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2:失败的教育成果/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海鲜盛宴’这四个字从将央口中说出后,盘古周身的气息顿时暴涨,目光凌厉地盯住对面似笑非笑的男人,冷声咬牙道:“好胆!你还是第一个敢当着本主的面说出这种话的人。”

将央薄唇微勾,似一点都没察觉到盘古身上那一瞬间的杀气般,不紧不慢地问道:“那你是赌?还是不赌?”

“赌!”

一个‘赌’字从北小冥口中抢先喊出来,北小冥一点儿都没发现他那个‘赌’字出口而黑了整张俊脸的盘古,他从一旁冲出来,一把挽住盘古的胳膊,气势汹汹地瞪着将央叫嚣道:“阿古,跟他赌!”

说了还不够,松开挽住盘古的手就开始撸袖子,大有‘老子就跟你耗上了’的架势。

北小冥蹦跶得欢快,结果就被盘古一巴掌给拍到了身后,后者目光恶狠狠地瞪着他,怒道:“赌个屁!你少在这里蹦跶,信不信待会老子揍你屁股?”

北小冥闻言立刻蔫了,缩着脖子不吭声了。

“呵…盘古,你还没有那只胖鱼有魄力。”将央目光噙了一抹玩味儿地瞧着盘古二人,似笑非笑地问道:“莫非你觉得你打不过本帝?若是这样的话,那便当本帝什么话也没说吧。”

“老子会打不过你?”盘古顿时怒了,一眼瞪过去,在瞧见将央眼中那隐隐愉悦的笑意,盘古心中暗暗磨牙,这么多万年没见了,这家伙还是这么讨厌,难怪自己跟他第一次见面就开打。

将央笑眯眯地挑眉,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看好戏。

盘古哼了哼,道:“换个赌注,这只胖鱼是老子的,不赌!”

胖鱼闻言先是一怒,随即眨了眨眼,然后双眼放光的盯住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人。

是他的?

阿古这话是什么意思?

北小冥虽然在心中暗暗琢磨,却是没敢问出来,不过他不问,对面的将央却是语气有些玩味儿地问了。

“你的?这是什么意思?”将央似笑非笑地扫了盘古跟他身后的北小冥一眼,轻笑道:“该不会你跟他……是本帝想的那样吗?”

“想什么想,你一个天生没心没情的家伙懂这些吗?”盘古一张古铜色的俊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随即神色一正,沉声道:“老子的赌注就是我自己,你若赢了我,老子跟你回魔族!”

“哦?”将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见盘古神色认真,微微沉吟片刻,笑道:“少了一只胖鱼,却赚了一个神主,这买卖的确划算。若是让你跟本帝回了魔族,或许本帝可以让你去魔神宫当当护卫什么的,让神主来本帝的魔神宫当护卫,这倒是挺不错的。”

听得将央的话,盘古的脸色又不好看了。

这狗东西居然想让他堂堂神族之主去当他的护卫?狗日的!

“将央,若老子赢了,老子也不要你的那条龙崽子了。”盘古凶残一笑,道:“老子赢了就要你这堂堂魔神帝尊来给老子当小弟打杂跑腿儿,如何?”

对于盘古的挑衅,将央微微一笑,“可以,本帝若输了就给你当打杂跑腿儿的,可是……”他话锋一转,又笑着看向了一脸还没回过神来的北小冥,悠悠道:“本帝赢了,还是要这只胖鱼!”

“狗日的,你故意的!”

听得将央再次把赌注转到了北小冥的身上,盘古即便是个傻子也知道将央这家伙是故意在洗刷自己了。

怒吼一声,盘古也不管什么赌注不赌注的了,直接祭出开天斧就朝着那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家伙冲了过去。

瞧得盘古怒攻而来,将央薄唇微勾,轻轻一拂袖,将还趴在自己脚边的魔龙给扫到了安全地带,然后身形瞬闪,眨眼间便掠上了高空。

神主跟魔神的交战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高空中的二人在一对上就是气势全开,那可是十足十的全力。

本来二人的实力便就在伯仲之间,这种等级的交手若是谁还敢留手,那铁定会倒霉。

两个人在高空中打得那是天地色变,让得盘龙峡方圆数万里都是无人敢靠近。

可是两个人明明打得异常凶狠,却是非常有默契的没有让他们二人的战斗波及都下方的盘龙峡。

以至于二人在高空打得激烈,下方观战的北小冥跟魔龙两个却是坐到了一起,还聊上了天。

北小冥抱着膀子坐到五爪魔龙身边,一边紧紧盯着高空中的战斗,一边对着身边的魔龙道:“喂,你这么趴着仰着头不累吗?你是五爪魔龙,应该一出生就可以化形吧。”

五爪魔龙瞥了他一眼,哼道:“仰着头看会累,难道我不会躺着看?”说罢,它还真的翻了个身,白白的肚皮朝天。

北小冥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嫌弃道:“你该不会是不会化形吧?这么蠢啊?”这话说得好像他刚出生那会儿就会化形一样。

话落,嫌弃地目光又将五爪魔龙的肚皮一扫,提醒道:“喂,你别躺着了,都露鸟了,你不羞啊?”

