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的冲撞(五)/驭灵女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瞳继续拉绳的动作令人心头一紧,一些急冲向问剑山求援的强尊都停下脚步,面色阴沉地站在苏瞳身后。这一次在拉绳同时,苏瞳身前又凝出了点点光雨,代表她的界尊封命,迅速出现又消失,不知被送到界内何人手里。

很快天远处出现了一片沉沉雾色,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正破云而来,有了之前的经验,无需号令,道鳞子等人已撸起了袖管,跃跃欲试。

与问剑山的神圣超凡气息不同,第二座以界尊法拉来的巨峰从外观上看毫无出奇之处,峰上零星生长着几株歪脖子的小树,连草色都是青黄不接的,一看便知此山无灵,土地贫瘠。若不是这山头已被刃族的战船击破,任谁都发现不了山中隐藏的玄机!

这简直就是败絮其外,金玉其内的最好写照!

被轰开的山峰,露出紫水晶的内壁!无数拳头大小的南珠镶嵌在一簇簇的水晶柱间,散发出柔和的珠宝之光。

被宝光照耀,可以看到山内分为四大区域,东侧摆满琳琅玉石金铢,乃是凡间帝王最看重的财帛,不过对于修士来说,财物在次,最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些置放玉石文玩的台子,通通都是灵气最精粹的仙玉所筑!

好变态的峰主,居然以比玉石价值万千倍的仙玉来盛放凡物,除了令人啧舌于这些宝物主人的高雅情趣,脑海里也忍不住升起四个大字“富得流油”!

不过再看看峰中其它三个区域,就知道这些宝物的主人为什么这般财大气粗了。南侧是堆积如山的药丹,仙草,琼浆,玉液,两株翠色草灵散发出浓郁仙气,那是道境强者们可遇而不可求的吊命之物,没想到座山中居然一次生长了两株!

西侧皆是防御法宝,如垃圾一样随意地丢弃在地上,每一件品质都上佳,十件中甚至有一件达到道宝层次!

“奶奶个熊的!我是眼花了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宝物,道鳞子突然心生悲哀,只觉得自己有愧于“道尊”这个称号,自己坐镇唤道妖海,多年积蓄还不及那山内宝物九牛之一毛……

最可怕的是山北处,长剑刀刃被随手插在地上。

“那可是霸上剑?”

“失踪多年的天意环!”

“天啊!至尊凤斩!不是随上代凤皇空灵殒落了吗?怎么上面的凤魂还没有灭!”

世上没有什么人能比问剑山上那些活了无尽岁月的剑宗们对剑更加痴迷,他们悉知在历史长河中出现又消失的每一柄神峰的模样与气息。

那些本在传说中破碎或与主人殉葬的至宝,今日就这样直白地出现在他们眼前,令剑宗们眼睛发直,连手上的武器都挥不动了。

这北区剑戟……只有一柄飞在空中,正是又细又长的黑色剑胚!

脸胚上喷吐而出的金光牵引着刃族的第二艘战船莅临,战船炮火,正是轰开藏宝峰的罪魁祸首!

“老子吞了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脸胚!老子天天用香油给你擦拭剑峰,包裹你的是上好的云绸,每天用小手爱抚你一千次,每次轻轻述说对你的爱意一万遍……你这小贱货,下贱胚子,居然召唤出这么诡异的东西毁我宝山,啊啊啊啊!老子要跟你拼命!”

宝山下没有受困的修士,只有一只双眼通红的老乌龟发出凄厉咆哮!

这老乌龟体积庞大,遮天蔽日,巨大的背壳上留有一个白印,正好契合宝山底缘,看来在此之前,它一直驮负着宝山行走。

星界里的确一直有这么一个传说,传说有一名为“驮山”的道境强者神出鬼没,经常出现在星海禁地或传承秘境中,与其同辈者皆凋零,唯有这几乎与天地同寿的家伙还活跃在世间最危险的地区。

原来驮山老祖的本体,是一只长着龙角的尖嘴大龟啊!

