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这件事压不住了(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琳这里的打死不开口,聂然的一口认下,让整件事陷入了僵局之中。

李宗勇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坐在办公室里的时间越来越长,神情也变得越来越严峻。

那几天的气氛可谓是沉重异常。

就连部队里也感觉到不同寻常的气氛,每个人做事说话也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特别是汪司铭他们几个对聂然坚信不疑的人,在无法插手这件事,甚至连聂然的面都见不了的情况下,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可以甚至于变得有些颓唐。

他们经历了预备部队那两年的磨砺和成成长,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一听到聂然关了小黑屋,就不顾一切,完全忽视纪律,一同陪着受罚跑一夜的小兵了。

在这几年里,他们懂得了什么叫纪律,什么叫军规,也懂得了,自己的莽撞极有可能会导致事情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所以他们只能静静等着,等着到最后万不得已的时候,再做决断。

“你们说,这件事到底最后会怎么办啊?”

趁着训练休息时间,几个人就聚集在一起,为聂然这件事小声地讨论了起来。

随便坐在一处的卢磊喝着水,对回了一句,“谁知道啊,现在这样僵持着完全是营长压着,可我听说李骁的父亲准备汇报上级了。”

坐在对面的萌杰不由得低呼了一声,“啊?那这样的话,聂然不就完了?”

“谁说不是呢,我估计最慢两三天最快就这今天,估计就有上面的消息了吧?”

“这李骁父亲怎么能这样啊,也太催了吧!营长还能枉顾人命,偏袒不成?”

卢磊喝着水,听到萌杰那话,不禁出声反驳,“一看你就是没当过爹的,人家女儿躺在医院里重度昏迷,天天插着呼吸机,那个犯罪者迟迟没有任何的判决,你还让人家父亲不能做点什么?”

萌杰被他这么一说,觉得好像也有些许的道理,不过继而他又皱起了眉,“不对啊,你到底帮谁啊?按你这样说,聂然就应该被判下来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各人有各人的立场,咱们担心聂然,难道就不担心李骁了?同理,人家作为父亲,为自己女儿做点事儿,也是在情理之中,更何况他又没有以权谋私,只是要求上级来处理这件事,尽快搞清楚这件事和这件事的主谋而已。”

卢磊在那边自顾自地说完,一抬头,就看到周围的人都起身朝着训练场内走去,不禁一愣,连忙叫住了他们,“你们干什么去?”

“话都被你说了,我们也无话可说了,准备训练去。”

萌杰耸了耸肩,说完就跟着那群人一同进来训练场。

“我说的本来就很公正。”

卢磊哼了一声,也随后站了起来,和他们一起进了训练场训练了起来。

的确,卢磊说的很中肯,并且猜得也非常的准!

隔天上午,李宗勇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那通电话让李宗勇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凝重了起来。

至少于承征在进去汇报情况的时候,李宗勇已经连最新的汇报都不想听了,沉默了许久,只说了一句,“把古琳放了。”

于承征眉头拧了拧,停顿了几秒后,才应答了下来。

那天李宗勇坐在办公室里整整一夜,看着窗外的天空由亮变暗,再由暗变亮。

整个办公室里安静得只听到窗外呼啸的北风,一声又一声。

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李宗勇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他一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就立刻去了关押室一趟。

聂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那里,神情淡淡,似乎对于他的出现早已知道一般,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还很是笃定地问:“是不是压不住了?”

她嘴角若有似无地笑意让李宗勇神色又紧绷了几分。

站在那里许久后,他缓缓平复下了心情,语气沉沉地问道:“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不后悔吗?”

聂然笑了笑,“我确定,也不会后悔。”

她在对于承征承认自己杀人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自己最后的结局,所以在关押室里这几天她一直从容坦然,该吃吃该喝喝,并没有像普通人一样吓得每日惶惶不可终日,因此气色也不算太糟糕。

李宗勇看到她微微扬起的嘴角,终究还是不忍,“如果只是因为愧疚,你这样做……真的不值得。”

“不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而是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

面对聂然如此坚定的态度,李宗勇眉头紧锁地问:“你的惩罚难道还不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