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水魔域少主,水清澈!/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那寒水玉珏可是不错的宝贝。”

奢华精致的厢房内,长相隽秀的水清扬一双丹凤眼火热地看着下方展示台上的碧色玉珏,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他依然能察觉到自己体内那股莫名兴奋的躁动,显然是被那碧色玉珏给引起的。

“清扬,坐回来。”

温润的嗓音在水清扬身后缓缓响起,只见他身后不远处的软榻上,一个年约二十二三岁的年轻男子斜斜倚靠在软榻上,俊美的面容如冠玉,如若不是那双凤眸中偶尔闪过的一抹凌厉之色,只怕当真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了呢。

水清扬闻言再次不舍地看了一眼下方展台上的寒水玉珏一眼,然后才走了回去坐下。“大哥,那寒水玉珏咱们一定要拍下来,有那块玉珏戴在身上时常温养着脉络,只怕不出一年大哥你的实力就能再次突破了。”

淡笑着看了一眼自己弟弟一脸势在必得的神色,水清澈温玉般的眸子微微一闪,道:“那寒水玉珏起拍价是十万魔石,虽然不算太贵,不过寒水玉珏毕竟也是有着对体质属性的限制。除了水属性体质的人,要来这寒水玉珏也是没什么功效的,所以我们想要拍下这寒水玉珏想来也是不会有多少竞争者。”

不得不说,水清澈作为水雍魔君的继承者的确是被重点培养的,也分析得很正确。万古商会既然要开这场拍卖会自然对要来参加的人进行过调查,而拿出来拍卖的物品多多少少也是有一些针对性的。

这寒水玉珏显然就是万古商会专门为了水魔域的魔君所准备的,十万魔石的起拍价的确不算很贵,不过一旦竞拍起来,只怕还只有水清澈二人有那个能力将之买下来。

如今大厅里有着水属性体质的人也不少,寒水玉珏的价格被叫到了二十五万魔石。水清澈听着外面的叫价声,也显然是还不打算出手。

“五十万魔石!”

而就在寒水玉珏被叫价到三十七万魔石的时候,楼上厢房内的水清澈出手了。

一口价提升了十三万的魔石,这气势却是让得大厅内争拍寒水玉珏的人也是为之神色变了变。

五十万的魔石对于一些大势力来说不算太多,然而水清澈这一口气提升十三万魔石的意思却是让得这些人明白了他势在必得的决心。

虽然看不见楼上厢房内叫价的人是谁,然而那代表着水魔域魔君专门厢房的标准却还是让得大厅里的众人知道了这出手叫价的人是谁。

温润年轻的嗓音可不是水雍魔君所拥有的,不是水雍魔君却能进入他专用的厢房,除了那位水魔域中被称为第一天才的水清澈少主,想来也是没有别人了。

水清澈一出手,原本还有心想要争拍寒水玉珏的人都是目光闪了闪,然后心有不甘地皆是沉默了下来。

不管他们还有没有那个能力再去竞拍,都是不愿意再跟水清澈去争抢了,毕竟谁也不愿意为了一块寒水玉珏去得罪下一任的水魔域魔君。

拍卖大厅里有一瞬间的沉默,高台上的骨幽显然也是料到了这个情况,呵呵一笑便是想要宣布结果。

不料……

“五十五万魔石!”

清冷的声音带着丝丝慵懒的意味突然自城主专用厢房内传出,轩辕天音一手持着墨玉杯,一边淡笑着扫过高台上的骨幽,终于是出手了。

骨幽在听到轩辕天音叫价后,老眼里闪过一抹错愕。不过那错愕之色也只是一瞬,便再次恢复了淡定的模样。

他是淡定了,但其他人却是不淡定了。

大厅里所有人都是目光闪烁地看向楼上城主专用的厢房,显然是没有料到这拓苍城的新任城主居然为了一块寒水玉珏跟水清澈给对上了。

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而对面水魔君专用的厢房内,水清澈那一双温润的凤眸中也是有些微微错愕神色,显然他也是没有料到居然在自己出手后,还有人会跟自己争抢寒水玉珏。

“大哥,你拓苍城的城主胆子倒是不小,居然还敢跟我们争寒水玉珏。”水清扬脸上错愕的神色一收,一双丹凤眼里顿时划过一抹怒意,看向身边的水清澈不满地道:“大哥,我去对面找她。不过是个新任城主,居然这么点眼力都没有。”说着便是怒气冲冲地起身想要出门。

“站在!”然而水清扬还未有所动作,一旁的水清澈却是皱眉阻止了他,道:“清扬,你想干什么?给我坐回来。”

