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13:预兆!/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一路返回了龙神宫,苍迟的一张脸黑如锅底,特别是在听到晗娆说她其实是为了去海底极渊看自己的时候,那一张脸上的神色简直是无法用任何词汇去形容的。

这个女人去海底极渊看自己?

她明知道自己是在海底极渊干什么的,她还跑去看,这用意显而易见啊。

以前他就觉得晗娆的胆子大,可不曾想居然大到了这个份儿上,还可以跑去偷看男人洗澡了?简直是……

是什么?

苍迟在心里想了半天都没能想出一个词去形容晗娆的行为,最后只能自己黑着一张脸,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龙神正殿中,晗娆讨好的声音不断传出来,让得殿外守着的侍女跟侍卫都是忍不住有些想笑。

这位上神每次做错了事儿都是这样低声做保证,但是保证过后又坚决不改,倒是让得他们这些人每隔个几日都能看一场好戏。

而做错事儿的晗娆上神此时也是有些为难,她看着脸发黑的苍迟,自己都已经哄了一路了,他怎么还是这个黑脸模样啊。

“苍迟,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真的!”晗娆举着右手,大有起誓的模样了。

苍迟黑着脸看着她,“你还准备有下次?”

“没有!绝对没有了!”见苍迟终于开口,晗娆立刻摇头保证,“我再也不去海沟了,我也没有想到那人不是你啊。”

苍迟有些头疼的抬手揉了揉眉心,对于晗娆的保证他是一个字都不相信的,但是不相信又如何?她下次同样还是会闹出其他的事儿出来。

“算了,你伤势刚好,还是回去休息吧。”苍迟无奈地道:“等你再休息几日便回龙凰谷去。”

晗娆眼珠子转了转,嘴上答应了一句,不过在出门前却在心里暗道:她休息是要回去休息的,跟那可恶的烛龙打了一架是有些累,不过要让她回龙凰谷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自那日在海底炎渊发生了乌龙事件后,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晗娆也是安静本分了下来,不过依然还是每日都跟在苍迟身后,俨然是一条小尾巴的模样。

苍迟作为龙神并不是无所事事的,每日同样也得处理崆峒海中的事情。

崆峒海域分布很广,其海域中也是有着无数的海族,虽然海族各族间的事情都有各族的族王处理,可是依然有着不少事情是各族族王无法处理的,那么就得将折子送往龙神宫,由龙神至尊定夺。

苍迟每日几乎有半日都待在书房中处理这些各个海族递上来的折子,晗娆也不打扰,在苍迟处理正事儿的时候她就拖了一张椅子老老实实的守在他身边,捧着一本话本册子看得津津有味。

晗娆守得理直气壮,而苍迟似乎也被晗娆这种无赖的做法给磨得没了脾气,她日日这么守在自己旁边,苍迟作为被守的人也被守得理所当然般。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晗娆在龙神宫一住就住了快一年了,原本说让她伤势养好后就离开的话,苍迟就跟忘记了似的没有再提起,而晗娆自己也同样也没有想过离开。

龙神宫中的人都在传或许不久的将来,这位九凰上神就该嫁入龙神宫了。

二人虽然都有听过这类的传闻,不过苍迟和晗娆的反应却是各不相同,前者是面色淡淡当做没听见,而后者却是每次一听见就用手捂着嘴偷着,然后该干什么的干什么,该缠苍迟的继续去缠。

这一日,晗娆继续如一块牛皮糖般赖在书房不走时,外面就有守卫来报说是龙凰谷来人了。

晗娆的第一反应是谷中长老派人来捉自己了,然后神色有些无措地去看苍迟。

苍迟眉心不着痕迹地一皱,将手中折子放了下来,盯着进来禀报的守卫,沉声道:“将人请过来。”

守卫领命下去,晗娆去是不干了。

立刻一把抱住苍迟的胳膊,坚决道:“苍迟,我不走。”

苍迟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动了动胳膊,发现被她抱得紧紧的根本就动不了后,开口道:“你先松开我,人都没进来,你嚷什么?”

晗娆腮帮子一鼓,依言松了手,嘴上却道:“不管她们来说什么,反正我就是不走。”

“你若不想走,没人能拉你走。”苍迟不看她,再次拿过手边的折子,淡淡道。

晗娆闻言双眼一亮,瞧着苍迟那淡然的模样,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大。

不多时,在守卫的带领下,凰天长老便踏入了书房。

这位龙凰族的长老在一进入书房后先是向二人规规矩矩的行了礼,然后一双老眼就快速的将二人扫了扫。

“凰天长老你突然前来是干什么的?”晗娆生怕凰天长老一开口就是要自己回去,所以她立刻沉不住气地向发问,那盯着凰天的目光都是含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凰天长老瞧得晗娆这般警惕的模样,心中忍不住好笑,摇了摇头,道:“上神,凰天是来请您回族中……”

哪知她话还没说完,晗娆便立刻打断拒绝道:“我不回去!”

凰天:“……”嘴角有些抽搐地看着晗娆气鼓鼓的模样,不过还是开口道:“上神,昆仑山发来请帖,要上神在下个月初四去昆仑山参加一场宴会,咱们龙凰一族向来跟昆仑山交好,您若不去只怕不好吧?”

唉?

晗娆一呆,眨了眨眼,不是要捉自己回去的?只是去昆仑山参加宴会?

瞧得晗娆那怔愣的模样,凰天长老忍不住一笑,道:“昆仑山开明神君喜得麟儿,上神跟开明神君的关系不错,难得上神要推掉?”

