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队长名号不是吹的(五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带着这样的怀疑到了第二天晚饭后,聂然发现,的确易崇昭作为队长来说还真的是当之无愧。

一旦进入训练,不管你是男是女,反正一个字:练!

这和他以前在预备部队时的训练和当初在那个别墅里偶尔的比划是不同的,他是在全力训练聂然,作为自己的兵在训练。

即使聂然看得出来他每一次的命令时都有那么一瞬的犹豫,但最后的训练依旧继续,没有丝毫的手软。

甚至她一旦没有到达他的要求,各种惩罚就会铺天盖地而来。

但这些惩罚倒也不会像是聂然自己训练时的那种不顾一切,而是循序渐进的,以递增的方式加大她的训练量。

一晚上训练下来,聂然就有种腿肚子打颤的感觉。

倒不是说他的训练有多猛,其实比起聂然对自己的方式,易崇昭的方式还算是温和的,但是架不住他方法刁钻,两个科目一起训练,其实也就是一套流程结束而已,要在平时分开训练,聂然就是连续做三套都没有问题,可加在一起之后她就明显发现不对劲,那每一块肌肉酸的根本提不起来。

再加上她身上还带着几个铅块,那感觉真的不是一个酸爽可以说明的。

易崇昭看到她在做完了所有的训练之后站在那里粗喘着气,很是吃力的样子,不禁走上前去询问:“还好吗?”

“还行。”聂然一声又一声地喘息着,冷冽的冬天里她的额头上还是有汗珠不断地滑落,身上的训练服也已经湿透黏在她身上。

易崇昭把提前让炊事班准备的红糖姜茶还有毛巾递了过去。

聂然也不客气,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缓和下来后,又喝了一大口的姜汤,那甜甜的红糖水总算是让她恢复了点体力。

“要是觉得承受不住就告诉我,别硬撑。”易崇昭看她小脸煞白,很明显是被这一次给折腾狠了,心里不免有些懊悔自己是不是对聂然有些过了。

毕竟聂然只是一个刚出院没多久的病号而已。

站在旁边的聂然抬眸,见他眉宇纠结,似有后悔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了。

于是直接对他说道:“你怎么训别人的,就怎么训我。”

她不喜欢被特别对待,那样会让她感觉自己技不如人,像个废物。

而且她也很清楚,易崇昭的性子,他能在十年的卧底生涯里没有生出任何的叛变和二心,就能证明这个男人的心智有多么的坚定和正直。

让一个正直的人去徇私,这也同样是在折磨他自己。

她不希望易崇昭因为自己而为难。

“那你别强撑。”

易崇昭最怕的就是她明知道自己不行了,还要强撑着不肯放弃。

这份坚韧要放在一般人身上倒是不错,但是放在她身上,那就不好了。

只因为她实在是太能忍了。

已经缓过来的聂然睨看了他一眼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笑不已,“别说的好像我不要命似的。”

“你什么时候要过。”

易崇昭瞪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发烧烧得都快傻了,还硬是不吭一声。

当时要不是他及时发现,只怕真的要出问题了!

聂然看出他眼里的意思,讨好地一笑,然后就默默扭过头去喝红糖水去了。

站在旁边的易崇昭看她那心虚的样子,嘴角弯了弯,但并没有做点什么,毕竟这会儿他们在训练场上,虽说时间很晚了,但毕竟没熄灯,万一有人路过总是不太好的。

等聂然把姜汤都喝完了,休息了一下,又是新的一轮训练开始。

直到在宿舍熄灯了,聂然才完成了一整套的训练。

不过她的适应力和忍耐力比较强,所以这次做完之后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大的反应了。

“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我还能再继续。”

“别勉强。”

易崇昭看她脸色的确没有刚才那么难看,便在又休息了一刻钟后让她继续下一轮的训练。

夜色,越发的深了起来。

四轮的训练结束,聂然一次比一次好,但同时身体的疼痛也一次比一次重,她咬牙将所有的训练完成后,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得连抬都抬不起来。

她无法想象,今天晚上睡下去之后明天起来这两条腿还能不能要。

“过来。”易崇昭双手负背地站在那里,干练的训练服和军靴更是衬得他身姿挺拔。

聂然咬牙拖着那两条颤抖的腿挪了过去。

“把你手上的铅块拿下来。”他对她严肃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