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6:写保证书的帝尊大人/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寒冬过后又是迎来初春,魔都中一改两月前冰雪封天的模样,似乎万物都开始复苏。

魔神跟神族之主的大婚虽已过去大半年的光景,但近几日魔域再度开始热闹起来。

不为别的,只因为魔神帝尊跟神族之主的那对儿龙凤胎宝贝的一周岁即将到来。

当初神族战事未平,小公子跟小公主的满月宴便被搁置了下来,如今四海八荒皆是一片升平,魔神帝尊觉得当初委屈了自家的小公主,所以大手一挥,立刻命魔神宫开始提前为小公子和小公主筹备周岁宴。

一时之间,周岁宴的请柬三遍了四海八荒,就连西境都是被魔神大人特特送去了一份。

众人皆知,魔神大人虽有三个孩子,却独独最宠小公主,所以为了讨得魔神大人的欢心,魔族乃至各族间的人在一接到请柬后就立马绞尽脑汁的开始筹备礼物。

魔域开始欢腾了,众神之巅也开始欢腾了,就连收到请柬后的梵境跟妖域也开始欢腾起来了。

只不过本该最欢腾的魔神帝尊大人却在发过话后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安静得有些不寻常的帝尊大人此时怀中抱着自己的宝贝小公主,正一脸可怜巴巴的站在魔神寝殿大门口,一双暗红的眸子幽怨地盯着殿内不看自己的妻子,哪里还有当日在魔川殿内那意气风发要给自己的宝贝小公主大肆操办周岁宴的得意模样。

轩辕天心一手抱着已经能咿咿呀呀张牙舞爪的小未来,一手牵着笑眯眯的团子,背对着殿门,面无表情地催促内殿正在收拾行李的月笙跟魅月,“将未来的一些小玩具也收拾了,免得咱们回了神主宫还得重新为他置办。”

内殿里,月笙笑得见牙不见眼,收拾起东西来的速度一点都不含糊。而身边的魅月却是透过珠帘,一脸同情的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帝尊大人。

做什么不好,帝尊大人非得作死呢?!如今惹恼了天音大人,现在又巴巴地站在门口装可怜,何必呢?!

说到这帝尊大人作死,那可真是有些一言难尽了。

自打帝尊大人跟轩辕天音大婚之后,可谓是日日春光满面,其实这些也没什么,一个打了千万年光棍的人终于娶到了媳妇儿,得意一些也没什么,可关键就是这位帝尊大人他自己得意就得意吧,他还非得让别人不如意,那就有些令人头疼了。

三个月前某帝尊大人故意气跑了神龙,让得神龙一气之下带着晗娆上神跑回了第九天。

两个月前,某帝尊大人故意气跑了龙邪尊主,让得龙邪尊主撂了挑子,带走后析回了远在炎域主城的后卿部落。

一个月前,某帝尊大人有事儿没事儿就去撩拨狐不归,还时不时的当着狐不归的面对着还在沉睡的夙离放杀气,让得狐不归总是担心在自己一个不注意的情况下,夙离便会被帝尊大人给给偷偷捏死,所以为了避免夙离遭到某人的黑手,狐不归抱着还是小狐狸的夙离匆匆返回了青丘。

帝尊大人做这些事儿的时候,轩辕天心几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她也知道某人那醋劲儿有多大,逼走神龙他们也不过是不想他们来打扰刚刚大婚过的自己二人。

可是让轩辕天音忍无可忍的是…帝尊大人太过重女轻男,完全就是一副女儿是个宝,儿子是根草的态度。

几日前帝尊大人广发周岁宴请柬,其实最开始连小未来名字的边边角角都是没有的,完全是一副为女儿办周岁宴的模样,若不是瞧见轩辕天音那不善的目光后,他才不情不愿的在请柬上添上了小未来的名字,只怕一个多月的后周岁宴就压根没有小未来的什么事儿了。

儿子女儿都是自己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轩辕天音每个都疼都宠,奈何帝尊大人却重女轻男,让得轩辕天音发了怒,一气之下便叫月笙开始收拾行李,要带走两个儿子返回第九天。

