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你在质疑我?(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骁原本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白炽灯的光线太亮,他硬朗的五官就此被勾勒出来,让她有些发怔,随后被他一声催促,这才回过神,点了下头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但还未跨出大门,就被李望从后面拽住了,“李骁,你只管说就是了,别怕后面会有什么处分,有什么问题我会替你挡着的。”

李骁刚准备要挣脱的手滞了一下,然后就此缓缓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不用,我一个做事一人当,不用你来替我挡着。”

看她转身就离开,李望不禁摇了摇头,“还说没学聂然,简直就是一个德性。”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转而进了另外一栋楼。

到了李宗勇的办公室门口,李望立刻敲了敲门,“叩叩叩”

“进来。”

等到里面传来了这一声后,李望赶忙推开了门。

坐在办公桌前的李宗勇这时头也不抬地盯着桌子上的作战图,径直对门口地李望说:“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字还未出口,他一抬头看见李骁跟在李望的身后,“怎么把李骁带来了?”

而且李骁穿着睡衣,外面套着应该是李望的外套,脚上还穿着不合脚的鞋子,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糟乱,一点军人的样子都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

“报告教官,是李骁有重要的事情要马上报告。”李宗勇沉着脸色不怒自威的样子让李望赶忙解释道。

李宗勇实在想不出这个点,李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你有事和我报告?”

“是!”李骁挺直了身体,大声地应答。

李宗勇捏了捏眉心,放下了手中的笔,往椅背上靠了靠,“那你说说看,到底什么重要事情需要让你以这种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李骁迟疑地朝着身边的人看了一眼,才说:“我想和营长单独汇报。”

这其中的驱逐李望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李望原先是想陪着李骁,防止她说错什么,自己好帮忙,结果这姑娘倒好,直接把他赶出去,简直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在他的瞪视下,李宗勇开口道:“李望,你先回去。”

“……是。”

李望不甘心地又看了她一眼,这才走出了办公室。

等办公室的门被关上,李宗勇再次开口:“说吧,到底什么事情?”

李骁走到了办公桌前,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纠结什么,最后才问:“营长,我想问你一句,九猫是以正常手续进的部队吗?”

李宗勇的呼吸窒了一下,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地反问:“九猫怎么了?”

“或者我应该问,聂然离开前有和您聊过九猫吗?”李骁觉得自己既然已经走到了这步,索性还是就和李宗勇坦白比较好,“聂然曾经在走之前和我说,让我盯着九猫,她告诉我九猫有问题。”

李宗勇抬头,严肃地面容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她告诉你?你们之间不是不和么?”

“那只是权宜之计,那时候冯英英的事情让她无法开口,所以就用那种方法想要提醒我。后来聂然就索性将计就计,和我演了下去,我想她应该是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所以才那样做。”

李宗勇沉吟了片刻,“将计就计,一明一暗的监视……呵呵,倒的确想的挺周到。”

知道自己是个容易犯错的性子,所以为了防止自己哪一天犯错驱逐,就找了个可靠的人在暗处盯着,这么缜密的想法,也的确是她手法。

“那么你现在发现九猫什么了吗?”李宗勇问道。

“我在刚才发现她偷偷传消息出去。”

“你确定?”

李骁很是肯定地点头,“我确定!”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去处理的。”

李宗勇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得知消息时的惊讶之人,反而李骁感觉他在听到九猫把消息送出去的时候,有松口气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肯定她有问题。”李骁生怕他是觉得自己的消息不准确,敷衍自己,所以再一次地强调。

只是她的重复让李宗勇神情有些沉了下来,“我说了我会处理。”

“可您的样子告诉我,您完全不会处理。”

李骁还是那一副清傲的站姿,说话间透着几分倔强,这让李宗勇的眉头狠狠一拧,“你现在是在质疑我吗?”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那股迫人的气势一出来,李骁马上就感觉到了一种压力。

------题外话------

李望其实也蛮男人的,冒着被处分的风险陪李骁一回,有木有?两更结束,大家晚安。

PS:推荐一本正在PK的古言文《大东家》

驼铃悠悠,说走就走。

她是走商的陶行乐,她是及时行乐的陶陶。

可谁知这一走却走出了鼎福祥,走成了大东家,走进了年轻皇帝的心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