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7:打死不要生儿砸!/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写保证书什么的对于帝尊大人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像帝尊大人这种将脸皮视为身外物的存在,只要轩辕天音不是要求分房睡,或者带着孩子回‘娘家’这种天大的事情,一份小小的保证书简直是信手拈来。

认真检查了几遍帝尊大人写好的保证书,轩辕天音终于算是满意了,将手中的保证书仔细折好放入轩辕心锁中,这才终于用正眼人了。

瞧得自己那份保证书被轩辕天音收好,帝尊大人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就在他想不要脸的挨着轩辕天音坐下时,却被轩辕天音用手一挡。

“天音……”帝尊大人被挡在了三尺之距,有些心塞地看着轩辕天音,可怜巴巴地道:“保证书我不是已经写好了吗?”

“是写好了没错。”轩辕天音点点头,又挑眉看着他,问道:“那你是不是该去做事儿了?”

“什么事儿?”帝尊大人眨了眨眼,他不记得自己还需要去做什么事儿啊。

轩辕天音微微一笑,提醒道:“一个多月后的周岁宴,帝尊大人是不是该去重新准备准备?”虽然在写请柬的时候某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小未来的名字又添了上去,可是在准备周岁宴的时候却绝大部分都是准备的女宝宝用的东西。

厚此薄彼这个习惯可不好!

精明的帝尊大人在一对上轩辕天音的目光后就立刻秒懂,目光先是不舍地瞅了瞅轩辕天音,然后转到软榻上还在呼呼大睡的宝贝女儿上,帝尊大人一脸郁郁地抬手摸了摸鼻尖,乖觉道:“哦,本帝立刻去让人重新准备……”

帝尊大人极为不想离开的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寝殿内,剩下月笙跟魅月在风中凌乱,而轩辕天音却是带着团子在逗弄着软榻上的小未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怕了轩辕天音回‘娘家’,还是因为那份保证书的原因,帝尊大人还真的老老实实地开始命人置办起两个小宝贝的周岁宴,并且连着三日都是亲自‘监工’。

三日后的下午,轩辕天音正带着小未来跟小明日在花园中玩耍的时候,血玉便一脸古怪地从外面冲了进来。

这些年从血玉化形后跟在轩辕天音的身边就一直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哪怕是遇到再危险的情况都很少能在他的那张脸上看到其他的表情。

轩辕天音瞅着血玉此时一脸古怪的模样,有些好奇地挑眉问道:“血玉,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血玉抬眼瞅了她一眼,支支吾吾地道:“天心大人来了。”

“小五?”轩辕天音闻言一喜,想着小五居然这么快就从梵境赶来了魔域,显然也是为了给两个孩子过周岁的原因,起身抱起两个孩子,语气有些急切地问道:“她人呢?”

“在宫门口。”血玉脸色又古怪了一分,看着轩辕天音犹豫地道:“帝尊大人将人给拦在了宫门口。”

“什么?!”轩辕天音一呆,看着血玉的目光有些转过不弯,“你说阿祁将小五给拦在了宫门口是个什么意思?”

“主人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血玉一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表情,抬手从轩辕天音的怀里将小未来跟小明日接过,语气含糊地道:“您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血玉这种神色让得轩辕天音双眸眯了眯,阿祁虽然有时候胡闹了一些,醋劲儿大了一些,可也不至于做出将小五给拦在宫门口不让进的事情来,而且血玉的神色明显是有什么话不好说出来……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然后点了点头,直接在原地消失。

花园里,血玉抱着两个咯咯直笑的小包子,一张面瘫脸难得的带了一丝笑意,低声道:“我带你们去看热闹好不好?看娘亲揍人哦。”

小未来跟小明日一听见‘娘亲’两个字,立刻笑得更欢快了。

“嘘,你们别闹,咱们偷偷站远些看。”血玉瞧着在自己怀中扑腾的两个小包子,然后不紧不慢地朝着宫门口走去。

谁说血玉老实的,这丫其实就是个闷骚,蔫儿坏!

魔神宫正门外,当轩辕天音赶到后,一眼便瞧见某位帝尊大人正一副懒洋洋地模样倚靠在一尊石像下,而在他的对面,轩辕天心正是瞪着一双眼睛,气呼呼地怒视着他。

“小五?”轩辕天音一现身,立刻就皱眉喊道。

而轩辕天心闻言先是一喜,接着一张小脸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神色有些怯怯地朝着轩辕天音看去,并不如以前那般直接朝自己扑过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轩辕天心的反常,作为姐姐的又如何看不出来。轩辕天音目光朝着她跟某位帝尊大人一扫,挑眉笑问:“怎么都站在这里呢?”

“三姐,姐夫欺负人!”轩辕天心眼珠子一转,立刻告状。

“欺负人?”轩辕天音双眸微眯,目光有些危险地扫向某位帝尊大人,可是后者在一瞧见她那危险的神色后,立刻神色一正,连忙闪到她身边,道:“天音,不是我欺负人,而是…你自己瞧瞧那是什么?”

