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12:你不是苍迟?!/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晗娆的那一番豪言壮志立刻如一股龙卷风般,席卷了整个龙神宫,每一个龙神宫中的人在短短一下午的时间里就都知道了九凰上神立志要睡了龙神至尊的话。

而晗娆也不知道是不是脸皮被锻炼厚了,在立下这个誓之后的第二天里,她不顾身上还没有完全康复的伤势,扶着墙也走出了寝殿出现在了龙神至尊的身边。

哪怕就是至尊去入个厕,她都是步步紧跟,简直可以说是至尊走到哪里,哪里就必定会看见九凰上神的身影。

而奇怪的是,龙神至尊居然也不反对,像似随了她的意般,任由九凰上神跟着自己。

这一日,晗娆在午睡后醒来又开始去寻找苍迟时,结果她寻遍了整个龙神宫都没瞧见。

在寻找了一圈无果后,晗娆便找去龙神正殿拦住了海马管事,询问苍迟的下落。

海马管事看着这位美丽的上神,笑眯眯地道:“今日是龙诞日,至尊应该是去了海底极渊沐浴了。”

“沐浴?”晗娆双眸一亮,立刻转身朝着龙神宫走去,“我去找他。”

瞧得晗娆疾步离开的背影,海马管事有些傻眼,然后似想到了什么般,突然追出去喊道:“上神…上神…那海底极渊在海沟北边……”

“知道了!”不等海马管事把话说完,晗娆就咻地一声掠了出去。

“上神…小的话还没说完啊,那海底极渊在海沟北边的海底炎渊后面……”瞧得晗娆已经走没了影,海马管事顶着一脑门冷汗,呐呐地道:“您可千万别走错了啊,那炎渊是烛龙的地盘!”

可惜,早就走的没影的晗娆根本就没听见海马管事这最后的一句话……

至于晗娆,她从出了龙神宫之后就一路朝着大海沟走去,海马管事所说的那个海沟她在初来崆峒海时便瞧见过,因为那海沟跟龙神宫所在的海渊极为相似,曾经不熟悉路的晗娆还走错过一次。

晗娆虽是天上飞的神禽,可是入了海后同样速度不慢,特别是现在她满心满眼里都在闪烁着‘苍迟在沐浴’这几个大字时,那速度就更慢不下来了。

不过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为了去偷看苍迟沐浴的,而是自己有要事儿找苍迟商量,至于是什么要事儿,九凰上神表示等她见到苍迟后再做考虑……

有要事儿找苍迟商议的晗娆终于赶到了那个大海沟,她站在海沟的边缘有些犹豫了几秒,然后咻地一下便异常坚持的一头扎了下去。

“海沟的北边…北边……”晗娆朝着北边掠去,一双眼睛也是飞快在四周扫过,“那老海马是说的北边吧?怎么都走了一路了还没瞧见呢?”

这海沟之下不是礁石丛就是一道一道巨大的海底裂沟,想要寻找那个什么海底极渊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就在晗娆找得有些焦头烂额的时候,她的目光突然一顿,直勾勾地盯着某处,紧接着她的眼神儿瞬间就亮了。

找到了!

只见一片暗礁中,一个巨大的海渊若隐若现。

晗娆脸上带着一抹如猫儿要去偷腥的兴奋,快速下潜了过去,在还没有到达海渊边时,她便听到那下面传来一阵响亮的龙吟之声。

听到这龙吟之声,晗娆脸上的笑意和兴奋之色也是越来越大,她悄无声息的靠近海渊,只是人还在上面,就能感觉到从海渊底传来一股炙热的气息。

“咦?这海底极渊之下难道还有岩浆不成?”晗娆有些奇怪,不过一想到苍迟就在下面,她立刻不做多想,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越往下落,四周的温度就越来越高,等晗娆终于落到底之后,果然瞧见这海渊下面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岩浆世界。

四周的暗礁都是带着一种能灼伤人的高温,晗娆踮着脚尖,一步一步朝着前面的岩浆池挪去,心中还在嘀咕怎么苍迟会选择在岩浆之中沐浴。

就在她在心中不断嘀咕的时候,那前方岩浆池的中心突然‘哗啦’一声响,一个半身赤/裸的男人自岩浆池底冒了出来。

晗娆双眸猛地瞪大,瞧着那背影,心里却有着一丝奇怪,苍迟的身形似乎壮了一圈。

其实苍迟的身形本就是精壮型的那种,又生的高大挺拔,可是前面的那个背影,比平日里的苍迟看起来还要壮实不少。

晗娆暗暗嘀咕:莫非苍迟还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但不管她怎么嘀咕,在瞧得眼前这一幕时,晗娆的小心脏还是噗通噗通的跳得很欢快和急促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晗娆的心跳声太大,还是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没控制好自己收敛的气息,只见那岩浆池中的人的动作突然一顿,然后猛地回身喝道:“谁在那里?”