看到这龟出现,就连傲青都情不自禁愣了一下,看看老龟脸颊上两个剥皮旧伤疤,又看看自己儿子身上那条兽皮小短裤……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

应和着老乌龟的咆哮声,刃族战舟上升起一张亮白色的弧光电网,从天而降,直接落在老乌龟的身上!

在那白色弧光电网降落的瞬间,旁人也许没有太多感受,可那刚刚被苏瞳解救的九十九位剑宗大能可是立即寒毛乍起,如临大敌!

虽然形态不同,可是白色电网的威压与先前一击粉碎界尊悟剑山壁并差一点儿消磨去他们所有阳寿的死亡光线如出一辙!

这说明刃族每一艘战舟上,都拥有一件究极武器,一旦发动,毁天灭地!

轰!

银雷似电蛇翻滚,强烈的电芒刺得人双目流血,在场之人竟没有一个看清银芒之下老乌龟的动作。

爆响停止之后,大家这才放下遮挡在眼前的衣袖,看到一块烧黑的老龟壳子。

肉身泯灭,龟壳骨碌骨碌朝远处翻滚,眼看就要落入宝山之中,壳子边缘遍布锯齿样的裂口,还有黑色火焰在壳缝中跳动燃烧……

“好惨!”道鳞子抹了抹眼角,瞬间有种兔死狐悲之感,那么大的个成道巨龟,居然一击被轰得连肉渣子都没剩下一块,说不定现在的老乌龟,就是一会儿自己的下场。而对方死了至少还能死在一辈子积累的巨大宝山里,而自己呢,什么陪葬品都没来得及攒下。

“唉!”剑宗们纷纷长叹。

之前还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最最倒霉的家伙,因为山中长老收藏了刃族的宝剑而遭遇这等无妄之灾,现在看看死得不能再死的乌龟,突然又开始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至少他们人多,至少他们受到悟剑石的保护,至少苏尊牺牲了问剑山的山魂,将他们从濒死的状态下拉了回来。虽然经历了可怕的死亡威胁,但没有一人身亡,甚至通通恢复到实力巅峰的状态,就连无臂多年的蛮满老儿,都喜剧性地生出了一双藕臂……

反观老乌龟,何止一个“惨”字了得?

说多了,还是因为老乌龟势单力薄啊!

就在众人低头默哀,暗中歌颂这界战之中第一位陨落的道尊之际,傲青却如箭一般,飞速掠至山前,将正要滚入宝山缺口的乌龟壳子一脚踩在鞋下,轻轻地咳嗽起来。

“驮山道友之死,证明了我界修士无畏的战心!他以一个人的力量,消磨了敌人第二战舟的究极力量,为无数后人赢得了可贵的生机!”

傲青的声线本就低沉,再加上一丝磁性,简直令人无从抗拒,所有在场者在傲青开口的刹那,情不自禁对那名为驮山的老乌龟升起了浓浓的敬意。

“本尊封……驮山为界战第一勇士!万古传颂!”

言成道韵,化为音波在气浪中传播。

这是界尊的封命!

在整个世界内形成一种法则,牢不可破!

傲青面有悲怅,声音却是不可摧毁的坚定!

“赏,此战胜果三成,为其陪葬!”不但令驮山死后拥有至高荣耀的称呼,还许诺以战后所得的三成重宝来慰藉逝者,界尊一言,重情重义,立即令闻者动容,既然傲尊对死者都如此照拂,想必亦是敦厚仁义之人,为其效死,绝无后顾!

“赏,其今日血脉传人‘驮山道子’之称,将河东富饶的洛水地区,划为驮山道子封地!”逝者已逝,但他的后人,理当善待!洛水星海,修真星无数,乃是人人垂涎的富庶之地,傲青只是一句话的功夫,便把这样的宝地送给驮山的后人了。

就算是以驮山之死立座丰碑,激励后人前仆后继,这样的恩赏也太惊人了。可是傲青显然还没有把话说完。

他一脸伤怀地将龟壳捧在手里,大声疾呼!

