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31:求不得,放不下/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月宴虽然已经结束了几日,但满月宴上神族少主被选定出来的消息却成为了四海八荒谈论的焦点。

各族间前来魔都参加满月宴的人在三天后就纷纷告辞,神龙等人倒是在魔神宫中都住了几日,不过最后也是各自带着自己的人陆续离开。

狐不归在第五日时接到青丘的传信,也不知道青丘除了什么事儿,都来不及跟轩辕天音等人说一些,便匆匆离开了魔域。

不过在狐不归离开前倒是有个小插曲,自满月宴那晚上小明日在抓周抓住小狐狸后便一直抱着没撒过手,就连睡觉都是必须要拽着小狐狸的尾巴,谁若是敢将尾巴冲她手中拿出,即便是睡着了的小家伙也能立刻醒过来哭得撕心肺裂。

据说狐不归在回青丘前想要将小狐狸抱走,可惜他那手都还没摸到狐狸,却被小明日那撕心肺裂的哭喊声给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

最后耐不过青丘那边一直在催,所以狐不归只能将小狐狸暂时留在魔域,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了。

帝尊大人这几日的心情非常的不好,因为小明日自从身边多了那只狐狸后就不喜欢自己的父尊了,哪怕是她家父尊紧哄慢哄的将她抱在手上玩,都必须将小狐狸连同小明日一起抱在手上,否则明日小公主就是一个态度——不给抱!

谁抱谁哭!

轩辕天音瞧着脸色一日比一日黑的帝尊大人也只能无奈摇头,但为了不让自己宝贝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除了安抚帝尊大人外也没什么办法了。

轩辕天心一家子在魔域都留了几日,最后也因为梵境跟妖域的事情离开了魔域,最后离开魔域的人却是鲲鹏跟盘古。

不过鲲鹏在离开前也不知道跟小明日说了什么,居然在小明日的手上将狐狸给抱走了半日。

又到了曼珠沙华盛开的季节,魔神宫被大片血色的曼珠沙华所覆盖。

血色的花海中,鲲鹏抱着一副没睡醒的小狐狸独自站在花海中,似乎是看花看上了瘾,在这里一站便站了一个多时辰。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你说这八苦中到底是哪一苦才是最苦的?”

鲲鹏突然收回了看向花海的目光,微微垂眸看向怀中半睡半醒的白狐狸,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对它说话般,淡淡道:“大概是求不得跟放不下,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狐狸耳朵似轻轻颤了一下,不过还是跟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身后有轻风吹过,带起一阵惑人的花香。

鲲鹏似察觉到了什么,微微转头看去,只见花海的边缘,一身紫袍的盘古负手站在花田之上,正含笑看着花海中的自己。

鲲鹏冲远处的人勾唇一笑,然后突然将抱在手中的狐狸放到了地上,轻声道:“听说青丘除了一些麻烦事儿,狐不归虽然是白狐一族,却并不是九尾。你爷爷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如今青丘群龙无首,作为青丘的少君,有些责任该是你抗的,你便不能推却。”

话落,抬手轻轻抚摸上狐狸脑袋,鲲鹏淡淡道:“夙离,青丘九尾狐一族历来都出痴情种,但是却绝不会出一个只知道逃避的孬种。今日我就会跟阿古离开,但是我会跟阿古却青丘助你爷爷突破生死关,所以青丘的事情我也会帮你照看一二。我给你五年时间,若是你再这样,那我宁愿你真的死了也不想对你失望。”

缓缓起身,神色深幽地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白狐狸,鲲鹏眼中划过一抹暗色,继续道:“什么事情都是有因才会有果,情之一事儿更是命盘中早已经注定的。或许你觉得你只跟天音丫头只是迟了一步,但是你真的觉得你跟她迟的只是一步吗?”

话音刚落,只见刚刚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白狐狸突然抬起了头。

那一双细长微挑的狐狸眼当中哪里还有往日的懵懂,金光闪烁中渐渐凝聚了一抹锐利。

瞧得它的变化,鲲鹏似一点都不惊讶般,淡定地跟它对视,半晌才道:“将央放弃神魔大战到手的胜利,用自己沉睡千百万年跟神魂转世的代价才换来跟天音丫头异世相遇的机会,这是命盘上早就已经注定的。天道曾对他说有舍便有得,他舍去了成为天地共主的机会,才得到了天音丫头对他的心,这是他的命盘定数。你被镇压在锁妖大阵然后被天音丫头所救只是一个引子,而你虽是先一步遇上她,更是情不知所起,如今求而不得又放不下,这也是你的一个因果。”

“什么因果?”

本来被断定失去灵智的白狐狸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了话。

“呵。”鲲鹏突然低笑出声,垂眸看向脚步的狐狸,突然问道:“如今不装了?”

