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拓苍城的桃色新闻/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水清澈说的改日来城主府叨扰的‘改日’变成了拍卖会后的第二日时,轩辕天音倒是有些诧异,似乎是没想到水清澈这位大哥对灵珑兄妹二人还是看得这么紧张的。

靳总管来禀报时,轩辕天音正跟炎渺和狂澜二人在后花园的莲池边观察灵珑体内封印的反应。

“你说那位水少主是一个人来的?”轩辕天音收回看着灵珑的目光,侧头看向靳总管。

“回城主大人,水少主的确是一个人前来。”靳总管道。

炎渺闻言挑了挑眉,笑道:“那小子倒是有点意思,没有将他那蠢货弟弟给一并带来。”一想到昨日轩辕天音打水清扬的那一巴掌,炎渺就觉得过瘾。

“带来送死吗?”狂澜在一旁冷冷地瞥了炎渺一眼,依照昨日那蠢货对水灵珑的态度,他敢保证今日那蠢货若是再辱骂水灵珑,绝对会被这个女人给彻底留在城主府里。

听着炎渺二人的话,轩辕天音却当没听见般,将目光再次看向莲池中的灵珑,挑眉问道:“灵珑,他是来找你的,见或不见看你自己的。”

闻言,灵珑*着上身自莲池中走出来,看着轩辕天音点点头,道:“老师,我去见见…他。”

见灵珑如此,轩辕天音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看着灵珑转身离去的背影,低低叹了一口气。

“天音,你放心让灵珑一个人去?”炎渺唯恐天下不乱地凑上来,一张俊美张扬的脸上带着‘我们也去瞧瞧吧’的表情看着轩辕天音,显然是心中又不安分了。

轩辕天音无言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将他凑上来的脑袋推开,转身朝着身后不远处的凉亭走去,“人家兄弟二人的事情,我们去凑什么热闹。作为一个魔君,好奇心不要这么重。作为一个男人,也不要这么的八卦!”

“八卦?八卦太极图吗?”炎渺眨了眨眼睛,然后转头看向身边的狂澜。她说的八卦是什么意思?

狂澜冷冷瞥了他一眼,然后抬步走向了凉亭。本君不跟白痴说话!

城主府的待客大厅中,水清澈神色沉静地垂眸喝茶,似乎经过一晚上的时间,他的身上倒是多了一些什么。

灵珑随着靳总管进入大厅后,靳总管便自觉地退了出去,整个大厅内就留下了灵珑跟水清澈二人。

抬眸打量着眼前的俊秀少年,除了那双像极了自己的凤眸,其实灵珑的长相更似他那人族的母亲。

而这么一晚上的时间,灵珑的心情似乎也平静了下来,不似昨日在万古商会那般浑身充满了尖锐的气息。

“灵珑,你似乎看起来过得很好。”水清澈神色温润地看着灵珑,仿佛真的就像一个哥哥关系弟弟那般。

灵珑抬了抬眼皮,目光平静地看着水清澈,道:“那是因为我运气好,遇见了老师。若是几日前没有遇见老师,或许我跟玉儿便已经死了。”

“为什么不回水魔域?”水清澈皱眉,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少年,宁愿死在外面也是不愿意回水魔域?

“回去?”灵珑嗤笑了一声,目光嘲讽般地看着水清澈,“回去继续被水清扬他们当成杂种?当成随时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狗?”

“我会回水魔域的。”原本情绪快要激动起来的灵珑却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又恢复了平静,然后这种平静却是让得水清澈的眉心皱得更紧了。

灵珑淡淡看着水清澈,一字一句认真地道:“我会回水魔域,欠了我跟玉儿的东西我都一一拿回来。还有我的母亲,她不能白死!”

