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幸孕小日子(1)/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日子过得平淡无奇,但也井然有序的很。

不过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易崇昭变得越来越忙了,作为9区的营长,别看他每天都在办公室里不出来,但实际上非常的忙。

特别是两国的交流合作训练事关两个国家的大事儿,易崇昭为了聂然的身体一拖再拖地和对方辗转周旋着,到现在聂然已经归队,没有了理由,自然就提上日程了。

其实聂然对于去合作训练真的没什么特别感觉,反正在哪里训练不是训练呢?

无非就是换个地方罢了。

可易崇昭不是这样想的,聂然一旦去了F国,所有的通讯设备就要上交,完全就是封闭式训练,她在里面好不好,出什么问题,他不会第一时间知道。

因为那里不是他所管辖的地方。

尽管他也知道,士兵训练受伤很正常,不流血当什么兵!

但问题是,聂然现在不仅是他的兵,还要命的是他媳妇儿!

这关系摆在那里,他就算在观念再怎么分明,那也不可能做不到充耳不闻啊!

所以,为这件事他和聂然谈了很多次,明里暗里提醒她是有家室的,不能丢下老公不管等等一系列的话,可人家就一句话:“你可是营长,要公私分明。”

分明个鬼啊!

自家媳妇儿去那种混乱地方受苦受难,做老公的还能分明?

那他到底还配不配得上这老公两个字了?

“而且你还说不强求我,尊重我的意见。”

聂然随后又故意软软的补了这么一句话,瞬间浇灭了易崇昭心里那点子的着急上火,最终化为了一阵阵的憋屈。

哎……谁让自己嘴贱呢,当初说那话!

本来想着以服从命令四个字逼得她做出离开的选择,结果没成想,这妮子自从结婚之后无论床上还是训练场乖巧的不像话,什么幺蛾子都没有,就跟个普通训练士兵一样。

有几次,易崇昭特意让于承征和李望那几个老兵给她挑挑刺,结果没想到这妮子就是不上钩,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挨罚受训。

惊得李望最后越说自己都越心虚了,特别是旁边自家媳妇儿还盯着,当即撂挑子,直接把所有的事儿都让于承征一个孤家寡人给做了。

“队长,你行行好吧,你孤家寡人没人爱,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口子和聂然什么关系,我挑刺?晚上必定跪键盘啊!”李望哭着喊着对于承征说道。

“人家还没嫁给你。”于承征看他嘴里那口子那口子的叫,真是受不了他。

“不嫁给我,她还能嫁给谁,我老丈人可是同意我了的。”

李望一提起那老丈人的时候脸上那得意劲儿,真是连于承征都没有法子,所以只对他吐出了两个字:“滚吧。”

如蒙大赦的李望马上响亮的哎了一声,脚下像是生了车轮子似的,刺溜一次就跑了,只剩下于承征一个人他执行贯彻着上级的话。

可事实上他心里也跟明镜似的,所以训了几次,看聂然态度良好,也就过去了。

反正明面上过得去就行,要真弄过头了,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于是,这挑刺儿的事就这么停摆了下来。

但易崇昭不死心啊,既然聂然这边说不通,手下那群家伙又忌惮聂然发疯,为此自己想了招,就见天儿的给聂然放假,美名曰:复查。

聂然的身体当初在那场任务中受伤不小,虽说硬伤都已经修复了,可到底那场伤下来,聂然差点死在急诊室里,所以易崇昭有的是理由让她喝药各种调理。

再加上聂然一个女孩子,天天火里闯,冷水里泡的,也需要好好调理一下才行。

为此越是临近要去的那半个月,易崇昭连工作都全部暂时放下了,不是什么急件和工作全部放下,亲自带着聂然往医院里跑,然后各种中药带回家让杨奶奶帮着熬,给聂然灌下去。

聂然一开始就以为易崇昭是不放心自己带伤上阵,加上那些个老中医也的确说得挺有道理的,这些年她受的伤多少亏了些身子,也就安分乖巧地把那些中药给喝了。

再加上,因为这次两国交流的训练要训练上半年之久,所以也就是说他们之间要长达半年时间不见面。

为此,易崇昭天天晚上牛皮糖似地黏着她。

这些聂然都忍了,谁让这是自家老公呢,他们新婚没几个月之后就要分离半年之久,她也觉得有些亏待他,所以每次都很配合的很。

但,时间一长她就觉得哪儿有些不太对劲了。

为了防止有诈,她偷偷地趁着杨奶奶熬药的空隙,将那份老中医开的药单子给偷了出来,找了个普通医院的医生看了一眼,的确是调理身体的药,里面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

这下,聂然才放下心来了。

然而正准备走呢,结果就听到那老医生说:“你放心,这些药都是针对女孩子的,你年轻,吃不了多久就能怀上。”

“哐当——”一下,就看到那把椅子因为聂然站得太猛,给直接翻在了地上。

那中医被这么一下,顿时眉头拧了一下,不过看到聂然怔愣的神情,以为是高兴的傻了,也就没有在意,反而继续道:“不过要想怀上,还是要好好吃药才行,认真听医生的,这样希望才大。”

聂然听到她的,原本那些不对劲的地方如同树叶的脉络随着这一句话全都理顺了,她缓过神来,压下心里那些想法,对那名医生道了谢,接着就回去了。

当天晚上,那些药她还是乖乖地喝了,到底是补身体的药,她没道理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可回了房间洗了澡,易崇昭抱着她在床上的时候,她却鬼使神差地把一东西递给了他。

易崇昭起先没注意,等到顺着床头灯的亮度仔细一看,这是……避孕套?!

