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07:天地大劫,父神陨落/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盘古依然乐此不疲的跑来崆峒海找揍,从最开始的打完之后便负伤离开的模式,已经演变成打完之后还会坐下来跟苍迟聊会天的地步了。

只不过这个家伙每次在聊天聊到一半的时候,总会用一种垂涎欲滴的模样盯着苍迟,让苍迟恨不得再出手将他给揍一顿。

久而久之,待得苍迟已经对他那种垂涎欲滴的目光习惯了之后,这家伙便再次得寸进尺的跟苍迟打商量,至于商量的事情总是离不开什么割点肉给他尝尝鲜之类的话题。

可是盘古打苍迟的龙神肉的主意打了两千多年,却依然没有尝到一口,就连每次跟在他身边一起来崆峒海的那个小少年虽然同样眼馋,不过也已经在心中绝望了。

这样打打闹闹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三千年,而在三千年后的某一天里,苍迟同往常一样坐在崆峒海上等着盘古跟他身边的小少年到来时,却整整等了五日都是没有再等到他们。

苍迟一脸疑惑地坐在海面上,看着东方,自言自语地道:“莫非那家伙是放弃了?”

五日前便是盘古那家伙该来崆峒海的日子,如今已经迟了五日都没有瞧见那两个家伙的身影,这还是三千年来第一次出现呢。

“坚持了三千年,或许他俩也是腻了吧。”苍迟眼中带了一丝遗憾,抬头看着已经升到正空的弯月,有些情绪低落地往海面上一躺,似安慰自己般地低低道:“放弃了也好,免得日日还惦记着有人想要打我的主意!”

嘴上说着也好,可是心中那空落落的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静静躺着海面上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原本这是苍迟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可是今日却总觉得有哪里没对。

烦躁地在海面上翻了翻,最后他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然后一跃而起后便准备返回海底龙神宫。

可是……

“哟,来迟了几日,抱歉啊。”

盘古那吊儿郎当的笑声自身后传来,苍迟双眼微微一亮,随即转身看去,便见到那家伙一手撑着腰,一边还在喘着粗气儿。

见苍迟转身看去,盘古冲着他摆摆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海面上,咂嘴道:“跟你打了三千年也打够了,今儿我就不跟你打了。”

“那你还跑来干什么?”苍迟盯着他皱眉。

“找你聊会儿天!”盘古耸耸肩道。

苍迟迟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学着他的样子也在海面上盘膝坐了下来,问道:“聊什么?”话落,他目光朝盘古身后一扫,再问:“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只胖鱼呢?”

“生我气了,一气之下就跑回北冥了。”说起那只胖鱼,盘古俊美的脸庞上立刻露出一抹无奈之色。

“所以你迟了这五日时间是跟去北冥了?”苍迟有些幸灾乐祸地瞥了他一眼,这三千年的交道打下来,他可是十分清楚眼前这家伙有多宠那只胖鱼的。如今那胖鱼一气之下跑回了北冥,这家伙肯定是要追过去的。

“没有。”哪知盘古却是摇了摇头,然后屈腿以手支颚,看着苍迟突然道:“今日或许是我最后一次来崆峒海了,看在我垂涎你的肉已经垂涎了三千年的份上,你就不能大方点吗?”

“这种事情能大方?你怎么不说将你的肉让我尝尝鲜?”苍迟顿时嗤了一声,随即皱眉看着他问道:“为何是最后一次来崆峒海?”

“我神族跟魔族的摩擦越来越大,不久之后或许就会迎来真正的神魔大战了,作为神族的老大,我自然要在战场上坐镇才行。”盘古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然后嘀咕道:“一旦两族开战,也不知道打得何时才会结束,所以我以后肯定是没有时间再来崆峒海了。”

“两族开战?”苍迟闻言眉心皱得更紧了,“你们两族一个在东荒,一个北荒,中间隔了这么远,怎么还会有摩擦?”

“谁叫我神族占据了八荒中最肥沃的土地,北荒太过贫乏,连鸟都不去拉屎,如今魔族的族人又越来越多,自然是资源不够用了呗。”

盘古朝着身后一倒,然后四仰八叉地躺在海面上,又叹道:“还是你们海族好,大海本就辽阔,根本就不用担心资源不够,或者地盘不够。”

苍迟沉默不语,盘古也不再说话,二人一坐一躺的在海面上,这样一待便是一夜。

待到东方天际渐渐泛起鱼肚白之后,躺了一夜的盘古缓缓爬了起来,双眼微眯,盯着海平线上已经渐渐冒出头的太阳,逆着阳光突然回头看向苍迟。

“苍迟,你说神死后会去哪里?”

