看到她那不耐的样子,说实话也不敢多做什么,只能很心虚地对她嚷嚷,“你最好别想逃跑!不过你逃了也无所谓,反正货都在这里。”

聂然听到他难得机灵一次,冷嗤了一声,最终转身离开。

她先找了个地方刚开门的早餐店吃了点东西。

整整一夜都在和莫丞周旋,这会儿聂然真的是有些饿了,再加上天这么冷,她的确需要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增加点热量才行。

这个小地方人口很少,也没有大城市的繁华,店铺也都没有那么早开门,于是趁着这个时间点她立刻找了个僻静地方打了通电话给霍珩。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霍珩那边似乎随时都在等着她的电话,只要刚接上,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怎么样,是不是到了?”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低沉。

聂然站在一个小巷子里,回答道:“没有,我偏离路线了,现在应该是在临近的一个小镇里。”

“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偏离?”电话那头的霍珩声音立刻就扬了起来。

“我被莫丞追到了。”

“那你没事吧?现在安全了吗?需不需要我派人来帮你?”

霍珩很清楚莫丞这人非常难弄,所以很担心被盯上的聂然接下来会有生命危险。

“不用,他……已经被我甩掉了,只是我现在车子被暴露了,又偏离了路线,再想回去,可能多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抱歉我可能耽误到你了。”

聂然说到莫丞的时候停顿了几秒,最终选择隐瞒了下来。

其实,她很清楚自己不应该这样做。

但是最后她还是做了。

或许,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如果说出来,霍珩会担心自己,并且反对她这样做。

可是……

莫丞到底还是救了她,这点是不容辩驳了。

所以,她只能隐瞒下来。

“只要你安全,其他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我本来对你就没有时间限制。”电话那头的霍珩听到她甩掉了莫丞,很明显语气松缓了下来,没有了刚才的紧张和凝重感。

但聂然却眉头一拧,“没有?”

“嗯,我怕可能会不成功,所以还未联系。”

霍珩说得隐晦,聂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简单地道:“我一旦出了城,就给你消息,你就可以联系了。”

“好,但是你自己要一切小心,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霍珩对她再三的叮嘱。

聂然心里一暖,“放心吧,我明白的。”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可随即而来的是一丝愧疚感,因为她欺骗了霍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