晗娆‘啊’了一声然后迅速捂住眼睛转身背对岩浆池,结巴道:“那个…我不是有意的,我…我是有要事儿来找你商量呢。”

结果她说完之后等了半天都没等身后的人说话,晗娆眼珠子转了转,尝试着回身,一边继续咬着唇道:“你…你生气了吗?我真不是故意来偷看你洗澡的……苍……!?”

一回身,晗娆嘴里的‘苍迟’二字卡在了嗓子眼里,然后她双眸圆瞪,指着那还站在岩浆池里的人,突然怒道:“你不是苍迟!”

那人自然不是苍迟。

岩浆池里站着的男人虽然看上去也是不错,可眉宇间的戾气却极为浓郁。估摸是听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将自己给认错了,那双浓黑的剑眉微微一挑,刚毅俊朗的脸庞上露出一个讥讽不屑的冷笑,嘲讽般地看着晗娆,道:“我道是谁呢,感情是这位姑娘想偷看龙神洗澡结果走错了地儿。”

“你…你……”晗娆有些急眼儿了,特别是瞧得这家伙眼中的讥讽不屑时,本就脾气不好的晗娆更是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指着他就怒道:“你又是谁?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苍迟呢?明明那老海马说苍迟在海底极渊沐浴的,为何苍迟不在,却是你在这里!?”

“哈!”那男人突然一笑,然后抬步就这么从岩浆池里一步一步走了出来,“你这女人要去偷看龙神洗澡是不是也应该将地儿摸清楚,这里是海底炎渊,根本不是极渊!这炎渊是我的地盘,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瞧得那男人一步步走出,晗娆急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那家伙不仅上半身没穿衣服,下面同样没穿啊!

“你…你……你变态啊!还不将衣服穿上!”晗娆有些慌了,一双眼珠子四处乱瞟,就是不敢去看那突然走出来的家伙。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爱穿不穿。”估摸是瞧得晗娆那慌乱的模样有些意思,那男人似笑非笑地一挑眉,不仅没有动手穿衣,反而一步步朝着岸上走来。

晗娆被吓得脚下一个踉跄,然后连连倒退。

“反正你不就是来偷看男人洗澡的吗?既然你之前都看了,那么接着看也没什么。”那家伙笑眯眯地道。

晗娆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她是来看苍迟的,又不是来看别的男人的。

见那家伙得寸进尺的要走上岸,晗娆脑子里的一根弦‘咔嚓’一声就断了。

一双美眸冒火地突然瞪向那个变态的男人,晗娆脸上有些怒气和煞气在涌动,“你当真不穿?”

“暂时还没想过要穿。”那男人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话落竟然当真踏上了岸。

不仅是上了岸,他还朝着晗娆的方向走了过去。

其实这家伙也不是不想穿衣服,只是晗娆没有发现,她身后靠着的那块礁石上正搭着一套衣袍,明显是这个家伙的。

“你别过来啊,否则我可对你不客气了。”本来闯错了地儿,晗娆的确是有些心虚的,不过见这个家伙居然如此变态,还不知羞的光着身子朝自己走来,这不是明显要耍流氓了。

对面的男人闻言挑了挑眉,目光在晗娆身后的礁石上一扫,意味深长地道:“不过来可不行,毕竟我也有需要啊……。”

有需要?!

晗娆额前青筋跳了两跳,这家伙当着她的面耍流氓不说,都开始用语言调戏自己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再忍下去她就是龙凰而是龙龟了!

忍无可忍的晗娆怒喝一声,想都没想便是祭出了龙凰宝剑,目光含煞地盯着眼前的家伙,咬着牙就道:“靠!你还真当老娘是什么小姑娘不成?遇见流氓不吭声的啊,看老娘今儿砍死你!”

‘轰——’

龙凰宝剑是晗娆的本命神器,每一剑的挥出都能带动大片的龙凰火。

瞧得晗娆这凶猛的一剑对着自己的下三路劈来,其实想要过去拿自己衣袍的家伙立刻眉心一跳,想都不想就是快速跃起。

虽然他刚刚的确是光着身子出来的,不可人家也没有什么暴露癖好的,更不可能光着身子跟一个女人打架不是,所以这家伙在一跃起之后,周身突然爆发出一阵黑芒,然后化出一条巨大的黑龙。

晗娆见到这家伙变回了本体,神色微微一怔。

要是那半空中的庞然大物是龙的话也不尽然,因为它根本就没有龙的龙角和龙须,其样貌也很是难看,倒是像蛇却不完全是蛇。一双血红阴冷的双瞳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心悸。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长得也太丑了吧?!

