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03:盛世大婚(三)/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迎亲队从第九天回到魔域,并要在魔域中的三大域一一走过一遍才会返回魔都。

这边神主宫的人将迎亲队送走后,神龙等一群人也是立刻动身前往魔域魔都观礼,而轩辕天音坐在花车中,透过眼前的流苏珠帘看着外面满世界的锦红,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说过要给自己一个盛世大婚,所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将整个众神之巅和魔域中都铺满了喜气的锦红。

看着这满眼的红色,轩辕天音原本平静的心再次泛起波澜,甚至开始有些紧张后面的婚礼。

魔域中所有的魔族族人在今日都是带着喜悦的欢笑,当庞大的五爪魔龙拉着花车自空中缓缓飞过时,下方的人群都是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魔神的大婚可是他们魔族这么多万年来最喜庆的一件事儿了,更是从来都不曾得见的盛景啊。

五爪魔龙拉着花车的速度并不快,主要便是想让魔族的族人好好见见他们魔族的帝后,当在三大域的上空齐齐转了一圈之后,便立刻转道前往魔都。

这条花车经过的路线在半个多月前便已经被订了下来,除去在三大域那些城池的上空游花车外,一出边境后,迎亲队便直接进入了直通魔都外的空间隧道。

今日的魔都的八扇城门齐齐大开,此时魔都中也聚集了不少前来观礼的人。

魔族一向庄严神圣的通天台在今日也被铺满了代表喜庆的红锦,九千天阶的顶端上,搭了一张紫金桌,上面更是摆放了各种祭天的贡品。

魔神跟神族之主的大婚自然要祷告上苍祈福,所以待会儿一对儿新人还要在满城族人注视的目光中登上那通天台。

在通天台下方的观礼席上此时已经坐满了人,除了从第九天赶过来的神龙等人,连同天昊大陆轩辕宗的人也是被一并接来了魔域。

九千天阶下,东方祁一袭红衣静静站在那里,哪怕此时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但是周围的人也能感觉到他心里的那股愉悦至极的心情。

‘吼——’

一声龙吟突然由远至近,城中观礼的人群没有等来金凤拉着的花车,却是等来了由他们魔族尊主亲自拉回的花车。

这一刻,几乎是所有魔族族人都在心里暗叹,这位来自神族的帝后不仅深得帝尊的爱重,即便是那桀骜不驯的尊主都是十分的认同她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五爪魔龙拉花车的画片给吸引,然而只有东方祁一人,在迎亲队出现后,他的目光便一直锁定在花车中那身穿红色嫁衣的人。

清俊的脸庞上缓缓绽出一抹浅笑,暗红的双眸温柔地盯着那花车中的人,他等这一日等了近十年的时间,今日终于可以实现了。

从今日之后,她将会是他的妻,生生世世直至天荒地老都不会改变……

轩辕天音由喜娘搀扶着下了花车,众人这才彻底瞧清新娘的模样,那一袭潋滟嫁衣的女子,就如同一抹霞光,将所有人的眼睛都照亮。

众人微微倒吸了一口气,目光中齐齐涌上一抹惊艳之色。

所谓倾国倾城倾天下,当如是!

就在众人惊艳于新娘的容色时,他们便见到本该站在原地等待由喜娘搀扶过去将新娘交付到新郎手中的新郎却并没有站在原地等待,而是当新娘刚刚一下花车,这位新郎便已经直接抬步朝着新娘走了过去。

观礼台上的众人瞧在新郎的举动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轩辕天心更是眨巴着眼睛笑眯眯地道:“瞧我这姐夫欢喜成什么模样了?哪有新郎亲自跑去迎接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一旁妖冶俊美的男人闻言哼了哼,吊着眼角斜睨着她,嗤道:“妞,你哪知眼睛瞧见你那姐夫很欢喜了?爷看他的脸都快黑成锅底了!”

