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34:登徒子/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欢喜你妹!

夙离黑着一张脸瞪着笑得有些不怀好意的鲲鹏,暴躁的想要爆粗口。

而鲲鹏对于他的黑脸却是有些不以为然,摆摆手依然笑得有些坑爹地道:“先不说这个了,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么这青丘的事情是不是也应该交给你了?”

夙离闻言眉心一皱,神色间却是颇为犹豫。

瞧着他那犹豫的神色,鲲鹏双眼危险地一眯,“你该不会还想着当个甩手掌柜吧?夙离,你别忘了你是青丘的少君,更是以后的青丘之主。”

“我知道。”夙离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我不是回来了么。”

“难保你不会再偷偷溜走啊。”鲲鹏哼道。

“溜走?”夙离嗤了一声,随即苦笑,“我总不能一直待在阿音身边当个什么都不懂的狐狸吧,这次离开魔域后我就知道,我回不去了。”

“哎!”瞧得夙离脸上的苦笑,鲲鹏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青丘的狐狸为何总是这般死心眼呢。”

夙离苦涩地闭了闭眼,“我也想知道为何。若是知道了,或许我就不会这么放不下了。”

话落,四周似乎有其他的动静传来,想来应该是他们这里的气息将谷中其他狐狸们给引了过来。

狐不归瞥了一眼四周,然后抬手一把拽过夙离的胳膊,冷声道:“不管你是放得下还是放不下,既然回来了就别想着再离开,先跟我回去,别站在这里丢人现眼。”

空间微微一震,四人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凤凰木搭建的竹楼矗立在一方碧潭中央,而在竹楼的后方,一帘瀑布垂直自山壁之上砸落进碧潭中,在碧潭两旁,艳红的扶桑花开得极为醉人,就如同一栏栅栏般,将整个碧潭的左右两边都给围了起来。

夙离站在扶桑花后,看着眼前的竹楼,微挑的凤眸中满是复杂之色。

“这扶桑花还是当年我在离开青丘之前种下的,即便是三千多年过去,我再次回到青丘时它们都没有盛开,没想到不过睡了几年的功夫,它们倒是第一次盛开了。”

狐不归从身后走来,忍不住瞥了他一眼,嗤道:“有那功夫在这里悲春伤秋,你还不如好好去琢磨一下怎么将那个在咱们九尾谷捣乱的家伙给找出来。”

闻言,夙离伤感的神色一顿,诧异地看着狐不归,问道:“那人没有逮到?”

狐不归一边摇头,一边脚下一点掠上了碧潭中央的竹楼。

而鲲鹏则笑眯眯地从身后走来,抬手拍了怕他的肩头,道:“若是找到了,我们还开启族令将你召回来干什么?”话落,也不管夙离疑惑的神色,拉着自己身旁的盘古便一起掠向了竹楼。

几年不曾回来,这竹楼里的摆设却还是原来的模样,看着纤尘不染的屋内,夙离便知道他这小竹楼定然是有人经常前来打扫的,连窗边花瓶里的花都是新鲜的。

随意拖了一个凳子落了座,夙离方才奇怪地看着三人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以你们三人的修为,难道还找不出一个捣乱的人?”

话落,夙离皱眉想了想后又觉得不对,继续道:“而且九尾谷都是由阵法保护,外人是根本进不来的,就算是想要打破阵法进来,你们在谷中的人也立刻察觉到……”

狐不归闻言脸色有些臭,显然对于那个捣乱的人很是有些咬牙切齿。一旁的鲲鹏在瞧着狐不归这种难看的神色后,笑眯眯地道:“还是我来说吧,你若问他,估摸他也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鲲鹏此时的神色可一点都不像是要讨论正经事儿的模样,那带笑的眼眸中,分明还藏了一丝看戏的意思。

盘古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他,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能默默端过手边的茶盏,沉默喝茶去了。

夙离没好气地瞪了鲲鹏一眼,嗤道:“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难道你就知道?你也活了一把岁数的人了,怎的还是如此八卦!”

“就是因为活得太久了怕无聊,所以才会闲得找事儿做啊。”鲲鹏也不恼,笑眯眯地道:“若不是我爱八卦,又如何能清楚知道事情的经过。”

瞧着这位北冥之主似乎大有拉家常的打算,夙离立刻冲他一摆手,道:“那就麻烦你长话短说,讲重点。”

“小狐狸崽子真是太不可爱了。”被夙离这么一给打断,鲲鹏顿时不满地撇了撇嘴,不过下一刻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再次笑吟吟地看着夙离,道:“好吧,那我就讲重点,而这个重点就要从你那个嫩得能掐出水来的小媳妇儿说起。”

只见鲲鹏这话音还未落,夙离一张俊美的脸庞顿时黑到了底,瞪着他怒道:“什么小媳妇儿?我哪里来的小媳妇儿,你要讲就认真讲,不要说这些无聊的事情。”

估摸是瞧见夙离真急眼了,鲲鹏点点头,道:“好,那就换个说法,是你爷爷亲自给定下来的未过门的未婚妻,这总行了吧?”