狐狸耳朵不耐烦地抖了抖,语气也是有些不好地道:“没想过要一直装下去。”

“我知道。”鲲鹏点点头,接了话道:“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而已。”

夙离闻言目光立刻变得凶狠了不少,瞪着鲲鹏语气不善地道:“别说废话。”

对于夙离的不善语气,鲲鹏却是脾气好的不在意,挑眉看着它,道:“你是问你的因果?”

夙离哼了哼没开吭声,鲲鹏默了默,却是没有回答它的问题,而是突然问道:“天道曾说有得便有失,夙离…其实还有一句话叫有欠便有还,你可有欠过别人的?”

夙离不解皱眉,但鲲鹏显然不想跟它多说什么,见它疑惑皱眉,一副沉思不解的模样,鲲鹏微微叹了一口气,悠悠道:“苍天对谁都是公平的,你欠了别人什么,就会还出什么。今生不还便还来世,夙离……你的天命并不在天音丫头身上。所以痴情也罢,求不得放不下也罢,或者是别的什么,该你还因果的时候你终究会明白。”

话落,鲲鹏深深看了它一眼,也不待它继续追问,便转身朝着花海外走去。

“你若想要做个普通的小狐狸呆在那丫头的身边也没什么,我给你五年的时间,若是五年后你依然未回归青丘,即便是狐青丘跟狐不归不来捉你,那么我也会来将你捉回去。”

鲲鹏跟盘古离开了,血色的花海中,白色的小狐狸静静趴在花丛里,眼中的神色却是极为复杂。

良久,直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方才见花海中蹿出一个小白点,然后几个起跳间,便消失在了重重宫阙中。

空无一人的花海再次恢复平静,直到一阵微风带着浓郁的花香缓缓扫过,平静的空间却是微微一颤,原本已经离开的鲲鹏跟盘古二人却是自扭曲的空间中走了出来。

鲲鹏皱眉看着白狐狸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盘古侧目看了看他,方才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那小东西是个有主意的,能在补魂醒来的瞬间便将脑子转得这么快,差点还将我也给瞒了过去,你觉得还会是那种钻牛角尖而走不走的人吗?”

鲲鹏闻言收回目光看着盘古苦笑道:“我是怕他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咸吃萝卜淡操心。”盘古嗤了一声,然后搭在他肩头的手微微上移,改成了揉他的头,道:“你若真有那个闲心便跟我去一趟青丘,九阳天狐走得那般急,大概青丘是真的出了一些事儿。狐青丘在闭生死观可经不住闹腾,若是在这个档口出了什么事儿,只怕咱们还真的要辜负当年狐奕托付了。”

狐奕啊……

鲲鹏的神色微微一顿,似有些头疼般地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当年的狐奕便让人头疼不已,如今他的子孙也同样如此。”

哪知盘古闻言却是嗤笑了一声,斜眼睨着他,问道:“这是谁招惹回来的事儿?”

鲲鹏顿时一脸被噎住的表情,看着身边人那似笑非笑的神色,抬手摸着鼻尖讪讪道:“诚然这是我招惹回来的,可是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说到后面的话,原本还有些心虚的某人顿时再次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

盘古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见他那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顿时摇了摇头,叹道:“好吧,都是因为我。所以这次我不是陪你一起去青丘了吗?”

鲲鹏立刻给了他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眼神儿,二人趁着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再次划来开一道空间裂缝,然后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夜色中,在空间裂缝即将消失之际,里面传来鲲鹏疑惑的询问:“阿古,你说将央那家伙可有发现夙离小子的问题?”

盘古默了默,道:“若是连我都能看出来,你觉得将央会看不出来?”

“可他为什么就没有戳破呢?”鲲鹏的语气更为疑惑了。

盘古:“……”也不知道对鲲鹏说了什么,除了传出鲲鹏‘啊’的一声,整道空间裂缝已经消失不见。

然而进入空间裂缝的二人却没有看见,在空间裂缝消失的那一瞬间,花海中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正静静踏空而立。

一双暗红的凤眸微微半眯,眸底深处闪过一抹嘲讽之色,直到天幕上彻底布满星辰,那踏空而立的人才微微嗤了一声,低低道:“当本帝傻么?戳穿了那狐狸精的伪装,岂不是又要让天音将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话落,某人微微抬头看向漆黑的天幕,暗红双眸中有着危险神色一闪而过,“连那只胖鱼都知道什么叫有欠就有还,你最好祈祷你定下的命盘依然准确,否则待你归来之日,本帝会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清!”

------题外话------

我绝对不会写什么失忆的狗血桥段!现在我终于可以大声说出来了,之前都快憋死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