“此地汇聚唤道妖海、问剑山、驮山宝地三大空间,若战后我界修士不灭,此地当为我族战墟圣地,为纪念界战之中无畏抗击过凶残外族的英勇战魂,本尊决意以至尊法加持驮山龟甲,将它矗立于战墟入口,在其上记录参战人员名单与战功,后世子孙前来凭吊,当先跪此圣甲,三磕头而入!”

说罢,傲青就一脸凝重,伸指朝破破烂烂的龟壳戳去!

那神圣的模样,让人心魂震动!

是什么,让一个民族团结?

是什么?激励后人奋发?

是什么?当时光老去,依旧不可被外物摧毁?

是精神!

是亘古不灭的勇气与献身!

在此雄壮气氛的渲染之下,所有人长跪于地,大声疾呼驮山老祖的名字,虽然其中有些人,曾与这神出鬼没的老乌龟打过交道,对其为人有着一些不为人道的了解,可是现在,他们通通抛下了心中成见,发自肺腑地传颂它的牺牲精神!

为界战而死的驮山,当得起天地英雄一拜!

“我日你先人板板的傲青!你们夫妻二人欺负老子好几次了,这样好玩吗?你们就不能换个人欺负?老子告诉你,不要把老子惹急了,其实老夫还有一万零一种压箱底的毁灭大绝招没有用过,因为老夫为人谦和,不愿真正和人结怨,可是你若再逼人太甚,老夫也不会拒绝在你身上将一万零一种毁灭大绝招都用上一用!”

一声刺耳的尖唳声起,那破败的乌龟壳子突然精气一凝,自壳下又生出完好龟身!他伸长了脖子和尖嘴,直想在傲青身上咬下一块肉!

傲青看着乌龟的变化,不禁喜上眉梢!

如果不是与驮山斗过几次法,他还真要被它惨烈的表演给唬住了,这货最强的绝招不是杀敌,而是敛财与保命。

之前那破破烂烂的壳子不偏不倚正好朝宝山破碎的豁口飞去,就令他心生疑惑,老乌龟莫不是要装死遁入宝山里,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把自己的好宝贝收捡,再偷偷带走吧?

以它怕死又自私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参与界战的,就算有着宝山被打破的生死大仇,可是刃族第二战舟的究极一击,立即如一盆冷水般彻底熄灭了老乌龟体内的熊熊怒火,立即开启壳遁模式。

可是这么厉害又多宝的驮山,傲青又怎么会轻易地放走呢?之前种种封赏,都没有逼它冒头,最后要在他珍贵的壳上写字,这才令驮山不可忍受。

嘶!

两山一海间的修士看到老乌龟死而复生,通通倒吸一口冷气,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居然……居然在刃族第二战舟究极一击下复生!就算那第二战舟主桅已断,看上去电网攻击并不是其十成威力,可是与问剑山上九十九位古道强者的艰难挣扎相比,驮山这里……肉身与防御之力,简直逆天!

“咳咳,还不快再跪,驮山威武?”将两山拖来唤道妖海的苏瞳,显然没有继续挪移星海的动作。她双颊不正常的潮红,想来是过度消耗所至体虚的表现。

只有正在操练人仙阵的封小邪,看到父母脸上的红意,情不自禁有些羞愧。

“驮山威武!”

“不屈不饶!”

“冥王都打不过坚强的驮山老祖,他老人家死了都要跳棺材板子回来继续奋战!不愧是我界第一勇士!界战第一英雄!”

圣陀老祖像打了鸡血般卖力地挥用自己的拳头,他拍马屁的功夫让四周人自惭形秽,纷纷有样学样。

傲青以特殊的方式封印了己方空间,令驮山对自己的种种唾骂落在外人耳里,是模糊不明的嗡嗡,倒是众人对它的歌颂,化为滚滚雷吼,贯入驮山老祖的耳里,令愤怒不已的老乌龟为之一愣。