当年灵珑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水清澈还是隐约的知道一些,看着少年平静目光下的深刻恨意,即使是水清澈也不得不在心底叹息一声,或许父亲做的一些事情是真的太过分了。

“灵珑,你想报仇?”沉默片刻,水清澈看着灵珑问道。而灵珑却是目光淡淡地看着他不语。

“当年你母亲的死…或许是父亲跟那些人的错,不过……”水清澈缓缓起身,无奈地道:“不过大哥作为父亲的继承人,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无法看着父亲去死。你若哪天当真想要找父亲报仇,或许你第一个要面对的敌人便是我。”

“既然你不愿意跟着我回去,那么便留在这里吧,大哥…等着你回水魔域报仇。”话落,水清澈深深地看了一眼灵珑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城主府。

踏出城主府的大门,水清澈抬头看向紫色的天幕,俊朗如玉的脸庞上带起一抹苦笑。

当年那个备受欺凌的弟弟,或许真的会给水氏带来一场灭顶之灾,父亲…或许你真的做错了啊。

大厅中,灵珑看着水清澈离去的背影,眼中的神色忽明忽灭。

“怎么?见了水清澈后便动摇了你心中的决定了?”

轩辕天音三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在大厅里,清冷的声音让得灵珑顿时一怔。

抬头看向轩辕天音,灵珑原本清澈的凤眸中似乎蒙了一层薄雾,“老师……”

瞧得灵珑这茫然又是无助的模样,轩辕天音小脸上的神色一沉,抬手伸出食指快若闪电地点在了他的眉心上,只见一道金光极快地没入了灵珑的眉心里,随后一声如同洪钟般的轻喝声在他的意识海轰然响起。

“醒来!”

‘轰——’

一声轰鸣在灵珑的意识海中响起,而灵珑整个人在狠狠一颤之后,原本迷茫的眼神渐渐开始恢复清明。

“老师…我…我这是怎么了?”灵珑脑子里一个激灵,然后疑惑不解地看向神色阴沉的轩辕天音。

而轩辕天音在瞧见灵珑似乎渐渐清醒过来之后,难看的脸色才好了几分。随即冷哼一声,沉声道:“好一个水魔域少主,好厉害的心计。”

“小子,你刚刚差点迷失心智。”炎渺抬手拍了灵珑脑门一下,似笑非笑地道:“刚刚你那位好大哥可是对你说了什么?”

“他……”灵珑闻言一惊,他本就聪慧,如今看着轩辕天音微沉的脸色和炎渺戏谑的目光,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魔道摄魂术。”狂澜冷着声音为他解惑,“倒是没想到水雍的确生了一个厉害的儿子,先用亲情瓦解你内心的防备,然后不动声色地用魔道摄魂术扰乱你的心智,果然是打击别人的一个好办法。你若真的遭了道儿,以后你的修为便休想再进一步。”

灵珑脸色一白,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初在水魔域的时候,水清澈是唯一一个没有欺负他,而且还暗中帮过他几次的人。

“为什么?”轩辕天音斜睨了灵珑一眼,不过在瞧见灵珑苍白的脸色后,声音却是陡然软了几分,道:“因为他是水魔域的少主,更因为他是水魔域未来的魔君。对于一切有可能威胁到水魔域的人,他都不会心慈手软。”

灵珑闻言脸色再次一白,“既然他觉得我威胁到了水魔域,为何不直接……”

“为何不直接杀了你吗?”一旁炎渺接过他未说完的话,嗤笑一声,挑眉道:“你当水清澈是水清扬那种蠢货吗?这座城主府有本君跟狂澜本君在,而且四周有你老师放开的神识,若他真的在这里对你出手,你猜到时候死的是你还是他?”

似乎不顾忌灵珑神色间的苍白,炎渺撇了撇嘴继续毫不留情地道:“灵珑小子,收起你心中那可笑的亲情。在水氏一脉中你觉得真的有亲情这个高尚的玩意儿?这一次你险些遭了道儿,就当作是一个教训好了,下次遇见你那位大哥,你还是警惕一些,那位水氏少主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灵珑低着头沉默不语,厅中其他三人也不再说话。半晌,只见灵珑抬起头看向轩辕天音,沉声道:“老师,对不起,有了这次教训后,灵珑再不敢轻信别人了。”

“知道教训了?”轩辕天音挑眉看着灵珑,然后似笑非笑地点点头,道:“唔…既然知道教训了,那么便罚你去后院将八荒破天决再演练个一百遍吧。”