夙离闻言脸色更黑了几分,但鲲鹏却当做没看见般,继续道:“两个月前呢,谷里就频频传出有小狐狸丫头在晚上瞧见黑影,那黑影倒也有趣,尽是找的谷中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当然了…你们九尾一族的姑娘都是漂亮的,不过那黑影人的眼光倒是极好,硬是在那一大堆漂亮姑娘当中挑出了那几个最漂亮的……”

“黑影人?”夙离皱眉,问道:“然后呢?”

“起初我们以为是谷中的狐狸小子恶作剧,毕竟你们九尾谷外的护谷大阵也不是摆设,寻常外人根本就进不来,所以也没有多在意。”鲲鹏摸着鼻尖笑了笑,道:“这年轻人总会有个青春冲动期,喜欢了哪个小姑娘,半夜偷偷摸进人家姑娘房中去偷偷看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半夜摸进人家姑娘的房中还是小事儿?”夙离立刻嘲讽地看着鲲鹏,嗤道:“感情你是不是在年轻的时候也做过这种事儿?所以才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儿?”

鲲鹏闻言嘴角一抽,眼角余光先是瞥了身边的盘古一眼,然后义正言辞地道:“我怎么可能会干这么猥琐的事情!我年少那会儿可没去瞧过什么姑娘,你可别往我身上泼脏水!”

夙离哼了哼,催促道:“继续说。”

鲲鹏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当然了,虽然我们觉得年少冲动没什么,但半夜摸进人家小姑娘的房中终归是不妥当,所以便留了个心,在一入夜后就开始在谷中蹲点准备将那个黑影人给找出来。”

夙离挑眉看着鲲鹏,然后目光再次扫过狐不归,似笑非笑地道:“结果呢?你们一起蹲点却没能将人给逮到?”

鲲鹏和狐不归的老脸一红,前者是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后者更是直接地将头撇到了一旁。

盘古好笑地看了一眼鲲鹏和狐不归,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深思,道:“那黑影人有些本事儿,就算是我都没能察觉到他。”

夙离闻言皱眉,神色变得有些凝重。

盘古是谁?他可是神族的始祖,跟东方祁那家伙是一个等级的人,连他都察觉不到,那黑影人到底是谁?

“最后呢?”夙离想了想,又问道:“既然连你们都对那家伙没办法,将我叫我回来有什么用?”

鲲鹏清了清嗓子,那眼睛去瞅夙离,边瞅边道:“叫你回来其实也不完全是因为那黑影人……”见夙离黑脸瞪来,他又道:“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

“讲重点!”夙离有些不耐烦了。

鲲鹏点了点头,讲重点道:“那黑影人一直半夜摸进小姑娘的房中,且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对于捉住他的难度就有些大。结果有一日他摸着摸着就摸进了你那位…不对,你爷爷为你定下的小媳妇儿的表姐房中,好巧不巧的是那一晚你那小媳妇儿也在,所以是受到了惊吓,这不…狐不归没有了办法,就只能将你给找回来了。”

被鲲鹏给甩了锅的狐不归嘴角抽了抽,而夙离则是唰地一下脸全黑了。

“都说几次了?我没有小媳妇儿!”

瞧得夙离那一脸的怒容,鲲鹏摸了摸鼻子,无奈道:“好吧,就当你没有小媳妇儿,但你既然回来了,是不是要该去看看?如今你爷爷还在闭关中,好歹这门亲事也是你爷爷亲口定下来的,即便你不乐意,但是也该做个样子,那小姑娘的家中据说在你们青丘还颇有些声望,是当年跟随你爷爷的爷爷立过战功的。”

夙离恼怒地瞪着鲲鹏,什么叫做就当做他没有小媳妇儿?他本来就没有。

鲲鹏朝他不在意地摆摆手,道:“你别这么瞪着我,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以后你总归是要继承青丘的帝位的,可不能寒了功臣的心。再则…我听说那小姑娘的一家因为几年前迦落那厮闯进青丘,她的几个哥哥和父亲因为保护你爷爷,尽数死在了迦落的手里,如今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夙离神色一僵,当年青丘发生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也是因为迦落突然闯入青丘,他才匆匆返回了青丘。

“家中男儿都战死了?”夙离拧着眉头问道。

“嗯。”这回狐不归开口了,看着夙离道:“全部战死,正因为他们家的那一挡,才保住了你爷爷。”

夙离闻言沉默,半晌后才神色有些烦躁地道:“我知道了,你们先离开吧,等我休息一日后再去看看。”

见夙离点头,鲲鹏几人也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后便起身离开。

屋内突然变得安静,夙离突然仰头躺在椅子里,缓缓抬手蒙住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