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 再见是敌人(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一旦就此停下,很快后面的车辆就超了过去,然后一个急转刹车,就此横隔在了车头前。

冬日寒风冷冽,气候干燥,尘土被激得飞扬。

随后,就看到车内易崇昭从车内走了出来。

聂然就看见他冷峻地抿着唇超他们的方向笔直地走了过来。

那势不可挡的气势聂然还是头一回见到。

没由来的,聂然的眼眸又半眯了一下,脸色沉冷而又压抑。

下一秒,靠进她的那扇车门就被易崇昭给猛地打开,接着不由分说地一把将她从副驾驶上扯了下来。

聂然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了车门,抵住了被拖下去的命运。

“易队,大半个月不见,最基本的礼貌都没了?”

她唇边是讥冷的笑,眼底没有丝毫的波动。

易崇昭低头,手上的力度立刻大了几分,“跟我回去。”

聂然冷笑着轻哼了一声,“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那话里满是轻蔑和嘲笑的意味。

易崇昭神情严肃,语气里又加重地道:“跟我回去!”

聂然看上去像是被他给抓疼了,也像是被他给纠缠得有些烦了,眉头狠狠一皱,挣脱了起来,“跟你回去干吗?再送死一次吗?”

可易崇昭的手就像是铁箍一样紧紧地禁锢住了她,“跟、我、回、去。”

“做、梦!”聂然丢下这两个字,就开始挣扎了起来。

她的模样似乎是真的恼怒了,一脚就朝着易崇昭的膝盖踹了过去,“你给我放手!”

易崇昭脚下一偏,堪堪躲避开了她的攻击。

手还是握着不放。

聂然看了,另外一只手也握紧朝着易崇昭的脸上砸去。

凌厉的拳风扑面而去。

易崇昭伸手去挡。

没一会儿,两个人就在车外打了起来。

聂然的动作招招朝着对方的致命点攻去,而易崇昭则一次次的化解,并且还缠上了她。

一时间聂然还真的没办法挣脱开来。

而就在此时,“砰——”一声枪声响起。

车外的聂然几乎是立刻就停止了动作。

她一低头,就看见那只握着自己手腕死死不放的手上有子弹划过的枪伤。

血很快就此冒了出来。

接着身后的车子里就传来莫丞的声音,“不开这一枪,我感觉你们好像是把我当死的。”

易崇昭低头,终于将视线朝车内瞥了一眼。

两个人一对视,莫丞就想起来这个人的侧脸了,他的眼眸一暗,“看来刚才那一枪我应该打在你的肩头才对。”

那次余川的行动中,他就是被这个男人给打伤的!

对此,易崇昭倒很是淡然,抿着的唇绷成一条直线,冷硬的面容更是棱角分明,“莫老大,这次我们只清理池铮北,并没有动你,希望你能合作。”

莫丞把玩着手里的枪支,笑了起来,“我还不够合作吗?如果我不合作的话,你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那她是我的人,我得带她走。”易崇昭那只手尽管受了伤,可还是死死地抓着聂然的手腕就是不放。

“你的人?”莫丞脸色发寒,“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两个人互不相让,火药味十足。

终于,莫丞又开了口,喊了一声,“聂然。”

看上去是要她来做解释。

聂然眉心轻皱了一下,接着冷笑了一声,“我哪里有资格做易队的人,放手!”

“聂然。”易崇昭手上的力道又用力了几分。

刚微微有些凝结的伤口再次崩裂,血又再次从伤口里渗了出来。

可聂然完全不顾及他的伤,神情冰冷地再三警告,“我再说一遍,放手!”

“我不放呢?”

面对他的固执,聂然不禁沉默了一秒,在心里深吸了口气,然后才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我当初一枪打在你心脏处的枪伤,现在还疼吗?”

这话里明显的威胁,让易崇昭的面色就此沉了下来。

他黑沉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聂然,许久只有他才开了口。

“你是一条道走到底了?”

“是!”

“不后悔?”

“绝不!”

聂然的回答没有片刻的犹豫,神态也分外的坚定,让易崇昭深邃的眼眸里添上了一抹沉重。

半晌后,他的唇蠕动了几下,像是犹豫像是迟疑更是像不忍。

但最后他还是一字一句地道:“那好,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我成全你。”说完,他就松开了聂然的手,并且往后退了一步,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眉宇间含着锐利之色,“从今往后,你不再是9区的人,永远都不是!”

聂然点头,“好!下次再见面,我们就是敌人!”

------题外话------

易队:这样说的话我老婆不就彻底跑了?哭唧唧……老婆啊,憋走!【尔康手】

蠢夏:预知后面如何,明天请早~!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