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我朝你开枪,行不行?(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让聂然的手一顿。

她面上还保持着原本的镇定,“你在说什么?”

“你难道不是想要把我踹下车?”

莫丞直接挑明地反问了一句,结果惹来了身后那名手下跳脚,“什么?你踹我们老大?你找死!”

说着就拿枪再次抵住了她的脑袋。

聂然被枪支抵着,脑袋被偏到了一边,她碍于手中握着方向盘,只深吸了一口气,“莫老大,我忍你手下忍了很久了。”

莫丞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身后那名手下,最终道:“把枪给我。”

聂然瞬间眼底掠过一抹惊愕。

他怎么会……

“你不会真以为你拿了我的枪,我没感觉吧?如果这点警惕性都没有,我早就死千八百回了。”莫丞看她的脸色有那么一刹那的僵滞,好心地替她解了惑。

聂然心头顿时一沉。

也对,以他的警惕性,不可能枪支在不在身上这种事情都不知道。

是她低估了。

可就在她思索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响,“砰——”

聂然只觉得脖颈处有温热的液体被溅到。

她当即回过神,转过头一看,发现他的手下已经软软地倒在地上,头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莫丞居然开枪打死了自己的手下?

他是疯了吗?

“为什么这么惊讶,不是你说忍他很久了吗?”身边再次传来莫丞的声音,骤然将聂然的思绪给拽了回来。

她看着眼前这位风轻云淡主谋者,随后轻笑了一声,言语里透着讥讽,“莫老大的手段我自叹不如,连自己兄弟都能随意处置,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可莫丞就好像是没听出她话里的讽刺意味,冲她笑着道:“我要的可不是你的自叹不如,我要的是你的心悦诚服。”

他将枪支随意地丢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前,在重新半躺回去之前,又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已经死透的手下,眼底闪动着几分冷光。

兄弟?

嘁!一个奸细也配做他的兄弟?

一想到当时在被警察追击时这人突然起身的暴露,他的眉眼就沉冷几分。

原本就该死的人,容他活了那么多天,都已经是客气了。

莫丞就此重新躺了下来。

车子继续朝着前方而行。

但聂然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了起来。

她怕莫丞的出现会打乱全盘计划,为此时不时地盯着时间表,并且在心里快速地盘算着。

“你一直盯着时间,是在为自己倒计时吗?”莫丞睁眼就看到她望着时间,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又道:“天黑了,余川要来接应你了吧?要是他发现这车子的货物被在半路劫了,自己扑了个空,不知道他那张装斯文的脸会扭曲成什么样子。想想都让人期待。”

他一边说,一边盯着身旁的聂然,像是在她的脸上看出点蛛丝马迹。

但可惜,这丫头太沉得住气。

那脸上完全没有表露出什么东西来。

“想清楚了?接下来就真的要到目的地了。”莫丞又一次地提醒了一声,“到时候可别求饶。”

聂然心里本就烦,听到他在耳边各种呱噪,本就不怎么好的语气更是差了几分,“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说这番话,现在我两个人,而你一个伤患。二对一,你才是那个该求饶的人。”

然,话音才落,聂然眼角余光一花,随后就是一声,“砰——”

枪声过后,身后那名原属于余川手下的人这会儿已经成了尸体。

连半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就这样死在了车后座上。

聂然惊愕之余,就听耳边的人语调轻松地道:“现在一比一,平了。”

“你!”

聂然看着身后那个已经悄无声息的人,面色一怒。

看她怒瞪着自己,莫丞反而一脸无辜,“是你说我处于弱势,既然你这么为我着想,我自然不能辜负你啊。还有,对你的救命恩人客气点,别这么凶狠的瞪着我。”

救命恩人四个字让聂然彻底点燃了心里的那股火气,要不是这该死的救命之恩,事情根本演变不到这个地步,“你少拿救命恩人这四个字来堵我,我已经把你送到边境线了,咱们之间两清了。”

“一条命的事你说清就清了?”莫丞眯了眯眼,咧嘴一笑,似不悦似挑衅。

聂然冷着脸,“你别忘了,你的命也是我救的。”

“那你觉得谁的代价花的大呢?”

这一句话犹如一只无形之手掐住了聂然的喉咙,一秒短暂的沉默之后,聂然沉着脸色,问:“……是不是非要替你挡一次,咱们之间才算扯平?”

“但现在没有人朝我开枪。”莫丞耸肩,对她笑着提醒了一句。

可就在这个时候,聂然手腕一翻,一把银色的枪支就此出现在了她的手中,“那我朝你开枪行不行?”

------题外话------

有妹子问我爆更可不可以,蠢夏要告诉你们的是,不可以……因为前段时间我说过,打严不让写枪战,导致很多情节都没办法进下去,所以大家理解一下吧。

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