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二更!)/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狂澜魔君一踏入轩辕天音的专用厢房内后,便是被轩辕天音那一脸异常温柔的表情给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转身就逃,然而他身后的炎渺却是如同一堵墙似的,将他的退路给牢牢的堵住了,让得狂澜不得不硬着头皮,顶着轩辕天音那如狼似虎的目光走了进去。

瞧得轩辕天音脸上那灿烂的笑容,狂澜犹豫半晌后,试探地问道:“你…没事吧?”这女人不会是吃错了药了吧?这一脸的笑容,看得本君瘆的慌。

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显然也是看出了狂澜眼里那‘你没吃错药吧’的潜在疑问,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在心里默默地道:你才吃错了药,你全家都吃错了药!姐若不是看在你是土豪大金主的份儿上,我才难得对你笑!

对于狂澜魔君不怎么欣赏自己热情的笑容,轩辕天音终于恢复了正常,而她这一恢复正常,显然也让得狂澜魔君微微松了一口气。

“狂澜魔君果然出手阔绰。”当没看见狂澜悄悄送了一口气的反应,轩辕天音一张冷艳的小脸上再次挂上笑容,“想来魔君是极其满意那枚九转还魂丹了?”

狂澜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他的确是很满意那枚九转还魂丹的,不然他又何必花天价也要买下来。

不过…挑眉看了看轩辕天音,狂澜在心中暗暗嘀咕:这女人之前对自己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怎么才这么点时间,就跟变了一个似的?

轩辕天音能不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么,现在的狂澜魔君在她的眼中完全就是一座会移动的金山啊。

轩辕家的女人最爱什么?当然是钱咯!

所以…这位驱魔龙族的传人如今这么热情的态度,自然是那什么了!

“不知狂澜魔君对其他的丹药感不感兴趣呢?”在听到狂澜说满意后,轩辕天音的双眼顿时再次亮了亮,一张小脸上的神采更是飞扬了不少,“菩提大还丹、阴阳万寿丹、洗髓丹…保证都是珍品级别的宝丹,狂澜魔君可是有需要的?”

狂澜:“……”特么这女人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珍品宝丹?!

“天…天音……”被轩辕天音一大串的丹药名字给弄得神色呆滞的炎渺见鬼般地看着她,颤巍巍地艰难开口道:“你…你说的这些丹药…你都有?”

“废话。”轩辕天音白了炎渺一眼,她若是没有还说个屁啊。

“怎么样?狂澜魔君可是还有需要的?”说完,轩辕天音再次一脸热情地看向已经表情麻木的狂澜魔君,俨然是开启了推销员的模式。

狂澜嘴角抽搐的看了轩辕天音一眼,本君每样都需要,你能免费送给本君吗?

“不…不需要了。”狂澜艰难地摇摇头,“本君的狂域魔宫里也拿不出更多的钱了。”

“这样啊?”闻言,轩辕天音小脸上的热情笑容顿时一收,遗憾地看了狂澜一眼,无奈地道:“那真是可惜了。”多好的金主啊,居然没钱了。

看着轩辕天音瞬间热情不在的神色,别说是狂澜了,就连一旁的灵珑都是忍不住有些汗颜。

老师这也太现实了点吧?!

狂澜虽然颇为嫌弃这女人太过现实,不过对于她刚刚所说的那些丹药还是极为的心动的。拿眼瞥了瞥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的轩辕天音,狂澜魔君在心中思忖了半晌,试探性地问道:“虽然本君拿不出这么多的钱,不过可不可以……”

“不可以!”连话都没让人说完,轩辕天音直接拒绝道。

狂澜嘴角一抽,本君话都没说呢,你就直接说不可以…你怎么知道到底是可以还是不可以呢?

“你就不问问本君想要说的是什么?”狂澜有些气结。

轩辕天音懒懒地抬了下眼皮,瞥了一眼狂澜,直接道:“不赊账、不拖欠、也不用任何东西做交换,我只要钱!”

“……”这是掉钱眼儿里去了吧?