这不,春光得意了大半年的帝尊大人如今开始在门口装孙子了。

要知道帝尊大人虽然是有女万事足,可是他最在意跟看中的还是媳妇儿啊,这媳妇儿都要快被气跑了,帝尊大人表示他整个人都开始不好了。

不好了的一个上午的帝尊大人眼瞅着内殿里月笙收拾行李的麻利手脚,开始有些站不住了,也不管轩辕天音是不是还在恼怒中,抱着小明日就冲了进来。

“天音……”帝尊大人可怜兮兮地瞅着轩辕天音,对于那正偷偷幸灾乐祸瞧着自己的团子,先是不着痕迹地瞥去了一个阴测测的目光,然后再次可怜兮兮的转到轩辕天音的跟前,“天音,还有一个多月便是周岁宴了,你回了第九天,那周岁宴怎么办啊?”

轩辕天心冷脸睨着他,淡淡道:“小明日不是给你留在这里了吗?”

“可周岁宴也是臭……小未来的啊。”帝尊大人讨好道。

轩辕天音目光瞥了一眼他话中正睡得香甜的明日小包子,挑眉:“哟,帝尊大人这会儿倒是想起了小未来也要满周岁了啊?”

这话说得,让得帝尊大人立刻觉得心脏瞬间被戳了好几刀。

嘴角微抽,帝尊大人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轩辕天音,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好话,哪知轩辕天音话锋一转,冷笑继续道:“不过小未来的周岁宴就不劳烦帝尊大人费心了,既然你都没准备,那我就带着他回第九天去操办也是一样的。正好咱们一人一个,也省得神族跟梵境那边来回跑魔域。”

帝尊大人的一张俊脸变了,轩辕天音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怎么听都感觉是要分家啊。

瞧得轩辕天音一番话落继续垂眸去逗怀里的小未来,帝尊大人就忍不住心里一阵儿一阵儿的泛酸,天音次次都是为了这些个臭小子而不要本帝,儿子什么的简直太讨厌了。

期期艾艾地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睡得正香的宝贝闺女,虽然瞧着那一张粉雕玉琢的圆脸儿心都快化了,可是却依然悲从心起。

傻闺女,你娘都准备不要你跟你爹了,你还睡得跟小猪一样,真是个心大的孩子!

可惜,心大的小明日还未满一岁且又睡得纯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家父尊的那股悲意。

就在帝尊大人踌躇间,内殿里收拾行李的月笙却是提着一大包的东西出来了。

朝着轩辕天音露出一个明媚欢快的笑容,就道:“阿音,都收拾好了,咱们什么时候走?”

月笙的话说得太快,快得他身后的魅月拉都没拉住,只见魅月一脸无言的抬眸看了轩辕天音跟帝尊大人一眼,然后飞快的将脸撇到了一边,瞬间摆出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

傻月笙,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帝尊大人可是个下心眼记仇的啊。

果然,魅月心中的想法还未落,小心眼儿记仇的帝尊大人立刻朝月笙飞去了一个阴冷无比的眼神儿。

“现在就走。”帝尊大人的小动作又如何能瞒得过轩辕天音,她在淡淡瞥了帝尊大人一眼后,也不管后者是个什么可怜表情,直接一手抱着小未来,另一手牵起团子,便抬步要朝门外走去。

瞧得轩辕天音这一动,帝尊大人立马不干了,也不装可怜装孙子,那俊脸黑得跟锅底似的,一步挡在了寝殿门口,打死不让开的模样道:“不许走,要走也可以,带上本帝跟小明日。”

看着如此无赖的帝尊大人,月笙跟魅月二人一脸黑线。

堂堂魔神帝尊跟个耍赖的孩子似的堵门,这样的行为真的好吗?

可惜人家帝尊大人可不管这行为好不好了,目光执拗地看着轩辕天音,反正就是一副‘不让走,要走也得带上本帝一起走’的模样。

轩辕天音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也不动怒,只是双眸微眯,淡淡道:“让开。”

‘唰——!’

