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006:再次组队/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来的第二天,轩辕天澈就收到三姐天音的快件,里面除了一张无限额的金卡外,还有个小礼盒。

打开一看,轩辕天澈瞬间就乐了,里面躺着的是一枚做工精致且古朴的耳钉,外人可能只以为是一个小的饰品,只有轩辕家的人才知道那是什么。

每个轩辕家的直系血脉成员从出生起都会有一个这种特殊的饰品配置,如同他的这个是枚耳钉,而他三姐的便是一条心锁手链,那是轩辕家族的族徽图腾,但它也不仅仅是家族象征。

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饰品,是经过几代轩辕家的先辈才设计出来的,每个轩辕家的直系血脉出生后,都会由家族里的长老用新生儿的一缕灵魂抽附在里面,不管以后他们走到哪里,在本家的祠堂里面的命牌都能感应到他们的生死,一旦佩戴者身亡,宗祠里面的命牌就会碎裂,或者佩戴者遇到生死大难,命牌也会发出警报好通知族里的其他人去救援。

而它还有最后一个作用就是在百年前轩辕家族重新现世时,当时家族里那位天纵之才的族长,利用物理和四维空间的理论,在耳钉里僻开了一个单独的空间,虽然很小,但是足够他们放置自己所需的一切物品在里面。

看着静静躺在小礼盒里的耳钉,轩辕天澈的心里如暖阳划过,自己这个三姐啊,那么冷心冷情的一个人,其实在她的心里——家人是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客厅里,纪恒璟开着电脑不知道在那里查找着什么,唐三儿却不见了人影。

轩辕天澈在冰箱里拿了两瓶纯净水,走到纪恒璟旁边挨着坐下,把手里的一瓶纯净水递给他,问道:“找什么东西?需要我帮忙吗?”

拧开瓶盖把水递回给轩辕天澈,然后抽走另一瓶纯净水,纪恒璟摇了摇头,道:“我刚看了联盟的网页,发现上次找日记本的那雇主又发了一个任务。”

说着把电脑推到轩辕天澈的面前,指了指,继续道:“你看,我觉得这跟我们上次找出的日记本有关。”

“这上面是一个宋朝的墓室啊,年代倒是挺久远的,怎么?有兴趣?可惜上次那日记本,因为联盟规矩我们却不能翻看,不然也能知道点啥了。”

看着任务栏那里,刚发布的这条消息,轩辕天澈倒是挺遗憾上次没有偷偷看一眼日记本里记载的东西。

撇了眼轩辕天澈一脸遗憾的表情,纪恒璟难得的微微勾了勾嘴角,收起电脑对着他道:“你脑子里的想法最好只是想想,破坏了规矩会被整个联盟驱逐的。”

无奈的一摊手,轩辕天澈道:“只是这么一想,我可不会蠢得去实践。”

这时,开门声传来,唐三儿回来了。

二人看着唐三儿双手里提着的几个大购物袋,难得默契的齐齐嘴角一抽。

倒是唐三儿看见二人肩靠肩的坐在一起,戏谑道:“哟,我说~兄弟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你俩这亲热的靠一起,该不会是要准备上演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吧?”

话音未落,轩辕天澈手里纯净水瓶,就朝着唐三儿扔了过去。

别看他手里提着几大包的东西,身手还是异常敏捷,轻轻一偏头侧身,就躲过了轩辕天澈的攻击。

“哎~我说姬小四,就算哥哥我撞破你俩的私情,你也不用这样狠下杀手要对我灭口吧?”

看唐三儿继续满嘴跑火车的说着不着调的话,轩辕天澈瞬间炸毛地怒吼:“滚你妹的私情,小爷一纯爷们,你以为是你那骚包,生冷不忌啊。”

“哟,还恼羞成怒了,谁家纯爷们还在耳朵上戴那玩意儿?姬小四你就闷骚吧,之前都没见你戴过啊,说说看,是咱们小璟送的,还是哪家姑娘送的?”

唐三儿这人吧,是你越恼怒,他便越来劲儿,显然轩辕天澈也明白过来了,瞧瞧人家纪恒璟,从一开始就没正眼瞧过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自己还闹腾啥。

想通之后,也淡定的坐了下来,道:“还真是一姑娘今儿给小爷我送来的。”

一听轩辕天澈这话,唐三儿瞬间来精神了,立马丢了手上的东西,挤了过来,一脸八卦的表情盯着他,连沙发上的纪恒璟都难得的抬眼看了他一眼。

虽说不全是实情,至少自家三姐也是一姑娘不是,轩辕天澈的一张老脸红了红,道:“咳…那个,我三姐今儿给我快递过来的。”

“你三姐?漂亮不?有对象了没?兄弟…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瞧哥们也不差不是,要不你给介绍介绍?”一听还真是姑娘,且还是轩辕天澈的姐姐,唐三儿顿时如蜜蜂见了花儿般的双眼放光了。

白了唐三儿一眼,轩辕天澈面无表情道:“你这样的,不够我三姐一巴掌,就你这调调,真要出现在我三姐面前,估计她的话都能噎死你。”

哪知他话音一落,唐三儿却是越发有兴趣了般,“嗯?小辣椒啊,这带味儿啊,兄弟我就好这口的。”

“呵~辣椒?”轩辕天澈突然古怪一笑,瞥了他一眼继续面无表情地道:“那是一座千年冰山,且毒嘴毒舌,你要试试?”

