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10:四海八荒人尽皆知!/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崆峒海上掀起了巨浪,晗娆如一道金光般自海底破浪而出,然后没有任何停留的便朝着东荒的方向掠去。

‘轰——!’

突然一道巨大的水柱自海底升腾而起,苍迟自水柱中掠了出来,堪堪将晗娆给拦了下来。

晗娆见苍迟突然出现,一双秋水眸子隐含怒火,恨恨地瞪了一眼他也不理会,便想绕过他再走。

可惜她脚步刚刚一转,苍迟又挡了过来。

一双金瞳微敛,苍迟皱眉盯着一脸怒气的晗娆,问道:“你这怒气冲冲的模样准备上哪去?回龙凰谷可不是这个方向。”

见去路被挡,晗娆又很是有些恼苍迟,本想冲他吼句‘关你屁事’的,可是抬头一看见他的目光,那已经到了嘴边的四个字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但心中的怒气不发泄出来,晗娆又觉得自己白这么气了一回,所以她瞪着双眼盯着苍迟,半响方才愤愤咬牙道:“谁说我要回龙凰谷了,我是去东荒俊疾山!”

“俊疾山?”苍迟盯着她的目光闪了闪,看了半响,然后默默地一侧身,将自己挡去的道路又给让了出来,淡声道:“去俊疾山也好,想来以金乌神君的性子,应该不会生你的气,你此时赶过去解释,还来得及。”

哪知他这话音还未落,晗娆却是立刻气红了眼,对着他就是一顿猛踹,踹完之后才带着哭腔骂了一句:“苍迟,你果然是没有心的!”

苍迟眉心都拧成了结,盯着那踹完了人就跑没影的家伙,特别是感觉到自己小腿上传来的隐隐疼感,顿时头疼了起来。

海面上一阵腥咸的海风吹来,本该是极为凉爽的,苍迟的心却隐隐有些烦躁。

看着晗娆愤怒离开的方向,那股烦躁的情绪却是越演越烈。苍迟皱眉盯着东荒不语,半响才低低道:“瞧她那模样有些不对,该不会要出什么事儿吧?”

似乎真的怕会出什么事儿般,苍迟站在海面上犹豫了片刻,便再次朝着晗娆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从崆峒海到东荒俊疾山还是有着一些距离的,不过晗娆乃九彩龙凰,速度虽然比不上鲲鹏,可是却也不慢,等到苍迟追到俊疾山下时,便瞧见了山中已是火光一片。

这么一看,苍迟顿时有些坐不住了,那金色的火光明显就是晗娆的本命龙凰火。

果然是出事儿了!

顾不上施术隐去身形,苍迟几个闪身便上了俊疾山。

此时俊疾山中火光一片,金乌神宫前站了不少的人,除了金乌神宫中的人外,还有几名龙凰族的族人也在当中。

神宫前的广场上升腾起了大片的金色火海,火海中晗娆持剑而立,那英姿飒爽的风姿再配上身后的火海,俨然是一副女战神的模样。

站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容貌俊朗且英气的男子,虽然被晗娆给用龙凰剑指着,可眉眼间却依然带着一丝笑意。

晗娆柳眉倒立,瞪着对面的男子,冷声道:“龙凰一族不想跟神君交恶,可神君的一些做法却让本上神很是不喜。你来我龙凰谷向我提亲,可有问过我的意愿?连我的意愿都没有问过,就大张旗鼓的去我龙凰谷提亲,神君不觉得你的做法有些颠倒了吗?”

“这件事儿的确是本君做得有些不妥,九凰上神如此恼怒也是应该。”金乌神君含笑点点头,看着晗娆认真道:“不过本君想要迎娶上神也是真心。”

晗娆闻言嗤笑一声,将手中的龙凰剑轻轻挽了一个剑花,“神君想娶本上神也不是不可以,可我龙凰一族向来只喜欢强者,神君若当真想要迎娶我,那就先打败本上神再说,否则还请神君绝了这个心思,收回你的聘礼。”

“既然上神执意想要赐教,本君也只能应战了。”金乌神君挑了挑眉,看着晗娆的目光染上的笑意更是浓郁了几分,“这样也好向上神和在场的诸位证明一下,本君想迎娶上神的决心。”

“既然你的同意了那就打吧,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晗娆一听见这家伙还想迎娶自己,心中的怒火早就有些憋不住了,冷冷吐出一句话后,提着龙凰宝剑便对着金乌神君冲了过去。

