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05:龙神至尊/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上西楼,魔都中依然欢腾一片。

喜庆的礼花在空中绽放,将整个魔都都给照亮。

赤焰魔主的魔主宫中的喜宴仍在继续,主厅里的唯一的一桌宴席上,月笙等人已经明显喝趴了。

耀光抱着一个大酒坛子呼呼大睡,月笙和血玉还有啸月三人睁着一双迷蒙的醉眼,三人互相瞪着傻笑,墨染跟龙邪二人也是喝得摇摇晃晃最后被紫瑜和后析给一脸无奈地各自拎走了。

东方道一这个小老头儿一张老脸给喝成了猴子屁股似的,人趴在桌子上,一手捏着酒杯还在嚷嚷着什么两个爱徒大婚,今儿真高兴之类的醉话。

而同样喝高了的轩辕天心原本还在嚷着要跟人拼酒的,结果酒坛子才刚刚举到一半,就被笑得一脸见牙不见眼的皇明月一边半哄半骗的给强行扛走了。

另一边的桌子底下,鲲鹏一脸傻笑的拖住同样笑得跟傻子有一拼的狐不归,大着舌头还在喊喝。

一桌子人都是醉的不轻,唯独神龙一个人捏着酒杯慢慢喝着,一副众人皆醉老子独醒的模样。

“呵呵…至…至尊好酒量…咱们一起…一起喝的酒,就…就你还…还能坐得稳当……”赤焰醉醺醺地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一手搭在神龙的肩膀上,一边大着舌头结巴道:“不愧…不愧是龙神至尊,本主…本主…服了!”

‘嘭——’

话一说完,赤焰身子一软,又嘭地一声栽了下去,直接砸在地上早已醉死过去的相措身上。然后翻了一个身,如同八爪鱼般的抱紧相措,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就打着呼呼睡死了过去。

片刻后,神龙抬眸一双金瞳慢慢地朝着四周醉态百出的众人一扫,随即将手中的酒杯一扔,从容起身,拂了拂衣襟,淡定道:“傻逼,老子怎么可能真的跟你们拼酒!”说完,挥一挥衣袖,一身神清气爽的走出了主厅。

今日魔神宫是回不去了,神龙也不着急,出了主厅自己慢悠悠地绕过前院朝着后院走去。

如今整个魔主宫内,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都已经喝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他也不要谁带路,一路极为娴熟且有目标的朝着后院的客房而去。

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酒香,神龙一路越过月亮门,便瞧见后花园当中的人工月亮湖。

这样的月色和瞧着湖中倒影的紫月,他难得的生出了一丝闲情雅致来,原本想要回客房的动作却是一顿,然后突然脚下一转,朝着月亮湖走去。

月亮湖的中心有个八角凉亭,不过因为顶棚的原因,若是进入凉亭里便无法看到全部的夜色,所以神龙在湖岸边寻了一处干净的草地,就这样躺了下去。

双手枕在脑后,金瞳盯着天幕上的那一轮紫月,一股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这样的月色…似乎在很久以前他曾记得。

天地初分时,世间到处都是混沌之气,那个时候的月亮跟魔族的这轮紫月很像,而他最常的事情便是一个人静静躺在不死海上看着天空上的月亮和星辰。

那个时候的天地是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思绪渐渐飘远,他盯着月亮的双瞳中渐渐变得迷离起来……

它生于鸿蒙中,在它有记忆的时候天地还合在一起,四周到处都是黑暗。

它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这片暗黑中除了它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生灵。

不过碍于它还是一颗蛋,即便是它已经有了思想,却也无法让还是一颗蛋的自己在这片暗黑的世界里去寻找其他的生灵,它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沉睡,然后积蓄力量,等到它破壳而出后,方才能在这暗黑的世界中去探寻一切它觉得好奇的东西。

时间对于它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而那个时候也并没有时间的概念,它不知道知道沉睡了多久,总之它从沉睡中醒来是因为被一声巨大的响动给震醒的。

一阵猛烈的摇晃中,它亲眼透过包裹自己的蛋壳瞧见外面那片黑暗的世界里破出了一丝刺眼的光芒,在那光芒中仿佛有一道身影,用着一种名为震撼的声音在说着什么。

光芒越来越强烈,这个黑暗的世界被一分为二,清为天,浊为地,从此这个世界便有了天地最初的模样。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了这片天地,又或许是被空中那道分开天地的身形所震撼,它不想再待在蛋中沉睡,于是它动用了自己积蓄下来的所有力量开始破壳。

当那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时,它觉得这是自己听到过的最动听的声音。

‘吼——!’