这老乌龟最大的软肋就是听不得赞美,只要有人拍它马屁,它的小尾巴就要飘飘然飞上天空。

“你……混蛋……”神情还在挣扎犹豫,悉知这是傲青为自己准备的糖衣炮弹,而心底的另一声音,却又欢喜地怒吼:小王八蛋儿们,你们继续说啊!尔等皆浮尘,唯独那大光头儿的赞美深得我心,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什么?”傲青一脸诧异,做出了靠近驮山老祖的动作,而后脸上的惊诧刹那化为浓浓欣喜,他张开双臂,激动大叫:“驮山老祖拼尽魂息,回光返照,正是为了回来告诉我们,为了歼敌,他宝山中的仙玉,武器,法宝随大家捡取,人人装备百件,最后爆成渣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崩死那些可恶的敌人,它绝对不会心痛滴!”

一边尖叫,傲青一边伸手朝下用力一按。

右手化为巨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驮山的宝山轰得四分五裂,无数珍宝飞出,在半空中幻出仙境群星。

宝珠在人仙阵中沉沉喘息,最后再也抑制不住对珠宝的贪婪,带着所有阵中人朝风中奔袭而去。

“老夫什么都不要,霸上剑是老夫的!”蛮满抡着一双鲜嫩的胳膊,如风火轮般扇飞了自己数个好友!

“该死的臭东西!若还是残疾,怎能抢得过我?”

为了争夺心尖上的宝剑,问剑山上的剑宗们都抢红了眼,一个个披头散发,状若邪魔。甚至丢下了正与自己交战的对手,向破碎宝山冲来。

“这……这还是我们心中敬爱的宗师们吗?”铃花等弟子,一个二个站在风中,只觉得山风好冷,刹那贯穿了她们的心头。

“这都是假的,师妹不要看。”

“许是师傅想得到称手武器,更好杀敌立功。”说出这话,另一位殒剑山的弟子都觉得自己口干舌躁,因为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剑歌道人已伸出牙齿,哇呀呀去咬一位跟他争夺至尊凤斩剑的它脉剑宗。

看到一片混乱,傲青微笑着悄悄在风中一抄,那人人眼红的吊命圣草还有无数甲胄奇珍便蓦地消失不见,而他本人的袖袋,却沉了不少。

“哇呀呀呀呀,气死我也,我……我我我,我要跟你拼命!”看到这一幕的驮山老祖,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傲青微笑,再喝一声:“还不快谢驮山老祖的赏?”

界尊喝声,如雷震苍穹,立刻令疯狂的修士们停下抢夺。

再傻的家伙们也都有所明悟,马上张开笑脸,毫不吝惜自己心中最华丽的言辞!

“驮山老祖之情,晚辈没齿难忘,这样吧……但凡我李姓弟子,只要见到驮山老祖,就要行三个响头!”一个剑宗怀里抱着两件护甲,一把长剑,一脸凝重地对天起誓,似乎付出了极大敬意。

“不但是界战第一勇士,还散尽家财为大家助威,我看驮山老祖乃是此战第一功臣,这样吧,战后所得,我灵剑门分文不取,通通偿还给驮山老祖以报答他老人家的大恩大德!”灵剑一脉的剑宗,表情激动。

看来聪明人还是大有人在的,灵剑门剑宗这么快就学会了傲青那套说辞!什么战后所得?呸,能不能战胜刃族还是两说,再加上瘠世界荒芜,能有什么好处?

“虽然驮山老祖没有战死,纪念石碑还是应当立的,老夫提议……日后问道九十九剑门合为一宗,在宗门最高处树立驮山老祖石像,受万代弟子膜拜!”将霸上剑握在手中的蛮满,身上果然有一种无上霸气。

“我靠,靠,靠!你们这些小杂碎,许诺的通通都是虚的!”在无数的感激声和赞美声中的驮山老祖吐血不止,再好听的马屁也拯救不了它快要破碎的小心脏。

“绝处逢生,先有界尊洪威救死,后有驮山道友慷慨赠宝,凤斩选我为主,这就是我界气运,孩儿们,你们看到了吧,有气运相助,我等今日一定能杀个百里飘红,杀个万古扬威!有凤斩剑为我殒剑门之底蕴,一定能让可恶的外族在凤鸣声中颤抖,粉碎!”

