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他就拜托你了(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一时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问道:“什么时候被送走?”

李宗勇看她不肯回应自己的问题,也是无奈的很,只能回答:“后天,后天就送你走。”

“好,那我等着。”聂然点了点头,屋内有了短暂的停顿,随后就听到她又说道:“营长,这些年多谢你的照顾。”

这话倒真不是客气。

从进预备部队之后,自己麻烦事就一直不断,不管是别人对他的,还是她对别人的,接连不断的麻烦可以说是层次不穷,李宗勇对她总是格外的宽容。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无论是在训练上,还是她的为人处世上,根本就和军人两个字没有沾上边。

如果不是李宗勇,只怕当初顶撞安远道这件事,就足以让她从部队里除名。

更别提后面那些烂摊子,他给自己收拾了一个又一个。

特别是这回,他压住这件事不放这么些天,必然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原本是那么的精神矍铄,可现在在这关押室里,透过走廊外的灯光,就看见他神情疲惫,眉头更是皱得紧紧的,没有丝毫的放松。

不知怎么了,她想起当时在船上,那时候聂诚胜训斥自己,甚至要打自己,李宗勇出手相救,还说要把自己当亲闺女养着那番话。

亲闺女……

她两世没有感受过亲人的疼爱,没想到最后部队里得到了这片刻的温暖。

看聂然低垂着眼睑,没有再说话,站在那里的李宗勇看在眼里,只说道:“别说的生离死别一样,就算你被送过去,这件事我总会想办法插上一手,你九猫身份我会说明,李骁……她现在也只是昏迷,严格来说,你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

聂然这下真是嘴角轻勾了起来,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径直地对李宗勇继续说:“还有,易崇昭那里就拜托你了。”

“他要是知道,只怕会发疯。”

提及到易崇昭,李宗勇也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件事他们背着那臭小子,等他回来之后,只怕真要翻天了。

聂然一想到易崇昭会发疯的样子,原本的笑容里渐渐透出了几分的苦涩,“我知道,你总有办法会说服他的。”

可李宗勇却摇了摇头,“只怕最后他会恨上我。”

那小子是他一手教出来的,那脾气性格他是清清楚楚的很。

等回来之后,发现这丫头不见了,还出了这种事情,到时候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就算自己有办法将他安抚住,但那小子肯定心里会责怪自己。

聂然看出李宗勇眼里那落寞的神色,便说道:“不会,这件事说到底我才是关键,他要恨也只会恨我。”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问道:“能不能给我一支笔,一张纸,我想……写点东西。”

李宗勇望着她,知道她这是已经打定主意了,既气又无奈,只能深吸了一口气,才答应了下来,“好。”

他命人拿了纸笔进去,过了半个小时,聂然停笔,将信纸塞进了信封里,交给了李宗勇,“拜托了。”

“我会的。”

李宗勇接过了那封信,然后走出了关押室。

回到办公室里,他就打电话给了于承征,让他来办公室一趟。

于承征早就听到消息,知道营长去了一趟关押室。

这段时间,营长一步也没有踏进过关押室,现在不仅突然放了古琳,还去了关押室,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他当即放下了手里的活,一路跑着去了营长办公室。

才进去,李宗勇就对他说:“上级要求,将聂然转移到司法,你去把相关的证据材料等等一系列的东西全部准备好。”

果然出事了!

于承征听到这话,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可是这样做的话,聂然不就……”

完了两个字到底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可这话任谁都能听得明白,一旦惊动了上面,聂然这件事那就不在他们可控制的范围内了。

对此,李宗勇也很是无奈地道:“我该做的都做了,我也无能为力了。”

真的无能为力。

聂然的态度那么坚决,他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可是,这件事需不需要告诉易队?”

于承征觉得,易队那么聪明的人,说不定有办法能解决现在的局势。

但李宗勇却摆了摆手,“不要告诉他,他现在正在为边境做最为关键的准备,不能打扰。”

于承征皱了皱眉,唇动了几下,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就此离开了办公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