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 求个饶撒个娇(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一出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并不知道易崇昭所在位置,于是果断的立刻折返了回去,等问清楚了路线才再一次的根据指示前往易崇昭所在的位置。

试探性的敲了下门,听到里面应了一声后,她就推开门。

只看见易崇昭正坐在那里低头看着手里的地图,正在写写画画,计划着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门口有人在盯着自己,他暂停手里的笔,抬头,眉目间还是如此的疏淡,可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握着笔的手微微有些捏紧。

聂然被他这样看得有些尴尬,站在门口挠了挠鼻头,说道:“营长让我先暂时休息一晚,我没地方休息,营长那里也没办法睡,就只能过来了。”

头一回她还这么无措地对易崇昭说话。

想想可真够丢人的。

以前进易崇昭的办公室的时候,他恨不能时时刻刻把自己往里头带,结果现在进他的门,还得看他脸色,生怕被轰出去。

一想到这里,她不免觉得自己真是作孽啊!

正想着呢,就听到那边的易崇昭嗯了一声,道:“进来吧。”

聂然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还没有被轰出去,算是保全了脸面。

万一被直接轰出去,她还得回营长那边,到时候估计肯定是一顿嘲笑。

聂然一边心里小小庆幸,一边往屋里走了进去。

然而,就在她朝着易崇昭身边才坐下,身边的人立刻就站了起来,手正在那张简易的桌子上有条不紊的收拾了一番,然后就带着东西往门外走去。

聂然“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眼明手快地拉住了他的手腕,问道:“你干什么去?”

易崇昭眼睛停留在门口,平静地回答:“这个帐子留给你,你好好休息。”

“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你能去哪儿?”聂然紧握着他的手,就是不撒开。

“我去营长那里,正好有事和他聊。”

易崇昭手里拿着东西,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很,可聂然却冷笑了一声,索性摊开了说:“是营长让我过来的,你觉得你过去营长会留你?”

“那我去和其他人挤一下好了,反正也只有三个小时,很快就要行动了。”

易崇昭同样也不遮掩地回答,让聂然噎得有些肺疼,“你宁愿和别人挤一下,也不愿意留在这里?”

“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休息。”

他话说得轻描淡写,又那么理直气壮,让聂然顿时没了脾气,她停顿了几秒,然后道:“我不休息了,我们来聊聊,如何?”

“刚才聊得还不够吗?”易崇昭淡淡地问了一句,轻甩掉了她的手,作势抬步朝着。

聂然急了,一把将他扯了回来,“不够,我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拉拽得有些用力,易崇昭一个踉跄,两个人就此贴近了起来。

聂然也回不傻了,顺势而为的就双手攀了上去,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

易崇昭身体轻震了一下,眼里有些慌,“你还是好好休息吧,累了这么久。”

说着就要去拽她的手。

但聂然哪里能那么容易让他拽下来,两只手死死地勾着,整个人全都贴了上去,鼻尖在他胸口蹭了蹭,声音闷闷地问:“到底怎么样,你才肯再给我一个机会?”

她说话时温热的气息透着布料传了进去,让易崇昭莫名的感觉到那一处的皮肤在发烫。

“马上天亮了,好好休息,这件事……这件事等这次的任务结束再说。”他感觉自己有些招架不住,想要将她和自己拉开一段距离。

“那你别走,你留在这里。”只不过,聂然就是怎么都不撒手,死缠着他,像是要挂在他身上一样,“你陪我一会儿吧,我好多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特别困,还特别的想你。”

易崇昭听心里感觉有些慌乱,怕自己坚持不住,所以一时间就胡乱地找借口,“我有事,需要和其他几个人商讨一下等会儿的行动。”

可这话却让怀里的人听了却觉得他是不想和自己同处一个地方,厌烦自己的存在一样。

“怎么我一来,你就有事了?”聂然抬头,脸上的神色有些严肃了起来。

易崇昭趁此机会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脖颈上扯开,随后往后退了几步,“临近行动,凡事都要仔细。更何况……这可是你拿命拼回来的任务,你也不希望失败吧。”

最后那句话他对上聂然的视线时,不知为何就这样脱口而出。

当即,聂然的脸色微微一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