晗娆虽刚刚成年,比眼前这位金乌神君不知小了几万岁,可好歹也是天上地下唯一的一只九彩龙凰,龙凰一族历来善战,论起打架来,那可是晗娆的强项。

二人在场中打得难舍难分,看得场外的人也是一阵阵惊呼。

别看最开始二人的实力还不相上下,可是打得时间一长,便慢慢看出了些门道。

晗娆的实力比起金乌神君来说可谓是不遑多让,但她毕竟也才刚刚成年,再加之金乌神君从一开始就打得保守,只做抵抗,并没有太消耗神力,而晗娆就是一开始就是猛攻。

所以这时间一长,二人的状态就有了明显的差别。

金乌神君明显是还有余力,而晗娆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了,若是最开始晗娆就不给他拖延的时间,直接来个速战速决,只怕她还真能一口气压制住对方。

奈何从一开始,心急的晗娆就被金乌神君给牵着鼻子走,所以到了最后,便隐隐出现了败势。

二人的战斗被隐在暗处的苍迟也看了个清楚,苍迟也同样瞧出了这里面的门道,目光有些微沉地看着场中还在提剑猛砍的晗娆。

心中暗道那丫头还是太年轻,遭了那金乌的道儿了。

场中对战的二人在一次激烈碰撞之后再次分开,金乌神君眼带笑意地看着有些呼吸急促的晗娆,“看样子上神已经力竭,似乎不必再继续了吧?”

晗娆闻言脸色唰地一下黑到了底,若是到现在她还没明白自己是上了人家套,她就是个傻逼了。

目光死死盯住对面的金乌神君,晗娆的眼底突然生出了一股狠意,冷着一张脸,声音淡漠地道:“为什么不继续?你可还没赢过我呢!”

话落,只见晗娆脚下突然再次升腾起金色火焰,而这次的龙凰火却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样。

熊熊火焰并没有朝四周蔓延,而是如同一道火舌般,迅速将晗娆从脚底开始缠绕,不过眨眼间她整个人都被烈火给紧紧包裹。

当瞧得这一幕,场外以凰天长老为首的几名龙凰族人却是脸色大变,目光惊骇欲绝地看着置身于烈火中的晗娆,齐齐惊呼:“上神不可啊!您怎能如此莽撞动用涅槃真火,上神赶紧将火收回去,否则您会被涅槃真火给烧得灰飞烟灭的啊!”

听得凰天长老等人的惊呼声,其他人也是为之一惊,他们谁也没想到九凰上神为了打败金乌神君不惜生生催动了涅槃真火。

凤凰都有涅槃一劫,龙凰也同样,每涅槃一次,便从火中重生一次,而重生的凤凰会比以前更加强大。

可是强行催动涅槃火却是不一样的,这样违反自然定律,一个不小心,那可就是不是涅槃重生,而是被涅槃火给烧得飞灰湮灭。

晗娆咬着牙催动了涅槃火,一双眼眸中满是决绝之意。

金乌神君有些呆滞地瞧着她,眼中有着一抹不可置信和黯淡,“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甚至不惜飞灰湮灭都不愿意?”

“不愿意!”晗娆咬牙沉声道,语气决绝而坚定。

“为什么?”金乌神君有些受伤了,他想要迎娶她是真心的,否则也不会一等到她成年便迫不及待的去龙凰谷提亲。

为什么?

晗娆站在火中突然一笑,脸上的冷色在这一刻尽数退去,似乎连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因为我想要嫁的那个男人不是你啊!”

话落,晗娆的脸色猛地出现一抹苍白,然后一口逆血吐了出来。

涅槃火一旦催动,便很难强行打断,所以凰天长老几人才会神色变得那么的惊慌和绝望。

见晗娆吐血,凰天长老等人几乎人人眼中都出现了绝望。

怎么办?

他们龙凰一族怎么办?

好不容易才盼到上神成年,没曾想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这是天要绝他们龙凰一脉吗?!

而就在众人绝望和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龙吟却是突然自天上响起。

原本已经被涅槃火给烧得有些神志不清的晗娆在听见这一道龙吟之后,眼中的光芒却是突然亮了起来。

“苍迟……”

九爪天龙突然出现在俊疾山上,然后所有人看着那金色神龙朝着涅槃火中的晗娆而去。

‘轰隆隆隆——’

磅礴大雨突然降下,雨中却是带着丝丝腥咸之味。

苍迟冲入烈火中立刻化出人影,想都没想便是一掌拍在晗娆的后心为她输送神力。

金瞳中隐隐有怒火在升腾,苍迟垂眸看着怀中的人,沉声怒道:“你是疯了不成?不想嫁人多的是办法,有你这样不要命的吗?”

