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18:风月里的算计叫情趣!/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近四海八荒有着一个八卦被广为流传,并且被衍生出了很多个不同的版本。

最开始这个传闻是这样的:听说神族父神消失了一年后再次出现在大荒中时,父神的怀里却抱了一个小娃娃,有传言说那个小娃娃是父神的孩子,但却没人知道其母是谁……

过了没几日,传闻就变成了这样:听说神族父神失踪了一年是去找了一个女人生孩子,如今孩子出来了,但是孩子他娘却被抛弃……

又过了几日,传闻又变了:听说父神盘古消失了一年是躲着生孩子去了,父神不愧是神族之主,这种生孩子的事儿他一个人都完成……

虽然传闻的版本有很多,但无一不是确定了一件事儿,那就是父神盘古的身边多了一个孩子,他当爹了!

这一消息传出,令得无数对父神盘古抱有倾慕之意的神女、妖女、乃至魔女们齐齐泪奔。

有一种‘说好公平追求你,你却偷偷当了爹’的淡淡忧伤!

而被当爹的父神盘古在听到这些传闻后,先是拎起怀中正呼呼大睡的小鲲鹏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一圈,然后一双星眸顿时有怒火在攀升。

什么眼神儿呢?这小东西哪里像本主的儿子?!

可这愤怒的话还没骂出口,睡得正香的小鲲鹏似乎被拎的有些不舒服,白白嫩嫩的小脸蛋立刻不高兴的皱成了包子脸,眼瞧着就会醒过来且大哭的时候,父神盘古脸上的怒意顿时一变,然后手脚麻利的将小家伙往怀里一抄,一边抖一边用手轻轻的拍着背,就差没有哼个小曲儿什么的了。

瞧着这一手哄孩子的麻利手脚,若是有外人在这里,只怕立刻会说这不是爹是什么?比亲爹都更像爹啊!

月色下,大荒泽中。

哄孩子的人背靠坐在一处小土坡旁,带着一股莫名的忧伤,跟着睡了过去。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

当初的奶娃子渐渐长大,从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奶包,变成了一个俊俏的少年。

一万多年的岁月并没有在盘古那张俊美的脸上留下任何时光的痕迹,只不过那双明亮的星眸中在每次看着成为少年的鲲鹏后,总是有着一股惆怅。

人是长大了,可这小时候的习惯却始终没有改变。

睡觉依然要待在他怀里,一高兴了就往他身上扑,也不管身边有没有其他人在,只要觉得高兴,立刻就会扑上来然后逮着他就是一口啃了过来。

当年那个在四海八荒闹得沸沸扬扬的传闻,如今变成了这样:

父神盘古当年待带在身边的孩子居然是他从小开始培养的媳妇儿……

或者是…神族之主跟北冥之主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儿!

要不就是…论还是孩子的北冥之主是如何将神族之主给掰成了一个断袖的!

还有更大胆的传闻是……神族之主跟北冥之主他们二人到底谁上谁下?!

这最后一个传闻,有绝大部分人都是赌父神盘古在上面的,因为看身板看实力,也是父神占优势啊。

不过也有小部分人打赌说,越觉得没可能的事儿,但往往才是真相,说不定是人家北冥之主在上面呢?

为了这个传闻,据说四海八荒各族都在私底下悄悄开了赌局。

赌父神在上的是一赔一,赌北冥之主在上的是一赔百,还有一个两边都占,赌二人轮番在上的是一赔十。

盘古在第一次听说这个赌局的时候,气得差点扛着开天斧就要去砍人。

狗屁!通通是狗屁!

他跟北小冥二人,怎么看都是老子稳在上面才对,这后面两个赌是个什么鬼?!

气得要砍人的盘古丝毫没有发觉,其实这个赌局的三个赌都是有问题的……

等他气消了之后才回过了味儿来,抬手抓了抓头发,低咒道:“都被气糊涂了,老子特么根本就不是断袖啊!”

