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要问个清楚!(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办公室后,于承征就把自己手上有的那些物证和口供全部都整理起来。

因为后天就要移交,所以他需要抓紧时间把所有的材料都要弄好,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问题。

可有些东西是李望协助他一起弄的,于是他打电话让远在医院的李望必须要在下午的时候赶回来。

远在医院的李望在医院走廊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你是说,这件事已经被上级知道了?”

“是的,营长现在要我们整理好材料。”电话那端的于承征很是严肃地道。

李望的眉眼凝重了不少,“可是这样子做的话,以聂然现在的状态,一旦送上去不就完了?”

提及到这个,电话里的于承征也忍不住叹了一声,“我们都已经尽力了,现在是聂然不愿意。”

谁也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这句话不是没道理的。

不是他们不愿意帮聂然洗脱罪名,而是聂然现在主动一力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承担下来,让他们无计可施。

“那聂然这一去,会不会……就再也回不来了?”躲在走廊尽头的李望眉头拧紧,终究是不忍地问出了这么一句。

然而,还没等到电话那头于承征的回答,就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谁回不来了?”

这一句话让李骁猛地回过头。

杨树?

“你小子怎么在医院里?”

李望看着眼前的杨树,先是一愣,随后才想起来,对了!当时演习的时候他脚受伤了,后来送去了医院,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碰见。

可杨树一点都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一个劲儿地问:“你说谁回不来?”

他原本今天出院,结果遇上电梯坏了,只能走楼梯,却不想让他无意间看到李望,本来没注意,但是隐隐约约间听见什么聂然回不去的话,不由得就此走了过来。

站在那里的李望看到杨树那很是严肃的神情,快速地对电话那头的于承征说道:“那个,我不多说了,我这儿有点事,下午一定准时回去。”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那个,事情是这样的……”

杨树一听这种开头就知道他要拖延,抬手阻止了他上前要揽着自己肩膀的手,直言问道:“你刚和谁打电话?谁回不去了?”

李望知道杨树对聂然的感情非比寻常,听说还有一层师徒关系,所以犹豫了片刻。

但架不住杨树连番的质问,无奈之下只能告知:“是聂然。”

“聂然?聂然怎么了?”杨树脸色一变。

李望对此叹了一声,“你这段时间不再部队里,不太清楚,部队里发生了点事情,聂然那丫头杀了人。”

“杀人?”

“是啊,她杀了九猫,还伤了李骁,现在李骁在重症病房里昏迷不醒,这件事闹得很大,刚才于副队给我打电话,说已经惊动了上级,要我下午把材料整理一下,准备要把聂然移交。”

李望将整件事言简意赅地全部叙述完毕,结果引得杨树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这不可能!她好好的为什么要杀九猫和李骁?这是诬陷!”

这肯定是诬陷!

聂然怎么可能杀人呢?

她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才对!

“我们也很希望这是诬陷,也为此做过很多的努力,但是……她始终一口咬死自己杀了她们。”

李望最后那句话让杨树脚下微微一个踉跄。

“你说她承认杀人?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杀人啊……

以聂然的能力,她要杀人怎么可能会被抓个正着呢?

而且……她也没有理由杀人啊?!

那次演习结束,不都还好好的吗?

怎么短短几天时间,就一死一伤了呢?

“我不相信她杀了人。”

面对杨树一字一句地回答,李望深吸了口气,“我们也希望这不可能!我们也不相信她……真的杀了人,营长为了能让她脱罪,想了很多的办法,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了,但是她始终都说自己杀了人,逼得营长不得不把她交出去。”

“如果真的这样,那为什么还要交出去?”

杨树冷冷一笑,刚才他的那一个小小的停顿,自己可没有错过。

所以对于他的话并不全盘相信。

“是李骁的父亲。”许久,李望才开了口,“李骁的父亲本身就有职位,这件事压了那么久,他觉得营长有故意拖延的嫌疑,就把这件事直接报了上去,要求上级来解决这件事。”

杨树听了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接着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你去哪儿?”李望见了,连忙在后面问道。

“我要回去,我要去问个清楚。”

杨树快步疾走下了楼,压根没有听李望半句话。

------题外话------

前段时间撒糖的时候,你们就一口一个宝贝儿甜心的叫,这会儿然哥只是关押,好吃好喝供着,一点皮外伤都没有,你们却要扬言寄刀片,哼哼!一群小没良心哒~!我要去梦里找然哥哭诉,好让她明天大发神威!~安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