‘唰——!’

话音还未落,只见五爪魔龙立刻翻过了身,然后周身红芒爆闪,一个十四五岁的红衣少年自红芒中显现了出来。

一双红眸带着煞气跟羞恼瞪着北小冥,怒道:“你这只胖鱼的眼睛往哪里看呢?猥琐!”

瞧得人家一化形出来就是少年模样,北小冥顿时有些不乐意地撇了撇嘴,心中默默吐槽:凭什么啊!为什么这家伙刚化形就是少年模样,他那会儿化形还是个奶娃子,鲲鹏血脉也太坑爹了些!

“你自己露鸟出来,还说我猥琐?”北小冥收了心思后瞪了他一眼,又问:“你叫什么?待会若是阿古赢了,阿古肯定还会要你当盘中餐的,不如你先把名字告诉我,等你被吃了后,我以后也好知道吃的是谁啊。”

“龙邪!”龙邪哼了一声,也瞪着他不满道:“凭什么是你们吃我?你怎么不说你会被我们带回魔族做成海鲜盛宴啊!”

“我们家阿古怎么可能会输?!”北小冥立刻用‘你在说笑话吧’的眼神儿瞥了龙邪一眼,道:“肯定是你变烤肉。”

“呸!”龙邪呸了一声,同样用看笑话的眼神儿看着北小冥,反驳:“将央那家伙也不会输,肯定是你变海鲜盛宴!”

“我们阿古是天命神主!”北小冥不服。

“将央是天生魔神!”龙邪反驳。

“我们阿古从来不会输。”北小冥再不服。

“将央也从来没有输过!”龙邪哼道。

“我们阿古最厉害!”北小冥跳了起来。“你在刚刚出生,又不了解将央,你懂什么?!”

龙邪也跟着跳了起来,不过被北小冥的话给噎住了,他的确是刚出生并不了解将央跟盘古二人,可是看着北小冥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顿时不服反驳:“厉害又怎么样?难道将央不厉害?我虽然不怎么了解,可是将央最阴险,盘古那傻大个阴险不过将央。”

“你丫才是傻大个!我们阿古最厉害,最能打!”北小冥被气得双眼要喷火了。

“将央最阴险,最狡诈!”龙邪斜着眼睛反驳。

“我们阿古的功法是最厉害的!”

“将央阴险狡诈!”

“阿古厉害!大荒第一!”

“将央阴险狡诈!”

“阿古专克妖魔!”

“将央阴险狡诈!”

“阿古……”北小冥瞪着一脸得意的龙邪,突然有着说下去,无言以对的感觉。

因为他也觉得将央那家伙是真的比阿古阴险狡诈啊!

瞧得北小冥被噎住,龙邪立刻更得意了,抱着双臂斜睨着他,哼道:“怎么样?服了吧?还跟我争不争?”

北小冥怒哼一声,然后又一屁股坐了下去,没好气地道:“争个屁!不管他俩谁输谁赢,咱们俩都是一盘菜!”

龙邪闻言一僵,北小冥瞥了他一眼,哼笑道:“你是烤肉,我是海鲜!咱俩在这里争个屁啊!”

龙邪:“……”

这下两盘菜,不对…是二人终于想起了正事儿,然后双双消停安静了下来。

可是安静下来的二人却是没有瞧见,那高空中刚刚还打得激烈的二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手。

高空中。

盘古跟将央遥遥相对,只不过他们二人脸上的神色都不怎么好,怎么看怎么古怪。

按他们俩的修为,别说是盘龙峡,就是这方圆数万里的动静都逃不过二人的耳目,是以刚刚北小冥跟龙邪争执的那些话,一字不漏的被二人给听了个清清楚楚。

将央有些头疼地抬手揉了揉眉心,看着对面儿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黑的盘古,道:“你家那胖鱼被你教养得不错。”

盘古嘴角一抽,他又如何听不出将央这个家伙在嘲笑自己,随即哼了哼,看着他反唇相讥:“你家那小魔龙也不遑多让,瞧瞧…一个刚出生的小东西都知道你最是阴险狡诈。”

闻言,将央那嘴角也是可疑的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却又淡声道:“那只能说他天生如此,却不是本帝教育失败的结果。”话落,却在心里默默想着等这次事后,一定将那蠢龙待会魔族‘好好’教育!

盘古的脸色不好看了,因为将央的反呛让得他无言以对。

一边有些头疼的想着自己的教育失败,北小冥那货怎么被他给带得这么歪了,一边凶狠地瞪着将央,问道:“还打不打?”

瞧得盘古眼中那意犹未尽的光芒,将央薄唇一勾,心中的战意也是瞬间飚射。

无聊了这么多年,难得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为什么不打?

“打!怎么不打!”将央低低一笑,抬手凝出魔神剑,挑眉:“继续!”

北小冥跟龙邪…(捂脸,都没脸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