堵门堵得强硬的帝尊大人再次变脸,可怜兮兮地道:“天音,我知道错了……”

“哪里错了?”轩辕天音不为所动,看着他淡声问道。

能屈能伸的帝尊大人立刻道:“哪里都错了。”

然而,近日正在牙牙学语的小未来趴在娘亲的怀里,咧开小嘴露出两颗刚长出来不久的小白牙,冲着自家装可怜的父尊就脆生生的来了一句:“瞎扯——!”

‘噗呲——!’

月笙跟魅月二人没忍住,笑出了声儿,就连一直乖乖不语的团子都是哼哧哼哧的捂着嘴偷乐。

要知道这‘瞎扯’二字,还是当初赤焰经常挂在嘴边的,小未来听多了,也就学会了,有事儿没事儿就会开口嚷嚷着‘瞎扯’二字。

结果,今日好巧不巧的就有了这么神来一笔。

帝尊大人嘴角一抽,看着自家那咧嘴着傻笑的儿子,原本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顿时开始出现了裂痕。

而轩辕天音虽然脸上绷住了笑,不过看着儿子的目光中也是染上了笑意。

帝尊大人眼尖,在瞅见轩辕天音眼中的笑意后,虽然心中依然想揍一顿小儿子的小屁股,可是也立刻把握时机打蛇上棍,期期艾艾地凑近轩辕天音,可怜巴巴地道:“天音,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都改了,真的。”

轩辕天音抬眸看了他一眼,不语。

帝尊大人再次凑近少许,一把挤开团子,讨好道:“本帝保证,以后小明日有的,小未来也有。”

“就小未来?”轩辕天音挑眉。

帝尊大人立刻一把再次捞过被自己挤开的团子,赶紧道:“还有团子。”

见帝尊大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轩辕天音的心中其实压根就不信他的保证,可是瞧得某人俊脸上又可怜又委屈的神色,虽明知道他是装的,她却还是心软了。

“那下次你若再犯又如何?”

为了哄好媳妇儿的帝尊大人立刻不假思索的就答道:“若本帝再犯,天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将明日给我。”轩辕天音伸手,帝尊大人立刻将怀里抱着的宝贝女儿递了过去,嘴上还十分讨好地道:“天音你抱不住他们两个,小未来就我来抱吧。”

可惜轩辕天音在接过小明日后却并没有将另一只手上的小未来递过去,而是眉峰一挑,冲着书房努了努嘴,道:“鉴于你的信誉度太低,我实在无法相信帝尊大人的保证,所以烦请帝尊大人进去给我写张保证书出来吧。”

“保…保证书?”帝尊大人傻眼,估摸他这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是保证书。

而轩辕天音却是淡定地点头,道:“保证书,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重女轻男,否则我就带着孩子回第九天,你一个人留在魔域。写完之后记得签上帝尊大人你的大名,别忘了还得印上你的魔神私印。”

帝尊大人眼角有些抽搐了,卖身契他当年倒是写过,可是这保证书……

“真的要写吗?”帝尊大人有些呆滞地问道。

“必须写。”轩辕天音一脸坚决。瞧着一脸不情不愿的帝尊大人,轩辕天音一挑眉,“怎么?不愿意?若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就……”

“写!”似乎生怕轩辕天音又说出若是自己不写她就带着三个小包子回第九天般,帝尊大人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悲壮道:“我写,马上就写。”

“很好。”轩辕天音满意了,笑容可掬地看着一脸悲壮的帝尊大人,朝着书房努了努嘴,道:“去吧,我等着。”

春光得意了大半年的帝尊大人悲壮地去研磨写他漫长人生中的第一份保证书去了,而轩辕天音抱着两个小奶包,再次笑眯眯地坐回到了软榻上。

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月笙跟魅月,心情不错地道:“月笙,魅月…将行李先放回去吧。”

月笙跟魅月呆滞的看着书房里埋头苦写保证书的帝尊大人,有些魂飞天外地拎着行李又回了内殿。

他们又一次被惧内的帝尊大人给刷新了一次三观跟下限,魔神帝尊写保证书啊,真是闻所未闻……

问世间情为何物?

帝尊大人答曰:一物降一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