倒是一旁的炎渺好奇地凑上去问道:“你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

“谁会嫌钱少?”白了一眼炎渺,轩辕天音撇了撇嘴。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钱可是好多东西,有了钱我能做的事可多了。

比如招兵买马什么的,若是遇见看不顺眼的人,老娘还可以用钱砸死他呢。

当然,这只是轩辕天音心里的话,自然不会这么明晃晃的说出来。

看着轩辕天音一脸坚决拒不妥协的神色,狂澜也只能将还未出口的话又默默地吞了回去。

“城主……”

而就在房间里的几人相对默默无言之时,房门外却是传来了骨幽的声音。

在听到骨幽的声音后,轩辕天音顿时双眸一亮,朝着门外便是回答道:“骨幽长老?进来吧。”

听得轩辕天音的回答后,骨幽推门而进,不过在瞧见房间里的狂澜跟炎渺二人时,却是微微一怔。

显然这位骨幽长老也是没有想到刚刚还在自己厢房内参加拍卖的人怎么转眼间又跑到了这里来了。

这一怔不过瞬间,骨幽将房门再次关上,便走了进来,笑呵呵地对着轩辕天音道:“城主,这次丹药拍卖总共一亿魔石,扣除之前你所买下的寒水玉珏跟我们商会的抽成,你所得的魔石是九千七百五十万魔石。”说着将一张泛着幽幽黑芒的晶卡递给了轩辕天音,继续道:“这是我们商会特意为你准备的魔晶卡,除去那九千七百五十万的魔石,同时里面还有九千万的魔石是我们商会为另一枚九转还魂丹开出的价格。”

轩辕天音接过骨幽递来的魔晶卡,挑了挑眉。她倒是没有想到万古商会居然给另一枚九转还魂丹的价格给得如此的高,原本她将那枚九转还魂丹交给万古商会其实就是打着便宜卖给他们的想法,只是这万古商会却是没有占自己丝毫的便宜。

“骨幽长老…那另外的一枚九转还魂丹原本就是想便宜卖给你们的。”轩辕天音微微皱眉看着骨幽,道:“如今你们却给出九千万魔石的价格,这……”

“呵呵…城主大人的意思我们万古商会自然是明白的,不过既然城主大人相信我们万古商会,我们万古商会却是不能占你的便宜。”骨幽笑呵呵地摆摆手,道:“比起狂澜魔君的一个亿,我们万古商会只给了九千万魔石已经算是城主便宜卖给我们了。”

话落,见轩辕天音似乎还想说什么,骨幽却是直接挥手笑道:“若是城主觉得为难,以后城主若是再有什么珍品丹药倒是可以优先考虑我们万古商会,这样或许城主就不会觉得为难了吧?”

听着骨幽的这番话,轩辕天音却是笑了笑,“骨幽长老如此说,我若再推迟便是做作了。也罢…这九千万魔石我便收了,下次有机会我会继续找万古商会合作的。”

见轩辕天音爽快地将魔晶卡收下后,骨幽呵呵一笑,然后自空间戒指中拿出轩辕天音之前拍下的寒水玉珏,将之递给轩辕天音,道:“这是寒水玉珏,老夫也一并给城主带了上来。”含笑的目光瞥过一旁的灵珑,以骨幽的实力自然也能察觉到灵珑的体质,“想来这块寒水玉珏便是为这小兄弟买的吧?这小兄弟的体质倒是难得一见的水属性,有这寒水玉珏戴在身上,对小兄弟今后的修炼倒是有不小的好处。”

轩辕天音接过寒水玉珏,一入手便赶紧到一股寒气顿时自手心钻入体内,连带着整个人的精神也是为之一振。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亮,看着手中的碧色玉珏,暗暗赞叹道:不过是天地灵宝,这玉珏中果然蕴含了一股极其纯净的寒水能量。

“灵珑。”将寒水玉珏交给灵珑,轩辕天音笑着道:“贴身戴好。”

“是,老师。”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让得灵珑想要将寒水玉珏收起的动作一顿。房间里的其他人也同时将目光看向了房门处。

“骨幽长老…水少主派人传话说想要见见狂澜魔君,不过魔君并不在房间内,您看……”

听得门外侍者的询问声,骨幽顿时将目光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狂澜。

而轩辕天音却在听到‘水少主’三个字后,双眸眯了眯。

“告诉水清澈,想要见本君就自己来这里。”

