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她出事了?(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的三个人当木桩子做门神“保护”着聂然,那边的一群众人们早已进了食堂吃着热腾腾的饭菜。

尽管浑身湿透,不过有了热饭热菜和热汤,倒是也无所谓这身上那湿漉漉的感觉,反正他们以前在泥潭里做训练时那一身泥也照样拿着馒头蹲在食堂外毫无顾忌地吃,现在能坐在这里吃,已经算是不错了。

由于刚才聂然那件事耽搁了吃饭时间,所以这会儿他们也没时间聊天,生怕耽搁了、

一时间食堂里只听到他们大口吃饭喝汤的声音。

而就在就这个时候,整个下午都在做事的易崇昭终于空下了点时间,带着于副队下来吃口饭。

食堂里的那些人看到易崇昭端着饭走了过来,连忙放下筷子,齐齐地喊了一声:“易队!”

易崇昭嗯了一声,目光在人群里环顾了一圈。

实际上,本来他是不用出办公室的,完全可以让于承征帮忙打饭送上去,不过因为中午见了那妮子一会儿,这会儿一个下午不见,倒是有些想念,索性就下来吃个饭,说不上话哪怕见见也是高兴的。

可是,当他带着于承征进了食堂,仔细看了看就发现聂然并不在其中。

吃饭的点,大家都坐在食堂吃饭,她怎么没来?

不过转念一想,这妮子一向不喜欢太吵,估计是早退了吧。

对此,他心里不由得有些小小失望,早知道就不下来了。

原本还兴致勃勃的神情瞬间颓了不少,旁边的于承征自家队长原本在办公室里提及吃饭时还表现出一副高兴热情的模样,怎么这下突然间又这幅样子了呢?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打了饭,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吃饭,看上去并没有什么。

反倒是隔着几桌的李望和顾荣安他们那一桌上,李望一脸的愁容,压根就没吃多少,对面的卢磊看了就问:“你怎么不吃啊?”

“也不知道聂然训练的怎么样了,哪有心情吃。”李望看着餐盘里的饭餐,心里却是窗外那黑压压的夜,水库那边没有灯,在这种夜色下,聂然万一在攀爬时又出事可怎么办。

“你说是说不喜欢人家,但为什么总对她那么上心呢?”卢磊不是没有听到刚才他和顾荣安的话,因此很是困惑。

李望被他这么一问,神情一怔。

嗯,他不喜欢聂然,这点他很清楚。

他对聂然更多的是欣赏和……头痛。

从第一次见面他们就是救人,在后来的日子里不是在救人,就是正准备救人,以至于后来都习惯去担心她了。

每次看见她,不知为何李望总能莫名想起第一次她拼尽全力从高处跳下海中的画面,以及后来为了回部队,不惜拿针扎自己的场景。

他欣赏她的胆气和魄力,但也同时心惊她对自己的狠厉和无情。

所以久而久之,对她的担心就成了一种习惯。

“谁让这丫头做事那么的激进,每次都要闹出点动静出来不让人省心。就像这次,要不是这丫头又想走捷径,何至于到最后关头从悬崖上掉下去。”李望叹息了一声,揉着眉心说很是头痛地坐在那里说着。

然而却不想,这话却一字不差的落入了不远处的易崇昭耳朵里。

聂然从悬崖上掉下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

她有没有事?

难道没来吃饭是送去医务室了吗?

易崇昭越想心里越慌,自然也就没心思听李望后面的几句话了。

他突然间停了筷子,让坐在对面的于承征觉得有些奇怪,“易队,你怎么了?”

易崇昭不露神色地回过神,摇头,“没事,只是刚才想到你在交接给我工作的时候一处资料好像没写详细,等会儿你回去之后重新给我写一份。”

于承征不疑有他地就此点头。

易崇昭沉着心思又吃了两口饭,将目光放在了周围的几个士兵身上,他一开始像是没发觉,过了一会儿才皱眉问道:“今天下午你们做什么训练了,怎么浑身都湿透了?”

距离他最近的人是徐明韬和萌杰,他们两个人看见易崇昭问话,连忙放下筷子,腰杆笔直地道:“报告,今天下午我们做了武装泅渡和攀爬训练。”

“那怎么不换身衣服来吃饭?这样容易感冒。”易崇昭看了一圈周围那群穿着湿衣服的人,立刻对于承征吩咐道:“于副队,去和炊事班的人打声招呼,让他们熬一锅姜汤给士兵们驱驱寒,一定要每个人都要喝一碗才行。”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听了顿时惊讶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