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 看破不说破(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宗勇此时脸色没有了刚才的和善,反而略有些难看地坐在那里,“再给我点时间。”

李骁的父亲眉头紧皱,分明是对他的答案很是不满意,“已经三天了,难道这三天还不足以让你查明真相?”

“不足以。”

李宗勇语气冷硬地回答,看上去是在为刚才的话而计较。

李骁的父亲也因为李骁的事情,心里正不爽快呢,这下当即就冷哼了一声,“那看来李营长是刚接手9区工作忙碌的很,既然如此,我就汇报给上级,让上级派人来查明这件事。”

“李团长,这是逼我了?”李宗勇瞬间脸色就拉了下来,语气也立刻沉了下来。

“不敢,只是怕营长每天都事务繁忙,耽误到什么,所以好心出此下策。”“希望营长好自为之。”

李骁父亲也是个硬脾气,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起身说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完全没有给李宗勇半分的面子。

一时间,办公室里只剩下李宗勇一个人。

窗外阴沉的天色,一如他此时的心情。

他靠在沙发上,揉捏着眉心,心里不禁有些担心,这事儿果然如聂然所预料的一样,李骁的父亲的确是耐不住了。

才三天的时间,他们就要求索要结果。

这一旦捅到上面去,接下来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聂然的态度是这整个事件的关键。

她不松口,实在是一件让人头痛不已的事情。

许久后果,李宗勇终于叫了个人,吩咐了下去,“让于承征再去审下古琳,作为人证,她的口供非常重要,必要时……稍微采取点手段,也未尝不可。”

在说采用手段的时候,他其实是不愿意的。

但现在特殊情况,只能特殊处理。

李宗勇这话里的意思是那么的明显了,那个士兵听了先是面露诧异,但因是上级的命令,最终还是应了下来,“是!”

然后就去找了于承征。

于承征那时候正在事发地在勘察,结果就听到这个消息。

听到要采用手段的时候,他神情倒是平淡的很,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立刻就去提人。

因为他也有种感觉,这件事疑点重重,聂然还如此反常,这其中的种种都和这个叫古琳的女兵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一听到这个命令,连手边的活儿都放下了,直接就去了训练场。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提人审问这话和古琳说完,古琳还没有说什么,旁边的马翔却不干了。

“怎么还要审啊?这古琳不是已经把该说的都和营长都说过了么?”

这样没完没了,让他实在有些不悦。

聂然被关押在关押室里什么动作都没有,而古琳却已经被第二次提人审查,这也显得太厚此薄彼了。

于承征盯着眼前的古琳,径直地说道:“古琳作为唯一的人证,她所说的话都必须要记录下来,作为证供,这是正常的流程,请你不要阻拦。”

古琳浅浅一笑,按住了马翔的手,对他说道:“我没事,只是问个话而已,又没什么。”

“可是你的身体……”

马翔看到她那勉强地笑,实在是有些担心。

可古琳却坚持地道:“没事的。”

随后就跟着于承征走了。

旁边一直盯着他们的汪司铭等到古琳走后,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声,“古琳的身体还没好吗?”

“好是好了,但是还是要多休息才行。”马翔不疑有他地回答。

汪司铭看着古琳背影的目光带着几分深意地问:“那训练的时候,她也一直都休息?”

“那肯定不会啊,她训练的时候一直很努力。”

汪司铭听到马翔这话,顿时拍了下他的肩,似宽慰的样子道:“那只是问个话而已,你担心什么?”

马翔神情一怔,“……”

是啊,只是问个话而已,他担心什么?

马翔被汪司铭这样一随意的提醒,也似乎有些后知后觉了起来。

刚才他就是看古琳脸色微白,有些虚弱的模样,这才担心出的声。

但正如自己说的那样,古琳病好了以后,在部队里做了各种训练都没有什么虚弱的表现,甚至为此请假,怎么这两天总是表现出这样的异常呢?

旁边的汪司铭看到马翔这个样子,也就点到为止,没有再说下去。

他相信,与其把话挑明了,让马翔心里反感不已,不如让他自己去慢慢怀疑。

同样,他也相信,这个古琳应该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的。

其他的不论,在马翔身上,至少她有利用的嫌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