手握至尊凤斩,踏着清云飘然回归弟子间的剑歌道人犹如醉酒一般,双颊沾染着浓酽的酡红,要不是衣衫零乱,左脸颊上还印着枚清晰的巴掌,姿态便更超凡如仙。

“算了吧,师尊。”有弟子小声嘟囔道:“我们都看见你咬凡前辈的凶残嘴脸了,就不要再强行给自己脸上贴金。您仔细瞅瞅,凡老前辈现在还在那里朝你吐口水呢。”

“我要吞了你!我要吞了你……都怪你!这都怪你!老夫的藏品啊!”驮山老祖还在傲青手旁痛苦呻吟着,将一切的源头归罪在傲青身上,凶狠的目光几乎要把他撕成碎肉。

“谁要你喜欢乱收藏东西,要是早听我的,放开宝山让我与瞳瞳进去逛逛,哪里惹得出这种祸事?”傲青一脸鄙夷:“那可异界敌军投影我界的坐标,我不以通敌之罪罚你,已是顾念旧情!”

果不其然,“通敌”之罪的大帽子吓得老乌龟一个激灵,害怕自己好不容易用宝山换来的“功能臣”荣耀被“罪子”代替。伸出的脖子都短了三分。

老乌龟的变化傲青看在眼里,他脸上微微一笑,继续循循善诱。

“老乌龟,给你的好处已是不少了,想想战后三成收获,想想富饶的洛水星域,想想旷世的功勋,今日你是界战第一功臣,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那都是要收获无数跪礼和赞美的啊!”

“我不啊!我不……”突然又觉得没有那么心痛了,老乌龟吼声渐弱,却还在挣扎。

“这样吧。”傲青沉默片刻后下定了极大的决心,压低嗓音:“你再演点戏,帮我们拖延战火,无需冲锋,只需保护我儿在混乱中不死,这两艘界外异族船上,能发出究极神威的异界武器……就通通都送给你!你可要快点答应我,因为能让出这么多好处,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于自己的大方,不行,我现在就要反悔了……我只数三下,你答应是不答应?一!”

“一”字还没有说完。驮山老祖便眼睛一鼓,大吼一声:“我答应!”

虽然吼出这句话后老乌龟还是有一种上了当的感觉,不过仔细一想,天啊!界外至宝,威压超道的武器……两件!

太他妈的牛逼了!

绝对是这世界上,最最稀有,最最珍贵,最最神奇的收藏品!

一旦他成为究极武器的主人,就一炮轰了傲青,一网收了苏瞳!将之前在这两个坑货身上受过的苦难,通通百倍奉还!

“灭哈哈哈哈!傲青小鬼,当界尊你还是太嫩了一点吧,一不小心就给自己下了个大绊子,老子只要再装一会孙子,日后就能在界内横着走了!

就算你再求我,我也绝不会松口。

至于那些宝山中的小物件,驮山老祖我是见过大世门的人,就当一回好人,送……不借给你们这帮猢狲好了!反正等我称霸界内,你们吃了多少,就要多少百倍还给老夫!”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当然不敢说出来,驮山老祖心里高兴,脸上还要强行作出勉强同意的表情,小眼睛一眨一眨,模样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傲青心里早把驮山老祖的心思看了个透彻,暗中笑得快抽筋,脸上表情却是沉痛的:“嗯,为了约束我自己这种说话极不算话的性子,我们还是一起发发道誓的好。不然日后我极有可能杀你夺宝。”

被傲青肃杀的表情吓得脖子一缩,驮山立即把头猛点:“好好好!一个道誓不够,来兄弟,我们一起下一百个,只要有一方违背约定,不得好死,七窍流血,死无葬身之地!”

