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城外的战斗,狂澜魔君/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日后,拓苍城中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热闹。两日的时间让得其他魔域还有城市中的人都是赶来了拓苍城,城中一下进入了这么多人,顿时让得城中酒楼的老板笑开了颜。纷纷表示还是这位新任城主好啊,新任城主这刚刚一上位,就为拓苍城的商业发展带来了一次高峰啊。

而这位为拓苍城的商业带来高峰的城主大人在这两日倒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没事逗逗萝莉、看看美男、教教学生,这日子简直过得不要太好。

城主府的后花园内,轩辕天音带着玉儿坐在凉亭内,二人都是目不转睛地瞧着莲池中的灵珑,玉儿一双杏眼儿眨巴了几下,好奇道:“天音姐姐,哥哥在池子里待了好几个时辰了,真的管用吗?”

闻言,轩辕天音依然紧紧盯着水中的灵珑,然后抬手摸着下巴不确定地道:“其实我也不清楚管不管用,不过我确信灵珑的体内的确是封印着一股力量的。”当日在流光村的时候,灵珑突然爆发杀了那些亲卫队的人,她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当时灵珑脚下出现的那个神秘图腾。不过这几日她反复给灵珑检查过身体,却在他的体内没有发现任何力量波动,这倒让她有些奇怪了。

伸手拍了拍玉儿的头顶,轩辕天音叹了口气,道:“先试着看看吧,若是能找到灵珑体内的封印被设在哪里也便我寻找解开那封印的方法。”

玉儿点点头,虽然她年纪还小不过却也知道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当下也不再问什么,只是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瞧着水中的灵珑。

‘轰——’

就在二人观察灵珑时,一道轰鸣声顿时遥遥传来,整个地面都跟着狠狠地颤了颤。

轩辕天音一把抱过玉儿以防她从凳子上摔下去,一边抬头看向远处,秀眉微微一蹙,疑惑道:“嗯?炎渺跟谁在城外打起来了?”远处隐隐传来的威压正是属于炎渺的气息,轩辕天音将玉儿往地上一放,对着莲池中惊醒过来的灵珑道:“灵珑,你跟玉儿留在府里,我去城外看看。”

话落,只见轩辕天音的身形突然变得虚幻,然后整个人如水中波纹般轻轻一荡,便消失在原地。

“老师/姐姐,小心点!”

城外传来的战斗余波让得拓苍城中的人皆是一惊,然后不少黑影快速自空中一晃而过,齐齐朝着城外掠去。

空旷的野外一片狼藉,虽然拓苍城外没有什么树木很是荒凉,然而这满地大大小小不一的深坑却是让得人不由骇然,这是需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将这里给弄成这般模样啊。

所以当轩辕天音快速破空而出后,便是见到这一地的狼藉也忍不住眉心跳了跳,虽然她才刚成为拓苍城城主没几日,不过这里好歹也成了她的地盘,自己的城外被搞成这幅模样,轩辕天音的一张小脸顿时变得阴沉无比。

抬头看向高空中那打得难舍难分的二人,轩辕天音狭长的双眸微微一眯,那二人中的红色身影自然是炎渺无疑,不过跟炎渺对打的那黑衣男子……

魔君境的实力,莫非是狂魔域的狂澜魔君?

‘轰——’

又是一声巨响,只见炎渺跟那黑衣男子在对了一掌之后齐齐倒退数丈。

“哈哈哈,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狂澜?”炎渺扬眉哈哈一笑,那张扬俊美的脸庞上带着一抹极其痛快的神色,凤眸中依然战意升腾,显然这位炎魔君刚刚还没有打过瘾。

“你倒是来得快,不过炎渺…你这么积极的来拓苍城有什么用?你有钱竞拍吗?”对于炎渺的那句没有长进的话似乎没听见般,狂澜一张冷峻的脸庞上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不过一口开便是直戳炎渺的痛处。

整个极地魔渊中谁不知道炎魔域中的炎渺魔君是出了名的‘穷鬼’啊。

只见刚刚脸上还带着张扬笑意的炎渺在听见狂澜这番话后顿时脸色一黑,凤眸恶狠狠瞪着对面面无表情的冷峻男人,磨了磨牙:谁特么说狂澜是个面瘫闷葫芦的?这一开口简直跟杀死一片的人啊!

