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婚后小生活/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和易崇昭两个人结完婚后,有十天的婚假。

两个人也不是那种喜欢出去度蜜月玩儿的人,再加上工作性质摆在那里,不能随便出门,所以两个人就在家过起了悠闲的腻歪的小日子。

聂然不喜欢下厨做饭,因此一日三餐全归了易崇昭,她就坐在后院的小凉亭里看着小花园里的话,喝着茶水纳凉了起来。

两个人之间又好像回到了那时候霍珩被霍启朗给流放的那段时间。

只不过,这回他们两个人是堂堂正正,甜甜蜜蜜的过新婚夫妇的生活,再也没有那些勾心斗角,和阴暗盯梢的事情了。

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也不用担心有任何的问题。

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

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这是我刚切的水果,你尝尝看。”

夏季的午后,因为院子里的树木遮挡住了毒辣的光线,所以聂然靠在躺椅上惬意极了。

易崇昭端着切好的水果走了过来,对她这么说了一句。

聂然眯开一条缝,一看到那切好的水果,好看的眉心蹙起,“刚不是才吃了糕点吗?你这是打算把我往猪的方向养吗?”

易崇昭低低一笑,并排和她坐在一起,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并且在手掌中细细的揉捏了起来,“喂胖点也应该,你都瘦成什么样了,晚上抱你都咯手了。”

最后一句话他特意凑到聂然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那低沉暗哑的声音让聂然不自觉脑海中闪过几个片段,然后她终于抬眸,睨看道:“你喂吧,喂了也没用,反正十天一过回到部队,瞬间回到解放前。”

这话让易崇昭的笑容敛了几分,把玩了她的小手沉默了片刻后,他终于说:“我想让你在家再休息一段时间。”

“还休息?我都休息了三四个月了。”聂然一听就皱起了眉头,看向了他。

易崇昭对此呵呵一笑,凉凉地道:“我想让你休息一辈子。”

“……”得!某人那点子劲儿又来了!聂然当即决定转移话题,“我觉得这花房不错,但是我和你都没时间弄啊。”

“你不是一直说房子太大么。”易崇昭知道她是故意转移了话题,也就索性顺了她的意,跳脱地说了这么一句。

虽然这上下的对话好像没什么联系,但好歹是转移了话题了,为此聂然点了点头,“是啊。”

“我打算把杨奶奶接进来一起住,你认为如何?”易崇昭侧头地问道。

“这当然是好了!”聂然猛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连连点头,但随后又皱起了眉,“不过,她惦记着杨树,不太可能会同意。”

“这些我来解决。”易崇昭自信满满地保证后,又迟疑地想了下,带着几分的不确定地说:“还有营长我打算也让他搬过来住。”

“营长?”聂然一愣。

“嗯,他打算退下来了,当初之所以回9区也是为了我的任务,所以才回去的。现在边境稳定了,他就想退了。但是他回去的话,就独身一人了。”

易崇昭的话让聂然倍感疑惑,“他老婆呢?”

“去世了很多年了,女儿也远嫁了国外去了,很少回来。我就想着和你商量一下……”

易崇昭越说眼睛就越不断地往她身上偷瞄过去,其实他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又怕聂然不同意。

毕竟很多小夫妻不怎么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更别提聂然这种表面随意,但实际上和谁都划分的很清楚的人。

可随后他就听到聂然说:“就住后院那间大的吧。他老人家身子利落,估计会喜欢独立一点的院落,而且这花花草草正好适合他来弄。”

如此自然而然的话,让易崇昭心里头一暖。

他握着聂然的手顿时收紧,“谢谢。”

“谢什么,他在部队里也很照顾我的好不好,而且他以前就说,我亲爸要是不疼我,他疼我。那怎么着也算是半个爹啊。”聂然笑着躺在那里,身边的易崇昭看着她的侧颜,以及那一张一合的小嘴,最后终于没忍住凑过去俯身就是轻啄了一口。

“媳妇儿,你真好。”他手撑在了椅子上,虚虚地压着她。

两个人目光交汇,空气里都带着丝丝的甜。

聂然抿唇浅笑地凝视着他,许久后她才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不过,他退下来了,谁坐这个位置啊?”

易崇昭扬了扬眉,眼里带着几分的得意,“你不是嫌弃我一个穷队长,养不起你么?现在我要告诉你,我升职了。”

“你坐那个位置?”聂然这一听怎么可能不明白。

易崇昭笑着道:“是啊,营长把他自己的申退报告和把我的推荐报告一起送上去了,等婚假结束,半个交接,就差不多了。”

聂然似真似假地狗腿地对他说道:“易营长,失敬失敬,以后请好好关照一下我。”

“我现在不是每天不分昼夜的在关照你吗?”易崇昭说着手就变得不太规矩了起来,就连声都降了一个调。

聂然一想到昨晚上那些画面,以及今天早上他对自己的动作,就顿时头痛,连忙转移话题地道:“那你打算让杨奶奶住哪间?”

