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3:又被阴了,北小冥雷劫到!/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就是旗鼓相当的二人,这一架打了整整三个多月,都是没有分出胜负。

北小冥跟龙邪二人在盘龙峡中等了三个多月,都等得快要发霉了,好在那打架的二人估摸也是觉得这么打下去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双双罢了手。

盘古一脸尽兴的看着将央,这三个对月打下来,让得二人倒是打出一点对手间的心心相印。

将开天斧往肩上一扛,盘古挑眉冲着对面漫不经心的人便道:“现在老子承认你的确有资格跟我齐名了。”

将央闻言勾唇一笑,然后漫不经心的收了魔神剑,抬眸看着他,点头:“本帝也承认你了。”

话落,二人对视一眼,随即相视一笑。

“你们总算打完了,我都快要在这里发霉了。”瞧得二人居然相处的如此和平,龙邪冲了过来,冲着将央就不爽地道:“赶紧带我走,这里待久了我浑身不舒服。”

将央淡淡瞥了他一眼,那一眼让得龙邪头皮一麻,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北小冥这时也颠颠地跑到盘古身边,后者瞥了北小冥一眼,目光一转再次落在龙邪身上,冲着将央嘿嘿一笑,打商量道:“将央,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本主瞧着你家那小魔龙似乎也不像是个服管教的。为了省得你以后替他收拾麻烦,干脆你就将他留下来得了。”

龙邪闻言俊脸一黑,红眸怒瞪向盘古,发生盘古那家伙又用那种垂涎欲滴的目光盯着自己,顿时怒了:“你怎么不说将你家的那种胖鱼给我们带走?”

盘古不在意的瞥了身边胖鱼一眼,不在意地道:“这不是没吃过龙肉吗?难得遇见一条龙,正好可以尝尝鲜。本主一直听人说龙肉鲜美,尤其是那龙筋,特别的有嚼头。”

“你!”龙邪目光欲喷火,“那鱼翅更鲜美呢!你怎么……”

话未说完,却被一旁的将央给一把拦住。

将央目光悠悠的看着垂涎欲滴的盘古,突然语气也悠悠地道:“他虽然不服管教了些,可也算是本帝的弟弟,你若真想吃龙肉,本帝或许可以告诉你一个好去处。”

“哦?”盘古来精神了,就连北小冥也来精神了,双眼放光的盯着将央,问道:“哪里?你总不会是说东海吧?东海里的那些龙基本都不怎么出龙渊的。”

“只有东海有龙吗?”将央悠悠地看了二人一眼,意味深长地笑道:“崆峒海同样有龙,而龙族的至尊便在崆峒海。”

“龙神苍迟?”盘古眨了眨眼,随即立刻想到了苍天柱的最上方,跟他还有将央齐名的那个家伙。

将央点点头,笑眯眯地道:“就是他,龙神的肉…想必比那些龙族族人的肉要美味得多吧?”

‘刺溜——!’

北小冥丢人的吸了一口口水,就连盘古也是有些意动了。

将央看着二人的反应,不动声色的勾唇一笑。

“行!老子这便去崆峒海!”盘古将手中的开天斧一收,便作势要带着北小冥要走。

然而……

“或许你这几十年内都去不了崆峒海。”将央一边抬手划拉出一道空间裂缝,一边笑得有些微妙地看着盘古道。

盘古跟北小冥一愣,二人齐齐看着他,问:“为什么?”

将央不答,只是招手拎住龙邪的衣领子,然后一步踏入空间裂缝后,方才转头冲着二人惑人一笑,暗红色的双眸悠悠地朝着四周一扫,道:“自己看!”

话落,也不等盘古跟北小冥有什么反应,带着龙邪便进入了空间裂缝,然后消失不见。

待到空间裂缝缓缓消失后,盘古摸着头,目光也跟着朝四周一扫,然后他那一张俊美阳刚的脸庞瞬间僵了。

北小冥眨眨眼,阿古这是怎么了?

只见盘古一张俊脸先是一红,然后跟着青了、紫了、黑了,最后变得极为扭曲狰狞。对着北荒的方向,怒声吼道:“狗日的将央,你他妈又阴了老子一次!”

