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幸孕小日子(2)/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群人在把聂然送去医务室后,于承征马上跑去办公室汇报了这件事。

原本还在办公室里的易崇昭听到于承征的报告,连忙丢下手里的文件,直接就往医务室里跑去。

哪里还有半点营长的样子。

等到他到达医务室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都站在门口守着。

“怎么好端端的会晕倒?医生怎么说?”易崇昭立刻问道。

众人其实也不太清楚这里面的情况,他们也只是在准备训练的时候,突然间看到聂然晕倒,就马上把人送过来的而已。

倒是李骁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道:“她刚才说自己好像抽筋了,脸色也不太好,突然间晕过去,现在医生正在检查,暂时没消息。”

“抽筋?抽筋为什么不让她休息?”

瞧着话说的……

谁抽个筋还休息啊?!

众人默默地看着他,用眼神无声地说道。

易崇昭说完后,也发觉自己这话有点太过偏了,便不再说话,只能在门外等着。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她什么情况?”易崇昭第一个冲到那名医生的面前,很是紧张地问道。

医生穿着白大褂站在那里,说道:“人暂时醒过来了,粗略检查下来没什么问题,但是……我劝你带她去医院详细做个检查,我怀疑她应该是怀孕了。”

“怀孕?!”

这一下,“轰”得犹如一道惊雷炸了锅。

所有人的脸上的神采那叫一个迥异。

其中最傻眼的就是易崇昭。

他没想到他都已经打算让聂然怀上的念头,两个人都纯盖被睡了小半个月,结果这个时候炸出了个孩子,脑子当即空白。

那名医生看到易崇昭那定格的神情,又连忙补充道:“当然我也只是怀疑,毕竟还是要做个尿检,验个B超,才能完全确定。”

易崇昭被这话叫回了神,立刻道:“好,那我现在马上去开车。”

那匆促的地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完全没有营长的威严。

众人看了,不禁感叹,这聂然可真是自家营长的劫啊……

将车子从地下车库开了出来后,易崇昭又下车,连忙进了医务室。

其实聂然已经醒了,没什么问题,能自己下床走动,但是易崇昭偏偏不让,非抱着她上了车,聂然怎么不愿意都没招,不仅如此,旁边的医生也认为她尽量少动比较好。

得!有了医生的话,易崇昭更是二话不说直接拦腰抱她出门。

在一众目睽睽之下,聂然感觉自己脸都丢光了。

进了车内,易崇昭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给最近的市内医院打了通电话。

等到了那儿,担架和移动车已经全部备好了。

聂然这下真的是忍不住了。

担架、移动车?她只是过来做个检查,又不是去抢救!

但是这次易崇昭还是没给她反对的机会,又要去抱她。

“你真把我往移动车上放,你就是浪费社会资源。”

聂然早就摸透了他那点责任感了,这么一定大帽子扣下去,易崇昭肯定会迟疑。

果然,那份急迫和担心随着这一句话顿时变得有些迟疑了起来。

那一瞬的迟疑后,聂然就准备自己下车。

越野车地盘高,易崇昭又堵在那里,她正准备跳下去,结果被易崇昭眼明手快的一把抱住。

“老实点!”他刚看到聂然居然有那样的动作,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立刻斥了一声。

不过到底最后还是没有用移动车和担架,而是亲自抱着她往医院里走去。

医院这种地方无论是不是休息日,永远都是人满为患。

易崇昭让她坐在那里,自己去挂了号,等到了号,和医生说完,又去做了各种检查。

聂然就看到整整一个下午,易崇昭跑上跑下忙个不停,就像是个旋转的陀螺。

终于,在一系列的检查完之后,回到医生办公室,医生看了一下检验单子,然后说道:“是怀孕了。”

这句话瞬间就让易崇昭给定在了原地,就连那颗七上八下的心都定住了。

而坐在那里的聂然反而有些措手不及地愣住了。

那名老医生看到这两个人那呆滞的样子,不像是开心的模样,也习以为常,但脸上还是板着严肃,“你们两个要是不想要这个孩子,那就要尽早流掉,日子越拖越大,对女孩子身体不好,不过作为医生还是要说……”

“要!”

