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11:苍迟,你给我等着!/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什么样的版本八卦,但是四海八荒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儿,那就是那位九凰上神还真的被龙神至尊给抱回了崆峒海。

如今人人都道崆峒海的神龙至尊和龙凰族的九凰上神的好事儿将近,可惜众人等来等去,却始终没有等来二人要办好事儿的消息,一时之间不少耐不住好奇性子的家伙纷纷跑去了崆峒海打听。

结果呢?

跑去崆峒海打听的人不到半个时辰又纷纷出来了,人家龙神宫居然闭门谢客了。

闭门谢客的龙神宫中来了个意外的客人,那原本跟躲瘟疫一样躲着苍迟的北冥之主也不知道打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在第二天就主动出现在了龙神宫里。

正殿中,苍迟微微黑着一张俊脸,盯着那趴在桌子上笑得快抽筋儿的胖鱼。

胖鱼正哈哈的笑着,并用手砰砰砰地拍着桌面,一边笑得喘不过气儿,一边眯着眼睛看着苍迟问道:“老泥鳅,没想到你还老牛吃嫩草呢?我刚上岸踏入南荒的地界儿就听说了你在俊疾山的壮举,这不…连南荒的地儿我都没踩热乎,就火急火燎地来了你崆峒海……”

目光在殿内扫了一圈,胖鱼又将目光看向了苍迟,笑眯眯地问道:“你那抢来的小媳妇儿呢?还藏着掖着呢,赶紧叫出来让我也瞅瞅,看看是什么样的美人儿居然让得你这老泥鳅打去了俊疾山。”

苍迟闻言额前青筋蹦跶了一下,黑着脸看着他问道:“什么小媳妇儿?你是在哪里听来的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胖鱼冲着他挑了挑眉,然后一手趴在桌子上,一手用来撑着下巴,眯着眼睛看着苍迟就笑了,“如今整个四海八荒都传遍了,各种版本都有,总不会是空穴来风的吧?”

换了个手撑下巴,然后一脸‘哥俩好’的表情瞅着苍迟继续道:“咱们好歹也认识了这么多年了,你就跟我说句老实话,这外面传的那些版本中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否则我这么火急火燎的从南荒又跑来一趟容易吗?!”

苍迟闻言眉心跳了跳,问道:“什么传言?”

“你居然不知道?”胖鱼有些夸张的看着他,吃惊道:“这整个四海八荒都传遍了,你作为传言中的主角之一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老泥鳅啊老泥鳅,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说罢,他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快速闪到苍迟身边,一手搭在苍迟的肩膀上,就外面的传闻给一一道了出来。

瞧得他那腔调和作态,还有说到兴奋之处手舞足蹈的模样,明显就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模样。

待得他将外面的传闻都给说完后,苍迟的一张俊脸也彻底黑了下来。

周身冷气忍不住的往外冒,冻得胖鱼连忙跳开了几丈。

“简直是胡说八道!”苍迟黑着脸,有些咬牙切齿,“如今这四海八荒的人就这么闲吗?”

什么叫他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晗娆打上了俊疾山,抢了媳妇儿就跑?

更离谱的居然还有说他跟那个金乌有什么的关系的传言,简直是一派胡言!

“不是人家闲着没事儿干,而是当时那么多人瞧着你抱着人家上神回的崆峒海啊。”胖鱼瞧得苍迟的一张脸黑得都快能滴出墨水来了,顿时嘿嘿一笑,有些玩味地道:“你若真跟那小龙凰没什么,又怎么会那么巧的跑去了俊疾山,还将人给带了回来?”

“那是因为我怕她闹出什么事儿来!”苍迟怒声解释道。

可是他却忘记了,有些事儿是越描越黑,越解释就解释不清楚的,特别是旁边本来就还有着一个专门来看他热闹的北冥之主。

“啊哈!这下你就说漏嘴了吧!”胖鱼‘哈’地一笑,双手一击掌,笑眯眯地盯着苍迟戏谑道:“你怕人家会闹出什么事儿来?那你又怎么知道她会去闹事儿的?而且就算人家去闹事儿,那又关你什么事儿啊?还有啊…你说你是担心去看看吧,可是怎么到最后又是你将人家姑娘给抱回了你的崆峒海来了?啧啧啧…苍迟,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不打自招,是这个词儿来着吧?!”

被胖鱼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问题砸过来,砸得苍迟瞬间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该从何去解释了。

英俊的脸庞纠结成了一团,苍迟最后只能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丢下一句话便甩袖匆匆离开了正殿。

“多说无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懒得解释,宫中还有事儿,我先去处理了,你自便吧。”

瞧得苍迟匆匆离开的背影,胖鱼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吊儿郎当地往身旁的椅子里一座,晃着脑袋就自言自语道:“这是踩到了他的痛脚,所以恼羞成怒给跑了吧……”

伺候在殿外的海马总管见自家至尊已经走了,于是探头探脑地从殿外又溜了进来,瞧着那毫无形象可言的坐在椅子里北冥之主,小心翼翼地低头询问:“冥主,至尊有事儿先离开了,不如就由小的带您先去寝殿休息吧?”

“总管是吧?本君问你啊……”斜睨了一眼有些唯唯诺诺的海马总管,胖鱼将身子坐直了些,凑到他跟前少许,笑眯眯地问道:“你们家至尊真有这么忙吗?他这是去哪里了?处理政务?”

