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幸孕小日子(5)/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天定点定时回家吃饭后,一等到人都散了,聂熠就要乖乖地消灭自家老姐面前那一大堆的吃的。

这样陪吃了大概一个多月,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在看着眼前那一碗芝麻糊时,他小心翼翼地道:“姐,这些都是杨奶奶煮给你安胎用的……”

他又没胎,要吃这些有什么用。

“奶奶其实连带着你的份一起煮的,你快吃吧。”聂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谎对他继续诱骗地道。

但聂熠又不是小孩子,哪里那么容易被骗,刚说了一句,“可是……”

结果,话还未说完,就看到聂然半眯的危险眼眸望着自己,当即“咕咚”一下就把话给吞回了肚子里,然后低着头将那些吃的快速地全部解决了个干净。

聂然看到那些空碗,这才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并且如同一个好姐姐一般叮嘱道:“记得晚上早点回来。”

“知道了。”聂熠点了点头,乖乖地道。

“还有,你吃那么多容易发胖,记得去多跑跑步。”聂然对他又补了一句。

这一句话恨不能让聂熠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是谁害的啊!

但是这句话他不敢说,只能默默地在心里腹诽,并且暗暗后悔干嘛那么急地订了飞机票回来。

聂然看到他一脸苦恼的样子,不用猜都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了,她心里小小得意,但不显露出来,只说道:“你马上就要高中了吧?”

“嗯,暑假结束就是了。”聂熠回过神,回答道。

聂然一听,才发觉在不知不觉中聂熠已经初中毕业,马上升高中了。

“那有没有想过到这里读高中?”

聂熠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在那边挺好的,没必要转来转去。”

“你确定?如果留在这里读书的话,你可以每天回家。”聂然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喜欢留在家里的。

可聂熠却一反常态地再次拒绝,“不了,我住宿舍也已经住习惯了。”

“你不会是怕吃这些所以不敢回家了吧?”聂然突发奇想地问道。

聂熠听了急忙摇头,“不不不,不是的……”

聂然笑了笑,“开玩笑的,你既然不想,那就随便你。”说着她就准备起身,并且对他说:“下午我要去做孕检,你晚上准时回家吃饭。”

聂然现在也才三个月而已,肚子没多显多少,但聂熠却看着她的肚子,十分的担心,“姐夫不陪你吗?”

“做孕检有什么可陪的。”聂然很不以为意地道。

聂熠看到她那不上心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可是你怀着孩子,一个人不安全啊,万一磕着碰着可不行,要是姐夫陪不了你,我陪你去吧。”

“你陪我去?你行不行啊?那里可是妇科,你一个小孩子……”

聂然实在不认为带着聂熠有什么用,但是聂熠却很是认真地反驳,“什么小孩子,我都要高中了好不好!是男子汉了!”

“……那行吧,男子汉你跟我一起去吧。”

聂然想着反正到时候做检查挂号一个人也的确挺忙,多个人跑腿也挺好,于是换了衣服后,就带着他开车往医院而去。

一到医院,聂然正找停车位,结果就听到身边聂熠咦了一声,“姐,姐夫怎么也在?你不是说他不陪你做孕检吗?”

聂然当即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易崇昭正站在门口和背对着一个男人说话。

奇怪,她明明记得今天易崇昭要开会一天才对,怎么这个时间点跑这儿来了?

当即,聂然停好车子,下车走了过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易崇昭原本正在和人说些什么,听到聂然的声音后,立刻转过头,并且迎了过去,回答:“训练的时候出了点事,有几个人送过来检查伤势。”

聂然一听是训练受伤,这才了然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崇昭身后的人走了出来,笑眯眯地喊了一声,“嫂子好啊。”

“韩尧?”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韩尧见聂然那错愕的神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立刻皱眉道:“嫂子做人不地道啊,结婚的时候怎么不叫我一起来?”

“不是你没空吗?”聂然刚缓过神,听到他说这话,下意识地就脱口反问道。

这下轮到韩尧扬了扬眉,“我没空?”

当即,他就下意识地转过头朝身边的易崇昭看去,并且唇角扬起了一抹似有深意地弧度。

被锁定了的易崇昭轻咳了几声,只当做看不见来自好兄弟的目光凝视,然后指了指身边的聂熠,向聂然问道:“你今天怎么带他过来了。”

“他怕我一个人不安全,就跟着我一起来。”聂然一看到他这种情况就基本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也顺着他的话回答道。

韩尧扫了一眼聂然身边的男生,挑眉一笑,“不安全?易崇昭你不至于吧,居然找个未成年来保护你媳妇儿?”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对,“以嫂子的身手,不至于要人保护吧?”