“胡说!他终于可以娶到我三姐了,哪里会黑脸!”轩辕天心侧头瞪了他一眼后立刻喷道。

“嘁!”皇明月瞥了场中的身穿嫁衣的轩辕天音一眼,然后目光懒洋洋地朝着四周人群中一扫,撇嘴道:“只要是个男人在瞧见自己女人穿成那个样子,还被这么多人给看进了眼里都会不乐意。我说…以后咱们成婚的时候你可不许给爷穿那什么婚纱,否则谁看了你,爷就将他们的眼珠子全部扣出来!”

“变态!”轩辕天心翻着眼皮子低咒了一声,然后就目光眼巴巴地看着场中轩辕天音,心中有些犹豫疑惑地嘀咕:不会真被这变态给说中了吧?可是那婚纱也不露了,就是光了两只胳膊,露了半个背而已……

不得不说,还是男人才了解男人,皇明月猜对了,还猜得很对!

东方祁怎么也没有想到轩辕天音的嫁衣居然是这种样式,虽然好看是很好看,但是这种嫁衣他还是觉得最好只能在他一个人面前的时候才穿为好,如今通天台附近来了这么多的人,又一想到轩辕天音穿着这种嫁衣坐在花车中还游遍了整个三大域,他就忍不住脸色有些发黑。

若不是他脑子里还尚存着一丝理智,他都想要将所有人给轰走了!

轩辕天音瞅着来到自己身边一把搂住自己的男人,这么多年过去又如何不知晓他的此时的心思,顿时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对他进行安抚并传音道:“阿祁,大婚的时候还是笑一笑,不然别人会以为你不想娶我呢。”

东方祁闻言低头垂眸看着她,透过挡住她脸的流苏珠串,见她正含笑看着自己,暗红双眸中凝聚的暗色突然渐渐散开。

“这嫁衣可是小五亲自为我设计的,在我们那里每个女人大婚的时候都会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婚纱,你觉得不好看吗?”

东方祁搂着她腰间的手微微紧了紧,最后还是点头低声道:“好看。”

“好看那不就行了,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呢,你还不赶紧带我去登通天台,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轩辕天音笑着传音道。

只见东方祁突然抬头朝观礼席的轩辕天心那边盯了一眼,然后改搂为牵带着轩辕天音缓步朝通天台的九千天阶而去。

观礼席上的轩辕天心被这一眼给看得背脊一凉,忍不住往旁边皇明月的身上靠了靠,然后不确定地小声儿问道:“阿一,为什么我觉得我姐夫看我的那一眼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凉意呢?”

皇明月哼了哼,然后一把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拽,然后道:“你没有感觉错,所以等大婚之后,你还是赶紧跟着爷回西界去。爷跟你说,这魔神将央在洪荒时便是出了名的爱记仇,没准儿你让你姐穿那什么玩意儿婚纱的事儿,他便将你给记住了,虽然你是他小姨子他不能将你怎么了,不过时不时的阴你一下也不好过。”

“啊?姐夫他这么小气啊?”轩辕天心有些不相信的瞪着他。

皇明月立刻嗤了一声,幽幽道:“不相信啊?不相信你就跟爷回去好好问问当初在洪荒时跟他打过交道的人,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不就好了。”

轩辕天心闻言吞了吞口水,虽然她家这个男人有时候有些不着掉,可是他说的话她还是相信的。

再次抬眸悄悄瞅了东方祁的背影一眼,轩辕天心想了想,然后无比认真地看着皇明月道:“阿一,等大婚一结束,咱们就立刻回去。你妖域还有我灵山都有好些事情等着处理了,咱们也不能离开太久是不是!”

皇明月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嘴上嗯了一声,心里却在道:他家小甜心就是识时务,瞧瞧这口风改得多快啊,爷就爱她这无耻的性子!

而另一边,东方祁牵着轩辕天音已经站在了通天台的九千天阶之下。

看着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的墨玉台阶,即便是轩辕天音也是忍不住有些咋舌。

登通天台可不能使用神力,只能靠自己的体内一步一步登上去,这要是换个体力稍稍差些的人,只怕登到一半就累得上不去了吧?!

