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我从不求人(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逐渐亮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聂然他们的车子也已经靠近边境地带,差不多再有七八个小时就能进入边境区,差不多晚上的时候就能到达指定的地点。

“还有几个小时就到边境了,你没什么想说的吗?”莫丞半躺在车椅内,看着车窗外的景致,终忍不住地开口发问。

聂然望着前方的路,速度不减地朝着前方行驶而去,“我要说什么?”

面对她淡定无波的语气,莫丞轻笑了一声,“我虽然受伤,但是可没失忆。说好到了边境,做个了断。所以,你不打算求饶?”

一路上这丫头都速度不减的朝着边境线而去,他原本还以为她会做些什么,一直心生警惕着,可结果她半点小动作都没有,好像比他还心急到达边境线。

就这么讨厌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他做个了断?

想到这里,莫丞的眉头狠狠一皱。

“我看你没失忆,但是的确伤到脑子了,就你这样,到底谁让谁求饶?”这时,聂然冷笑了一声,话里透着讥讽。

莫丞回过神,立刻冲她龇牙笑了出来,“到了边境会有我的人过来接应,你说谁让谁求饶。”

聂然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霍地转过头看向他,“你的人来了?”

见她终于不再是那副淡定的表情,莫丞的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身后他那名手下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怎么,知道怕了?我告诉你,怕也没用,这回你是死定了!”

那言语中止不住地是得意之色。

但聂然却对此并不在意,她的注意力都在莫丞那句带人过来。

“你的人在哪里?”她问。

今晚他们9区的人要围剿余川,莫丞这会儿掺和进来,万一闹出点什么,搅乱了计划可不行。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习思绪里的时候,却忽然间听到身边的莫丞问了一句,“你想逃?”

聂然斜睨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莫丞接收到了她的目光,扬了扬眉,这算什么?鄙视?

两个人的对话再次中断,车子依旧没有丝毫停顿向前开。

莫丞原本以为她这回听到自己有人接应,会准备弄出点什么,结果直到夜幕降临,车子已经即将进入边境地区,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难不成她提前和余川沟通过,让他们在边境这边接应她吗?

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外,他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能性能让她如此淡定地继续朝着边境线而去。

连续几天的冬雨,天幕上没有一颗星星。

黑色,将整片天空都笼罩住。

直到车子彻底进入边境线,对于拿捏不准她性子的莫丞还是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就快到边境了,你真的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

“你的命在我手上,我要对你说什么。”聂然仿佛对于他的人马在边境接应这件事并在一一般。

莫丞看她那副不怕死的样子,真真是气笑了,“我的命在你手上?我还不至于连开枪的力气都没有吧?”

聂然眉心微动,却并没有激他。

要是这会儿他发现自己的枪支不见了,只怕到时候他心生警惕,再弄把枪对着自己。

还不如就让他这样自我以为。

对此,聂然转了话题,语气平平地道。“你希望我和你说什么?求饶?莫老大,这种恶趣味不适用在我身上,换个人吧。”

恶趣味?

莫丞嘴角勾了勾,好吧,他必须得承认这的确是他的恶趣味。

他和这丫头但凡见面,每次都被算计,从来没扳回来一局过,这次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他怎么能这样轻易的放过。

可嘴里却不承认地到:“你都没求,怎么知道这是恶趣味……”

聂然瞥了他一眼,回道:“我从来不求人。”

“宁死不屈?呵,那真是厉害了。”

莫丞话里话外都带着不屑,他才不相信这丫头看到他的人马,会不求饶。

眼看着车子就这样一路朝着边境线而去,似乎就这样结束行程,可事实上……

聂然一直在想着如何把莫丞这家伙弄出去。

这家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那时候在城里吸引了一大批的警察追,现在又让自己的手下过来,但凡惊到余川,他们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然而,就在她想要再一次想要趁着他受伤,不能动弹的时候,一脚将他踹下去。

结果手才刚摸到车门门锁的按钮上,就听到耳边传来莫丞讥冷地声音,“相同的手法受骗一次就够了,你不会还以为还能在我身上故技重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