但是尽管眼前这大家伙长得丑,可是晗娆手中的龙凰剑却是一点都慢,脚尖轻轻一点便跟着掠了上去,想都想便是提剑就砍。

那大家伙估摸是瞧见晗娆真急眼了,倒是也没有怎么出手,而是一边抵抗,一边用着阴冷沙哑的声音道:“我说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儿?你自己跑错了地儿,怎么能拿我出气儿呢?你将我给看光了,我还没找你负责呢。”

“呸!谁乐意看了你?明明是你自己不要脸的不穿衣服,看我不砍死你个死变态!”晗娆怒道,不过那滑得跟泥鳅似的,一个劲儿的躲,晗娆砍出了十多剑,没有一剑是砍到的。

“你这女人也太凶悍了些,悍妇可是嫁不出的。”

原本是这大家伙无心的一句话,却不知道是不是踩着了晗娆的痛脚,只见晗娆追着猛砍的动作突然一停,然后居然反手收了龙凰宝剑。

就在那大家伙以为晗娆放弃了,结果便见晗娆周身突然升腾起大片的金色火焰,然后仰头发出一声长啸,直接也是化作了九彩龙凰本体。

当瞧得那火焰中的九彩龙凰后,黑不溜秋的大家伙顿时眉心一跳,惊声道:“九彩龙凰!?原来你就是龙神在一个多月前抱回来的小媳妇儿?!”

不过打红眼了晗娆可不管这家伙再说什么,直接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声,然后带着大片龙凰火就扑了过去。

海底炎渊顿时掀起了一股炽热的火浪,这股能量爆发的气息传出老远。

而另一边,正从海底极渊出来的苍迟在察觉到这股能量波动后,眉心一跳,有些不可思议地朝着炎渊的方向看去。

“怎么会感觉到了龙凰火的气息波动?”

苍迟眉心拧成了死结,他这崆峒海中除了晗娆这一只龙凰外,可没有其他的龙凰了。

晗娆的伤刚刚才见好,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才对。

可不管苍迟怎么觉得不可思议,但他还是脚步一转,匆忙朝着炎渊的方向掠去。

极渊跟炎渊本就隔得不远,当苍迟赶到炎渊时,那张英俊至极的脸瞬间黑如锅底。

炎渊中,一只九彩龙凰跟炎渊的主人烛龙打得正不可开交。

而让苍迟的脸色黑得不能再黑的还不是因为那只九彩龙凰正是晗娆,而是烛龙嘴里正在叫嚷的话。

烛龙一边躲,一边叫道:“你这女人有完没完啊?你偷看我洗澡,你还有理了不是?”

苍迟额前十字青筋都快爆炸了,那脸色黑得都不能用锅底去形容了。

一双金瞳阴沉沉的盯着那只还在张牙舞爪的九彩龙凰,苍迟周身的冷气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偷看烛龙洗澡?!

这又是什么鬼!

“晗娆——!”

一声怒吼自苍迟口中喊出,空中正扑腾的凶狠的九彩龙凰突然跟被施了定身咒似的,整个儿的僵在了半空。

而被晗娆追着打的那只大家伙也正是炎渊主人烛龙,在瞧见苍迟出现后,咻的一声化作一道黑光直直掠了过去,不过这家伙先是掠去了礁石处,抓过了自己的衣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往自己身上一裹,然后连忙蹿到苍迟的身边,道:“苍迟,你来得正好,快管管你家这女人,这脾气也太凶悍了点!”

苍迟原本就在蹦跶的欢快的青筋在瞧见烛龙那一身打扮之后,蹦跶的更欢快了。

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声音,盯着半空那只九彩龙凰,道:“晗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九彩龙凰被问得身子一抖,然后变回了人形,跟个小媳妇儿似的站在不远处,打死不吭声,也不向往常那样往苍迟身边凑了。

烛龙一双目光了闪了闪,有些惊奇地看着刚刚还是个暴龙似的女人突然秒变小猫咪,忍不住一阵啧啧称奇。

外面都穿龙神至尊抢了龙凰之主做媳妇儿,结果原来不是这样,看这模样明显是这位龙凰之主对龙神至尊紧扒着不放吧。

果然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是一物降一物啊。

晗娆有些呐呐地看着苍迟,特别是看见苍迟那张黑得不能再黑的脸后,有些心虚地道:“我…我是来找你的,结果不小心走错了地儿……”

“这个我可以证明!”烛龙立刻在一旁点头道,“当时我正在洗澡,这位上神以为我是你,然后就这么闯了进来……”

烛龙不解释还好,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解释后,烛龙便发现身边的龙神的低气压越发的低了。

苍迟目光沉沉地瞥了身边烛龙一眼,然后再次转眸看了看晗娆,最后一言不发地转身抬步就走。

“苍迟……”瞧见苍迟居然就这么走了,晗娆立刻喊了一声,不过却站在原地,也不敢跟上去。

苍迟脚步一顿,微微侧头,半响才冷声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走?”

“唉?”晗娆一呆,随即似反应过来苍迟是在叫自己一起走,立刻小脸一亮,然后哎哎地就跟了上去。

“苍迟,你等等我啊……”因为苍迟主动喊自己跟上后,晗娆再次恢复了元气,在经过烛龙身边的时候,晗娆瞪了他一眼,然后颠颠地追着苍迟跑了。

烛龙瞧着那一走一追的背影,忍不住挑了挑眉。

老远还能听到晗娆的声音传来。

“苍迟,你等等我啊……”

“苍迟,你生气了吗?我可以解释的。”

“苍迟…我真的是走错地儿了,我本来是要去极渊找你的。”

最近有些忙,所以番外更新有些慢…

让妹砸们久等了,我的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