苍迟抬头看着他,见他脸上的神色认真,盯着他看了半响,方才淡淡道:“归墟吧。”

“归墟啊…那可不行,北冥那家伙的肚子里就链接着那个地方,他或许会追过来的吧。”盘古闻言皱了皱眉,突然自言自语地道。

“两族还没开战,你便先想自己的身后事了?”苍迟皱眉盯着他,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一次出现的盘古有些不对劲儿。

“你就当我未雨绸缪好了呗。”盘古随意地耸耸肩,笑了笑,道:“对了,走之前想拜托你一件事儿。”然后他又接着补充了一句:“放心,不是想让你割肉。”

“什么事儿?”苍迟盯着他问。

“若有一日…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有一日我不在了,能不能看在咱们这三千年不打不相识的交情上帮我多多照看一下那只胖鲲鹏?”

“那胖鱼好歹也是北冥之主,又怎么会需要我的照看?再说了,你是神族之主,又岂是说不在便不在的!”苍迟眸光一沉,看着盘古的目光中充满了探究之色。

“你就当我不放心呗。”盘古挑了挑眉,然后一脸懊恼地道:“那家伙这么多年来几乎被我给养废了不说,这十多万年来还一直跟着我到处惹是生非,如今我在他身边或许还没谁敢去寻他的麻烦,可是一旦我不在了,我着实有些担心……”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隐瞒了什么,为何你会觉得自己会不在?”苍迟审视着他,若是此时他还察觉不出盘古的异样,那么他便白活了几十万年。

盘古闻言顿时嗤笑了一声,脸上再次带出一抹吊儿郎当的笑容,斜着眼睛睨着苍迟,撇嘴道:“我能隐瞒什么,不过是凡事都喜欢做两种准备而已。而且这个世间没有谁是能永远长存的,即便我是神族之主又如何?同样也有着自己的劫数不是。”

“劫数?”苍迟目光一变,盯着盘古沉声问道:“你是不是感应到了自己的大劫?”

“没有!”盘古立刻摇头,然后白了他一眼,嗤道:“我被天地孕育而出才多少万年啊,哪里会这么快便有大劫的?苍迟…你脑子怎么进水了?”

苍迟闻言俊脸一黑,他当然知道以这家伙年纪不应该会出现大劫,可是今日这家伙一直在提什么他不在了之类的话,自己能不想歪吗?!

似乎见苍迟黑了脸,盘古打着哈哈一笑,然后冲着他快速地一挥手,人已经腾空而起。

“苍迟,记住我之前拜托你的事情,咱们以后若有缘再见了!”

盘古就这样离开了崆峒海,直到两百一十七年后,神魔二族正式开战,他再也没有来过崆峒海。

神魔之战一打便打了数万年,虽然盘古没有再来崆峒海,可是苍迟却随时在关注二族的战争。

据说魔族十分骁勇善战,一路从北荒一直打过了合虚山,更是直接打入了东荒的地界。

最后两族在招摇山附近僵持不下。

魔族魔神将央跟神族父神盘古在招摇山下大战数月,招摇山附近方圆数百公里皆是一片飞沙走石,地动山摇。

最后在五个月后,将央跟盘古双双负伤,神魔之战才得以有了喘息的机会。

苍迟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龙神宫中处理崆峒海南域的螭吻一族和嘲风一族的恩怨,当听说盘古和将央齐齐负伤,神魔之战在招摇山僵持住后,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打了数万年之久,两族的老大皆是负伤,总算是可以让二族之间的战争稍稍消停一会儿了。

不过他的这口气却还没松多久,便有消息传出说是魔族魔神因为重伤的原因突然陷入了沉睡之中。而就在消息传出的第七日里,天地突然色变,海水开始翻腾,一种毁天灭地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整个四海八荒。

那一日,这天地间的所有生灵皆是目光惊骇地瞧着这惊天巨变。

天空开始出现裂痕,原本被分开了近百万年的天地居然又开始出现了合拢的迹象。

天地色变,日月无光,整个苍穹都开始在往下塌陷。

惊呼声,哭喊声,在天地间响彻一片。

苍迟神色凝重地站在崆峒海之上,金瞳紧紧盯着头顶苍穹,眉心几乎可以拧成了死结。

这般动静,明显是天地大劫到来了啊!