“苍迟……”晗娆被苍迟给吼得脖子一缩,随即却又是笑开了,也不管浑身还疼得厉害,一把抱住他,嗷嗷哭着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苍迟…其实我也怕啊,我怕万一我挺不过这涅槃火,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苍迟眉心都快拧成死结了,想要一把将人给丢出去,可是他还在为她输送神力,又不能将人丢出去,只能任由她抱着自己嗷嗷哭着。

四周的涅槃火在苍迟出现强行打断后就已经开始消散,待得完全消散后,凰天长老等人这才连爬带滚带着一脸后怕的跑了过来。

可惜晗娆只顾抱着苍迟嗷嗷地哭,压根就没打算去搭理其他人,可苦了苍迟抽搐着一张脸,看着四周目瞪口呆的人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半响,金乌神君从刚刚的惊变中回过了神来,目光复杂地看着那抱在一起的二人,最后化作一声苦笑。

自刚刚九爪天龙突然现身他便已经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再加上晗娆喊出的那个名字……

原来她心中想要嫁的男人是他,崆峒海的龙神至尊苍迟!

晗娆这一抱住后就明显没想过再放开,急的一旁的凰天长老等人只能围着二人团团转。

苍迟被晗娆给嚎得脑门生疼,但是她又抱着自己不松手,只能扭曲了一张俊脸,看着一旁眼巴巴瞧着他俩的凰天长老等人道:“她没什么事儿,只是强行催动了涅槃火伤了点本源,以后好生养养就能养回来了。”

凰天长老等人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口气松了后,那看着苍迟的目光就变得贼亮了起来。

刚刚他们是被晗娆的举动给惊吓住了,可不代表他们眼睛也瞎了,那金光闪闪瑞气腾腾的九爪天龙可是被他们给看在眼里的。

所以这一位的身份,只要不是个傻子,都是知道的。

如今瞧得自家上神抱着这位不松手,而这一位大人又明显是专门赶来救人的,这其中的关系就有些令人想入非非了啊。

凰天长老一张老脸笑开了花,难怪上神不肯嫁给金乌神君呢,原来是找到了个更好的。

这龙神至尊跟金乌神君比起来,凰天长老等人瞬间就偏向了前者啊。

苍迟被凰天等人的目光给看得有些不自在,总觉得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伸手轻轻推了推晗娆,想要将人给推开,可惜这才刚刚一碰,他就发现刚刚还在自己怀中嗷嗷哭着的人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晕了过去。

关键是她晕就晕吧,两只手还紧紧拽住了他的衣襟,不仅来外衣都给拽住了,连里衣的领子也一并给拽住了。

苍迟额前青筋蹦跶的欢快,一手小心翼翼地搂着人,一手就去扯拽自己的衣襟,可是拽了半天,愣是没从晗娆手中给拽回来。

这下苍迟有些傻眼了,他想将人丢给凰天他们,可是他也不能光着身子回去啊!

瞧得凰天等人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最后苍迟只能一咬牙,将人给打横抱起来,黑着一张脸,看着凰天等人道:“她伤势虽然不严重,可也不算太轻,本尊欠她个人情,便带她回崆峒海养伤,等她伤好后就让她回龙凰谷。”

话落,苍迟也不跟其他人再说什么,直接抱了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的是…自那一日之后,有关他跟晗娆的传闻瞬间传遍了整个四海八荒。

比如什么金乌神君横刀夺爱逼婚九凰上神,龙神至尊冲冠一怒为红颜,打上了俊疾山抢走了女人啊……。

再比如什么金乌神君强娶九凰上神,上神一怒自焚不从,危急时刻龙神至尊英雄救美,然后英雄跟美人看对了眼儿,恩恩爱爱双双把家回……

更甚至还有……金乌神君看上了龙神至尊,可至尊碍于世俗的眼光不接受,金乌神君一怒之下定亲九凰上神,结果龙神至尊赶去俊疾山,原本是想阻止定亲的,结果一见九凰上神惊为天人,遂抢走上神回了崆峒海,独留金乌神君在俊疾山黯然伤神……

各个版本应有尽有,传得整个四海八荒人尽皆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