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最为严重的一次生气(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一阵寒风吹过。

雨水被带进了不少,全都扑在了聂然的身上和脸上。

坐在驾驶座上的易崇昭看到了,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最终还是没忍住,解开身上的安全带,俯身,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伸手将车门“砰”地一下重新关上。

聂然原本还想让他早点回去,结果被易崇昭这么猛地拉上门,袭来的冷风刮得她眯了眯眼,那句话也吞了回去。

“吃醋了?”她抬头,嘴角勾勒出的是小小的坏笑。

易崇昭脸色依旧冷冷,听到身下她那调侃的声音,刚想要坐回去的身子一僵,然后才重新坐回了驾驶座上。

聂然看到他越发绷紧的侧脸,不禁又笑了。

明明吃醋了,还装!

她窝在车椅里,就这么正大光明地看着。

那打趣的眼神看得饶是心性向来坚韧的易崇昭都有些受不了。

他握紧了方向盘,声音冷硬地道:“下车!”

聂然嘴角微微上扬,“明明是你刚自己把车门关上的,结果现在又要我下车。”

易崇昭:“……”

“你还真生我的气啊?别生气了吧。”聂然看他被自己噎得一阵内伤,最后还是忍不住地笑了,并且双手作势缠上了他的手臂,“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又回来了吗?而且……营长当时都同意了。”

她难得这样讨饶,本来年纪就小,声音还带着女孩子的温软,再加上她平常时候从不这样,这样的反差,说实话在那一瞬间真是心都软了。

可易崇昭心里却像是明镜似的,她就是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所以才会这样对自己撒娇。

深吸了一口气,他强压下那股情绪,理智告诉自己别搭理她,不然肯定被她带着走。

但压了又压,最后还是没忍住,转过头,一字一句地问:“你以为我没生他的气?”

那语气在寂静的车内,显得有些阴沉和压抑。

聂然愣了下,原本还讨好的笑都顿住了,空气里有些许的凝滞。

不过,很快她又笑了起来,戳了戳他的手臂,“喂,你不尊师重道,连自己师父都敢生气。”

她有心想要将气氛调节一下,然而易崇昭一句话又给打了回去。

“我这都是因为谁?”

这下,聂然也不再继续开玩笑了。

因为她知道,易崇昭这回是真生气了。

而且气性非常的大。

“我知道错了,别生气了。”于是,她乖乖地松开了手,坐在了副驾驶上,很陈恳地认错。

易崇昭的目光很有力度,看了她许久,“知道?你要是真知道,就不会开那两枪。”

提及那两枪,聂然的神色也有些变了,“那两个人……还好吗?”

“还在医院里躺着,已经没太大的危险。”他的语气很淡,也很随意的,可越是这样,聂然就越是捉摸不透。

“我做的事,我从来不否认,我开的枪我到时候……”

“到时候怎么样?对自己再开两枪,当补偿吗?哦不,你还要还古琳一枪,一共是三枪,对吧?”

他的视线从始至终都在聂然的脸上,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几分森然。

易崇昭在怪她。

她听得出来。

只是那股情绪他一直用理智克制着,可情感上却无法压制住这股长达半个月掺杂着担心、紧张和愤怒的情绪。

所以说出来的话格外的压抑。

坐在那里的聂然也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错得挺离谱的,她也只能轻声地想要去缓解他那股压了很久的情绪,“那我能怎么办,我当时已经遇到莫丞了,你让我半途放弃,这根本不可能。”

“所以你就开枪吗?”

聂然尽量想要让他能够理解自己当时的情况,解释道:“我不把事情做逼真点,莫丞怎么会相信。”

可就是那一句话让易崇昭的神情骤然变了,他的情绪逐渐有些控制不住,“谁让你逼真了,谁要你逼真了!你知不知道你逼真起来,和真的没什么两样!那群人不是我,他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是假的!当他们在亲眼看到你开枪击毙战友的时候,他们是会还击的!你是想被打成马蜂窝吗?!”

聂然原先蹙起的眉心微微一松,这才恍然明白,他原来最担心的是这个。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那两枪让他生气。

结果原来并不是。

“有莫丞在,他不会让我打成打马蜂窝的。”

但聂然的这句话并没有让易崇昭的情绪缓和下来,反而当他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你觉得他像是有可信度的样子吗?!万一他不管呢?他一旦冷眼旁观,你知道你将面临着什么吗?!你当9区的子弹都是面粉做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