“我马上要训练了,现在有的话不太好,所以还是用这个吧。”聂然不动声色地丢出去了这么一句话。

抱着她的人一听她那淡淡的语气,当下沉默了几秒,松开了她,说:“你知道了?”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聂然看他这是坦白的意思,也就不再继续试探了,坐直了身子冷冷地道:“我不懂,当初明明说不强求我,为什么现在要反悔了?居然妄想用孩子套住我?易崇昭,你这算盘打得够精的。”

“我不是用孩子套住你,我是用孩子拽着你。”易崇昭坐在旁边,握紧了手里的东西,叹了一声。

聂然听了,无语。

“这两者有什么差别?”

易崇昭坐在那里,又是一声叹,“你那拼命劲儿是出了名的,我怕你在训练的时候光想着为国争光了,没惦记我,到时候出了事我也不知道,所以就想着……要是有孩子了,你也多少为它着想一下。”

“……距离训练就只有半个月了,我要有孩子根本就去不了,什么叫在训练的时候为它着想?我是妖怪啊还是神仙,分分钟就生下一个?”

聂然简直被他的神回答给打败了!

但易崇昭却眉头拧紧,神情微敛,“上个星期刚刚发消息下来,两国达成长期的战略合作,以后可能每三年都会有一次合作训练。”

这话让聂然顿时愣住了。

如果是这样,那她就理解了。

那边点名道姓要自己去一次,这次是她自己愿意去,但如果不愿意去,易崇昭想办法挡过去,但下次、下下次,只要自己在9区一天,他不可能永远挡得过去。

“所以你才发了疯的给我调理身体造人?”

易崇昭像做错事的孩子,乖乖地坐在旁边嗯了一声。

“我知道你肯定是要去的,除非你离开,可这一点你不愿意,我没办法强迫你。但你留在9区,总有一次要去那边,不是这次就是下一次,甚至很有可能每三年都轮的上你一次,所以……”

他未完,聂然就替他补了上来,“所以你怕我拼得连命都不要?”

易崇昭沉默了。

但他有这个想法,也没错。

自己做事方式聂然自己也明白,这些年让他心惊胆战得早就有了阴影了,再加上这一次差点死在抢救室里……

仔细想想,得!反而还都成自己错了。

聂然无可奈何,却又无计可施,谁让他真的被自己吓到了呢。

李骁说过,易崇昭真是爱她,才会让她还继续留在9区。

要是别的人,真不一定还有这种思想境界。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为了任务差点死过一次,然后还继续留下来的。

要知道聂然可没升职,这就意味着等有任务,她还是会冲在大前方。

同样,也意味着她还有可能会受伤、会死。

“我还有你,怎么可能会连命都不要。”聂然半跪着伸手,搂住了他的肩,头靠在他的肩头。

易崇昭没动,还是坐在那里,低着头,“可我还是怕,我怕我分量不够重。所以就想着,要是我一个人的分量不够,那加个孩子,总该有分量了。”他说到这里又停了一下,“不过这事儿我自己也知道,做得不够光明磊落,有点强求人的意思,其实也后悔的,所以……”

说到这里,就看到他从睡裤兜里也掏出了一个东西。

聂然一看,也是个避孕套。

“既然当初答应说尊重你,我就不能反悔。”听着他那振振有词的自我检讨,聂然不禁笑了一声,正打算说他思想觉悟挺高,结果随后就听到他说:“但等这次回来,我一定让你怀上。”

“……”聂然真是不想再说什么了,当即躺平,被子一盖,关灯睡觉!

接下来的那小半个月,易崇昭到底还是恢复神智了,不过还是会隔三差五地带聂然去医院调理身体,但晚上减少了闹她的次数,毕竟她马上要去训练,需要好好休息,因此两个人就抱着纯睡觉。

新婚夫妻能纯洁得像他们这样的,简直就是少见。

不过聂然睡得好,调养的也到位,的确训练的时候体能成绩也不断地开始慢慢爬上去了。

虽说到不了李骁那个高度,但是也的确在上升。

“你最近状态挺好。”趁着休息的片刻,李骁坐在她旁边,递了瓶水给她。

聂然嗯了一声,安静地接过水并不多言。

刚才跑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没做好热身好,跑步的时候小腹像是抽筋了,有点隐隐不舒服。

“你怎么脸色那么白?”旁边的李骁感觉聂然一声不响地,正想转过头问,结果就看到她有些苍白的脸色。

聂然摆了摆手,“没事,可能有些小小抽筋。”

李骁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问下去了,抽筋这种事他们当兵的谁没遇到过,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根本连医务室都不用去。

更何况就算需要去,以聂然的性子也不可能会去。

此时,哨声一响。

所有人都准备列队。

李骁和聂然两个人连忙起身。

可才起来……聂然就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连忍都没有办法忍,直接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好在李骁就在旁边,当即眼明手快地将她一把托住了。

“聂然!”

众人一看这架势,也吓了一跳,连忙把人带去了医务室。

------题外话------

本来想明天发的,但是……还是今天提前发一张,明天的(2)也会照常出来,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