这片天地刚刚出生不过百万年,天地尚且不稳,自然随着时间的演变,总会引来一次到两次的天地大劫。

若是天地大劫真的无法挡下来,那么这片天地间的所有生灵将会连同天地一起毁灭。

就在所有人都感到绝望的时候,东荒招摇山上却是金光大绽。

一道身影迎着塌陷的苍穹直冲而上,当瞧清那道身影是谁后,这一刻无论是神族之人,还是魔族或是妖族、鬼族的族人皆是齐齐高声大呼:“是父神!”

盘古收起了脸上常带的笑容,目光凝重而决绝的看着头顶苍穹,用四海八荒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沉声道:“天地大劫,众生之责,但吾身为神族之主,怜苍生不易,愿用自身化灵,以固天地,护佑苍生万灵!”

‘嗡嗡嗡嗡嗡——’

金色的火焰自他脚下升腾而起,烈火中,他以手撑天,以脚支地,生生撑起了塌陷的苍穹。

火海翻腾,金光照亮整个天地间,四海八方所有生灵都亲眼瞧见神族父神为了抵抗天地大劫,为了这苍生万灵,他自燃神体,自散神魂,以身化灵永固天地。

“吼——!”

就在盘古快速消散于天地间时,一声龙吟突然自远方传出,然后响彻天际。

只见金色的九爪天龙自崆峒海底一跃而出,庞大的身躯在空中几个翻腾穿梭,快速地赶了过来。

与此同时,北冥海域海水直冲天际,一头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青色大鱼自北冥海底破海而出,然后瞬间化作一只青色大鹏,带着急切的嘶鸣呼啸而来。

九爪天龙在空中盘旋一圈,然后化作人形突然出现在快要消失的盘古近前,苍迟的脸色极为难看,盯着身形已近虚幻的盘古,沉声道:“你早就感觉到了天地大劫对不对?当年你最后一次来崆峒海时,你便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对不对?”

“哟,苍迟啊…能在最后见到你还真是开心呢。”火海中,盘古冲着脸色难看的苍迟一笑,道:“果然不愧是朋友,知道我要死了,还特地赶来送我最后一程。”

苍迟闻言脸色再次一黑,然后瞥了一眼后方快速飞来的青色大鹏,对着盘古沉声道:“你倒是死得壮烈,可有想过那头胖鱼!?”

“他呀……”盘古目光轻移,然后落在快速赶来的青色大鹏身上,笑了笑,道:“苍迟,你可还记得当初你答应过我什么?若我不在了,你要帮我多多照看他。”

“我不记得有答应过你!”苍迟怒哼。

“那你现在答应也不迟。”盘古再次笑了笑,随即目光转向苍迟,眸中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老朋友,认识这么多年,这是我唯一拜托你的事情,你可不能掉链子啊。若有一日我还能回来,定当亲自谢你!”

“怎么谢?”苍迟双眼微眯。

“呵…陪你大醉三年可好?”盘古笑问。

苍迟嗤了一声,嫌弃道:“我从来不沾酒,不如你要还能回来,等你回来后割肉给我尝尝鲜如何?”

“可以!”盘古笑着点头,最后再次看了一眼奋力朝这边飞来的青色大鹏,低低叹息了一声,道:“时辰到了,我该走了,记得帮我多照看他。”

“你不等等他?”苍迟皱眉,看着接近越发变得透明的盘古,沉声道:“你再坚持一会儿,那胖鱼已经赶来了。”

“不了,再等便会舍不得了。”盘古虚弱地摇了摇头,身形也是在一阵剧烈的扭曲之后,猛然化作了无数金光,然后朝着四面八方快速散去。

“替我告诉他,好好活着,然后等我回来……”

‘嗡——’

空间猛地一震,盘古在留下最后一句话后,彻底消散于天地间。

“阿古——!”

青色大鹏终于赶到,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迟了,我还是来迟了!”少年双眼通红,目光呆滞地看着盘古消散的地方,喃喃道:“你早就知道会有此一劫是不是?你也早就算到自己会死对不对?所以你才坚持要将我赶回北冥,因为你打算一个人去死对不对?”

