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做事不半途而废(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望被他一提醒,也反应了过来,然他还是有些不放心,“那更不行了,我们都走了,万一她又摔一次,出点事儿可怎么办。”

“你这么担心她干什么?喜欢她啊。”顾荣安看他处处维护的样子,不免意味深长地斜睨了他一眼。

李望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放屁!我怎么可能喜欢她啊!我这不是怕她出事吗!”

说完,那眼睛竟不知不觉地朝着人群里望去。

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往人群里看,等发觉自己的举动后,连忙就把目光收了回来。

顾荣安看他神情有些惚然,以为还是在犹豫,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她身边那三尊保护神不会让她出事的,你哪儿凉快待哪儿去吧。”

他口中的那“三尊保护神”自然是汪司铭和方亮以及杨树他们三个人了。

自从上次卢磊醉酒说出来后,整个9区都知道了。

不过却没有人说些什么,因为他们这群老兵都很清楚,这三个人和聂然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那方亮更是她曾经在新兵连的教官,那关系自然是非比寻常了。

再加上聂然为人淡漠,如此的堂堂正正,绝大部分的人也都是善意的调侃一番,也就过去了。

所以周围的人听到顾荣安那话,也只是笑笑,然后就离开了。

李望虽心有担忧,但看那三个人笔直地站在不远处等着聂然的样子,也知道这丫头出不了事,便转身跟着大部队的人离开了。

冬季的天黑得很快,聂然坐在那里休息了十多分钟,终于感觉缓和过来了,她准备再训练一次。

她做事从来不半途而废,虽说当时她的手已经触及到了悬崖上,基本上也算是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训练,但人没上去,反而掉下去,在她的心里,就是没有完成。

只是,她刚站起来,打算重新入水,就看到站在树下的那三个人。

她刚才一直想着自己的训练,压根没注意到他们的存在,这会儿看到了,不免有些诧异,“你们不去吃饭,还在这里干什么?”

“等……”

杨树正想如实回答,结果被身旁的汪司铭给抢了过去,“吹会儿风。”

他很清楚如果他们三个人说等她,必然会被她赶走,但要是说站在这里吹风,聂然就没有什么话可以打发他们了。

“……”

果然,聂然即使心知肚明,可被他一堵,也就没了话,随后转身也不再管他们是吹风还是看月亮了。

那三个人看聂然不说话,心头一松,只是下一秒就看见她准备下水,连忙脱口出声问道:“你干什么去?”

“我没完成训练,再练一次。”

聂然将衣服重新整理了一番,做武装泅渡训练必须要把装备和衣服都做到一丝不苟,这样才能衣裤不兜水,随身装备也不会松散。

站在那里的方亮看了一眼已经逐渐黑下来的暮色,“天都已经黑了,连路都看不清,你要怎么训练?”

这话说出口,方亮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蠢!

他们经常夜训,为的就是能够熟悉在这种漆黑夜色下的突发事件,哪有什么什么看得清看不清这一说。

夜色下,聂然看了一眼他说完之后讪讪的脸色,也不多说什么,就整装重新下水。

此时水库里的水温比起下午时分又冷上了几分,聂然能感觉到自己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热量在入水的那一刻分分钟全部被驱散了。

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随后划水前行,一如刚才下午时的样子。

“我们要不要下去盯着?”站在岸边的方亮看到她整个人都浸没在水里,只剩下一个脑袋,不禁有些不忍。

她刚才从悬崖顶端摔下去,正如李望所说的那样,就算摔不死,但摔个脑震荡或者是手脚被水面击打受伤也很受罪了,现在还泡在冷水里继续训练,这身体怎么受得住。

汪司铭苦笑了一横,“怎么盯?吹风吹到水里去?只怕到时候反而给她机会赶我们走。”

他用吹风的借口让聂然没有赶走他们,可不代表她真的就让他们在自己家的身边。

方亮皱眉,“那就在这里等?”

“你要是想到别的好办法,我不介意听你的。”汪司铭看着已经逐渐远去的聂然,话里带着几分无奈。

“……”好像还真没有。

方亮摸了摸鼻子,便没有再说些什么。

于是,他们三个人就这样齐齐地站在树下当木头人,可怜冬天的夜风冷得刺骨,再加上他们刚训练完浑身湿透,那冷风一吹,真真是透心凉心飞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