“……”

看了眼沙发上的纪恒璟,唐三儿弱弱问道:“比小璟如何?”

轩辕天澈侧头看了一眼纪恒璟,被他看的人也刚好转头过来看着他,对着纪恒璟一张面瘫脸,轩辕天澈嘴角抽了抽,道:“他俩应该是一家人,嗯…我三姐的性格,应该…更甚点。”

唐三儿瞬间打了个冷战,太可怕了,比小璟还冷的女人,算了,兄弟我可吃不消,成天对着小璟一个面瘫都是极限了,再来了一个…。身子又是一抖,太可怕了。

晃了晃手,轩辕天澈道:“我三姐你就别想了,刚刚我们在联盟网页上看见上次那雇主又发了条任务出来,是一个宋代的古墓,我们觉得跟上次那日记本有关。”

一说正事儿,唐三儿整个人就变正经了,微微一沉思,开口道:“这次要接这个任务?”

纪恒璟抬头望了过来,顶着一张面瘫脸,道:“嗯,接,我觉得这事儿不简单。”

然后看着二人,等他们的决定。

轩辕天澈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本来就是为了长见识的,去与不去,都没多大关系,唐三儿那头倒是一点头,道:“你说了算,你才是队长。”

纪恒璟轻轻地点了下头,重新拿过电脑,啪啪啪的敲了几个字后,道:“三天准备时间,三天后等联盟的通知,这次发布者还是不会参加,也没透露过身份。”

“联盟联系人刚怎么说?”唐三儿突然问。

“等消息,这次还有其他人接了这个任务,三天后联盟私人飞行馆集合。”

……

……

三天后,盗墓联盟私人飞行管。

华夏国有很多机构或大家族里都有帝国批准的私人飞行仓,飞机这种交通工具在300年前就已经停用,而且技术也失传,但是飞行器的出现却大大的提高了速度和节省了时间。

轩辕天澈三人坐在联盟的飞行馆里,等着这次任务临时组成的队伍里的其他成员。

唐三儿无聊得晃着脑袋,悄悄地对二人说:“那些人挺大牌的啊,时间都过了人还没出现,这么不靠谱到斗里后能靠的住?”

纪恒璟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淡淡道:“你还想着下去后靠他们?”

唐三儿顿时一脸吃屎的表情,道:“那还不如我自己挥刀自杀来得干脆。”

十分钟后,终于看见联盟负责这次任务的代理人领着四个人进来了,那代理人似乎看见纪恒璟跟唐三儿他们一脸不耐的表情,立即快步走了过来,礼貌周到的一欠身,道:“纪小少,真是对不住,这次其他成员不在本地儿,所以过来的时间长了点,还望包含。”

轩辕天澈看着联盟的负责人那一脸的笑容,心里暗暗咂舌,纪家在南方这一带还真是个庞然大物啊,盗墓联盟的人在南边谁不是眼睛长头顶上,可到了纪恒璟的面前也得低头啊。

而跟在负责人身后的那四人,在听到‘纪’这个姓氏的时候,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看来都是听说过南方纪家的名头,虽说纪这个姓氏很常见,但是在南边又是在盗墓联盟里,再结合刚刚联盟负责人的态度,多少也能猜出些什么来了。

四人里面,一个五十来岁模样的老头最先走了过来,对着纪恒璟三人一脸抱歉道:“不好意思,路上出了点事儿便耽搁了一下,望各位海涵。老头子姓吴,天口吴,北边的人,学了一辈子的医,这次是负责各位的医疗。”

“北方?你是陆家的?”

听得老头的介绍,纪恒璟微微一皱眉,问道。

“也不算是陆家的人吧,我在陆家旁系学过十年的医术而已。”老头子看见纪恒璟总算是开口说话了,忙解释道。

点了点头,纪恒璟看着后面其他的三人,淡淡道:“这次的任务不轻松,既然现在在一个队里,我得把话说在前面…除了我这里的两个人加一个医生外,我得了解其他人的资料和本事儿。说句不好听的话,下地儿这活儿,宝贝跟危险是并存着的,如果没有自保的能力,我觉得你们还是多考虑一下,毕竟七个人下去,我作为队长,也不能保证能七个人出来,在斗里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好心去救其他的人。”

轩辕天澈听着纪恒璟这话,头上冒了冷汗,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大爷语气,真不知道这小子这么多年怎么没被人给做了。