气过之后,父神盘古就觉得,为了避免引起更多的误会和不实传言,他跟北小冥是应该好好谈了。

所以,当天晚上在吃过晚饭之后,盘古就委婉的对鲲鹏提出了这个想法。

比如你现在已经成大了,不能再跟着我睡了。

再比如虽然咱俩都是同性,但太过亲密也容易招来闲话……

在他一番话说完后,盘古有些紧张地瞧着对面坐着的北小冥,原本他是以为那家伙会生气发飙的,没想到对面的北小冥听后先是默了默,然后目光定定的看着他,笑着道:“好啊!”

盘古微微一愣,心想他怎么答应的这么痛快?

以前他也反对过不少次,可是每次他都会生气好几天不理人,但是生完气之后照样一到睡觉的时候就往他怀里钻,照样不管四周是不是还有别人在,一样的抱着他就上嘴啃。

可是这次他却不见一点生气,反而还笑着说好……

盘古有些纳闷的皱了皱眉,但更令他纳闷的是…这明明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意见,北小冥都已经爽快的答应说好了,为何他的心情没有觉得多高兴,反而有些闷呢?!

不过自从北小冥答应了他这话后,自那天晚上起,就真的没有再缠着他要跟他一起睡了。

不仅如此,就连他俩在大荒之中到处招猫逗狗时,北小冥都跟他保持了一个小小的距离,甚至就他们单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北小冥都没有再跟以前那样亲近过他。

这种日子在最开始的时候盘古觉得还很新鲜很不错,可是时间一久,他就有些不得劲儿了。

某日雪山顶上,二人刚刚去捣了冰霜神龙的窝,并抢回了两个龙蛋回来当晚餐后,盘古一边生火一边拿眼睛就瞅坐在不远处捣腾龙蛋的北小冥。

清了清嗓子,用一种不在意的语气道:“北小冥,今儿晚上咱们就在这雪山上住一晚,明日在下山。”

北小冥埋头捣腾着龙蛋,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

盘古眉心皱了皱,一边生火,一边不着痕迹地朝他那边挪了挪,又道:“这雪山上挺冷的,一到晚上就更冷,你若是怕冷的话,晚上可以过来跟我挤一挤的。”

北小冥捣腾龙蛋的动作一顿,然后抬眸朝盘古看去,俊逸秀美的脸庞上因为砸龙蛋太过使劲儿而染上了一抹红晕,就连鼻子尖上都冒了几滴汗珠儿。

盘古瞧着他抬头看来,心尖儿不知为何一跳,目光有些怔愣的看着他,心里却在道:自家这孩子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越长越好看的北小冥看了看盘古,然后冲着他咧嘴一笑,道:“不用,我又不怕冷。”

‘啪——’

话音一落,盘古仿佛觉得有一盆冰水当头倒下,刚刚还在砰砰直跳的心脏,瞬间凉到了底!

他想说你不怕冷,他怕冷,晚上咱俩还是可以挤一挤睡的,哪知他嘴巴张了张,话还没出口,对面的人就直接收回了目光,又继续埋头捣腾龙蛋去了。

瞧着那埋头继续捣腾龙蛋的人,盘古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戳了好几刀!

明明说最喜欢我的……

明明从小就最黏我的……

盘古不仅眼神变得有些幽怨了,就连浑身都开始往外散发着一股怨气。

而盘古的这股怨气,在半个月后越发的浓郁了。

因为北小冥交新的朋友了!

从出生起就一直跟在盘古身边的北小冥从来都没有朋友,整日里都是盘古去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估摸在北小冥的心里压根也没想过要去交什么朋友。

可这会儿不一样了啊,北小冥虽然依然每天都跟盘古在一起,可是一天十二个时辰当中,他都会单独外出两个时辰,每次回来的时候,北小冥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很高兴的笑容。

看着再次外出的北小冥,盘古心里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这家伙到了发情期,偷偷瞒着自己去幽会了吧?