老医生的话还没说完,易崇昭已经激动地直接打断了。

那架势,双手撑在桌沿上,目光灼灼而又压抑不住的喜悦的神情,吓了老医生一跳。

老医生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当爸爸,毛头小伙儿激动傻了,于是神情也变得柔和了些许,“要的话,那就要好好休息才行,你这是剧烈运动过后,胎像不稳,才会导致腹痛,接下来一段时间一定要静养,不要再大起大伏才行,孕期前三个月要特别小心。”

“那要不要住院?”易崇昭谨慎地询问道。

那名老医生看了看,笑着摇头,“这倒不用,你老婆这没什么太大问题,只需要定期来做检查就行了。”

“好好好!那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易崇昭还在喋喋不休地询问着注意事项。

“也没什么特别的,孕期孕妇心情要愉悦,多吃瓜果蔬菜,适当的补充点营养就可以了,然后记得定期来做孕检。”

医生还在那里不断地碎碎念着,聂然看着身边的人,完全就是标准的小学生姿态,认真的恨不能拿个手抄本给记下来。

终于,等到医生一大通全都说完了,易崇昭才连连道谢地带着聂然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聂然都能感觉到易崇昭那眉飞色舞的愉悦气息。

在车上,易崇昭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她说道:“我先送你回家吧,医生说要让你静养,部队那边就暂时给你请假。”

聂然其实到现在都是懵的,孩子……

她没想到会有孩子这件事。

毕竟在半个月前,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暂时不要孩子,专心去两国交流训练的。

可这下,孩子突然就来了……

还真是印证了那个医生的话,年轻、底子好,很快就会有的。

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对身边的人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这下你算是满意了,我竟然真的怀孕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语气不太对,还是易崇昭太兴奋了,一时间没听出来这话里的意思,当即脚下一个刹车。

“你认为我在和你坦诚布公之后做了小动作?”他皱着眉头,问。

聂然被他这样措手不及的一个刹车,眉头也蹙了起来,但随即听到他这话,她又好气又好笑了起来,“我认为你可能被喜悦冲昏了头痛没听出我话里的意思。”

“那你话里不是在责怪我?”易崇昭脑子可能真的被冲昏了,所以依旧带着不确定地迟疑。

聂然这下真是笑出声来了,“我带了脑子了好吗?医生说了我怀孕时间是一个月,请问你怎么做小动作?”

“……”好像有点道理。

易崇昭心里那根紧绷的弦顿时松快了下来,但接着又有些犹豫了起来,“那你要这个孩子?”

初为人父的喜悦和兴奋渐渐过去,理智回来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聂然会不会留下这个孩子。

虽说他刚才在医生面前说要这个孩子,但到底最后还是要看聂然。

毕竟这次聂然要去两国交流的决心那么大,但凡她做了决定,基本上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办法改,所以……

易崇昭真的很担心。

而此时坐在旁边的聂然低垂着眼睑,一声不吭地。

车内沉默蔓延,压得易崇昭有些缓不过气来。

“我……知道了……”许久,易崇昭只觉得嗓子里像是堵了什么,晦涩难捱的说了这么一句。

聂然侧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看得真是在心里笑出声来了。

但她还是故意绷着脸,问:“你知道什么了?”

易崇昭不说话,他说不出那句不要孩子,所以就抿着唇,脸色绷得紧紧的。

“说话啊。”聂然故意道。

易崇昭坐在驾驶座上,似痛苦似艰难地吐出了一句,“别逼我了……”

聂然看他是真痛苦,不是假装的,也就真的如了他的愿,“好吧,那我不逼你,你送我回家吧,这些安胎补气的药得早点喝才行。”

“你说什么?”易崇昭一听,霍地抬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她。

聂然压着心里的笑,字正腔圆地说:“我要吃药。”

“你要吃药?!你确定?”易崇昭高兴地握紧了方向盘,眼里的光怎么也遮盖不住。

聂然凉凉瞥了他一眼,“我吃药你那么高兴干什么?”

他能不高兴么!

这都是安胎药!

她吃,那代表着她把孩子留下来了!

这简直比升职都高兴啊!

聂然在旁边看到他那眼里那光芒,只对他说了一个字:“傻。”

可不是傻么!

原本那个和人谈笑风声间就能把人从头到尾算计个遍,暗暗推动和把控全局的男人,现在居然因为一个孩子,高兴得像个孩子,眉飞色舞,一点情绪都隐藏不住。

------题外话------

好啦好啦,然哥要当妈妈啦,不过准爸爸易营长好像脑子有点不太好使,要不……生完孩子继续鸡汤补起来吧?

PS:下个番外(3)应该星期一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