他可是听过聂然的各种英雄事迹的人。

“不是保镖,是我弟弟。”聂然说。

“弟弟?”韩尧仔细地在他们两姐弟,的确眉眼间有些相似,这才笑了出来,“原来是弟弟啊,弟弟好啊。”

“你好。”相比起以前,现在的聂然早已经懂礼貌了很多,他同样点了下头回了一句。

易崇昭看到话题已经转过去了,连忙对韩尧说道:“这次多谢了,你如果还有事,就赶紧走吧。”

“好啊,不过你要不要先送送我?”韩尧显然对那件事并没有就此轻易打算翻篇。

易崇昭手握成拳抵在了唇边又咳了两声,见躲不过去,只能应了下来。

他和聂然又说了两句后,就和韩尧一同往台阶下走去。

聂然也同时准备进医院挂号去做检查,只是她刚准备走进去,突然间眼前两道身影从眼前冲过来。

同时聂熠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姐,小心!”

处于下意识地反应,聂然直接侧身避开。

好在她肚子没显,并不妨碍她的速度和动作,不过到最后躲开的时候,她还是因为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减小了幅度,导致有些踉跄,身边的聂熠这才马上去搀扶住。

“姐,你没事吧?!”聂熠很是担心地上下检查。

而此时下了台阶的易崇昭和韩尧在听到聂熠那一声呼喊后,连忙转身跑了过来,很是紧张地问道:“你怎么样?”

“嫂子你没事吧?”韩尧也同样关心地问了一句。

“我当然没事了,这点还躲不过去,就不是9区的人了。”

聂然故作轻松地对他们几个人说笑了一声,在场的那三个在确定聂然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才顿时松了口气。

“这群毛头小子,风风火火的,走路也不长眼。”韩尧朝着那两个人的方向难得皱起了眉。

“那几个人是谁?”易崇昭的眼眸也顺势盯着那几个人的背影,眉眼间透着几分冷冽之色。

韩尧耸了耸肩,“人我是不认识,不过我猜应该是老陆的新兵。”

“你怎么知道?”

“我听说老陆他把新兵带这儿来做个简单的体能训练,估计就是他们了吧。”

在听到是韩尧这番话后,易崇昭便冷声道:“去查查。”

在一旁的聂然看到他语气冷硬,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不禁开口劝了一句,“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估计赶着回去报道也说不定。”

“就是啊,一群新兵蛋子而已,别太计较啦。”韩尧也对此难得劝了一声,毕竟都是一个系统的,易崇昭找那边新兵的麻烦,也变相的就是在老陆下脸子,这到时候以后还怎么做事。

随后他又转移了目标,捧起了聂然,“还是嫂子真好,知道心疼我,舍不得我……”

只是越说到最后他感觉身边的气压有些不太对劲。

冷不丁往旁边一看,易崇昭那张脸阴沉得能滴出水,当即他噤声,然后弱弱地问了一句,“那你到底还要不要我查?”

易崇昭瞥了他一眼,才回答:“算了。”

聂然看他们两兄弟那样子,抿唇一笑,也不再掺和进去了,“我时间差不多了,去做检查了。”

“我陪你去。”易崇昭立刻道。

聂然摇头,“没关系,我让聂熠陪我就好,你还是送送韩尧去吧。”

“看看看,还是嫂子疼我!”韩尧见缝插针地又讨好地说了一句,结果被易崇昭一个眼神瞬间秒杀。

聂然看了摇头失笑了一声,随后带着聂熠就离开了公共大厅,朝着第二栋医院大楼走去。

只是在经过小花园的时候,聂熠突然咦了一声,说道:“怎么又是他们两个人?”

聂然顺势抬头望去,果然是刚才那两个差点撞到自己的人。

“姐,咱们还是绕道走吧,看上去这两个人要打架,到时候伤到你就不太好了。”聂熠惦记着刚才的事情,便就此提出了建议。

但聂然却觉得聂熠有些大惊小怪,“你以为穿上那身衣服还能随便打架?”

聂熠看着眼前那两个拉拉扯扯的人,总觉得有些担忧,“可是他们的情况看上去并不好,万一误伤你怎么办。”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的那两个人的对话声就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

“秦蛮,你别以为你名字里有个蛮字就可以真的刁蛮任性!”

“是啊,我不仅可以刁蛮,还可以野蛮,你要试试看吗?”

说着那人就真的一拳头挥了上去。

那力道聂然看得出来,是用了十成十的,不带任何的余地。

而旁边那个拽着的战友看到了,即刻松开了手,飞快地往旁边避去。

“秦蛮!”那人站定,厉声喊了一句。

可惜,只得到对方冷冷的一个字:“滚。”

随后就看到那人转身朝着聂然的方向快步而来,身边的聂熠下意识地挡在了聂然的身前,一脸警惕地盯着那人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似乎是发觉了他的戒备,那人在擦过之间和聂熠以及聂然打了个照面。

只一眼聂然就能感觉到这人的眼神里透露着的是冰冷的戾气和杀气。

但是……

为什么对待自己的战友会有杀气?

聂然望着那人的背影,眉心微蹙了起来。

而且……

她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的一种。

正愣神之际,就听到身边的聂熠的声音传了过来,“姐?”

聂然回过神,问:“什么?”

“姐,你在想什么呢,我叫了你好几遍,赶紧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聂熠对她说道。

聂然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只不过在临走前,她又转过身朝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后,才继续提步朝着前方而去。

------题外话------

今天更两个,开不开心?下个番外就坐等下个星期三叭?

PS:一共没几个番外啦,大家珍惜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