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0:苍天,命数/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彻底看清楚自己的心后,盘古愣在了那里。

他有傻愣愣地瞅着不远处雪地中的少年,心中原本的那股焦躁突然消失了,看了片刻后,默默垂眸,最后竟然一语不发地下了不周山。

不周山顶依然在飘着雪,白皑皑的一片。

下山的路上积雪已经没过膝盖,盘古踏雪而下却没有在雪地上留下任何痕迹。

而山顶之上,原本还在围着雪雕打转的人却是突然转身看向下山的方向,俊逸脸庞上的笑意突然淡了下来。

“他来过?”瞧着盯着下山的路发呆的少年,雪翎停了控雪的神力,缓步走到他身边,目光微带疑惑。

少年呆呆的看着下山的路,低低地‘嗯’了一声,语气有些失落地道:“来过,可惜又走了。”

雪翎闻言皱眉,侧目看向他。

少年目光有些地呆地转了过来,像似问他,又像似自问般地道:“你说他为什么又走了?他明明上来了,却什么都没说的又走了,这是为什么?”

“会不会是你感觉错了?或许人根本就没来过。”见他神色有些没对,雪翎皱眉犹豫道。

少年闻言却是一笑,笑得有些苦涩,“这不可能!我什么都可能感应错,却唯独对他不会。”话落,少年神色有些懊恼又有些气急败坏地往雪地里一座,嘟嚷道:“雪翎,你说他怎么就是这么的不开窍呢?”

瞧着突然开始耍小孩脾气的少年,雪翎有些无奈地一叹,跟着在他身边蹲了下去,摇头:“这你倒是把我给问住了,我对你们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却是一点都不了解。”

少年闻言抬眸看了他一眼,嘀咕:“一点都不了解?那你们雪羽大鹏鸟是怎么传宗接代的!”

雪翎一笑,道:“我们雪羽大鹏鸟一族天生冷情缺乏情根,且只跟本族族人配偶通婚。所以只要时间一到,随便一个族人都可以。”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儿?”少年闻言吃惊地看着他,然后又皱眉道:“这样也可以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们雪羽大鹏鸟的这个习性有些可怜呢?”

“是挺可怜的。”雪翎闻言点了点头,倒是一点都不生气般,道:“不过这是天性,每个雪羽大鹏族的族人都改不了的天性。”

少年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似安抚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问:“对了,当初我找你来帮忙试探那个木头,你不是说也有事情要找我帮忙吗?虽然咱们的试探好像是失败了,可是你要我帮你什么忙,你还没告诉我呢。”

“我想让你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能帮帮我雪羽大鹏一族。”雪翎叹了一口气,然后跟着在他身边坐了下去,缓缓道:“我是雪羽大鹏一族的王,王族血脉总是能多多少少感应到一些本族未来的走向。半年前我感应天机,感应到了雪羽大鹏鸟一族的大劫。”

“什么大劫?”少年皱眉。

雪翎神色一黯,道:“灭族的大劫,且无法避免。”

“灭族?”少年闻言一惊,看着他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议,“雪羽大鹏的能力天赋异禀,也历来都受各族间的欢迎,又怎么会有灭族之祸?”

“或许正是因为我们的能力天赋异禀,所以才会在未来有那一场灭族之祸。”雪翎无奈地道,“不过天机显示我们一族尚有一丝生机,但那一丝的生机我却感应不到是应在了谁的身上,唯独追寻到的便是那一丝生机似乎跟你有些牵扯,所以我才会来找到你。”

“跟我有关?”少年瞪大了眼睛,神色变得更加有些不可置信起来,“雪翎,你确定你没有感应错吗?”

“不会有错。”雪翎似肯定般地摇了摇头,看着他道:“所以我才会来找到你,北冥,我希望在未来我雪羽大鹏一族那一丝生机真的被你遇见后,你可以帮我保存我族那最后一丝血脉。”

瞧着雪翎银眸中的认真和恳求,北小冥皱了皱眉,然后慎重地点头,道:“虽然我不知道在将来能为你做些什么,不过若是我真的遇到了,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

“谢谢!”雪翎冲着他感激一笑,北小冥却是笑着摆摆手,然后翻身从雪地里爬了起来,道:“咱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说谢谢的。”

跟着起身,雪翎笑着点点头,随即抬眸看了一眼天色,道:“今日天色也不早了,你还是赶紧下山去吧,明日我还在这里等你。”

哪知北小冥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还是回雪音谷吧,我明日就不来了。”

“你不再去试探那位了?”雪翎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后者却是再次摇了摇头,垂眸道:“不试探了,反正试探了他也没什么反应,我还去折腾什么!”

说完,北小冥突然一笑,抬头看着苍穹,深吸一口气,道:“就这样呗,顺其自然,反正我一直都会在他身边,所以我有的是时间。”

……

……

北小冥再次欢快地蹦了回来,脸上的神色一点都看不出在山顶上的那种惆怅和失落。

盘古蹲在山脚下的小溪旁,正在埋头处理着刚从半山腰抓回来的两只雪鸡,瞧得他那一脸似乎什么都么发生过的表情,原本还蹦蹦哒哒的北小冥不知为何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邪火。

重重踏着地面走了过去,北小冥盯着那埋头个给雪鸡拔毛的家伙,突然抬脚就踢向水面,带出一大片的水花,哗啦啦地将盘古给沾了一脸和一身。

盘古被水给泼了个猝不及防,带着满脸的水渍莫名其妙地抬头朝着身边人看去。

北小冥双眼眯了眯,随即冲着他就翻了个白眼,哼道:“看你不顺眼,怎么了?”