顺着帝尊大人的目光朝不远处看去,只见一身红衣的皇明月正笑得一脸得意地冲自己眨眼间,而皇明月的身边还站在一个年约有六七岁的小男孩。

轩辕天音盯着那小男孩的目光一愣,不过很快,眼中的愣神立刻变了味道。

那孩子很漂亮,若不是头上戴着紫金冠,那漂亮的容貌很容易被误认成一个小女娃。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小男孩跟皇明月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一大一小站在一起,几乎是一个成年版,一个幼年版。

原本小男孩就一副眯着眼睛要睡不睡的模样,可是直觉却很敏锐,估摸是察觉到了轩辕天音的打量目光,他瞬间睁开了双眼朝着轩辕天音看了过来。

而当瞧得他的那一双眼睛后,轩辕天音心尖猛地一震。

“那是……”轩辕天音傻眼,僵硬地转头看向身边的妹妹,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那孩子是谁……”

轩辕天心脖子一缩,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几步,一双眼珠子乱瞟,却是没吭声。

不过很快,轩辕天音便知道答案了。

只见那漂亮的小男孩先是看了看轩辕天音,最后目光落在一旁的轩辕天心身上,勾唇一笑,清脆喊道:“娘亲!”

轩辕天音:“!”娘亲?!

“三…三姐……”轩辕天心被那一声‘娘亲’也是给喊得身子一抖,随即小心翼翼地拿眼神儿去瞅自家已经彻底傻掉的姐姐,小声儿地道:“那个三姐,你听我解释……”

轩辕天音目光直勾勾地盯住轩辕天心,半晌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用着有些不稳地声音道:“小五,把孩子叫过来。”

瞧得这么平静的姐姐,轩辕天心不知为何总觉得头皮发麻,不过她还是吞了吞口水,听话地对着远处的漂亮小男孩招了招手。

那孩子一瞧见她的召唤,立刻丢了身边的皇明月,颠颠地朝着轩辕天心跑了过来。

“娘亲。”

又是一声娘亲,让得姐妹二人同时抖了抖。

轩辕天心冲着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儿子有些艰难地笑了笑,然后抬手指着轩辕天音,道:“儿子,那是你三姨,快叫人。”

“三姨好。”

脆生生的童音让得轩辕天音神色一软,垂眸看着眼前这个五六岁的漂亮小男孩,轩辕天音微微一笑,柔声问道:“乖孩子,多大了?”

“我六岁了!”小男孩冲着轩辕天音眯眼一笑,“三姨可以叫我小宝,我娘都是这么叫我的,说我是她的小宝贝呢。”

“的确是个小宝贝,都六岁了啊!”轩辕天音脸上在笑,心里却在咆哮。

六岁?六岁!

妈的,比团子还要大一岁!

轩辕天音袖中手那是紧了又紧,声音却越发轻软:“小宝乖,第一次来三姨这里,三姨让人带你去找弟弟玩好不好?”

小宝眨眨眼,先是看了看自家娘亲,眼珠子又瞥向远处的皇明月,那一双晶亮的双眼中划过一抹幽光。

“好啊!”

瞧得小宝点头答应,轩辕天音立刻沉声喊道:“月笙,出来。”

躲在一旁看热闹的月笙摸着鼻尖出来了。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将小宝带去找团子玩。”又沉声补充了一句:“带远点!”

月笙嘴角一抽,立刻抱起小宝,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等到月笙的身影完全瞧不见之后,轩辕天音那压制的怒火瞬间爆发。

“皇明月!今儿老娘不抽死你,老娘就不叫轩辕天音!”

‘唰——!’

一声怒吼,轩辕天音直接抽出了天离火神鞭。

妈的!她的小五才多大啊?孩子都比她的团子大?

虽然轩辕天音已经接受了自家妹妹跟皇明月在一起的事实,可是当看到小宝后,那名为理智的一根弦,嘭地一声崩断了。

大片火光自魔神宫前冲天而起,几乎将整个魔神宫前殿照亮,轩辕天音唰地一下快速至皇明月近前,二话不说就动了手。

皇明月其实在瞧见轩辕天音让人把他儿子抱走时就知道会出现这一幕,不过他却是没想到轩辕天音这女人居然会暴躁到这个程度。

瞧得那漫天的火光,哪怕是皇明月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轩辕天音操着鞭子杀来,某位大爷却不敢真的跟她动手,只能脚底抹油,转身就跑。

边跑还边不忘道:“我说大姐,你这是干什么啊?爷可是来给你家那两个小崽子过周岁的,你一言不合就打开,这是要挑起神族跟妖族的矛盾的啊。”

轩辕天音眸光一沉,冷笑:“宰了你这王八蛋就没矛盾了,你个死变态,小五才多大你也敢下口?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那是你自己被某人睡得晚,你羡慕嫉妒儿子没爷的儿子大!”皇明月一边跑一边反驳。

此话一落,不远处的轩辕天心立刻捂脸,哀叹了一声:“这作死的玩意儿又作死!”