“大哥……”瞧见水清澈阻止了自己,水清扬顿时不满了,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然而在看见水清澈那微沉的目光后,顿时轻哼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这是万古商会的拍卖会,谁规定了我们叫价后别人就不能跟价的?”水清澈淡淡看了一眼神色不满的水清扬一眼,提醒道:“这是炎魔域,可不是我们的水魔域。你这性子若是不改改,以后就休想再跟着我出门。”

见水清扬的神色有些不以为然,水清澈淡淡摇摇头,这弟弟在家被宠坏了,这性子这么冲动,以后可是要吃不小的亏啊。

“你除了知道对面那叫价的是拓苍城新任的城主外,你可还知道这万古商会最后拍卖的珍品九转还魂丹的拥有者就是那位新任城主?”

“什么?”听得水清澈的话后,原本还一脸不以为意的水清扬却是目光吃惊地看向前者,不可置信地道:“大哥,你说那珍品宝丹的拥有者便是那小小的拓苍城城主?”见水清澈淡淡点头,水清扬顿时一脸怀疑地再次道:“大哥,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一个小城主而已,她哪里来的珍品宝丹?这种宝贝就算是父亲都是没有多少的。”

“清扬,从小我便教过你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你却始终没有听见心里去。”水清澈皱眉看向身边的弟弟,沉声道:“这消息整个拓苍城的人都知道了,只要稍微一打听便能得知,你以为我是在骗你的吗?”

“几日前这位新任城主以珍品宝丹为赌注,跟前任青玄城主上登天台一战。最后青玄战死,她成为新任城主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你以为这还有假?”

“前任城主居然是这么死的啊?”听得水清澈的话后,水清扬却是微微一惊,虽然他知道拓苍城在几日前换了新城主,据说这新城主还是一个年轻女人,不过他却没怎么在意。“嘁!这拓苍城的前任城主也真是个废物,连个女人都打不过!”

“清扬!”看着水清扬那轻狂不屑的模样,水清澈顿时脸色一沉,厉声道:“拓苍城前任城主的实力在魔王大圆满境,即便是一些大魔王境的强者都有死在他手中的。这位新任城主可以杀了那青玄,那么的实力肯定也是在大魔王境。你这么不屑的态度,难道你觉得你的实力比她强?若是真动起手来,你认为你能在她手上撑到几招不死?”

瞧得水清澈这次是真的动怒了,水清扬顿时神色一垮,老老实实地低下头不吭声了。

他的实力?他才不过魔王境前期的实力,就算是大哥自己也不过是大魔王境后期的实力。虽然他的实力比不上那么什么城主,难道那拓苍城的城主便真的敢对他出手不成?

见水清扬低着头不吭声,水清澈却是依然严厉地看着他,轻哼了一声,道:“不要因为自己的身份就觉得别人不敢对你动手,只有自己实力强悍了,那才是真本事。靠背景靠家人,你永远也成为不了强者。”

再次瞥了一眼水清扬,淡声道:“你自己好好想吧,若是你觉得大哥说得不对,以后大哥也懒得再对你说什么了。”话落,水清澈不再看身边的弟弟,将目光再次看向外面的拍卖大厅,对着高台上的骨幽,道:“六十万魔石!”

听着水清澈再次出价,高台上的骨幽却是呵呵一笑,然后将目光看向了另一边的城主专用厢房。

果不其然,在水清澈话音刚刚落下后不久,厢房内的轩辕天音也再次出价了。

“七十万魔石!”

“八十万魔石!”水清澈再次跟价。

“九十万魔石!”轩辕天音不依不饶地继续跟价,明显也是对寒水玉珏势在必得。

水清澈眸光微微一闪,沉默一瞬,再次喊道:“一百万魔石!”

‘嘶——’

一块寒水玉珏被叫到一百万魔石已经可谓是天价了啊,要知道一百万魔石对于拓苍城这样的小城市来说,可以说是全城一年的收入了。

就在所有人在心中盘算着这寒水玉珏到底会花落谁家时,城主专用的厢房内再次传出拓苍城新任城主的声音,“一百五十万魔石!”

‘哗——’

这下拍卖大厅里的人群哗然了,一口价提升五十万的魔石,这拓苍城的新任城主可真是个土豪啊。

别说是这些人,就连对面厢房内的水清澈两兄弟也被轩辕天音这一掷千金的豪气给惊了惊。

水清澈眸光微微一闪,他这次来参加拍卖会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那枚珍品宝丹。拍卖会场中还有不少有实力跟财力的人没有表态,虽然那寒水玉珏他的确很想要,不过他却不能为了这寒水玉珏而坏了后面的事情。

一番沉思之后,水清澈终于是不再叫价。

外面大厅内的骨幽在等了片刻之后,似乎也发现了水清澈的沉默,顿时了然般的呵呵一笑,道:“寒水玉珏一百五十万魔石,可是还有人继续叫价?”

