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幸孕小日子(3)/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崇昭坐在驾驶座上,嘴角上扬得老高。

傻就傻,反正就是傻,他也高兴!

他没想到聂然会同意留下这个孩子。

毕竟以她的为人,突然改变主意,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为什么改主意了?”喜悦劲儿过去,他便忍不住想问了。

“大概这叫做天意吧。”聂然坐在副驾驶上,虽初为人母,但是脸上的神情比易崇昭淡定很多,也是因为这样的淡定才会让身边的人以为她并不喜欢这个孩子。

但事实上,她是高兴的。

毕竟她在决定和易崇昭结婚的那一刻她是深思熟虑过的。

包括孩子这一方面。

她全都是有想过,才会结这个婚的。

只是没想到,这孩子会来的这么快……

她的身体受过不小的伤,加上常年日夜颠倒的训练,甚至大冬天泡冷水,对于女孩子的身体来说,真的非常伤。

当初易崇昭也知道她这一点,所以每次他也并不完全控制,但没想到她这身体看上去体能糟糕,一调理起来还复原力还挺厉害,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怀上了。

这下好了,还真是遂了易崇昭的意了。

“那你真的会把它生下来?”易崇昭似乎还有些不敢置信。

“你为什么认为我不把孩子生下来?”聂然轻悠悠地反问了一句。

“我怕你……没准备好,又加上部队的事情。”易崇昭坦诚地道。

对此,聂然忍不住轻笑出了声,“我也又不傻。生要躺手术台上痛一次,不生也要躺手术台痛一次,那我还不如生了,何必吃两次苦头。再说,我们合法生孩子,我干嘛不要。”

坐在那边的易崇昭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连连点头道:“对!我们是合法生孩子!”

“恭喜你啊,终于得逞了。”聂然看到他那傻兮兮的样子,哼声道:“我很怀疑当初你是不是就打算好了,所以才非要先结婚后让我去训练。”

易崇昭听了她这话,顿时笑了起来,“不是,我当时只想着把你娶到手,不能再让你跑了。怀孕这事,纯属误打误撞。”

“那看样子我还要夸你一句厉害?”聂然挑眉反问。

易崇昭似乎很是自豪地点头,“可以。”

聂然忍不住嗤了一声,轻瞪眼道:“行了吧你,赶紧送我回去。”

易崇昭笑着连忙启动了车子,就朝着回家的路上而去。

一回到家里,易崇昭就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家里的两个老人。

两个老人一听很是高兴。

杨奶奶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连锅里的菜都不炒了,忙不迭地过来搀扶着聂然往屋里走。

“真有了?哎哟哟,快快快,赶紧坐下来,别站着别站着。”

易崇昭看杨奶奶那高兴劲儿,又立刻说道:“不过医生说她胎像不稳,应该是这段时间训练导致的,所以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啊?那……那赶紧去躺着,赶紧躺着去……”杨奶奶的脸色瞬间从原本的欣喜到惊慌。

聂然赶忙解释道:“我没事儿,就刚才一瞬间有点腹痛而已,其他没有什么。”

“那见红了没?”杨奶奶焦急不安地问道。

聂然摇了摇头,“没有。”

听到这个答案后,杨奶奶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没见红就好,没见红就好。”但随后又轻训了起来,“你啊真是太不小心了,孩子有了都不知道,这以后还怎么当妈。”

“这事儿怪我,是我工作太忙,没注意。”易崇昭舍不得聂然被杨奶奶说,马上挡在了她前面。

杨奶奶哪里会不知道他心里那些想法,连带着瞪了他一眼后,也就不再说了,本来她也是担心肚子里的孩子,才这样说聂然,为的是想让她以后注意点。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李宗勇适时地开口问道:“那现在有了孩子,她出国的事情怎么办?”

“我会替她取消这次交流训练。”易崇昭回答。

李宗勇点头,但还是沉吟了片刻,问:“现在突然调动人员,那边同意吗?”

“她既然是真的怀孕,那边没道理不同意,而且两国现在打成长期合作,每三年会有一次交流训练,所以这次不去,下次去也一样。”易崇昭坐在聂然身边,那言语间显然是已经有了说辞。

李宗勇看他脸上并没有任何的为难之色,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打量,自然也就放下心来了,“那就好,两国之间的事情你要小心处理,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问题。”

他虽然退下来了,但是到底是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一辈子,有些东西他还是会事事提点着易崇昭,免得他做错事,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我会的。”而易崇昭也很认真地点头表示了解。

李宗勇得到了他肯定答复后,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而是又把话题转移回了聂然的身上,“那这十个月你都打算让她在家里?”

