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是不敢见还是避而不见?(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树中午的时候就回到了部队里,但刚一回去,他就打算先去找营长把这件事问个清楚。

只是最近对于任何人反常都格外敏感的汪司铭一看到杨树气冲冲地回来之后,连口水都没有,就要往外走,心里头只觉得不对,连忙上前拦住了他。

“你拦我干什么?让开。”杨树对于他们这群人向来不放在心上,能让他放在心上的也只有聂然一个人而已,所以对于汪司铭这样突然的阻拦,很是心生不满。

汪司铭站在他面前,笑着寒暄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脚已经完全康复了吗?”

“嗯,差不多。”杨树无心和他聊天,就敷衍了这么一句,就打算提步离开,可就被汪司铭再次阻拦下,这下他板着脸,问道:“你干什么?”

“我只是看你长时间没回来,想好好和你聊聊而已。怎么了,你要忙什么事去吗?”

汪司铭这样的和颜悦色,杨树就算心里再不耐烦,也只能含糊地应了一声,“嗯,有点事。”

“什么事?”

汪司铭一问,让杨树眉头一竖,“我们之间好像没熟到我有事需要和你报备吧?”

汪司铭知道自己和他并不相熟,自己突然间把人给拦下来,的确算不上礼貌,无奈只能说道:“你这样大的火气,我怕你到时候做错事。”

“不需要,我只是去找营长问点事情而已。”杨树对此说完,就要离开。

汪司铭实在不解,“你找营长问什么?”

他也才刚回来而已,连口水喝的时间都没有,有什么事值得他以这样的情绪去找营长?

可惜,杨树并不打算告诉他,只说了一句,“没什么。”

汪司铭知道自己和他关系不近,他的确没必要把事情告诉自己,只能好心地对他说道:“我劝你还是别去,这两天营长心情不好,而且最近事情也挺多,所以……”

他话还未完,结果就听到杨树冷笑了一声,“原来是因为部队事情太多,所以他才把聂然给送走。”

汪司铭话一顿,脸色微变了几下,问道:“什么把聂然送走?谁告诉你的?”

不可能啊,杨树在医院里待到现在才回来,怎么可能知道聂然这件事?

“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汪司铭的神情严肃,杨树看在眼里,也不隐瞒,“李望。他刚得到消息,上级那边要求提人,所以我要去找营长问清楚。”

“你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

杨树点了点头,“李望在医院亲口告诉我的。”

汪司铭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拖拉到现在,居然会闹到最后被移送。

这人一旦从部队里走出去,只怕要再插手,可能就难了。

想了又想,他最后决定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

杨树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点了头。

两个人当即就朝着营长办公室走去。

但很可惜的是,才刚到门口,他们两个人就被门外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营长正在忙,现在不见人。”

杨树听到这话,顿时冷哼了一声,“是忙得没时间不见,还是不敢见?”

汪司铭看那名士兵神情微顿,连忙拽了拽杨树的衣服,低喊了一声,“杨树……”

那名士兵神色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和善,只是面无表情地道:“营长现在非常的忙,在和几个领导开会,没有空见你们,你们有事找于副队去。”

“可是,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找营长。”汪司铭知道杨树得罪了那位士兵,于是抢在他的面前,对那人解释道:“能不能帮忙通融一下。”

那士兵看到汪司铭请求的语气,脸色这才缓了几分,但还是很坚定地道:“营长最近忙的很,真的没空见你们,如果很重要,你们就去找于副队,他一定能帮你们解决。”

说完,他也不管这两个人了,回到办公室里继续工作了。

汪司铭看着走廊尽头那扇紧闭的办公室的门,眉心皱了皱,随后对身边的杨树说道:“不如我们去找找于副队?”

可一根筋到底的杨树却摇头,“不,我只见营长!我就在这里等着!”

汪司铭又看了看那扇办公室的门,最后决定自己先去找于副队问问情况。

于承征对此也没有隐瞒,点头表示,的确要移交,汪司铭一听立刻就想要去见见聂然。

但很可惜,这个要求被驳回,而且还提醒他,这件事非同小可,让他们不要随性而为,免得给自己,也给聂然再惹上点什么。

于承征说得认真,汪司铭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已经不再是部队内部的问题,所以想了又想,决定去把杨树带走。

可是无论汪司铭怎么说,杨树都不为所动地站在那里,说要等营长,让汪司铭也无计可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