海马总管闻言眼珠子转了转,先是悄悄看了殿外一眼,然后小声儿地回答道:“不是,这个点应该是至尊为上神疗伤的时辰了,至尊应该是去了上神修养的寝宫。”

“哈!”胖鱼闻言一乐,盯着一脸发现什么奸情的坏笑,嘀咕道:“还说跟人家没关系呢,结果呢?转个眼又眼巴巴地跑去瞧人家了,这老泥鳅可真是口是心非。”

听着这位北冥之主叫自家至尊为老泥鳅,海马总管的脸皮子顿时抽了抽,不过碍于眼前这位的身份,它只能讪讪一笑当做没听见这对至尊不敬的话,笑得有些勉强地问道:“那冥主现在可是要小的带您下去休息?”

“休息什么休息啊,不去了。”胖鱼慢悠悠地起身,然后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皱褶,语气故作萧索地道:“我一个外人还是不在你们龙神宫待在了,你们至尊如今是得了一个小媳妇儿,那肯定是要忙着培养感情的啊,本君在这里岂不是打扰了他们!”

悠悠地抬步朝着殿外走去,边走边冲着身后的海马总管摆手道:“打扰人好事儿这种缺德事情可是会遭雷劈的,本君便不在这里呆着了,你们也不用忙活着给本君准备什么寝殿不寝殿的了,本君现在就走。”

这位北冥之主来的快,走的也快,话刚说完,转个眼就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

海马总管站在殿内有些傻眼,这一位就这么走了?莫非还真是眼巴巴地跑来看自家至尊的好戏的?所以这戏一看完,拍拍屁股就走了?

胖鱼的气息一消失,正走在珊瑚林中的苍迟便已经察觉到他离开了。

抬眼看了看气息消失的方向,苍迟有些头疼地摇了摇头,然后再次抬步朝着后殿走去。

一座独立的水晶殿坐落在这片珊瑚林的最深处,原本这是苍迟自己的寝殿的,可是自从晗娆来龙神宫养伤后,苍迟就把自己的寝殿给让了出来。

推开寝殿的大门,他还没进去就瞧见晗娆正以一个古怪的姿势趴在软榻上,不断用自己的脑门去磕着枕头,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

似乎听见了推门声,晗娆立刻抬起头朝着殿门的方向看来,在见到是苍迟站在门外后,立刻目光一亮,然后噌地一下从软榻上跳了下来。

可是这一跳的力道有些猛,她又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伤,在落地后的瞬间扯到了体内的伤势,疼的她一阵龇牙咧嘴,不断地抽着气儿。

苍迟瞧着那一段疼的抽气儿的人,眼角抽了抽,然后抬步走了过去,道:“现在知道疼了?活该!”

“苍迟……”晗娆闻言立刻一脸委屈地看着他,但苍迟连眉峰都没有动一下,寻了一张椅子落了座,然后淡淡道:“涅槃火灼伤了你的本源之力,虽然这几日我为你一直在渡神力,可是未来一个月里你都不能再动用你体内的力量,否则我就是将所有的神力都渡给了你,你的根基也定然养不回来了。”

“那这么说未来这一个月的时间都可以住在这里了?”晗娆脸上的委屈神色顿时一收,目光晶亮地盯着苍迟,兴奋道:“那这一个月里我是不是可以跟着你?苍迟…我一个人待在寝殿中太无聊了。”

苍迟闻言眉心一跳,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有些恼火地问道:“你到底听不听明白我说的重点是什么?”

“听明白了啊。”晗娆立刻点头,然后一脸扭捏的挪到苍迟的身边,眼巴巴地看着他,道:“重点不就是我这一个月里都要在这里养伤吗?”

苍迟:“……”他说的重点是这个?!

瞧得苍迟一张脸又快黑下来了,晗娆这才哈哈一笑,一把抱住他的胳膊,道:“好啦,我逗你玩的,不就是让我这一个月里要好好养伤,不能再跟谁动手打架了么!苍迟,你可真不经逗。”

苍迟额前的青筋又开始蹦跶的欢快了,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笑吟吟的晗娆,瞧着她将自己的胳膊抱得死死的,只能无奈又无语地沉声道:“松开,你这么抱着我像什么话!”

“这里又没人能瞧见,抱一下又怎么了。”晗娆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抱得更紧了,笑吟吟地将自己凑近了苍迟几分,几乎已经是鼻尖能碰上鼻尖了,才笑着道:“更如何如今四海八荒谁不知道咱俩的关系?别说外面了,就是你的龙神宫里都传遍了。苍迟…我今儿早上听见外面的几个海螺侍女还在悄悄讨论说我什么时候会成为你崆峒海龙族的女主人呢,她们很想知道,我也很想知道……”

“苍迟,不如你告诉我啊,我什么时候会成为你崆峒海龙族的女主人?或者是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大婚?”

苍迟闻言脸庞一抽,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半响后突然伸手一把将她退开,然后嗤笑道:“大白天的就做梦,还没睡醒吗?”

慢吞吞地起身,然后斜睨了气鼓鼓的晗娆一眼,苍迟什么话都没说,只给晗娆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后便直接走了。

瞧得苍迟离开的背影,晗娆顿时有些炸毛了,越挫越勇的九凰上神对着苍迟的背影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发泄完了还不够,捏着粉拳就冲着他喊道;“苍迟!你给我等着,我晗娆看上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你现在越是一座难以翻越的高山,我就越要去翻越,而终有一日我一定会睡了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