听着骨幽笑呵呵的声音,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是撇了撇嘴角。都叫到一百五十万魔石了,傻子才会继续跟下去。

目光环视一周,也没廷加再有人叫价,骨幽将手中的小金锤往展示台上轻轻一敲,大声宣布道:“寒水玉珏以一百五十万魔石的成交价格由我们的城主大人获得。”

听得那一锤定音的声音,城主专用厢房内的轩辕天音也是双眸微微一眯,嘴角勾唇了一抹极其愉悦的幅度,看向一旁神色有些呆滞的灵珑,笑道:“灵珑你又傻了?喏…寒水玉珏老师给你拍下来了。”

“老…老师……”灵珑闻言回神,一张俊秀至极的脸庞顿时红了大一片,他可不是害羞,显然是被那一百五十万魔石的成交价格给吓的,“老师…那寒水玉珏太贵了…灵珑…”

“你可别告诉我你现在又不想要了啊?”轩辕天音挑眉看着连话都说不清楚的灵珑,道:“东西都买了,你以为还能退?寒水玉珏再贵你也只能给戴在身上了,老师我可不是水属性的体质。”

灵珑张了张嘴,看着轩辕天音盯着自己似笑非笑的目光,心中微微一暖。他知道老师拍下这寒水玉珏是为了自己好,同时也是想要为自己出一口气,否则也不会这么故意去针对对面那个厢房里的人。

清澈的凤眸里渐渐染了一丝雾气,自从母亲死后,老师是除了母亲以外对自己和妹妹最好的人了。

“嘿…我说你小子怎么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啊。”

瞧着灵珑眼中升腾起的雾气,一旁的炎渺却是一巴掌拍在灵珑的脑袋上,一张俊美张扬的俊脸上满是羡慕嫉妒恨地看着灵珑,摇头道:“你小子就偷着笑吧,有个这么大方又有钱的老师,本君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遇上一个这样的老师呢。”

也不知道是炎渺这句羡慕嫉妒恨的话起了作用,还是那一巴掌起了作用,灵珑眼中刚刚还升腾起的雾气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清澈的凤眸认真地看向轩辕天音,灵珑却是轻轻地说了句:“谢谢老师!”

闻言,轩辕天音淡淡一笑,“傻小子,谢什么呢…老师给自己的弟子买东西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目光轻轻扫过对面的厢房,轩辕天音意味深长地道:“我的弟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欺负小瞧的啊,欠了你的东西,老师迟早会帮你拿回来的。”

“什么?什么东西?”

听得轩辕天音的话,炎渺茫然转过头来看着轩辕天音,“天音,谁欠这小子的东西了吗?”

瞧得炎渺那一脸茫然的模样,一旁的狂澜魔君却是忍不住默默地转过了头,显然是不忍直视了。不过却在转头的瞬间,对着轩辕天音冷声提醒道:“水魔域的情况有些复杂,你…你之后便会懂的。”

水魔域的情况有些复杂?

轩辕天音眉心微微一皱,侧头看向狂澜。她倒是没想到这狂澜魔君看着面色冷漠,实则心思却是极为的细腻。

他猜到什么了?!

“怎么个复杂法?”在狂澜那张面瘫脸上瞧不出任何的情绪,轩辕天音只能无奈地问出了声。

狂澜闻言摇摇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冷声道:“等你见过水清澈后你就会明白了。”目光扫了一眼灵珑跟玉儿,再次道:“有些时候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

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动,随即在炎渺那‘你们两个到底瞒着我在说什么’的眼神中,点了点头,道:“好,知道了。”

见轩辕天音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狂澜点点头,随后起身目光扫了一眼外面又开始新的一轮的竞拍,然后对着一脸茫然的炎渺,冷声道:“本君要回自己的房间了,你是跟着本君走?还是留在这里?”

炎渺闻言看了一眼轩辕天音,然后又瞥了一眼狂澜,显然在心中比较到底跟着谁比较有意思。然而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狂澜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抬手便是直接拎起他的领子,抬步就朝着门口走去。

“喂…喂…狂澜…你拎着本君干什么?赶紧松手!你拖死狗啊你……”被人拎着领子拖走的炎渺魔君挣扎道。

然而狂澜魔君却是脚步连停都没有停下,将手中拎着的人再次提了提,冷声道:“你还真说对了,本君是在拖!死!狗!”

“该死的狂澜……”

‘嘭——’

厢房门被大力地关上,外面依然能隐约听到炎渺魔君剧烈挣扎的叫喊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