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谁都能忘,唯独我不能(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琳和聂然又聊了几句,古琳就率先提出要回去,聂然自然不会多加挽留,点了下头就放她离开了。

“你在那里听了那么久,也该出来了吧?”等人一走,聂然就侧头对着另外一处的黑沉角落说道。

紧接着,就听到那角落里一个人从黑暗处慢慢地走了出来,直到聂然的面前。

“有事?”聂然看着在角落里听了一会儿的李骁,笑着问道。

李骁站在她面前,向来清冷的眉眼里带着几分淡淡地担忧,“你还在计较那件事?”

聂然的笑容顿时淡化了几分,她站在台阶上,望着转角处早已消失的背影,“这不是计较不计较的问题,这始终是我亏欠她的。”

“她现在既然都忘了,你也忘了吧。”李骁看她这样执着,不禁出声劝慰了一句。

可聂然却摇了摇头,“这件事谁都可以忘,就是我不能忘。”

这是她犯下的错,她怎么能随便就此忘记。

古琳在医院躺了那么多日子,受了那么多苦,最后连记忆都失去了,甚至还要对着伤害自己的人笑着寒暄……

这每一点每一滴都不能忘。

李骁眉头轻蹙,见她逐渐收紧的拳头,无奈轻叹,“你这又是何必呢。”

当时那个情况,聂然的确做得太过激进和冒险,可她本心并非置古琳于死地,只是后来那个意外……才会导致这一切偏离了所有设定的轨道。

不过,想必聂然是不会用意外这两个字来安慰自己。

那不是她的性格。

正当她沉浸在思绪里时,就听到身边的聂然突然问道:“你过来应该不是问我这件事的吧?”

李骁这才回过神来,想起来自己偷偷来找她的原因。

“谈恋爱这件事你是认真的?”她问道。

而聂然更是不答反问,“那不然你以为开玩笑的?”

李骁皱了皱眉,如实道:“总觉得不太像是你的处事风格。”

聂然挑眉一笑,“那我的处事风格应该是怎么样的?”

“低调、冷静。”

“这么看得起我?”

李骁这番评价让聂然不禁笑意加深了不少,但随后的一句话让聂然的笑很快就消失了。

“不过热恋中的女人都是傻子,你会有这种反应也很正常。”

被称为“傻子”的聂然不得不就此默了,“……”

她居然有朝一日被李骁这家伙给吐槽了,而且还这么嫌弃的吐槽!

聂然立刻就决定反击,“那你呢,你现在难道不是热恋中的傻子?”

李骁果然不负聂然所望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慌乱的表现,“什么热恋,你胡说什么。”

聂然嗤了一声,“我和你从新兵连一路混到现在,我所做的一切都会引起你的注意,同样你所做的,又怎么可能逃得过我眼睛。”

“……我没有。”尽管李骁还是想要嘴硬否决,但是那语气却弱了很多。

聂然只当没听到她的反驳,继续地道:“其实他也挺好的,真的。”

“他哪儿好了!”李骁霍地抬头,就要反驳。

聂然闲闲地靠在墙变,问:“他哪儿不好了?”

李骁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哪儿都不好!嘴贱,手也贱,表面装作一副严肃教官的样子,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难得的情绪外泄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就入了聂然的陷进里,变相的承认的还真有一个“他”的存在,并且还成功的暴露了出来。

教官?

嘴还贱?

原本聂然并不知道那个让李骁心乱的人,结果这么一诈,她就立刻知道了,“原来你喜欢的人是李望啊。”

看到聂然嘴角那抹若有似无地笑,李骁才知道自己被坑了,当即否决,“我没有!”

“嘴贱的教官能拥有这个特质,我想应该不会是冯志吧。”

聂然一针见血地就指出,让李骁顿时失语,“……”

她觉得自己偷溜出来找她真是一件极其不明智的事情。

而她的失语让聂然自顾自地继续说着,“李望虽然嘴有时候欠了点,但是在正事上还是很认真负责的……”

李骁皱眉地适时地打断了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还不清楚么。”

面对聂然这番话,李骁只是摇头,“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在部队里谈恋爱的。”

“原因?”

“我只想好好在部队里训练,不想被其他事情分心。”李骁很诚实地回答。

“你是不想,还是不敢。”聂然的言语很是犀利,直逼李骁,随后又补道:“如果你是不想,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但要是不敢……我依旧没什么可说的,反正最后你总会敢的。”

以刚才李骁和她说话时对李望那些情绪和态度来看,分明是在意的。

人只要一旦在意起某些事物来,敢不敢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