二人一起发出数百个穿心烂肺,违约即死的歹毒誓言,这才彼此微笑着松开手。

“这小子忒毒了,居然连……连那种丧尽天良的誓词都想得出来。看样子这一次,他是不能反悔了。”摸着自己的小尾巴,驮山老祖心有余悸地向后退去。

“今天我坑这老乌龟坑得狠了点。”傲青也有些后悔,之前每欺负老龟一次,总是给对方留足余地,让它生不出同归于尽的心思,可这一次之后,只怕驮山每次见到自己,真的会拼命了。

算了。

傲青抬头看看刃族莅临苍穹的两大战舟,在心中暗自低语。

此时不拼尽底蕴,只怕没有什么资格再思考明日的东西!

相比于悲愤的驮山老祖,最为悲愤的应该是站在战舟上的入侵者们。

如果他们有丰富的语言,只怕现在市井骂街的腌臜荤话都会狂飙出口。

如果他们体内有鲜血涌动,只怕现在各个都嘴里喷血如柱!

明明第一战舟只差片刻,就能在碾碎问剑山的同时消灭山中无数修士,可是才一眨眼的功夫,那些硬骨头的剑修们不但原地满血复活,而且还借着第二战舟轰破破的宝山,人人武装到了牙齿!低头看去,最次的修士,也腰上别着三五枚法宝,一个奇怪群阵中的浣熊妖兽,甚至区区十指上套着三十多枚戒指,将短短的手指勒得跟香肠一样。

如此界界尊所说,不惜将价值连城的法宝当手雷爆了,也要将入侵者们崩成渣渣!

本以为自己面对的是待宰的羔羊,如之前那二十七个世界的修士一样,仓促还手根本没有机会拉开战线,进行部署便被群灭。结果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阴错阳差被血十三逼得提前在第二十九界动手,软弱的羔羊们却瞬间化身为将利爪磨得雪亮的恶狼!

当这些手握雪亮长剑的修士们猛地抬头,他们目光汇成的寒光,惊得入侵者们红碧色的眼眸一阵狂躁乱跳。

感觉氛围不对,问剑山与驮山藏地处的黑色剑胚前后回归自己的母舟。而后两艘战船上飞出黑压压的刃族,这些金属修士的威压要强于锦天等人在麓森星上遭遇的敌人,它们或手持长刃,或以身化刃,成千上万,似乎无尽无穷。

不需要对话和谈判,当双方各自登场,就犹如棋盘上的一场厮杀,不将对方车炮轰碎,不把对方将帅斩首,这场以星界枯萎为代价的战斗,绝对不会停止。

任谁面对这样的敌人,都会胆怯彷徨,因为它们不知生死痛苦,甚至没有数量极限。

“有我在,无伤。”

苏瞳的轻吟像是这世界最慈悲的叹息,化为春雨,滴滴打在众人心头。

他们想起了苏瞳那奇妙的至尊法,可以瞬息将山魂抽取,反哺伤患,突然心头最后一丝迟疑也倏地消失。只要不死,便是无伤!

“杀!”

圣陀老祖表情狰狞,身上套着两件甲胄,手中挥动一杖长八蛇矛,这些法宝都是从驮山老祖安爆开的宝山中抢来的,在与刃族兵器相遇后居然没有碎裂,这强力的武器,立即赋予了他极大的信心!

所有人都奔袭而去,脸上映着巴掌印儿的剑歌道人甚至与肩头露出一排牙印的凡素剑尊携手对敌,半点都看不出来二人之前为抢同一柄剑的争执。

在人海之中,一尊巨大的阵法巨人拔地而起,明明散发出神圣的气息,但最终凝实的模样,却是一只浑身上下都挂着法宝,体外有九百道防护圣光加持的螃蟹!

“粉碎它们!”

人仙阵高高跳起,因其庞大的躯体而行动笨拙,所以比起灵活挥剑,它本身的威压冲撞才是最厉害的杀招!

远远看去,只见一只大海蟹一次又一次弹起又落下,所过之处……粉碎的金属碎屑勾勒出一个又一个屁股印儿。

置身阵中的唤道妖族们表情都有些僵硬,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体内的灵力,皆被如此利用。不过很快这种僵硬便化为了麻木,特别是偶尔瞥见一旁奋力与敌人搏杀,半天都无法成功斩断异族身体的问剑山弟子朝自己投来的艳羡之意,这些妖修们便不管什么形象,愈发疯狂地弹来弹去。

一些尝到甜头的家伙,甚至没有节操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小贼,吃爷屁股一击!”