易崇昭嘴角勾着笑,和她拉开了一些距离,顺着她的话从善如流地道:“杨奶奶住我们楼下的吧,她毕竟年龄大了,上楼下楼不太方便。”

“行啊,那什么时候把他们接过来?”聂然问道。

“等婚假结束吧,现在就算我们想,他们估计也不太乐意。”

聂然是多聪明的人啊,这话里的意思一听就明白,果然下一秒易崇昭就将一切化为了动力,将她拦腰抱了起来,直接往他们的新房里面走了进去。

两个人这十天的婚假硬生生的过成了老年人的生活,除了晚上夜生活长了点,早上的晨起运动激烈了点,真是过得一点特别平静,直到婚假结束,完全没有一丝波澜。

不过,婚假一结束,两个人就回到了部队里。

一回去,自然而然的两份申请报告全都通过了。

当初李宗勇回来就是为了易崇昭的任务了,现在任务结束,年龄也摆在那里,可谓是功成身退了。

而易崇昭当然就更不用说了,这次边境行动的成功,两国之间又洽谈完善,再加上十年的卧底行动又如此的出色,他那些成绩单全都一个个钉在那里,谁敢说一句不服?

于是乎,易崇昭先结了婚,有了美滋滋的洞房花烛,后又升了职,从队长变营长,可以说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或许,在别人眼里他实在太幸福。

但是只有知情的人知道,他的这份幸福来得有多么的不容易。

特别是他和聂然之间那段感情。

他是付出了多少的血泪,才让聂然敢于的跨出了那一步。

当天的职位调动消息公布后,所有人不是祝福易崇昭,反而都祝福着聂然,说她眼睛太锐,居然福气那么好,找了个如此好的好老公。

聂然笑笑不言语。

他的好,哪里是外人能道得出的。

一个星期的交接全部办完之后,易崇昭就把李宗勇和杨奶奶分别接进了那套房子里去。

杨奶奶这段时间养得精神头十足,哪里是需要来照顾的人,反而每天住进来了以后将一日三餐全给包了不说,还把家里给打理得仅仅有条。

至于李宗勇也如愿的被安排进了后院里,并且还养了几只鸟儿,每天去花房修剪花草,然后逗弄下鸟儿,再闲来无事就去小区的小花园逛逛,总之就是彻底退下来了。

而聂然和易崇昭呢,到底还是要部队第一,所以每个双休日都会回来小住,其他时间就在部队里,虽说一个在办公室,一个在训练场,但一日三餐大家都很默契地给退让出来,给他们两个人单独吃。

等到了双休日,聂然就会和易崇昭一起回他们自己的小家。

杨奶奶到了那两天就会格外的勤快,就如同过大年似的,给他们两个补各种好吃的,而李宗勇呢由于杨奶奶到底年龄大了,就自告奋勇的包揽了上街买菜的活儿。

“杨奶奶,您就别忙活了,赶紧来吃吧。”

“是啊,奶奶,您别忙活了。”

“杨大姐,你赶紧的吧,两个孩子都等你等得饿啦。”

等吃饭的时候,三个人坐在饭桌前对着厨房里的杨奶奶不断地喊着。

“知道啦,你们先吃,我还有最后一个汤,马上就来,马上就来。”厨房里杨奶奶忙不迭地一个劲儿的应答着。

大约等了二十分钟后,杨奶奶终于把她煲好的汤给端了出来。

那带着浓浓的鸡汤的香气,隔老远就能闻到了。

“这锅鸡汤奶奶熬了一个下午,等会儿小易多吃点啊。”

“奶奶,他每天就坐在办公室里,需要吃什么,应该我吃才对吧?”

聂然这话里大有“你偏心”的意味。

可杨奶奶却笑呵呵地道:“这汤啊男的喝好,有鹿茸还有人参,补的很。”说着就盛了一大碗给易崇昭,“奶奶我还指望着抱个曾孙子嘞。”

这话一出,傻子都听得明白。

聂然简直想扶额,“奶奶你想太多了。”

“什么想太多,你们小夫妻刚结婚,就是要努力生孩子嘛!”杨奶奶说得一本正经,桌子上的两个男人听了顿时都笑了起来。

“没错,杨大姐说的对!我早就想抱抱小孙子了。”李宗勇连忙附和了起来。

“那我今晚得把鸡汤喝完才行,不能辜负了奶奶和师父的心意。”易崇昭一边说,一边促狭地看着聂然喝鸡汤。

聂然实在懒得看他,索性也自给自足地盛了一碗,杨奶奶一看,急得连忙阻止,“你这丫头,这人参鹿茸你可不能吃啊,那是给男人补身体用的。”

“既然是补身体用的,我这么不能吃了,我这天天在训练场水枪喷,泥地摔打,怎么着也得补补啊。”说着,聂然就一口干掉了那碗鸡汤。

身旁的易崇昭看到她这样喝,哪里会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

她是怕自己补得太好,折腾她吧?

易崇昭明知却不点破,任由她替自己消耗了二分之一的鸡汤。

结果大晚上的,不是他折腾,而是聂然折腾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易崇昭神清气爽地下了楼,第一句话就对杨奶奶说,“奶奶,以后每个星期都弄一锅汤吧。”

杨奶奶吃的盐都比别人吃的饭都多了,这一听,那是……有戏啊!

当即笑眯眯地点头,“行行行,以后奶奶每个星期都给你弄一锅汤,让你好好补补,大补!争取明年抱俩!”

抱不抱俩易崇昭不太在乎,反正他挺在乎昨晚聂然的热情的。

于是乎,从此易家每个星期都会在晚餐的时候定点定时地看到一锅鸡汤。

------题外话------

OK,一锅心灵鸡汤给大家喝喝,大冬天的你们也补补吧~!哈哈哈!下个番外会在星期六准时奉上的,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