少年低着头在轻轻说着什么,哪怕苍迟就站在他的身边,都是无法听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见他身上的波动越来越大,情绪也十分的不稳定,苍迟立刻神色一凝,突然出手将他给拎了起来。

“你干什么!”少年被拎起后如同一只发怒的小兽,目光恶狠狠地瞪着苍迟,咬牙怒道:“放开我!”

“放开你可以,先跟我回崆峒海。”苍迟沉声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崆峒海!放开!”

见这胖鱼不肯合作,苍迟也不啰嗦什么,一把拎起直接朝着崆峒海的方向飞去。

“不为什么,只因为我答应过盘古那家伙要照看你。”

“谁要你照看了?!阿古那个骗子都已经将我丢了,凭什么还要让你这老泥鳅来照看!”

老泥鳅?!

苍迟闻言俊脸一黑,若不是答应了盘古,他真想一巴掌将这胖鱼给拍进崆峒海底挖都挖不出来。

“老实点,盘古有话留给你,你若再闹腾,信不信你会永远都不知道他到底给你留了什么话?!”苍迟拎着他晃了晃,然后冷笑威胁。

果然,此话一出,原本还挣扎闹腾得起劲儿的家伙顿时消停了。

半响后,方才听到他声音闷闷地问道:“阿古他说什么了?”

苍迟瞥了一眼又开始红眼圈的家伙,冷声道:“他让你好好活着,然后等他回来。”

“你…你说什么?”少年身子一僵,瞬间抬头看向他,声音急切又结结巴巴地问道:“你说…阿古他还能回…回来?”

“他是这么说的。”苍迟哼了哼,然后将拎着的人给放了下来,道:“那家伙是由混沌青莲孕育而出,又是天定神主,自然有着别人不知道的一些手段。若他自己说能回来,想必应该是可以回来的。”

话落,苍迟斜睨了身边的胖鱼一眼,哼道:“所以在他回来之前,你还是要好好的活着,否则等他回来后,你却死了,那才是个笑话!”

胖鱼垂着头不吭声,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

苍迟伸手推了推他,催促道:“愣着干什么,走吧。盘古那家伙说你跟着他的这些年到处惹是生非,得罪了不少人,所以他才让我多多照看你。既然我答应了他,那么就得护住你一些,免得他到时候回来后你却没了,我崆峒海只怕又不得清净了。”

少年一手打开苍迟的手,然后一脸嫌弃地看着他,“阿古既然还能回来,我当然得好好活着等他,而且就算得罪了不少人,可是我整个北冥也不是吃素的,谁要敢来找我的麻烦,大不了一口吞了他们将他们都送去归墟!”

“知道你能吃行了吧!赶紧跟我走。”苍迟嗤了一声,然后不耐烦地催促道。

“走就走呗。”少年翻了白眼,正欲转身时,突然双眼猛地瞪大,然后看着二人身后惊呼道:“你看那是什么?”

苍迟一愣,连忙回头看去,“什么那是什……。”

结果他话未说完,便察觉到身边一阵风吹过,待他将头转回来时,便瞧见身边的家伙已经化作一道残影掠出了老远。

“傻泥鳅,哈哈哈…谁要跟去崆峒海啊!”少年一边笑的得意,一边不停变换身形,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已经跑得只剩下一个小黑点。

“我要回北冥去了,傻泥鳅你就自己慢慢回崆峒海吧。”

苍迟嘴角一阵抽搐,他倒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被那头胖鱼给耍了!

低咒了一声,正欲去追,便又听得那跑远的家伙大声道:“你可别想追我,鲲鹏可是天地间速度最快的,即便你想追都是追不上的。”

苍迟闻言有些气结,鲲鹏的速度的确是天地间最快的,若不是崆峒海离招摇山很近,而北冥海域却在大陆的另一端,只怕之前最先赶到盘古身边的就会是他了。

瞧着已经彻底跑得没影了的家伙,苍迟有些无语地抬手揉了揉眉心,这只胖鱼的心性还在幼年,又天生贪玩爱闯祸,如今让他这么一跑,还真不知道以后会出什么事儿。

他到底要不要离开崆峒海去一趟北冥呢?

郁结的叹了一口气,他还是去北冥走一趟吧,否则那家伙真要出个什么事儿,以后等盘古真的回来了,只怕他还没法向盘古交代了。

苍迟脸色有些发黑,抬眸看了一眼崆峒海域的方向,然后再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后,朝着北冥海域的方向而去。

他觉得或许盘古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