开明神君乃陆吾神兽,两万年前晗娆跟他不打不相识后倒成为了关系不错的知己,如今开明神君喜得麟儿,还是第一个孩子,晗娆自然是应该要前去道贺的。

晗娆眼珠子转了转,道:“即便是去也是在下月初四,如今还有着一个月的时间呢,我下个月直接从崆峒海去也是一样的啊。”反正她是打定主意要留在崆峒海了。

似乎也是猜到了晗娆的想法,凰天长老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悄悄看了一眼没表态的龙神至尊,见这位至尊一点都不反对自家上神赖在龙神宫中不走,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儿。

这么看来这位龙神至尊也不是没什么想法的,至少他们二人之间的那些事儿也不是她们家上神一头热。

见晗娆打定了主意不会离开龙神宫,凰天有些无奈地提醒道:“可是上神您总不能空着手去昆仑山吧?开明神君前些年就在念叨着您的倾凰酒,您前些年也埋了几坛子在涅槃泉底,如今您要去道贺,正好可以将那几坛子倾凰酒当做贺礼带过去。可是涅槃泉除了上神您,族中却无人能下去,所以这次我才来请上神回龙凰谷的。”

被凰天这么一提醒,晗娆顿时啊了一声才想起来,然后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凰天,又转头看了看苍迟,半响才犹豫不决地道:“那好吧,涅槃泉的确不是你们能进去的。”

“苍迟……”伸手拽了拽苍迟的衣袖,待得他抬头看来后,晗娆才冲他呲牙一笑,道:“我先回龙凰谷将酒挖出来,然后再回来,最多不过十日,你要等我呀。”

苍迟看着她不语,而晗娆却执着的看着他,似乎不等到他答应,她就不会走似的。

二人对看了半响,看得人家凰天长老都不好意思了,苍迟方才妥协般地点了点头。

虽然苍迟没有说什么,不过他点头了也就是答应了,晗娆立刻一笑,然后眼风瞅到凰天正自觉地低着头看着地面,她飞快地凑近苍迟,然后在苍迟有些错愕的目光,吧唧一下一口亲在了他的脸上。

亲完之后,晗娆这次笑眯眯地招呼上凰天,然后一边冲有些发愣的苍迟挥手,一边道:“苍迟,你要等我回来呀。”

晗娆随凰天长老走了,书房顿时安静了下来。

良久,怔愣中的人才缓缓回过神来,抬手摸上自己被亲到的脸颊,苍迟的一双金瞳中却是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染上了一抹笑意。

将手中的折子放下,苍迟自书桌的暗格中取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锦盒,缓缓打开后,只见锦盒中放着一支用极品血玉打造的凤头簪。

玉是好玉,可是这凤头簪在做工上却并不是很好,反而很像那种第一次打造簪子的学徒练手用的作品。

除了苍迟,谁也不知道这是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自己一刀一刀的雕刻出来的。

耳边似乎依然还回响着晗娆那句等她回来的话,苍迟眼中带着笑意,就连一向紧抿着的薄唇都是唇角不自觉地微微向上勾着。

或许等她回来后将这个给她,她又得欢腾好几个月才能消停了吧?

苍迟将锦盒再次收好,十日的时间等个人回来,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儿。

而然就是这么眨眼间的十日,苍迟没有等回晗娆,却等来了一个预兆。

晗娆走后的第三日晚上,原本坐在书房中的苍迟却是突然一口血吐了出来,然后一股灭顶的威压陡然降临。

苍迟周身金光爆闪,缓缓抬手抹去唇边的血迹,然后自书房消失,如一道金光快速掠出了崆峒海。

只见此时的崆峒海巨浪滔天,海水翻滚如沸水般,天空惊雷不断,深蓝的海水在顷刻间化作血色。

苍迟神色凝重,抬头看着变色的苍穹,一看便是良久。

待得一切恢复正常后,苍迟的神色从凝重慢慢变得复杂。

“时间到了吗?”

似自言自语的话消散在海风中,谁也不知道苍迟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一晚,晗娆回了龙凰谷,正在涅槃泉底挖着她埋在此处的几坛子美酒。

这一晚,苍迟回了龙神宫后,将那支锦盒中的凤头簪收入了自己的神魂中,然后在书房里一坐就坐到了第五日也没有踏出书房一步。

第六日,苍迟走出书房后似乎跟以前一样,只是在他的眸底深处,有着什么被彻底埋葬。

第十日的一大早,晗娆就风风火火地从龙凰谷赶回了崆峒海。

可是当晗娆再次看见苍迟时,她却敏感的发觉苍迟似乎又变成了原来的苍迟。

他再次变回了原来淡漠的龙神至尊,甚至开始在回避自己,明明她走之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明明她都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变化的,为何不过短短十日,苍迟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晗娆很疑惑,也想要找苍迟问清楚,可是自她从龙凰谷回来后,她见到苍迟的次数屈指可数,甚至她有时找遍龙神宫都是找不到苍迟。

半个多月后,开明神君的喜宴在即,晗娆不得不带着疑惑离开龙神宫前往昆仑山去赴宴。

可是晗娆始终不曾知道,在她离开的时候,一双金瞳一直在暗中注视着她。

那双平日里威严霸气的金瞳中,有着一丝遗憾,一丝庆幸,更多的却是诀别……

最近单位很忙,所以一直没时间写番外,就连新文那边的更新时间都开始有些不稳定,所以等番外的妹纸们见谅,等我忙完这一阵之后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