易崇昭沉吟了片刻,说:“看她的情况,如果她在家闲不住,也可以去部队做文员。”

但这话让才进厨房的杨奶奶听到了,她连忙迈着步子出来,连连反对,“不行不行,部队那地方枪声砰砰砰的容易吓到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在家好,在家我给她熬汤喝,她还能去小花园逛逛,花房看看花,这个对孩子好。”

易崇昭看到老人着急忙慌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放心吧奶奶,现在她就是想去我也不会让她去的。”

听到这话,老人家这才安心了不少,但随后她就让聂然赶紧去躺着休息,自己则马上给她熬中药做饭。

对此,聂然倒是没什么反应。

反正既然留下这个孩子,她就已经做好当十个月的猪的准备。

为此,她决定先去眯睡一个多小杨。

而这一个多小时里,奶奶就在厨房里没有停下来过。

等她醒过来后,就看到厨房里不断地飘来各种香味的飘来,其中还带着中药的味道。

聂然被杨奶奶按在那里吃了一碗饭,小半锅汤后,又吃了半个苹果和一碗中药。

等这些全都都进入胃里后,聂然以为应该是可以消停了,结果在沙发上坐了没多久,结果杨奶奶又端着一碗山药炖鸡汤。

聂然看着那一碗汤,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苦着脸说道:“奶奶啊,我真的喝得要吐了,咱能不能明天继续?”

“不行,这个汤特别养人,你得多喝点,你看看你瘦的,得喝得多,孩子才能养的壮实。”杨奶奶很是认真地对她叮嘱道。

聂然面露难色的看着拿碗汤,显然是怎么乐意喝,但是看奶奶那一副“你必须喝”的脸色,于是只能妥协,“好好好,我喝,我喝,为了孩子,我喝!”

这话终于让杨奶奶重新笑了起来,“这才乖。”

聂然笑了笑,随后就道:“奶奶,锅里你煮了什么啊?怎么感觉有点糊的味道?”

这一句话当即让杨奶奶变了脸色,“哎呀!我的老母鸡!”

随后就看见杨奶奶迈着步子往厨房方向走去。

聂然一看到她走了,连忙将刚下楼的易崇昭给拽到了沙发边,然后把碗举到了他面前,“快点。”

易崇昭愣了下,指了指自己,“我?不行不行,可这是奶奶给你熬的汤。”

聂然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当初奶奶给你熬的汤,我不也喝了一半,赶紧的,废什么话!”

说完,她理所当然地直接上手。

易崇昭看她幅度那么大,心脏都吓抽了,哪里敢躲,连忙迎上去,双手虚虚地就搂着她的腰,生怕她磕了碰了摔了。

这边聂然上手,那边易崇昭迎上去,配合的无比默契。

当即,易崇昭就避无可避地被灌下了一碗排骨汤。

一碗汤就见了底后,聂然为此顺势还给易崇昭抹了一下嘴,那细心周到的样子,让易崇昭受宠若惊,“对我这么好?”

“不是,做坏事得做扫尾工作。”聂然眉眼弯弯地回答。

“……”

趁着易崇昭无奈之际,聂然就把空碗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扬着脖子对厨房里的杨奶奶说道:“奶奶,我喝完啦,我先上楼洗澡了。”

“这么快啊?那行,你洗了澡记得吹头发,别到时候感冒,怀着孩子可不能吃药!”杨奶奶用手擦着围裙,对楼上的聂然嘱咐了一句,接着又看易崇昭坐在沙发上不动弹,连忙又说:“小易,你还不赶紧上去看着她点,上楼别那么快,肚子里有孩子,可不能这么蹦跶。万一蹦跶掉了怎么办!”

易崇昭被这么说了,也只能起身,说了一句,“知道了,奶奶,我这就上楼看着她去。”

然后就乖乖地跟了上去。

“你上来干什么?”

聂然正在脱T恤,看到易崇昭开门走进来,不禁停了下来,问道。

易崇昭将门反手关好,走了过来,“奶奶说,怕你走太快,把孩子给蹦跶掉了。”

“奶奶这也太小心翼翼了。”聂然真是对杨奶奶的谨慎给弄无语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易崇昭走到聂然面前,双手搂着她的腰间,额头抵在她的额前,低低地道:“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

“希望你在未来的日子里也这样说。”

聂然笑眯眯地说说完这句带着颇有深意的话后,就推开他,往浴室里走去。

“未来日子也……这样说?”

易崇昭对于这句话显然并没有听出这话里的意思。

但总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易崇昭走到了浴室里,盯着正把换衣服放在橱柜里的聂然问道。

“字面意思。”

聂然的回答并不能让易崇昭满意,“不对,你肯定有什么意思在里面。”

“我要洗澡了,你确定要留在这里?”聂然不答反问了一句。

易崇昭看了看周围热气腾腾的环境,然后靠在了浴室门框边上,说道:“我留在这里,可以防止你打滑摔倒。到时候伤到孩子,杨奶奶肯定得打死我。”

“杨奶奶打死不打死你我不知道,但是你留在这里,我知道你肯定很受折磨。”聂然说完就将贴身的T恤给脱了下来。

那白嫩的肌肤在浴室的光照下,显得越发的刺眼。

易崇昭顾及着她的肚子,当下就偏头,轻咳了一声,“我在外面,有需要叫我。”

“现在懂我的意思了没?”

正打算走的易崇昭在这个时候就听到身后聂然那似笑非笑的打趣声音,顿时才明白了过来她刚才话里那句未来日子。

有了孩子……他们之间好像更加要克制和注意了吧?

------题外话------

番外(4)会在星期六更新,到时候大家一起记得来看二少一孕傻三年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