北小冥被盘古这突然一声怒吼给吓了一跳,他正想问将央做什么了,怎么又阴了他一次呢。

结果就瞧见盘古一脸苦大仇深的瞪着四周,咬牙道:“那狗东西是故意的,故意跟老子在这里打架,如今这方圆万里内,除了盘龙峡,其他的地方都被我们之前的战斗能量给毁了!”

“啊?!”北小冥一呆。

“他奶奶的!将央那阴险的王八蛋是故意的。他的北荒荒凉得连鸟都不去拉屎,他就是羡慕嫉妒我们东荒土地肥沃,跟老子在这里打了三个月,这里附近的土地全给毁了。”盘古悲愤地道。

北小冥傻眼,随即立刻掠上半空将神识给放了出去。

这不放不知道,神识一放出去后顿时吓了北小冥一跳。放眼望去,除了盘龙峡,其他地域还真的全毁了,连山峰山脉都倒塌了。

“阿古,这…怎么会这样啊?”北小冥从半空急急掠下,傻眼道:“真的是除了盘龙峡以外,其他地域都给毁了。咱们…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瞧得北小冥一张脸都皱成了包子脸,盘古一口老血默默吞了回去,愤愤道:“还能怎么办?只能暂时留在这里为这一片地域恢复生机了。难怪将央那王八蛋刚刚笑得一脸不怀好意,说老子这几十年内都没办法再去崆峒海,原来他说的就是这个!”

北小冥噎住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那将央真的是太坏了!”

盘古神色有些郁郁的看了北小冥一眼,然后瞪着北荒的方向咬牙怒道:“阴了老子的,总有一日老子会找你还回来的!”

而另一边,将央带着龙邪早已通过空间裂缝,跨越了整个东荒回到了北荒。

似乎是感应到盘古的怒骂声般,一出空间裂缝,将央回身眯着一双暗红双眸望着东荒的方向,俊美的脸上噙了一抹十分愉悦的笑意,低低笑道:“脑子是个好东西,不过你似乎缺了一半,本帝能阴你一次,就还会有第二次。盘古啊盘古,这未来几十年内,你就带着你的那只胖鱼,好好的待在盘龙峡挖土填坑吧……”

……

……

盘古在盘龙峡边缘用开天斧砍树伐木搭了一间临时住所,带着北小冥还真的蹲在了这里当起了挖土填坑的工人。

两位当世至强者造成的后遗症可不是那么好复原的,盘古几乎每日都是早出晚归,一边忙着恢复生机,一边打扫战后一片狼藉的战场。

幸好如今世间的生灵并不是很多,盘龙峡这一带又比较偏僻,他跟将央的一战并没有造成什么生灵的无辜枉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当‘工人’的日子虽然辛苦和枯燥了一点,可是北小冥的心情却是不错,一想到可以跟盘古在这里待上几十年,北小冥便忍不住地在心中默默感谢那个阴险的魔神大人。

要说他跟在盘古身边也有一万年了,可是除了他刚出生那会儿在流波山安安静静的住了一年外,其他时间里都是跟着盘古满大荒的跑。

很少能像现在这样,在一个地方住上这么久的。

虽然已经习惯了跟着盘古满大荒的乱晃,可是这么安安静静的过一段平静的小日子也十分的不错。

所以能留在盘龙峡,北小冥是真的很开心,他的这种开心,就连盘古那种粗神经的人都感觉到了。

见北小冥似乎很喜欢待在这里,盘古这一段时日里的郁郁神色总算是变好了。

一日,盘古修复生机回来,手里还拎着一只刚猎到的九天雀,正想着招呼屋里的北小冥出来,结果还未走近,便察觉到屋内突然爆发出一股不寻常的能量波动。

这能量波动一出,顿时天地色变,明明万里无云的天空瞬间被乌云覆盖,风起云涌间,厚重的云层中竟有轰鸣雷声传出。

盘古脸色一变,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细细一感应之后,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妈的,这是雷罚!

北小冥那狗东西渡劫雷罚到了!