“是…”灵珑点点头,然后转身便朝着后院走去。

“灵珑啊,记得在水中练习哦,不练完不许吃饭。”身后轩辕天音又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

待灵珑乖乖认罚去后院后,炎渺才戏谑地瞥了轩辕天音一眼,道:“天音,你这小徒弟可真是笨,居然就因为水清澈那么几句话便遭了道儿。”

“灵珑那叫心思单纯。”轩辕天音懒懒地瞥了炎渺一眼,随即狭长的双眸危险的一眯,冷笑道:“水清澈吗…我的弟子可不是这样能白白让你算计的啊……”

听着轩辕天音那阴测测的话后,炎渺身子一抖,随即又满脸兴奋的看着轩辕天音,问道:“怎么?你想要干什么?是不是准备对水清澈出手了?”

“对水清澈出手?”轩辕天音如同看白痴似的看了兴奋的炎渺一眼,嗤了一声道:“在拓苍城对水清澈出手,你是觉得我这拓苍城能承受得起水雍魔君的怒火?”

“那你怎么准备办?”炎渺神色一垮,随即又不甘地问道。

轩辕天音低低垂眸,半晌,意味深长地道:“听说水雍很宠爱那个水清扬?水清澈也很宝贝那个弟弟?”

“水清扬那蠢货的母亲似乎是水魔域中一个大族里的女儿,水雍一直对那女人宠爱有加。”炎渺点点头,随即凤眸一亮,看着轩辕天音道:“你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轩辕天音挑眉,随即淡淡道:“只是觉得这位清扬少爷既然出来了,那么便不要再回去了吧。”

轩辕天音话中的杀意让得炎渺头皮一麻,不过在一麻之后,这位炎渺魔君却是越加的兴奋了。

“天音,其实还可以这样……”

“唔…不错,我觉得其实还可以这样……”

“哎呀,好办法,那么若是这样呢……”

大厅中不时传出轩辕天音跟炎渺二人古怪的冷笑声,静静坐在一旁的狂澜魔君却是一脸古怪扭曲地看着那凑在一堆的二人,猛地打了一个冷战。

也不知道水清扬那蠢货是倒了什么血霉才招惹到这两个缺德的玩意儿……

狂澜魔君默默地再次看了轩辕天音跟炎渺二人一眼,他深深地庆幸自己还好没有得罪他们两个,并同时在心中默默地同情了一下那位毫不知情的水家公子。

次日,水域魔君的三公子暴毙在床上的事情如同一阵旋风般传遍了整个拓苍城。

而那三公子死前的模样…据有人说实在是太令人难以开口。但是纸是包住火的,所以不少留言便也跟着传来出来。

据说那位三公子是在城中招了一名美貌歌姬后因为兴奋过度死在了床上……

据说那位三公子招的那名美貌歌姬其实是一个男人假扮的……

据说那位三公子死的房间就在水域少主的隔壁……

据说那位三公子死前跟歌姬颠鸾倒凤的时候嘴里一直叫着隔壁水域少主的名字……

据说…那位三公子其实偷偷一直爱慕自己的哥哥……

据说…那位三公子爱慕自己的哥哥,在忍不住对自己哥哥不轨的时候,被自己的哥哥给杀了……

虽然流传的‘据说’太多,不过一件事情被人说得多了,即便不是事实,也变成了事实。

水域少主这几日很烦躁,特别的烦躁。

不仅弟弟死了,还整日面对各种异样的目光,让得一向温润如玉的水域少主都不怎么温润如玉了。

三日后,一道密令自水域魔宫中传出,水清澈在接到密令后,脸色阴沉的带着装着水清扬的冰棺离开了拓苍城。

至于水清扬的真正死因,估摸现在他也没有心思去管了……

------题外话------

昨天晚上快12点的时候我听到小区外面传来一声爆炸声,然后我家小区这一片都停电了,一直到今天下午6点多才来电,可把我给急死了……

先更新一章,我试试看能不能在12点前写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