那三人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表现,都各自点了点头,也认同了这话。

三人里,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开口道:“纪少这话说得很对,斗里的事情我也是清楚的,我姓陈,若是不见外就叫我一声老陈好了。我就是一商人,凡是有利益的事儿,我都会干。经商之前,我是帝国陆军退伍的军人,虽说年纪不小了,可自问还是可以自保的,这二位是我一个朋友的子女,这小伙子叫贺雄,那丫头叫贺兰,是一对兄妹。纪少别看他们二人年轻,却也是下过斗的,而且还会一些茅山术,自保也是没问题的,绝对不会拖队里的后腿儿。”

听到那对兄妹还会些茅山术,这可是稀奇了。

唐三儿一脸惊奇的盯着那二人道:“哟…茅山术?那可不得了,咱华夏国四大家族里,就轩辕家最是古老,也是最玄幻的一家了,居然还有其他人会这些东西的?看来你俩祖上,以前也是一大家啊。”

那兄妹二人,哥哥贺雄倒是笑了笑道:“哪里,只是会一点皮毛而已。”

妹妹贺兰倒是挺傲气的没开口。

轩辕天澈细细打量了兄妹二人一眼,心里总觉得有些奇怪。

倒不是同行相忌,只是这兄妹二人身上的确是有灵力波动的,但是那灵力波动有点熟悉又有点奇特。

纪恒璟微微点了一头,道:“纪家,纪恒璟,至于我会的东西,相信大家也都知道。”

听得此话,四人都是点了点头。

笑话!

这几年,‘纪恒璟’这三个字在整个华夏的盗墓行业里面谁人不知啊,更别说后面还牵扯到一个纪家,那纪家在华夏国的名头可是很响亮的,四大古老家族之一,别说华夏国了,其他帝国的人,也都知道华夏国的四大家族的名字的。

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唐三儿,道:“这是我的搭档唐子睿,外号唐三儿,西边的人,你们应该也听过。”

当听到‘唐’这个姓,又是西边的人,所有人这次都把眼神放在这个看着一身流氓气质的青年身上了,西方姓唐的人虽然不少,但是被纪恒璟如此介绍,那么还用多问么,西方唐家啊,又是个古老家族。

连从一到来后就一直高傲着的贺家姑娘也不由的看了唐三儿一眼,当然,也仅仅是一眼,然后注意力又集中在了纪恒璟的身上。

一旁轩辕天澈也是惊奇的看着唐三儿,这小子居然是西方唐家的人,跟他认识这么多年,到今天自己才知道,这小子瞒得倒是挺深的啊,不过转念又想了想自己,轩辕天澈倒也是能够理解唐三儿隐瞒的原因了。

纪恒璟也没过多的介绍,手指一转,指着轩辕天澈,继续道:“这也是我的搭档,姬天澈,东边的人,是A大古文明学系毕业的研究生,这次我们队里的顾问。”

听得轩辕天澈只是一研究生,其他人都皱了皱眉,但是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有个专业的顾问在,也不是坏事。倒是那贺兰却皱着眉,开口道:“纪少,这小兄弟能行么?斗里可不是搞研究的地方啊,如果他不能自保,到时候出了事儿,我们可没时间去救他。”

靠!又被小瞧了。

轩辕天澈觉得,难道自己长得就这么文弱?怎么到哪都得被小瞧,正要说话,旁边的纪恒璟倒是先开口了。

“他的事儿,不用你们负责,管好你们自己就行,我的人还不需要别人去救他。”

轩辕天澈一怔,转头看着纪恒璟,从未想过纪恒璟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这小子对他的维护,他还是很受用的。

心道原来这面瘫还是挺有义气的,看在你这么维护小爷的份上,那在斗里真要出了什么事儿,小爷也就帮帮你吧。

轩辕天澈微微勾着嘴角,瞧得被纪恒璟给一句话噎住的贺家姑娘,怎么就觉得心情这么好呢。

还别说,轩辕天澈轻轻的勾唇一笑,那一张漂亮精致的脸却是更加生动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格外晶亮,连颇为嫌弃他的贺兰都被这突来的笑容给晃了一下神。

旁边的纪恒璟看着轩辕天澈那笑意盈盈的一张脸,眼神不着痕迹的闪了闪,随即不自然的撇开头。

倒是唐三儿盯着他的脸,在那小声儿嘀咕道:“妖孽啊妖孽,姬小四不去当妖孽,真是太可惜了。”

话落,唐三儿收回视线,再看了看其他人,也接了纪恒璟的话,维护道:“我们家阿澈就不劳各位费心了,有我跟纪少在,你们出事儿了他都不会出事儿。”

唐三儿这话,瞬间让其他四人的脸色变了,但又不好发作。而贺兰被纪恒璟和唐三儿各自噎了一句,一张俏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好看了,却也闭了口不再挑刺儿。

联盟负责人站在一旁抹了抹头上的冷汗,生怕这才刚刚见面的一队人还没到目的地,便在联盟基地里打了起来似的,立刻打着哈哈道:“既然各位都商量好了,那就上飞行器吧,祝各位顺利归来,我在联盟里等着各位的好消息了。”

------题外话------

通知也说过,评论区也提过,绯月因为突发过敏,所以今天正文咱不更新,不想看番外的妹纸们可以不用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