眼瞅着盘古额前的青筋跳了两跳,北小冥以为自己要挨揍,还打算转身就跑来着,结果人家只是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自己抬手将脸上的水渍给擦了擦,又埋头拔毛去了。

“?”北小冥盯着他,有些反应慢一拍。

怎么就这个反应?

要说挨揍这事儿吧,北小冥从小到大可没少被盘古揍过,以前他若是故意做了什么坏事儿或者挑衅了这家伙,那铁定会被逮住就是一顿打屁股。

不过他现在这个反应是个什么意思?不生气?!

要说生气的话,那肯定是生气的,任谁被踢了一脸的水,对方还故意挑衅欠揍,只怕都会生气。

可是盘古在瞧着北小冥那嚣张故意的模样后,明明冒出来的火又唰地一下灭了个干净,都没火了,他还生什么气?

埋头将两只雪鸡给拔了毛,又掏空了内脏,还继续在小溪里清晰了几遍,盘古拎着两只雪鸡又一言不发的走回到火边。

北小冥一直在瞧着他的反应,可是瞧了半天后他就发现今日盘古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

磨磨蹭蹭地跟着走了过去,在瞧见盘古蹲在火边,正在用不知道打哪里寻来的荷叶打包着雪鸡。

他这是要做荷叶熏鸡?

北小冥眨了眨眼睛,然后又伸脚将一旁已经包好的那只雪鸡给故意踢散。

盘古:“……”

抬头朝他看去,北小冥还是一副欠揍的嚣张表情瞅着他。

伸手去够,准备重新将踢散的那只包一下。

一只脚伸过去,在盘古快要够到的时候,将雪鸡又给踢远了点。

盘古沉默抬头看着他,然后起身。

北小冥怕挨揍,立刻跳远了几步,目光警惕地盯着他。

结果……

盘古叹了口,弯腰将他故意踢开的雪鸡给拎了起来,转身又朝小溪旁走去,边走边无奈地开口:“我就只打了这两只,你要是故意给踢坏了,待会儿吃不够可别闹我。”

北小冥闻言皱眉,瞅着盘古高大的背影,不对劲儿,这家伙太不对劲儿了。

“阿古……”北小冥跟上去,瞅着他试探问道:“你不生气?不揍我?”

“我生气揍你有用吗?”盘古睨了他一眼,然后蹲在小溪旁将弄脏的雪鸡又仔细清洗起来,头也不抬地道:“你从来都是揍你的时候虚心接受,揍过之后却死不悔改。”

北小冥瞧着他又是一副说教模样,翻了个白眼嗤了一声,“无趣!”转身就走。

将雪鸡再次给清洗干净,盘古跟着走了回去,一边动手用荷叶包裹,一边拿眼去瞅那坐在火边发呆的人,道:“过来搭把手。”

北小冥抬头看了他一眼,起身挪过去,“搭什么手?”

盘古一笑,冲着地面努了努嘴,道:“用你的爪子去刨个坑出来。”

“你那才是爪子!”北小冥嘴上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乖乖地挪过去开始用双手去刨坑。

盘古笑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你很喜欢那个叫雪翎的家伙?”

“喜欢啊。”北小冥努力刨坑,头也不抬头地回答道,却是没看见身边的人那微变的脸色。

但是很快,他又接着道:“阿古,你说为什么雪羽大鹏鸟一族会天生缺少情根呢?”

“雪羽大鹏鸟?”盘古闻言一愣。

北小冥点点头,抬眸看去,“对,雪翎的种族。他们一族的族人天生缺少情根,又只能跟本族人通婚配偶,你不觉得他们这样其实很可怜吗?”

原来那家伙是雪羽大鹏啊!

盘古眸光一动,随即看着他笑道:“是挺可怜的,不过雪羽大鹏一族天生拥有逆天的治愈能力,似乎听说还有着什么奇特的能力。上天总是公平的,给了你一样强大的能力就会收走一样,他们一族天生没有情根或许跟这个也有关系。”

“那我们呢?”北小冥皱眉,“你生来便是神族之主,统御整个神族,而我生来就是北冥之主,整个北冥海域以我为君,难道我们就不是得天独厚吗?”想了想,又问:“这么说来难道上苍也会收走一样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

瞧着他那担心的模样,盘古倒是笑了,“苍天之意本来就有命盘在,没人可以获得例外。或许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苍天已经收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某样东西,又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苍天便会来收走它当初并未收走的某样东西。”

还是少年的北冥鲲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盘古的这番话最后终于一语成谶。

苍天对谁都是公平的,谁也不例外。

盘古生来便是神族之主,他的肩上就肩负起神族跟苍生万灵的责任,苍天让他站在最荣耀的地位,将来要收走的却是他的命数。

而北冥鲲鹏天生灵慧,从生来便被盘古用福泽养护,前半生平顺喜乐,代价却是他一生唯一的幸福……

不知道这章取什么名字了,所以随便取的!

这段时间其实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写盘古跟鲲鹏的故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感情。

可是想来想去,我最后还是决定写,我只想写出我心里的故事,愿意看的就继续看,不愿意看的也没人勉强,跳过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