狂澜剑眉轻蹙,他倒是没想到拍卖会刚结束水清澈就会想来见自己,不过目光在扫到身旁一脸若有所思的轩辕天音时,却还是出声回答道。

而门外的侍者显然也没有料到他四处寻找的狂澜魔君居然会在城主的厢房内,在微微一愣之后便领命离开前去给水清澈传话。

骨幽看着房内的其他几人,也是感觉到他们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自觉地对着轩辕天音三人笑了笑,道:“既然几位还有事,老夫就先行离开了。”笑呵呵地看向狂澜,继续道:“魔君大人在城主这里,那么待会老夫就命人直接将九转还魂丹送过来。”话落,再次对着几人点点头,骨幽便直接离开了房间。

待得骨幽一走,轩辕天音却是看着狂澜皱眉道:“魔君要见客人就回你自己的房间去,叫来我这里干什么?”眼角余光看了一眼一旁的灵珑,似乎在刚刚听见狂澜让水清澈来这里后,便一直沉默地低着头。

闻言,狂澜也不计较轩辕天音开口赶自己是不是太过无礼,反正这个女人一见面就敢对着自己一掌拍过去,他也没指望这个女人能有多畏惧自己魔君的身份。

“你不想见见水清澈吗?”狂澜意有所指地看了灵珑一眼,显然是说自己已经猜到了灵珑的身份。

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眯,正欲开口说他多管闲事时,倒是一旁的灵珑却是突然抬起头,低声道:“老师…其实我也想见见…大哥……”

“大哥?”除了已经猜出灵珑身份的狂澜,炎渺却是为之一惊。一双凤眸吃惊地看着灵珑,道:“你说…你说水家那小子是大哥?”

“你是水雍那老东西的儿子?”

灵珑咬了咬唇,俊秀的脸庞上凭白的出现了一抹倔强,恨声道:“我不认识什么水雍魔君,我也不是他的儿子。”

炎渺凤眸微微睁大,不过仔细瞧着这俊秀少年眼中的那枚强烈恨意时,却是心中明白了些什么。

水雍那家伙的后院女人一向是多如牛毛,这小子身上的魔气显然也不怎么纯粹,以炎渺的眼力自然早就瞧出了灵珑是半魔的身份。

“哥哥……”玉儿虽然年纪小,不过却是敏感的察觉出房间里不怎么正常的气氛。

轩辕天音拍了拍玉儿的脑袋以示安抚,然后对着一脸倔强的少年轻声道:“好了灵珑,你若是相见他便见吧,有老师在,你不用太担心。”说完,目光似警告般地扫了炎渺跟狂澜一眼,便抱起玉儿转身又坐了回去。

“水域清澈拜访狂澜魔君,还请魔君相见。”

水清澈温润的嗓音自门外突兀响起,不得不说…撇开水清澈的身份,他的声音还是极其好听的。

狂澜择了一张椅子坐下后,对着门外冷声道:“进来吧。”

不多时,一袭蓝色锦袍的水清澈带着身后的弟弟水清扬便在侍者的带领下缓缓地走了进来。

虽然水清澈也有些疑惑狂澜居然会在拓苍城城主的厢房内,不过在瞧见狂澜身边的另一位红衣男人后,却还是诧异地挑了挑眉,笑道:“清澈倒是没想到原来炎渺魔君也在这里,却是有些失礼了。”

炎渺本就为人张扬且不羁,对于水清澈这么斯文的做派却是不怎么感冒的扬了扬眉,并没有开口说话。

以炎渺的身份地位,他的这番作态也是在情理之中,水清澈也知道炎渺的性子,所以淡淡一笑,便也不跟炎渺多做纠缠将目光看向了软榻上的轩辕天音。

“想来这位便是拓苍城的新任城主了吧?”瞧见轩辕天音极为年轻漂亮的容颜,水清澈倒是没有想到这位新任城主居然是如此的年轻,不过目光在扫到轩辕天音怀中抱着的玉儿后,温润如玉的目光中却是闪过一抹诧异。

这个小女孩…好熟悉的感觉!

“水少主。”轩辕天音点点头却并没有起身,如今水清澈虽然被水雍魔君定为下一任水魔君,可是却只是继承人还不是魔君。以轩辕天音城主的身份自然不会对一个魔君继承人行礼,所以点点头便算是见过了这位水魔域少主。

水清澈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并没有什么不悦,反倒是他身后的水清扬脸上闪过一抹怒意,似乎对于轩辕天音这般淡淡的态度很是不满。

水清扬目光一冷,原本是想要开口叱呵轩辕天音的无礼,然而当他的目光在瞥见轩辕天音身边的灵珑时,眉心一皱。

那个小子是……?