二人的不远处,作为今日大婚的礼官玉孤酬瞅着那一对儿新人,老脸上笑成了一朵金盏菊,清了清嗓子,用着庄严的语气高声道:“请新人登梯,祭天祷告!”

话落,人群中响起欢呼声,东方祁含笑牵着轩辕天音缓步拾阶而上。

九千多级石阶一路往上,由他们此刻的位置根本就看不见顶端,整个顶端仿佛已经置身于紫色的云海中般。

下方观礼席上的众人紧紧注视着登梯的二人,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原因是这个大婚沿用了远古洪荒最原始的办法,便是问天。

什么叫问天呢?

在远古洪荒时,神族跟魔族历来有兄妹通婚的习惯,但是这种血亲之间的结合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妥,于是人们便想到了询问苍天的办法。

就是说一对新人想要结合在一起,不问父母不问亲友,只问苍天的意思。若是苍天答应他们在一起,那便大婚,若是苍天不答应,一对儿新人大多都劳燕分飞。

在远古时这个问天的习俗便一直流传了下来,以至于后来想要大婚的男女,即便不是亲兄妹都会去问问苍天的意思。

通天台的九千天阶上并没有其他人,轩辕天音瞅着四周无人后,总算松了一口气般,然后眼珠子朝着身边的人瞥了瞥,突然问道:“阿祁,你说待会若是咱们问天仪式上苍天不答应怎么办呢?”

“他敢!”东方祁闻言暗红双眸危险的一眯,握着轩辕天音手的大掌为微微握紧,抿着薄唇冷声道:“你是我的!谁敢不答应你们的大婚?即便是苍天也不行,否则本帝不介意让这个天换一换!”

轩辕天音瞥了一眼好像觉得待会的问天仪式真的会失败般而周身已经开始聚集冷气的某人,然后垂眸认真想了想若是待会问天仪式真的失败后她会怎么做。

想了又想后,最后轩辕天音也认真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你也是我的,所以待会若问天仪式真的失败,我也有将天换一换的打算!”

此时二人才上百级石阶,东方祁在听到轩辕天音的话后,周身的冷气瞬间散去,然后侧头看着她勾唇一笑,目光宠溺而温柔,“我就知道天音你舍不得我。”

“那当然!”轩辕天音瞥了他一眼,嘴上道:“你以为找个好男人很容易啊,我好不容易走到了大婚,谁敢阻我嫁人,定斩不饶!”

“哦?天音觉得我是好男人?”东方祁含笑看着她,“原来我在天音的心中这么好啊。”

“你在别人眼中是不是好男人我不知道,不过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好的。”轩辕天音难得诚实地道。

东方祁低低笑出了声儿,笑声愉悦,似乎在这一刻他整个人就如同置身在光芒中。这般模样的他,让得轩辕天音几乎转不开眼。

“赤焰有句话果然没说错。”东方祁目光温柔地看着轩辕天音,笑着道:“这世间最动听的话当属情话!”

轩辕天音被他的话给闹了一个大脸红,羞恼地瞪了他一眼,嘀咕道:“又没正经!”

话音未落,只见东方祁突然俯身,然后轩辕天音惊呼一声,被他给拦腰抱了起来。

“呀,你又干什么?”

东方祁垂眸笑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怕你累着,我抱着你上去。”

“登通天台可是要自己走的。”轩辕天音嘴上说着拒绝,可是人却往他怀里蹭了蹭,然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如同猫儿般安安静静地任由他抱着走。

“你我以后夫妻一体,我走跟你走也是一样的,不用太过拘泥于这些形式。”东方祁目光幽幽地闪了闪,然后脸上带着一抹高深莫测,又道:“更何况若是现在将你给累着了……”

“怎样?”轩辕天音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

东方祁又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目光移开,盯着前面的墨玉石阶淡定道:“若是现在将你给累着了,那晚上洞房夜的时候,我的福利便会少了很多。”

轩辕天音:“……”

本来想多写点的,可是家里孩子发高烧,所以只能写到这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