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吃醋(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冬的夜里,李骁笔直地站在他的面前,没有开口,那模样分明是默认了。

李望看她眼眸里透着几分波澜不惊,好似带着几分的挑衅。

他不免回想起刚才这姑娘一头撞进自己怀里,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服,那带着女孩子该有的香软和怀里那扑满怀的柔软,以及那低声的嗔怪语调,当即心头一热。

“既然你那么想赖上我,我要是不做实了,岂不是亏大发了。”

当即,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伸手就一把直接揽住了对方的腰。

可惜,他忘记了,李骁不是普通女孩子,哪里是他想随便揽入怀中就能随便揽入怀中的。

才刚触碰到她的衣服,就看到李骁反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反手就准备一个过肩摔。

李望一看,当即暗自叫糟。

不过,好在大家同在一个部队里,学得东西都一样,再加上李望是老兵,自然知道她的每一招一式,立刻趁机反制抓住李骁一条胳膊然后向身体外侧旋转两周,将她擒拿住。

“我去!你这姑娘也忒狠了吧,明明是你主动抱我的,结果你还偷袭我,简直没天理。”李望堪堪压制住了李骁后,这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对她说道。

被压制的李骁动弹不得,只能咬牙道:“放手!”

那向来清冷的语气里明显沾染了几分怒意。

李望看周围环境一片安静,要是真惹怒了李骁,到时候闹出点什么,对她也不太有利,便压低了声音地提醒:“放手可以,但是你不能再偷袭我了,否则把其他人给惊醒了,吃亏的是你。”

李骁虽生气,但也不至于没脑子,她当然知道闹大了事情吃亏的是自己。

于是只能压着心里的愤怒,对他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李望确定她的身体已经放松下来,这才松了手。

不过为了防止她会偷袭,他松手的同时立刻就往后退了几步。

李骁发觉了他的动作,不屑地轻哼了一声,揉了下自己那只被擒拿过的手臂,然后漠视着他,朝着前方而去。

李望看她往宿舍大门相反的方向而去,又光着一只脚,很是狼狈的样子,不免好心出声地对她说了一声,“宿舍大门在那边。”

“我不回宿舍。”李骁头也不回地回了这么一句,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李望的眼睛落在她那光着的脚上,又看到地上刚下过雨,湿漉漉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那你要去哪儿?难道还准备和男人幽会?如果要是真的,那我还真的挺佩服你的。”

说到最后他话里不知不觉中竟带着几分讽刺的意味。

李骁轻蹙了下眉,想要甩开他的手,语气淡漠,“这和你无关。”

李望见她对自己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一想到刚才她把自己错当成别人时那急切得连鞋子都不顾的模样以及温柔的话语,心里那股火气就这样冒了出来,冷笑地道:“抱都抱过了,你现在才想撇清?”

说罢,就上前强势的一把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他动作非常的迅速,又加上心里那股无名火气,自然力道也大了几分,一时间李骁就被他给抓入了怀中。

她当即再次挣脱,抬头,夜色下她面容带着不加掩饰地愤怒,“你干什么!信不信我叫人!”

李望上下打量着她,带着几分痞气,“你穿成这样下来,你还叫人?来来来,我倒要听听看你打算怎么叫。”

“……”李骁对这种耍无赖的向来没有招,但也心知李望并不会对她做什么,她只能皱着眉,低声呵道:“我真的有急事,你快松开我!”

李望望着她那清冷的眸间含着薄薄的怒气,不复往日那般模样,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大半夜能有什么急事,难道是急着和男人……”

话说到这里他才惊觉自己有些过分,骤然住口。

却不料李骁一字不差地落入了耳朵里,当即大怒,“你放屁!”

她声音不大,却带着微微颤抖的音。

那眼底腾升的不再是怒火,而是排山倒海的冷意,那种刻骨的冷意让李望心头一跳,他急忙松手道歉:“好好好,我放屁,我放屁还不行么?行了行了,不管你干什么,你赶紧去吧。”

自知说错了话,李望也不敢再刁难她了,就连心里那点不舒服也随着她那眼神给吓没了,当即放行。

李骁冰冷的眼眸狠狠地从他面上刮过,接着转身就快步离去。

看着她果决的背影,李望在心里默默地骂了自己一句,真是嘴贱!竟然对一个姑娘说这种话,简直没品!

他骂着自己的同时,却忽视了刚才自己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绪,甚至那言语中不自觉流露出的酸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