果然,轩辕天音闻言后,那一身的怒火再次拔高了几丈。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追人的也不追了,轩辕天音抬手一挥扔出一道明黄色符纸,想都没想便是招来天雷。

‘轰隆隆隆——!’

继火光之后,魔神宫再次被雷云覆盖。

而帝尊大人瞧着被自己媳妇儿追着打的某位,薄唇微微一勾,心情十分的愉悦。

“姐夫,你…你……”轩辕天心不经意间扫到帝尊大人脸上愉悦的笑容后,立刻一愣,然后指着他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姐夫,你是故意的?”

故意将他们挡在宫门口,引来她三姐,就是为了激怒三姐,让三姐揍皇明月!?

帝尊大人闻言笑眯眯地侧头看了轩辕天心一眼,摇头:“不是,我是专门的!”

轩辕天心的小脸绿了。

“再说……”帝尊大人悠悠开口:“你这次带着你儿子来,就应该没想瞒过天音,反正都是会知道,小五又何必在意这个。”

轩辕天心闻言欲哭无泪,她带着自家小宝过来的确是准备跟三姐说实话的,可是却从来没想过会这么突然的被三姐知道啊。她明明是准备循循渐进,先探探三姐的口气,给三姐一个心理准备的啊。

姐夫你这么一闹,完全是给了我三姐当头一棒,她若是不打死那作货,她真的就不是我三姐了!

瞧得自家这姐夫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笑容,轩辕天心脸色微微扭曲,忍不住问道:“姐夫,皇明月那东西是不是以前得罪过你啊?”所以你才会这么阴他?!

得罪?

帝尊大人收回看向远处战斗的目光,冲着轩辕天心一挑眉,给了两个字。

“呵呵!”

轩辕天心:“……”这‘呵呵’是什么意思?莫非还真得罪过?

不得不说,轩辕天心是真相了。

当年洪荒时,一个为魔神,一个为妖神,原本是互不相干的。可是某位爷生来就是个作货,在妖域作得众妖恨不得拍死他后,他居然还跑出了妖域继续作别人。

很不巧,某一次作到了魔神大人的头上。

但不得不说的是,那作货居然还作成功了,并且成功作完之后,他还成功得跑了。

这一件事儿被某位喜欢记仇的魔神大人给记了千千万万年,如今终于是报回来了。

所以说…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所以还说…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帝尊大人抄着手,笑眯眯地看着某个抱头鼠窜的家伙,那心情啊…简直是妙不可言。

轰鸣声不断在魔神宫前响起,引来了大片围观的人群。

这一日,不少魔族族人终于瞧见那位来自驱魔龙族的帝后的完整版术法。

而在魔神宫某处高楼上,月笙带着小宝跟团子,血玉抱着小未来跟小明日,皆是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方动静颇大的打斗。

不仅看得津津有味,且还时不时的叫好。

团子拉着刚认识的小宝哥哥的手,欢快道:“小宝哥哥,你父君被我娘亲打得好惨啊。”

小宝眯着一双细长的凤眸,笑得也是十分开怀:“娘亲果然没说错,三姨姨是最厉害的。”

这表情,这语气…一点都没有为自家被揍的父君给出同情。

“小宝哥哥,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你家父君被我娘亲给揍死吗?”团子一脸好奇地问道。

可是呢,人家小宝哥哥闻言快速地一摇头,欢快道:“不担心,揍死最好!”

月笙跟血玉二人嘴角一抽,目光古怪地看向小宝。

“为什么呀?”团子眨眨眼。

小宝回头看着团子,一脸严肃地道:“因为揍死了父君,娘亲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原来如此。”团子一脸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然后咬着手指道:“那小宝哥哥,我能不能叫五姨姨也揍死我家父尊啊?”

“这个嘛……”小宝皱了皱眉,有些为难地道:“或许等三姨姨揍死我父君后,我娘亲才有可能去揍死三姨父。”

“为什么?”团子眨眨眼,一脸的不解。

小宝闻言一摊手:“因为师公教娘亲,以牙还牙啊!三姨姨只有揍死了我父君,我娘亲才会以牙还牙。”想了想,补充道:“这就是师公说的,你杀我爹娘,我就杀你爹娘,要死爹娘就一起死。那么三姨姨跟娘亲就是要死夫君就一起死。”

“哦!”团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小爪子一握,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战斗中心,为他娘亲打气般地道:“娘亲加油,揍死五姨父,这样五姨姨就能以牙还牙地揍死父尊了!”

月笙:“……”

血玉:“……”

听着两个小豆芽的话,月笙跟血玉在默默咽下了一口老血后,同时在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以后若是娶了媳妇儿,打死都不要生儿砸!

帝尊大人:儿砸是来讨债的!

明月大爷:儿砸是来要命的!

二人同时吼:我们也不想要儿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