不过脸黑只是一瞬,炎渺顿时再次扬起了张扬明媚的笑脸,得意地看着狂澜道:“本君的确没有钱去竞拍,不过即便本君有钱,也同样不会去竞拍的。”说完,炎渺得意的心中哼了哼,珍品九转还魂丹了不起啊,本君也有,还是不花钱的呢。

瞧得炎渺那得意的神色,狂澜一双凌厉的鹰眸微微一眯,他跟炎渺认识了这么多年,如何会看不懂炎渺脸上神色的真假。

这家伙是真的不在意晚上的珍品宝丹拍卖会……

不过即使知道炎渺是真的不在意,可是一看见他现在的神色,是个人都想一巴掌上去抽飞他。

所以……

狂澜微微不屑垂眸,冷声道:“没钱的人通常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你才在安慰自己,你全家都在安慰自己!

见炎渺一副想要扑上来咬死自己的模样,狂澜淡淡一挑眉,用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神色看着他,顿时将炎渺心中的火气又给撩拨了起来。

‘咻——’

只见原本还遥遥对持的二人又打在了一起,而越打越勇的炎渺魔君表示,他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面瘫,而面瘫中最讨厌的就是狂澜!

二人的战斗动静不小,拓苍城中不少实力不错的人都是跑出了城来观看,不过由于二人那一身骇人的魔君威压,即便是来热闹,他们也是不敢靠得太近。

飞沙走石,地动山摇,能量碰撞后的爆炸声一声高过一声,也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两位魔君大人要一直打到晚上拍卖会开始的时候,只见远处一道红光突然朝着高空中那打得难舍难分的二人掠了过去。

远处观看的人群发出惊呼声,似乎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在两位魔君大人战斗的时候去插一脚的。

那人是谁?

难道是水魔域中的那位统帅水雍魔君不成?

炎渺跟狂澜二人打得难舍难分却也能察觉到有另外的气息朝着他们急速掠来,狂澜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慢,他可不会跟远处的那群人一样以为这突然过来的人会是水雍,这股气息分明很陌生。

然而狂澜不认识这股气息是谁,但炎渺却是非常熟悉这股气息是谁的,就是因为熟悉,所以炎渺心中更是一惊。要知道以他跟狂澜的实力,即便是战斗的余波都不是寻常人能承受得起的,这丫头这么大刺刺的冲上来,要是被伤到了可不好。

就在炎渺想要收手阻止的时候,轩辕天音却已经闪掠到了二人身前,只见轩辕天音小脸阴沉无比,不管狂澜那诧异的目光和炎渺微急的神色,抬手便是对着二人一人一掌拍了过去,“将我拓苍城外给弄得一片狼藉,这损失若是不让你们俩个给我赔偿,我就白做了这拓苍城的城主!”

‘轰——’

一声巨响,三道人影在空中齐齐分开。

炎渺和狂澜二人被轩辕天音的一掌给逼的齐齐倒退数十步后方才稳住了身形。

只见狂澜冷峻的脸庞上带着一抹不可思议地瞧着不远处的踏空而立的轩辕天音,她是拓苍城的城主?炎魔域中的城主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居然连他跟炎渺都被这女人的一掌给逼退了?

而一旁的炎渺同样是一副见鬼的神色盯着轩辕天音,虽然他一直觉得这丫头的实力绝对不是表面上这般看起来简单,但是他依然没想过这丫头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掌,可以同时将他跟狂澜给逼退这么强悍啊!

瞧得轩辕天音阴沉无比的小脸,炎渺狠狠打了一个激灵,一双凤眸不动声色地朝四周瞥了一眼,在瞧见四周凌乱不堪的模样后,顿时嘴角微微一抽。

这丫头刚刚说赔偿?不会是要他跟狂澜二人赔偿这损毁的四周吧?

炎渺这心中默默算了算若是要赔偿得赔偿多少钱后,顿时眼角再次抽了抽,把他卖了他也赔偿不起啊!

“天音啊,这只是城外…应该不用赔偿什么吧?”炎渺朝着轩辕天音干巴巴地一笑,有些心虚地道。

“城外就不用赔偿了?”轩辕天音闻言眉梢一挑,冷笑一声,道:“你们二人将城外弄得这满地的深坑是准备留给我埋人的不成?”

