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幸孕小日子(4)/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崇昭在被聂然“提点”过后,这日子便越发的不好过了。

两个人本就在新婚,要不是为了那出国训练,易崇昭根本不用那么的克制自己。

现在好了,人是成功如愿的不去了,但肚子里又多了个小的。

虽说这也是他当时设置的计划,但等真正实现了,这天天浇冷水的滋味,真是一个字形容:惨!

聂然现在是前三个月,按医生说的话,那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再加上她有过肚子疼的先例,更是让易崇昭一动都不敢动。

每天晚上纯洁得就像是幼稚园小朋友睡午觉。

可偏偏聂然有心折磨他啊,整个人窝在他怀里不够,还时不时地小手就往他腰腹间蹭。

本来天气就已经在逐渐转热,穿的就单薄,她那小手软软地一蹭、一蹭地,易崇昭真是完全招架不住。

“我刚洗了冷水澡,身子凉,你还是别靠近我。”

易崇昭轻扯开她的手,想要往床边挪去,结果下一秒聂然就靠了过来,又重新搂住了他的腰,“天那么热,你身上凉,正好啊。”

这话说得完美,让易崇昭心里苦不堪言,可又不敢大动作,生怕惊着她,只能身体绷得直直的,像个木头地躺在那里。

聂然哪里发现不了他身体上的异常,可她就是当做不知道,搂着他睡不说,还朝着他的胸口蹭了蹭。

这下,易崇昭真是绷不住了。

他哑着声音对聂然讨饶道:“这已经是我洗了第三次澡了,你乖点,好不好。”

怀里的人嘴角上扬,但声音依旧平平,“你当初那么拼命想让我怀孕,就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后果?”

“……”

还真没。

那时候他就想着不让聂然去,只要不去,他哪里还想后果不后果这件事啊。

聂然看到他那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禁抿唇一笑,戳了戳他的胸口,说道:“以后看你还敢不敢背着我做坏事。”

接着也就如愿地放开了他,翻了个身,睡在了一侧。

易崇昭看到她放过自己,顿时长长地舒了口气。

随后也就乖乖地关了灯,睡了过去。

等第二天一大早醒过来,易崇昭看聂然还在睡,就努力地降低了声音,免得吵着她。

然后快速地穿戴好后就下了楼,准备吃早餐去上班。

起先并没有什么,结果等聂然起床下楼后,杨奶奶就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哎呀,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你现在是孕妇,得多吃多睡才行啊。”

“我这已经算是多睡了,以前在部队六点就要起了。”

“现在不是部队,现在是在家,你得给我可劲儿睡,你睡的饱,孩子才能长得好啊。”

“我睡得挺饱了,就是有点饿。”

“饿啦?那肯定是孩子喊饿了,你坐在那里等着,我去给你端。”

这一端,聂然就傻了眼了。

她以为杨奶奶就是和易崇昭一样白米粥和馒头以及小咸菜,结果谁知道杨奶奶端上来的是,特别熬煮的小米粥,自家做的香菇肉包子,还有煎蛋,以及牛奶、水果,坚果,以及餐后的芝麻糊。

这些和易崇昭以及李宗勇的早餐一比,简直不是一个等级的。

唯一同一样的,大概就是鸡蛋了。

“快,吃吧,这些啊你都要给我吃光光才行。我昨天在电视里看到的,说鸡蛋牛奶还有水果和这些坚果都是对孩子好的,我特意去买的。”杨奶奶将东西全部端出来后,就对聂然催促地道。

聂然看着这桌子上那些,眉头轻蹙了起来,“可是这么多……我也吃不完啊。”

“怎么吃不完,我特意给你算好了量的,你可别当奶奶村子里出来的,不懂就糊弄我啊,我跟着电视里看的。”杨奶奶一副“我很懂你别骗我”的神情对她说道。

“……”聂然这下也没办法了,只能把目光放在了易崇昭身上。

可易崇昭记着昨晚的事情,而且这量的确也不算太多,他知道聂然吃的完,所以假装没看见地起身,“我时间差不多了,该去上班了。”接着又对聂然叮嘱了一句,“你在家好好休息。”

然后就离开了家,而李宗勇这时候也很识趣的赶紧吃完了就借口说要出去溜溜,也离开了家,只留下聂然和一堆食物做斗争。

可怜聂然吃了整整大半个小时,才把这些东西都给吃完了,除了那一碗芝麻糊。

她对甜食并不感冒,特别现在又怀了孩子,那黑乎乎的东西实在让她提不起兴趣,可杨奶奶又格外坚持,最后她只能趁着杨奶奶不注意,给倒在了门口李宗勇养的花坛里。

可怜第二天那花就烫死了,李宗勇当时就很纳闷。

但随后他就重新弄了新的花栽种了进去。

接着第三天早上又死了。

这样周而复始了好几天,直到杨奶奶说可能家里有邪气,要找个人来看看风水,这下聂然才不得不停止,但这每天一碗芝麻糊也实在是够呛,为此她又打了新主意,当天晚上就给聂熠打了电话。

“姐,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聂熠对于聂然突然间这通电话,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聂然嗯了一声,然后就问道:“你快暑假了吧?”

“对啊,我们明天考完就暑假了。”聂熠如实地回答道。

“那暑假你有什么安排吗?”

“安排?没什么安排,估计应该还是和往年一样在学校里。”聂熠照实说完之后,又觉得聂然突然间给他打电话,有些奇怪,所以迟疑地又问了一句,“姐,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是不是姐夫让你不高兴了?”

