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 帮我联系她(五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停顿了几秒,她才继续道:“在海岛上我是在拿你们的命去搏,而现在,于承征要做的是不仅打赢这场战斗,还要以最小的损失让你们活着回去。”

那时候她是没有顾虑的,即使真的失败了,他们的死亡对她来说并不存在任何的意义。

但于承征却不一样,他要顾虑他们每一条人命。

要知道,死远比活着更简单。

所以,她的不顾一切绝对不能放在部队这种大型作战里,那样会让千千万万军人的性命因为她的决定而就此丢失。

“可我还是觉得你最厉害。”严怀宇不管她怎么说,还是嘀咕了这么一句。

或许聂然那番话有道理。

可是在刚才的那一场战斗力,那位聂然口中要顾虑每个人性命的于承征却没有把他们从那样的困境里救出来,反而是聂然这个不顾人性命的在看清了局势后,将他们这群全部救出来。

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感激她的。

聂然知道严怀宇那男孩子的心性有出来了,索性也不和他辩驳了。

反正以后等他经历的事情多了,就会发现了解她所说的意思。

于承征要考虑的因素太多,整个大局他一丝一毫都不能出差错,而她不同,她所管辖的就是这一个十五个人的小分队,只要这十五个人能冲出去就可以了,这两者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责任重,自然举步艰难。

若是今天换成是她,她可能就直接牺牲掉这两个组三十个人,毕竟要以大局为重,那也就根本不可能像于承征那样从远处调派支援来救他们了。

只不过她倒霉,在那个队伍里,为了活着,她才这样做,那也只能说是自救的行为而已,算不上有多厉害。

“砰——砰——”

突然间,不知道哪里出现了枪响。

所有人顿时握紧了自己的枪支,满是严肃认真地盯着周围的环境,身体更是绷紧了起来。

接着又过了一会儿,枪声又没了。

“估计是在试探。”李望作为9区的老兵每年都会做演练,有时候这些枪响他多少能分辨出来一些。

随着他的话,在场的那些人不禁松了口气。

聂然趁此机会把剩下的饼干全部塞入了嘴里,她怕等会儿战斗一拉开,就没时间填饱肚子了。

天,越发的黑了起来。

李望分配好了看守的人,每两个小时换一个人,剩下的人则好好休息,为了接下来的战斗休息。

只是这一休息,就直接休息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整条边境线上只有偶尔传来的子弹声响,和零碎的几个红蓝烟雾。

战局迟迟不开。

这让聂然不禁怀疑,是有计划的设计,还是被迫无奈的停滞。

要是计划设计倒是没什么,但是被迫停滞,那就不好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蓝方作为攻击,一直没有任何攻击的举动,这反倒是让红方有了更好的防守的准备。

夜幕再次降临。

前方再一次出现了不小的骚动,不只是枪声的试探,而是于承征派了一个小队冲进红方的防守地方作为投路石。

没一会儿,枪声就结束了。

而那一小队没有再回来。

很明显,失败了。

聂然这时候就知道,于承征的计划出现问题了。

否则他不会迟迟不开局,将整条攻击线都停摆在那里。

不过这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她就是一个小兵而已,听命行事就好。

聂然坐在那里望着漆黑的天色,双手枕着后脑勺,显得格外的惬意。

而相比起聂然的悠闲,于承征在指挥部里看着的布置战局的地图,眼底一片沉然。

尽管占领了不少的阵地,但是同样他也损失了不少的兵力,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判定他输了。

因为有时候演练不一定是以人员、装备的损失来确定演习的成败。

如果红方依旧坚守住大部分的阵地,从而达到战役目标,损失也没有超过标准,那么就会成为获胜方。

所以,他不敢再妄动了。

可这样僵持着,等到规定时间到了,他还是会被判定输。

焦灼、不安。

他坐在那里死死地盯着那张地图,上面标注着各种线条和箭头,可此时此刻那些密密麻麻的标记却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帮助。

沉默了许久,想了又想,他忽然间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不知那个想法太过困难,他坐在那里迟迟没有动,终于在坐了十分钟后,才说:“我要联系聂然。”

她既然能看出自己整个布局,说不定能给他点什么帮助。

------题外话------

今天就五更,昨晚没睡好,现在困的很,晚安啦各位!~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