“莫跑莫跑,爷就来让你舒服。”

天空一片混沌,原本灿烂的星海,完全被两军交战的人影遮盖,不曾有一丝星海,再透过苍穹落到海上。

每一道剑光都浸渍着杀气,无论是刃族冰冷的世界意识欲征服一界的野心,还是此界修士希冀守护家园的执念都分外浓烈。

所有人中,除了苏瞳未动,血十三与傲青也负手站在原地,并没有随众人冲入战海,即使在此过程里,有人殒落。

因为这里不是他们的战场,他们的对手,还在战船上!

二人虽是不动,可是目光却分别落在第一、第二战船的高塔上,双瞳缩到极致,如沉寂火山,随时都能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第二战舟,因之前受血十三神魔三封的波及,主桅断裂。是以威压稍弱,不过就算如此,血十三也丝毫不敢小觑舟上隐藏的强者和究极力量。

毕竟在自己的本界里,自己曾多次与第二战舟对峙,这才能以之前麓森星上那一记神魔三封催动其积累已久的伤痕爆发。以他自己的经验,就算是极强大的至尊法,都很难在短时间内重创战船防护,只有不断叠加力量,才有突破的可能。

除此之外,现在最令血十三忌惮的是,为什么敌人的第三战船……迟迟都没有现身?难道它已强大到无视苏瞳对此界的神识监控?又或者苏瞳知道第三战舟在哪,却放弃了对它的挪移?毕竟此地人手已极度紧缺,无法同时与三船对战?

血十三不知,自己担心的第三坐标,此刻就封印于唤道妖海,只不过任凭族人如何呼唤,都未为第三战舟开启莅临的通道。

“老弟。”血十三提醒傲青。“老夫与第二战舟对峙过几次,却从来没有引船塔里的家伙走出过。虽然那刃皇的实力并没有在外展现过,不过可以想象,一旦它们真的动手,势必天翻地覆。”

此刻二人都感觉到,从船塔最高处深邃幽暗的窗棂里,有两双阴冷的目光,分别落在二人身上。

感觉到无法与第三坐标建立清晰的联系,天空中两大战船气恼地连连颤抖,船身四周的空气,被巨力震出肉眼可见的缺口,明明洁净的仙力,似被一股死意污浊。

眼见入侵的步伐受阻,第一战舟上蓦地生出红光,那光色并不明亮,虽然浓红,却给人一种至寒至森之意。

“又是究极死光!”

红光出现的刹那,问剑山上修士只觉得头皮发麻,界尊悟道石何其坚硬?那死亡一击,却能顷刻将其碾成粉末,同时生生耗去九十九位剑宗的全部生机。

傲青浑身汗毛竖起,毛孔大张,只觉得许多年未感觉到如此强烈的死亡威胁,他甚至下意识地将从驮山宝藏里捞出的吊命神草悄悄握在手心。

然而还没等他出手,就见一旁的血十三瞪起牛眼大吼一声!

“嗷嗷嗷嗷!此物我来克制!”

血发的狂魔,发出狼犬般的笑声,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好处。原本二人分工明确,由傲青来对付自问道山上出现的第一战舟,由血十三对抗与其交战过数次,已摸熟特性的第二战船。

可是头一次亲自体会第一战舟上散出的气息,血十三居然恬不知耻地奔离自己守位,一把提起傲青的衣领,将他远远抛开,自己腆起肚皮,站在了前一刻傲青站立的地方。

------题外话------

月中一更,月尾一更,下个月还有一更,这个系列就结束了。因为是完结系列,毛毛在后台没有修改的权限,最近错字多了一些,没办法更改,真的是很抱歉,以后会注意这个问题。

PS:新年快乐亲爱的们~

每当这个时节,最最感谢的就是你们,陪伴我一年又一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