聂然真是佩服了他的脑洞,索性就直言道:“今年别住学校了,你暑假回家住。”

“回家?”聂熠声音有些提了些,似乎因为她的话而受了不小的惊讶。

“对,以后寒暑假回家住,别住在学校里了。”聂然对他说完后,迟迟得不到电话那头的回应,实在觉得奇怪,不免又开口问了一句,“听到我说话没?”

许久过后,才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嗯,听到了。”

只是那声音在细细听过后,就感觉似乎有些小小的哽噎。

聂然一听那声音就知道,他情绪上的变化。

尽管这两年他早就已经习惯在学校里住,但其实也是想家的吧。

这个小小少年,用尽所有可能减少对聂然的依赖,让自己独立起来,但再怎么样,对家的渴望肯定一直是不小的。

聂然握紧了下电话,接着说道:“那到时候我让你姐夫去接你。”

“那你来吗?”聂熠弱弱地问。

聂然语气不改地说道:“我现在最大的活动范围就是家门口的小花园,其他地方都没得去。”

“为什么?”电话那头的聂熠突然间紧张了起来,“难道姐夫软禁你了?!不会吧,我看姐夫对你那么好,不太可能会软禁你啊?难道其实……姐夫是变态?!”

什么乱七八糟的!

软禁?变态?

聂熠这小子是不是军校里面课程上太多了,导致脑袋有些坏?

“因为我怀孕了。”聂然为了阻断他那些不靠谱的想法,连忙抢在他更大的胡乱的设想前解释道。

瞬间,电话里里的聂熠就跟吃了炸药一样,就差原地爆炸了,“什么?!你怀孕了?!多久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聂然听到他叽叽歪歪一大堆的话,忍不住将电话拿远了一些,等到电话里的声音消停了些许后,才回答道:“一个多月,现在快两个月了。”

“那……那我现在就定飞机票,我明天晚上就过来,你在家等我。”

挂电话前,聂然还听到电话那端的聂熠似乎有些慌乱,一阵阵的桌椅板凳被撞到的声音。

她不禁暗自摇头,这小子还这么毛躁。

正当她挂了电话打算上楼洗澡,结果就听到杨奶奶从厨房里端着一只碗走了出来,“来来来,这是刚煮好的鸡汤,我把油花都撇了,你赶紧喝。”

“奶奶,这距离刚才那顿晚饭才过了两个小时,我哪里吃得下……”聂然一看到那碗脸上就立刻愁了起来。

“怎么吃不下了?这都是汤汤水水的,你当茶水喝就成。”

杨奶奶对她叮嘱了一番后,看她喝下了大半,才转身离开。

聂然看着那小半碗的汤水觉得聂熠回来是非常有必要的一件事,于是咬着牙把最后那一口汤喝了后,就上楼去和易崇昭说明,让他明天下班后开车去接聂熠回家。

易崇昭开始还不太懂,不过她能让聂熠回家,这显然是个好消息,隔天下午他提早下班就去把聂熠给接了回来。

聂熠回来的时候晚饭已经结束了,但杨奶奶给易崇昭和聂熠留了饭。

而聂然也正在餐厅前吃着饭后水果,以及那一小碗的芝麻糊。

本来她还挺愁眉苦脸的,等一看到聂熠的时候,那眼神瞬间就亮了起来。

那光亮吓得聂熠反而有些觉得心里毛毛的。

毕竟他家老姐还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盯过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莫名的成了一只猎物。

然事实上,他也的确成了聂然的目标猎物。

一等到易崇昭上楼去工作,桌子上就剩下他们两姐弟的时候,聂然毫不犹豫地把那碗芝麻糊倒进了他的碗里,并且催促他赶紧吃。

“姐,这不是给你的吗?”聂熠看着自己碗里那黑乎乎的芝麻糊,眉头皱了起来。

“你在学校辛苦,多吃点。”

聂然那一副关爱弟弟的模样,让聂熠的脸就此皱巴了起来,弱弱地道:“可是我不喜欢吃芝麻糊。”

果然,随后就听到聂然说:“不喜欢也要吃!小小年纪居然挑食。”

那眼一瞪,聂熠当即二话不说两三口就把芝麻糊吞进了肚子里。

到底他心里还是挺怵自家这位老姐的,就算他们两姐弟的感情已经修复了不少,但心里的畏惧感多多少少还是有的。

成功躲过一次的聂然这才笑了起来,“好喝吗?”

“……好喝。”聂熠很是违背良心地说道。

聂然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非常好,“以后每天都给你喝。”

聂熠:“……”

“但是别告诉杨奶奶。”

良久,聂熠才点头,“……知道了。”

接着聂然就让聂熠自己去楼上挑个房间住下。

聂熠知道姐夫和姐姐也住在同一层楼,为此他特意挑了一间靠近楼梯口的,也不经过他们的房间,这样出行方便,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聂然基本不会管他,随便他每天去哪里,无论是打篮球也好,去泡图书馆也罢,这些聂然从来不会插手询问,但是有一点她必须要求聂熠做到,那就是一日三餐他一定要准点准时回家。

起先聂熠还以为这是聂然生怕他不回家,所以定下的规矩。

后来才知道,什么见鬼的规矩,聂然根本不是怕他不回家,而是怕他不回家替她消灭杨奶奶煮的那些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