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 拙劣的借口(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宗勇一路匆匆忙忙地朝着关押室过去。

路上许多人看到9区的营长这样神色匆促的样子,更加让这件事变得愈演愈烈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猜测聂然这回估计就算有营长保驾护航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下来。

毕竟那事关人命,还是9区两条人命。

这件事的情节可以说是非常的严重。

可那些跟着聂然一起并肩演练的士兵们却纷纷认为这可能是个误会,说不定其中有什么隐情也不知道。

一个能设计出别人都设计不出的计划来力挽狂澜,怎么可能那么蠢的直接开枪杀人。

这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就在所有人都激烈讨论关于聂然这件事的时候,李宗勇已经到达了聂然所在的关押室。

那间小黑屋里漆黑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手里拿着一盏小灯走进去,就看见聂然坐在那个木板床上,在光照下,她半张脸隐没在阴暗处,看上去很是压抑而又凝重。

李宗勇一看到她那神情,气不打一处来,将灯直接拍在了桌上,“你在搞什么?好不容易都稳定安分下来了,怎么变成杀人了?”

聂然连头都没有抬起,只是语气平静地说:“人是我杀的。”

此时的她完全没有往日的不羁和自负。

但越是这样乖乖认罪,就越说明有猫腻在其中。

她何时会有这样乖顺的样子。

当初就是关于她父亲聂诚胜这件事上,她被关在里面都没有这样过。

就好像所有的精神都被抽走了。

那低眉顺眼得只让李宗勇觉得刺眼!

“放屁!你会无关无辜杀人?你当我傻啊!”李宗勇连连爆粗口,显然是被聂然这一次的事气急了。

聂然听到他这话,这才抬起了头,只是那眼底里平静如一潭死水,语气毫无起伏地道:“人证物证都有,这是不容辩驳的。”

但对于聂然口中的那些所谓的证据,李宗勇却很是不以为然,“人证?你真当我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是不是?那个叫古琳的,是不是当初你给她输血的那个?”

要是别人看见她持枪杀人,或许还有几分可信度。

但要是这个古琳,那这个可信度可就没有多少了。

虽然听说古琳治愈之后失忆了,但是失忆这种情况,要么一辈子想不起来,要么就是突然间一个触发点能激起所有的记忆,这是一个定时炸弹。

万一她在当时的枪声里突然想起来呢?

一个对聂然抱有潜在敌意的人证怎么能够完全信。

更何况,关于古琳这件事,聂然的打击可谓非常的大,也是因为那件事后她的性格上开始有了改变。

对于身边的人,开始不再无视,而是慢慢的学会接纳。

她对古琳是怀着愧疚的,而且她的性格又是那种不做则以,一做绝对是到底的人,所以如果……古琳提出什么要求,她答应的几率是百分百,而且还毫不犹豫。

“你和她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解决,但是现在这关系到人命,9区这种地方不容你当儿戏!谁做的,就该谁来认!你明白吗?!”李宗勇神情严肃,口吻更是慎重不已,足以可见这件事的事态有多么的严重。

古琳那件事聂然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她的初衷并不是要杀人,会造成这样的结局,其中芊夜有一大部分的原因。

而现在这件事,是恶性杀人,性质完全不同。

恶性杀人这个罪名确定了,聂然基本上就废了,别提前途,可能会连命都丢失。

可坐在那里的聂然不管李宗勇怎么说,依旧一口咬定,“的确是我做的,就应该是我认。”

李宗勇气得胸口一疼,“你!”缓了几下,他还是心里气恼不已,拍了拍桌子,怒不可遏地道:“那原因呢?你杀人总要有个原因吧?”

“李骁……”

聂然毫不犹豫地就准备脱口而出,可话还没完,李宗勇就道:“李骁当初找过我,她和我说过你们之间是假的,是为了骗九猫的。”

“……”是啊,李骁曾经报告给李宗勇过,她怎么给忘记了呢。聂然想了片刻,可情绪低落的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来敷衍,就索性说道:“就算当初是假的,可现在是真的。”

看她是打算想把这件事给彻底坐实了,李宗勇气得真恨不能揍她一顿,“胡说八道!你和李骁之间怎么可能有这么深仇大恨,值得你开枪。”

聂然微微偏过头,没有看李宗勇,说:“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说了我不喜欢听的,我自然要动手。”

李宗勇对于她这样的态度,真是恼了,沉着一张脸就问:“那好,我倒要问问,她说了什么你不喜欢听的。”

这一问,还真让聂然给问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