天生神祇同样有渡劫雷罚,谁也不例外。神祇渡劫,渡得过便修为大增,渡不过,便烟消云散。

北小冥这一万年里除了跟着盘古到处招猫逗狗,在修行一事上,可没有花半点心思。

瞧得这是北小冥的渡劫雷罚,盘古如何不急,将手中的九天雀一扔,便火急火燎的朝着木屋冲去。

可是他还没冲过去,屋内便传来北小冥的一声长啸。

木屋瞬间被震塌,北小冥化作一道青光直冲天际,在滚滚雷云之下,倏地化作一只巨大青鹏。

仰头对着雷云再次发出一声长啸,雷云翻滚间,数道银白天雷朝着青鹏齐齐劈下。

盘古的动作一顿,仰头目光紧紧地盯着高空中的正在渡劫的青色大鹏,双手渐渐握紧。

雷劫已经开始,若是他这个时候冲过去,雷劫在感应到他的加入后,雷罚的威力便会瞬间叠加。所以哪怕他此时再心急,也不能这么冲过去。

‘轰隆隆隆——!’

数道天雷尽数落在了青色大鹏身上,让得高中的青色大鹏顿时被劈了一个趔趄,发出一声痛鸣。

盘古神色一变,咬牙冲着高空中正在渡劫的青色大鹏吼道:“北小冥,给我打起精神,不就是一点雷劫吗?你坚持住就可以挺过去。”

青色大鹏的青色瞳眸中划过一抹狠意,然后猛地一振翅,再次朝着天雷迎了上去。

鲲鹏生来便是灵胎,一出生更是被苍天选定成为北冥海域的君主,他的雷劫定然不是寻常神祇可以相比的。

寻常神祇渡万龄之劫不过九道雷罚,而北小冥的万龄之劫却是三九之数。

二十七道雷罚,这才刚刚挺过七道,青色大鹏的身上便已经伤痕累累,让得下方的盘古也是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轰隆隆隆——!’

雷云再次翻滚,每落下一道雷罚,后面的雷罚之力便会加剧。

青色大鹏的身上已经鲜血淋漓,深可见骨,盘古瞧着北小冥那一身的血,他的一双眼睛里都是逼出了血丝来。

就在第十八道雷罚降下后,只见高空中的青色大鹏突然发出一声长啸,周身青光大绽,紧接着那青光中大鹏的身影却是倏地消失,然后一只庞大的黑白相间的大鱼出现在了天空中。

那大鱼的庞大几乎可以遮天蔽日。

盘古瞧得北小冥恢复了鲲鱼的形态,顿时松了一口气。北小冥化作鲲鱼形态,总算是可以多抵挡一会儿雷罚了。

果然,只见后面降下来的数道雷罚落在大鱼的身上时,大鱼只是身体颤了颤,便稳稳的抗了下来。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一连抗下了二十六道雷罚后,北小冥的状态虽然有些萎靡,可好歹还能再继续抗下最后一道。

可就是这最后一道雷罚,在雷云中翻滚半晌之后,在稍稍一露头,北小冥跟盘古都是神色大变。

看着那雷云中的红色雷光,盘古瞳孔一缩,根本来不及破口大骂为何会出现红色雷劫,盘古直接掠上了半空。

“开天斧——!”

最后一道红色雷罚带着一股骇人天威轰然劈下,盘古手持开天斧稳稳挡在大鱼的上方,急吼:“北小冥赶紧缩小身形,你这身体太大了,这神罚之雷就算被我挡住了,有一些也会落在你身上的。”

北小冥闻言一惊,不过之前渡劫时已经快力竭,想要快速变回身形的动作慢了一步。

当盘古一斧迎着红色雷罚劈开后,北小冥刚刚恢复人形,却来不及闪开,数道散落的雷罚之力直直落在了他的身上。

‘噗呲——!’

雷劫加身,北小冥直觉浑身一疼,跟着眼前也黑了黑,然后猛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北冥——!”

番外跟正文不少地方有些出入,看文的妹纸们先莫慌,等所有番外都完结后,我会从头把有出入的地方给修一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