发出一声兴奋的大吼,在天地刚刚初分之后,它终于破壳而出。

天龙出海,不死海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金光闪烁中,它破壳而出的动静终于引起了空中那道身影的注意。

“咦?居然是跟天地同生的九爪天龙!”

惊讶的声音响起,同时也阻止了它的翻腾动作。

那人踏着金光走来,它这才发觉自己跟眼前这个生灵似乎有些不一样。

“你…是什么?”生涩而古怪的字符自它口中传出,即便它才刚刚破壳而出,不过自己天生好像便能学习一些新的东西。

“呀!灵智还挺高的,居然能听懂我的话,也能立刻学会。”

它盯着他,目光执着而充满好奇。

“你跟我长得不一样。”第二次开口比第一次流畅了许多,它好奇地盯着眼前的生灵,似乎在琢磨着自己跟这个生灵为何长得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因为你是龙,我不是。”他笑道。

“什么是龙?”

“你就是龙。”

“我是龙,那你是什么?”

“我是天命,是这个天地间所有生灵的天命,不过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天道。”

“名字?那又是什么?”

“嗯,我要怎么跟你解释‘名字’这个东西呢……”那叫天道的家伙似乎有些苦恼,“名字就是一个代号,比如你是龙,但我不能一直用‘龙’这个字来称呼你,毕竟以后会有很多龙出现,我若一叫龙,它们都会答应,那你便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叫你,还是在叫它们。”

“所以你叫天道,以后有其他天命出现,可是那些出现的天命便不能叫天道,天道是你独有的,对吗?”

“对,就是这个意思。”天道点点头,道:“虽然不会再有第二个天命出现。”

“为什么?”它眨了眨眼,疑惑地道:“你说以后会有其他的龙出现,那为何以后就没有其他的天命出现?”

“因为天命是独一无二的,若是这天地间出现了其他的天命,那么这个世界便会乱套。”天道笑着道,“当然,你也是独一无二的,即便以后还会出现其他的龙,但是九爪天龙却只有你。”

“我还是没听懂你的意思……”它摇了摇头,为什么他是独一无二的便不能有其他的天命出现,而自己也是独一无二的却还有其他的龙出现?

天道闻言有些失笑,看着它疑惑不解的目光,笑道:“你现在不懂没关系,以后你便会懂了。”

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到底听懂了没有,“那我叫什么名字?”

“你可以自己取啊,取你喜欢的名字。”

“我不会。”

“那你要我帮你取吗?”

“可以,我想要一个跟你一样独一无二的名字。”

“那就叫苍迟吧。”天道笑道,“龙神苍迟,你将成为这个世间所有龙族的至尊。”

“什么是至尊?”对于一切新鲜的词汇,它总能一下找到关键。

天道眨了眨眼,看着它想了想后,解释道:“就是老大的意思。”话落,似乎知道它要问什么是老大的这个问题般,继续道:“老大的意思便是以后所有的龙族族人都要听你的话,尊你的令,而你也肩负着保护它们,照顾它们的责任。”

“你愿意吗?”

它想了想,觉得让以后出现的龙都听它的话,似乎感觉不错,然后点了点头,“可以。”

“很好。”天道闻言笑了,“苍迟,既然你也同意,那么从此刻起,你便是龙族的龙神至尊,而苍天柱上也同样会留下你的名字。”

“苍天柱?”

“你瞧,那便是苍天柱。”

顺着天道指向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根巨大的金色柱子突然出现在天地间,苍迟目光中闪过一抹震撼,喃喃道:“那便是苍天柱吗?”

“对,不过它的另一个名字还叫擎天柱。”天道笑道:“如今天地才刚刚分开,所以还有些不稳,只能依靠它将天地给撑开。”

话落,挥手间,苍天柱再次隐去。

天道抬头看了看四周,道:“如今天地刚分,我还得四处去转转,便就不再这里久留了。”

“你要走?”苍迟目光变得有些迟疑,他是第一跟自己说话的生灵,也是第一个教会它不少东西的生灵,听说他要走,它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很久以后它才知道这股情绪的名字原来叫不舍。

“是要走。”天道点点头,然后笑着看向它,“我的职责便是让这个新生的天地变得更加完善,所以我便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待得太久。”

“那我能跟你一起走吗?”苍迟问。

“不能。”天道摇了摇头,“你生于不死海,便是不死海的主人,而且未来这里将会出现很多你的族人,所以你得留在这里,等待着它们,然后在它们出现后,保护它们。”

似乎听见自己不能跟他一起走,苍迟的目光变得有些暗淡,最终还是要变成它自己单独一个吗?它受够了那种死一般的寂静,连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日子。

“那以后还能再见吗?”

“会的苍迟,终有一日我们还会再见。而到那个时候,我相信你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龙神至尊。”

神龙喝酒又耍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