而也就在这时,原本低着头的灵珑却是缓缓抬起了头来。俊秀漂亮的脸庞上,一双凤眸跟水清澈的极为的相似,而那一张脸,却是让得水清扬顿时色变。

“居然是你这个小杂种!”

当初灵珑还在水魔宫中时,水清扬跟灵珑的交集还是颇多的,不过这份交集却是他带着其他兄弟欺辱打骂灵珑。如今看到失踪已经的灵珑居然出现在这里,水清扬又怎能不惊。

但是他惊呼声刚刚一出口,便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罡风朝着自己快速扫了过来,水清扬身体顿时一僵。

以他魔王境前期的实力,这道凌厉的罡风却是让得他脸色惨白动弹不得。

而水清澈也是在察觉到罡风袭来时,神色一变,“清扬!”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内响起,水清扬隽秀白皙的脸庞上明显多了一个巴掌印。

水清澈原本抬起想要去阻止的手也僵在了半空,温润的眸子狠狠一缩,连他都来不及阻止,这实力是……

目光微微忌惮地看向此时已经阴沉着神色自软榻上站起来的女人,显然刚刚那一道罡风是这位拓苍城城主出的手。

好厉害的女人…难怪她能杀了青玄。

“嘴这么臭,吃屎长大的?”轩辕天音阴沉着脸色看着被自己一巴掌打懵的水清扬,然后目光凌厉地扫向水清澈,寒着声音道:“水少主若是管教不好你的弟弟,本城主不介意帮你多多管教管教。”

看着轩辕天音冷厉的目光,即便是水清澈这般的心性也不免心中发寒,他可不认为这个女人是说着完的。

“该死的女人…你居然敢打我?”被一巴掌打懵的水清扬此时也回过了神来,身份水雍魔君的儿子,虽然水清扬没有自己大哥那般被父亲看重,不过从小也是没有被人如此打过的,一双丹凤眼恶狠狠地瞪着轩辕天音,原本一张较好的面容顿时变得狰狞了几分,怨毒地道:“不过一个小小的城主,也敢对我动手…我一定要将你……”

“还想挨打?”轩辕天音看着水清扬凶狠的神色,挑眉冷笑。

“清扬住口!”察觉到轩辕天音眼睛里的危险光芒后,水清澈顿时心中一惊,对着水清扬叱喝道。

“大哥,明明是他……”瞧得自己大哥不帮自己反而还吼自己,水清扬顿时不干了,不过在触及水清澈的目光后,却是咬了咬牙将嘴里的话又吞了回去。

见到水清扬作罢,水清澈明显松了一口气,此时将目光看向轩辕天音身边的灵珑,眸底闪过一抹莫名的情绪。

他就说为何觉得那小女孩莫名的熟悉,原来是他们……

“七弟……”水清澈看着灵珑那张俊秀漂亮的脸庞和跟自己极为相似的凤眸,在心中叹了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那失踪已经的七弟跟十一妹妹却是在这里再次遇见了。

当年备受欺凌的小小少年跟小女孩,如今看着自己这个大哥却是满眼的陌生,让得水清澈的心中说出是什么感受,只是突然觉得心中有些堵。

“水…水少主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七弟。”灵珑垂眸,让人看不清眸中神色,对于这位优秀的大哥,灵珑的心中并没有什么恨意。

当初在水魔域的时候,在他备受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的欺凌的时候,这位大哥其实帮过他们,虽然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但却依然让灵珑心中还是有些感激的。

瞧见灵珑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水清澈低叹了一声,道:“当年你跟玉儿突然失踪,我曾派人到处找过你们,却不曾想原来你们已经离开了水魔域。”

“你……”见灵珑依然垂眸不语,水清澈却是低声问道:“如今总算见到了你们,灵珑…你可愿意跟大哥回去?”

“大哥,凭什么要这个杂…他回去?”听得水清澈居然要让灵珑回去,水清扬顿时不满了,原本是想要说‘杂种’的,结果话刚刚出口,便是察觉到一道冷厉的目光扫来。水清扬顿时响起了刚刚那一巴掌,然后将‘杂种’二字又吞了回去。

水清澈不悦皱眉地看着水清扬,沉声道:“灵珑是我们的弟弟,接他回家有什么不对?”