有了这个想法后的盘古,第一次在心中出现了暴虐的情绪。

当这暴虐想要杀人的情绪一出现时,盘古先是一惊,然后又是一愣,最后他安慰自己说这就像是自己种好的白菜却被猪给拱了的愤怒之情,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虽然他不断的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不过这一个下午却是有些坐不住了,不断地朝着北小冥离开的方向看去。

左等右等,还没见人回来,盘古开始有着焦躁起来。

鱼也不钓了,拿着根紫竹做的鱼竿就开始拍拍的抽打着水面,一边侧头看向身后,一边低低嘀咕:“孩子长大了就是这么操心,早恋可不好,等他回来后是要好好问一问了。”

正说着呢,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盘古立刻抬眸看去,便见到北小冥笑眯眯的从后方绕过林子走了回来,手里还拿了个什么东西。

星眸微微一眯,目光落在北小冥的手上,然后瞳孔便是猛地一缩。

那是……翎羽?!

还是飞禽头上的翎羽!

要知道,在飞禽一族中,送出自己头顶上那根翎羽就代表着喜欢跟求偶的意思。

如今北小冥却手里拿着一根一尺多长的白色翎羽回来了,这让得盘古的心中突然升腾起了一股焚天怒火。

狗日的!果然有谁在打他家北小冥的主意,连头顶上的翎羽都送出来了!

盘古虽然心中怒归怒,可是当北小冥走近后,他却是将手中的鱼竿一丢,然后起身提起身旁的竹篓子冲着北小冥笑呵呵地道:“瞧!你爱吃的紫须鱼,我今儿掉了十多尾呢。”

一听见有自己爱吃的紫须鱼,北小冥立刻蹦了过来,瞪大了眼睛盯着竹篓子里的鱼,就差没流口水了。

一边眨巴着眼睛,一边冲着盘古催促道:“阿古,快生火烤了它们,我都饿好久了。”

盘古笑眯眯的应了一声,宰鱼刷鱼生火简直是一把手,完全的熟练。

将十多尾紫须鱼用小木棍穿好后,一边往上抹盐巴,一边不着痕迹地问道:“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我看着怎么向是鹏鸟一族的翎羽啊,你是不是又做坏事儿拔了人家的毛?”

哪知他话音一落,对面坐着的北小冥就不乐意了,跟宝贝似的抓着那根翎羽,瞪着他道:“这是人家送给我的,我可没有去抢!”

盘古烤鱼的动作一顿,然后抬头皱眉看着他,道:“北小冥,你是不是不知道飞禽一族送出头上翎羽代表着什么意思啊?你不过才一万来岁,早恋可不好!”

北小冥闻言立马嗤笑了一声,斜着眼睛盯着盘古,反驳道:“就你瞎操心,人家雪翎都说了,这是代表友谊的礼物!再说了,人家雪翎可是男的,什么早恋不早恋的,就算是早恋我也是去找一只黑白相间的大鱼才对,而且还得找母的。”

男的?!

男的也有可能是断袖啊!

不过盘古虽然在心里嘀咕,却没有将这话说出口,而且北小冥后面那句要找个黑白相间的大鱼还要找母的这句话,让盘古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

连要找的对象都想好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家伙肯定是在心里有过想法的啊!

盘古垂了头不说话了,心里想着明日就离开这里,带着北小冥去其他地方转转,先将那什么雪翎的家伙给甩开,然后绝对不要再带他靠近有海的地方,否则说不定这家伙还真的给他找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大母鱼回来!

就在盘古低着头默默的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想着办法时,他却是没有看到对面坐着的人,正眯着眼睛瞧着他,眼中还有着一抹名为‘算计’的笑意一闪而过。

可是北小冥却不会承认自己算计了对面的那个男人,因为不是有句话曾说过嘛,风月里的算计不叫算计,只不过是情趣罢了。

看上了一个不开窍的木头,总得使点小手段才是,否则那木头永远都不会开窍,还会嚷嚷着要自己注意影响,别闹出什么不好的传闻呢!

为父神盘古点根蜡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