炎渺一噎,顿时悻悻地抬手摸着鼻子不说话了。

倒是狂澜在瞧见炎渺的反应后,却是微微挑了挑眉。

炎渺身为炎魔域的统帅,虽然性子洒脱不羁,可是骨子里还是极为的高傲的。他跟炎渺认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这么不客气的对炎渺说话呢。

鹰眸微微一眯,狂澜仔细地打量着那一袭红衣的冷艳女子,半晌,沉声道:“这是炎魔域。”言下之意便是这是炎魔域,炎渺是炎魔域的魔君,整个炎魔域都是炎渺的,打坏了哪里还需要赔偿的。

“对,这是炎魔域。”哪知轩辕天音闻言却是点了点头,原本盯着炎渺的目光却是慢慢转向了狂澜,然后微微一挑眉,冷声道:“那么…狂澜魔君准备怎么赔偿?”

“……”所以,你的意思是既然这是炎魔域,炎渺可以不用赔偿了,那该赔偿的便是本君了?

一向喜欢将人噎住的狂澜魔君这下却是自己被噎住了。瞧得狂澜那眼角微跳的模样,炎渺顿时心情舒畅了。

“对啊狂澜…你怎么准备赔偿?”心情舒畅了的炎渺魔君一得意就有点忘形了,显然忘记了刚刚自己那副被人要赔偿的怂样。

狂澜默了默,拿眼瞥了一眼得意忘形的炎渺魔君,冷着一张俊脸看着轩辕天音,诚恳地道:“虽然这是炎魔域,既然姑娘是拓苍城的城主,那么这里自然是姑娘你的地盘。”所以要赔偿的话,还是两个人一起赔偿吧,本君跟炎渺都动了手,不可能本君一个人来赔偿,想想就觉得心里不顺畅。

“狂澜你……”瞧得瞬间将自己也拖出来垫背的狂澜魔君,炎渺魔君顿时怒了。

说好了这是炎魔域的,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

瞧得这互掐的二人,轩辕天音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这是连死都要拖着对方一起死的节奏啊。

轩辕天音无力地抬手揉了揉眉心,看着依然在暗中较劲的两位魔君大人,朝二人摆摆手,然后轻柔地道:“希望二位魔君大人能在晚上之前将这里恢复原样,否则…就请二位大人一起去死吧。”

话落,也不管两位魔君大人是什么表情,轩辕天音直接转身朝着城内闪掠而去,显然是一副不想再看见他们二人的模样了。

留下的两位魔君大人脸庞微微抽搐,看着那抹快要消失的红色身影,这还是第一次有当着他们的面叫他们去死的女人。

看着四周满地的狼藉,狂澜斜睨着身边的炎渺,冷笑道:“那是你的女人?居然连个女人都调教不好,难怪她会叫你去死。”

“那是我刚认的妹子!”炎渺同样冷冷地瞥了狂澜一眼,然后嘲讽道:“请记住,她是叫我们两个去死,不是我!”

“妹子?”狂澜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相信炎渺的这番说词,不过目光在扫过四周的凌乱不堪的模样后,剑眉一蹙,道:“真要动手将这里恢复原样?”

“你可以不动手。”炎渺耸耸肩,却是老老实实地掠下高空准备开始动手了,瞧着身后跟来的狂澜,炎渺嘿嘿一笑,提醒道:“不过你若是不动手,我敢保证你今天就算进了拓苍城也进不了万古商会的大门。”

哦?

狂澜眸光微微一闪,看着炎渺那不怀好意的表情,他可不认为炎渺是在危言耸听。

万古商会一直以来都是中立,可没见他们有偏帮谁的,不过炎渺能这么说,便一定是有绝对的把握,看来那位拓苍城城主的能量倒是不小,或者说是跟万古商会的关系很不错了……

默默地瞥了一眼身边笑得莫名的炎渺,狂澜冷着一张俊脸二话不说便是开始动手将四周满地的深坑给填平。

他一向是很乐意接受别人的劝告的,更何况炎渺这家伙肯定知道些什么。为了不让自己白跑这一趟,还是先将这满地的深坑给填了吧……

魔族中的两位位高权重的魔君大人苦逼的沦为了填坑工人,而轩辕天音在一回城后便直接回了城主府,如今离晚上拍卖会开始的时间已经没有多久了,所以轩辕天音在一回城主府后,便是带上灵珑跟玉儿二人提前去了万古商会。

随着天色渐渐暗下,整个拓苍城中的人渐渐变得激动起来,因为谁都知道,珍品宝丹的拍卖会即将要开始了……

------题外话------

苦逼的我感冒加重了,下午准备去医院打吊针,等晚上回来看看我精神如何,若是好的话,我看能不能再写个二更补偿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