水清扬顿时嘴角一撇,在心里不满地嘀咕道:什么弟弟…他就是一个血统不纯的杂种而已。

“弟弟?接他回家?”轩辕天音挑眉看着水清澈,若说之前她还怀疑水清澈的用意,不过现在倒是相信了他是真心想要接灵珑兄妹二人回去的。

可是……

目光扫了一眼满脸愤恨的水清扬,轩辕天音冷冷一笑,明明是亲兄弟,可是这心性还真是差别甚大。

果然是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呢。

听得轩辕天音的冷笑声,水清澈神色一正,认真道:“城主,虽然我不知道灵珑跟你是什么关系,可是灵珑毕竟是我们水氏一族的血脉,他应当跟着我们回水魔域。”

“水氏一族的血脉居然会流落在炎魔域的一个贫困小村庄里?”轩辕天音冷笑一声,也不管水清澈是什么表情,目光温和地看向灵珑,问道:“灵珑,水少主说他是你的哥哥,真的是吗?”

灵珑摇摇头,“不是,灵珑的亲人除了妹妹跟老师就没有别人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水清澈,道:“水少主可是听清了?”

“灵珑是我的弟子,可不是水少主的什么弟弟,若是水少主想要找什么失踪的弟弟还是去别处找吧。”

水清澈皱眉看着轩辕天音和灵珑,心知灵珑心中定然是恨极了他们不愿意跟着自己回去,微微叹息了一声,道:“灵珑,不管怎么说你始终是我的弟弟,大哥知道你现在心中不愿意承认我们,你…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因为突然见到灵珑,原本是想要来见狂澜魔君的心思也淡了几分。水清澈朝着狂澜几人歉意一笑,道:“今日清澈便不再打扰魔君了,改日再来拜访。”话落,对着狂澜和炎渺拱了拱手,便是准备带着水清扬离开。只是在离开的时候,目光复杂地看着灵珑和玉儿,然后对着轩辕天音道:“有劳城主照顾七弟跟十一妹妹,改日本少主再去城主府叨扰。”

看着水清澈二人就这么离开了,轩辕天音却是挑了挑眉。

有点意思,刚刚水清澈离开时说的话,显然是不放弃想要带走灵珑跟玉儿的打算啊。

改日去城主府叨扰吗?

那我倒要在城主府恭候大驾,看你如何将我的弟子给带走。

“天音…水家那小子是想要抢你的弟子了啊。”瞧得水清澈二人离开,炎渺却是笑着挑了挑眉。拿眼瞥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灵珑和乖乖呆在轩辕天音身边的玉儿,炎渺魔君表示心情非常愉悦。

不愧是本君看中的妹子,这一出手直接扇了水雍那老家伙的儿子一巴掌。

唔…打水雍脸面什么的事情,本君是最喜欢的了。

冷冷地瞥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炎渺,轩辕天音冷哼了一声,这货心中在想什么,她却是清楚明白的很。

一手牵过玉儿,轩辕天音也不再管炎渺跟狂澜,直接招呼上灵珑,道:“灵珑,回去了。”

看着轩辕天音三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厢房,炎渺咧嘴一笑,喊道:“天音,等等我…本君要去你城主府借宿。”

红色身影欢快地跟上了轩辕天音三人的脚步,狂澜魔君却是挑了挑眉,借宿什么的本君也喜欢。

所以,当轩辕天音带着灵珑跟玉儿回府后,城主府内却是又多住进来了两位魔君大人。

一时之间,整个城主府的下人们觉得他们的城主府顿时蓬荜生辉。

自城主府建立以来,还是第一次同时进去两位魔君大人啊,且这两位魔君大人还是不请自来,赶都赶不走……

------题外话------

十月的最后一天了,妹纸们赶紧将你们兜里的票拿出来,不然就要过期了。

这段时间不少妹纸都在嚷着要阿祁,无奈情节需要总是要慢慢来…不是绯月藏着阿祁不放出来,而是每个情节都是规划好了的,总是要慢慢来才行啊。

不过绯月也知道阿祁被雪藏了太久,所以绯月这两天精神头好了一些,也准备加快进度赶紧把阿祁写出来,所以…妹纸们,莫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